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众人听了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心里更加惴惴,这一幅画竟然连带着连皇上都骂上了,楚郡王妃恐怕要倒霉了。

    管事的立刻慌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郡主请见谅,我家王妃这些日子身子有些不爽利,精神不济,还强撑着画下这幅画来道贺,并没有讽刺郡主和各位贵客的意思,更不敢讽刺皇上,还请郡主明鉴!”

    白木槿手里拿着这幅画,轻蔑地看了看,道:“画是好画,可惜画画的人存心不良,都说我手画我心,楚郡王妃若是没有此心,又怎么能作出此画呢?”

    管事吓得冷汗直冒,他以为楚郡王妃这幅画就是骂骂郡主是虚凰假凤,哪知道被白木槿这么强词夺理,竟然犯了众怒,还要背上大不敬之罪。

    管事不禁后悔起来,应该再劝劝王妃,不要争这一时之气,如今闹得进退两难,若是白木槿又像上次一样咬着不放,楚郡王府又得成为京城的笑柄。

    “楚郡王妃也太目中无人了,我们好端端地来贺安平郡主晋封之喜,怎么倒被人讽刺为有眼无珠,贺错了对象,真是岂有此理!”说话的是威远侯夫人何氏。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来,虽然知道楚郡王妃针对的是白木槿,但这画里的意思的确也顺带讽刺了这些来道贺的人,都觉得楚郡王是个没眼色的。

    虽然这些人大多不如楚郡王妃的身份高,但好多人根本就不把楚郡王妃放在眼里的,京里的贵人,有时候不是爵位高低来评判地位高低的。就像四大世家的人,他们眼里普通的王爷都不算什么,更别说一个小小的郡王妃了。

    “大家也别气了,楚郡王妃看不起咱们这些人,往后咱们自然也不能去碍了人家的眼,以免咱们去做客,还要被人眼花走错了门!”说话之人正是王家的长媳谢氏。

    谢氏是谢家的女儿,虽然不是族长一脉,但按辈分还得喊陆老夫人一声姑母,今天来宁国公府赴宴,不仅是为了家里打探消息,更是看在陆老