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虽然为了不让别人看笑话,他依然笑脸迎人,但心里恨不得躲到房里去,不去管这些不属于他的热闹。

    不过白世祖小小的惆怅很快就被冲淡了,因为竟然有几个平日里轻易都不会和他说话的世家之人主动来找他,看上去似乎还十分谦和的样子。

    最让他惊喜的是,自己的上司工部尚书竟然也亲自登门,还对他说了几句恭维的话,隐隐透露出要栽培他成为自己继任者的意思。

    白世祖总算感觉到自己从女儿的晋封中得到了好处,心思一转,才觉得应该好好利用女儿郡主的身份,为自己,为白家谋福利。

    白老夫人这边也大致是如此的情况,当然因为是郡主设宴,来的更多的是女客,所以老夫人这边的情形要远胜于白世祖那边,她早年那些老姐妹都因为嫁的比她好,很是让她没面子,这一回却都不约而同地捧起自己来了。

    这让老太太有些飘飘然,觉得白木槿那丫头虽然不听话,但仍旧是可以利用的,毕竟她再大也是自己的孙女,即便她是郡主,难道还能不敬着自己的父亲和祖母吗?

    相比之下,陆氏的境遇就差了很多,她自己也想不明白,老夫人受人追捧,为何自己这个母亲反而备受冷遇。

    她当然不知道,这些刻意捧着老太太的人,都是打的结亲的主意,有的是为自家,有的是为了利益相关的别家,这些哪个不是人精。都知道如今陆氏这个继母在安平郡主眼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在亲事上根本就没有插手的余地。

    陆氏很是郁闷了一会儿,直到陆兆安携胡氏而来,才让她心情好起来。连忙迎上去,胡氏朝她做了个放心的眼神。

    不一会儿果然看到胡氏的嫂子周氏笑盈盈地走上来,胡氏的哥哥是个翰林院学士不过是个五品笔帖士,算不得大官,她的诰封也远不及陆氏。所以见了面还给陆氏行了大礼。

    陆氏赶忙抬手扶起来,道:“嫂子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

    周氏也没有故作姿态,只是堆满笑脸地道:“多谢国公夫人,妾还是第一次能参加皇家的宴会呢,这为想必就是安平郡主吧?”

    周氏看着陆氏身边的白云兮,笑嘻嘻地问道,正打算要行礼呢,却被胡氏一把扶住了,她才惊觉自己认错了人。

    陆氏脸上有些不好看,但仍旧笑着道:“哪里,那是我的小女儿,云兮!”

    “哎呀……原来是二小姐,我瞅着生的那么标致,还以为是郡主呢,这通身的气度,果然不凡,妾也不常来国公府走动,上回见到二小姐还是她六七岁的时候,竟然转眼就成了大姑娘了!”

    周氏是个玲珑人,对认错人的事儿似乎也不放在心上,反而十分讨好地将白云兮夸了一通,让陆氏难堪的脸色顿时就敞亮起来了。

    陆氏喜滋滋地道:“兮儿,这是你舅母的嫂嫂,喊周姨!”

    “周姨好!”白云兮本来也因为周氏认错人而有些不高兴,但是听她把自己夸得和花一样,顿时就喜滋滋的,看来她也不比白木槿差,只是欠缺些运气,说不得将来自己也能成个郡主什么的。

    “快别站着说话了,入座吧,郡主刚刚走开了一会儿,待会儿再为你引荐!”陆氏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周氏。

    胡氏和周氏二人也点头回应,几人心照不宣,十分有默契地闭口不提。

    陆兆安被白世祖请去了男宾席,胡氏和周氏则转而进了女客所在的花厅,进去之后才发现,今日来的人着实不少,像胡氏和周氏这样的身份,只能坐在最角落的位置了。

    不一会儿,白木槿一身盛装而来,脸上略施脂粉,却显得冰肌玉骨,顾盼神飞,一时间花厅里各自说话的女客们都有些怔愣了。

    几个公主和郡主更是互相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些异样的色彩。这里面只有汀兰和锦瑟是和白木槿接触过的,其他人并不了解白木槿。

    锦瑟挂着温婉浅笑迎上来,道:“安平妹妹,近来可好?”

    白木槿微有些诧异,她似乎和这位郡主没这么好的交情吧?上来就喊她的封号,还要加上妹妹,仿佛她们过去有多么好的情谊一般,可是她分明记得百花盛宴的时候,锦瑟郡主应该是站在凤子灵一边的。

    这位郡主果然不能小觑,能够豪不尴尬地和自己姐妹相称,就可见一斑,相比起来,让众多贵女忌惮的汀兰郡主反而不足为惧了。

    白木槿也回以温和的笑容,道:“一切都好,多谢郡主挂心!”

    锦瑟听她的称呼,也没有任何不满的意思,反而笑着拉起白木槿的手,道:“来,我为你引荐一下众位姐妹,她们听了你在百花盛宴上的精彩表现,可是一直都想认识你呢!”

    白木槿也没有要甩开她的意思,十分温顺地由着她牵着自己走向那群公主郡主扎堆的地方。

    “这位是长安公主,这位是宁安公主,这位是泰安公主,她们一直都可惜没有参加百花盛宴,错过了与安平妹妹结识的机会呢!”锦瑟先是将三位公主先介绍了一番。

    白木槿赶紧屈膝行礼,道:“臣见过三位公主!”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由大公主长安开口道:“不必多礼,素闻妹妹有才名,今日一见发现还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呢!”

    汀兰郡主听了,讽刺地笑道:“何止是才名啊,呵呵……”

    其他人也互相对视一眼,窃窃笑了起来,不时地耳语几句,可是声音却恰到好处地能给白木槿听到,所说无非是白木槿如何不顾体面地大闹才弄得了郡主的头衔。

    白木槿始终都挂着不温不火的笑容,根本没把这些人的挑衅放在眼里,不声不响地盯着她们,仿佛是在听什么有趣的事儿一般。

    锦瑟郡主轻咳了两声,接着道:“汀兰你见过,她身旁这位姐姐是玉楼郡主,紫衣的是灵熙郡主,青衣的是晓梦郡主!”

    白木槿微微挑眉,轻轻屈膝,算是见礼。几人依然稳坐不动,好像没看到一样,也没打算回礼。

    锦瑟却轻笑着道:“安平妹妹,不要多礼,都是姐妹,何必见外呢!我们好久都没聚在一起了,今儿可是托你的福啊!”

    白木槿淡笑了一下,道:“几位贵客能赏光,真是蓬荜生辉,希望各位玩的尽兴!”

    “尽兴啊也不是这么个尽法儿,大人有大人的玩法,咱们有咱们的乐趣,老憋在这里有什么趣味?”汀兰郡主懒洋洋地道。

    其他几人也连连点头附和道:“就是嘛,怪没意思的!”

    白木槿还没有说话,却见白云兮舔着脸凑上来,给几位公主郡主见了礼,装出天真可爱的样子道:“臣女给各位贵人请安了!”

    “哟……这是谁啊?怎么自个儿就跑到我们这一桌来了,安平郡主家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没规矩啊?”汀兰郡主对白云兮可没有好印象。

    其他人也窃笑,玉楼郡主一副十分理解的样子道:“不能怪人家,安平郡主是新晋的,和我们不同,规矩有些差错也难免!”

    这俩人一唱一和,不仅把白云兮说的脸色通红,还故意拿眼睛去看白木槿的反应,她们要针对的可不是白云兮,而是这个莫名其妙被封为郡主,风头盖过她们这些天之骄女的女子。

    白木槿看了一眼白云兮,问道:“妹妹过来是不是寻我有事儿?”

    白云兮本来是打算希望借此机会认识一下几个真正的皇家公主和郡主,没想到才打了个照面,就被人如此羞辱了一通。

    看白木槿竟然没有帮自己出头的意思,更加难堪又愤怒,道:“我能寻你做什么,您贵为郡主之尊,我哪敢劳动您的大驾!”

    “安平郡主,你这家教的确不行啊,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服你呢,哈哈……难怪在畅春园会上演掌掴亲妹的戏码,果然精彩!”泰安公主第一次开口说话,就直命要害。

    白木槿见白云兮不识相,也就懒得理会她了,道:“若没什么事儿,妹妹还是去帮母亲招呼别的客人去吧,这里有本宫就行了!”

    白云兮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肯定是白木槿刚刚说了她的坏话,这些贵人才不肯搭理自己,现在又要赶她走,定然是怕自己结交了贵人,威胁她的地位。

    便不甘心地道:“母亲那里不需要我,倒是姐姐一个人忙着招呼众位贵人,怕有所怠慢,所以妹妹才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您的!”

    “原来如此啊,也难怪了,安平郡主好像还是第一次举办宴会!之前的传闻大概是真的,嫡长女比不上继室出的幼女,招呼客人还得妹妹帮忙,哎……看来还得进宫请太后赐给郡主几位得力的嬷嬷,好好教教安平郡主皇家的礼仪!”宁安公主一副为白木槿着想的样子。

    白云兮终于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是针对她,而是在针对白木槿,她们每个人都是来挑衅白木槿的。这个认知让她更加欣喜。

    “宁安公主说的有理,姐姐以前都不爱见客,成天躲在房里,母亲叫也叫不出来,参加宴会什么的,更是避之不及,很多规矩都是后来学的!”白云兮笑眯眯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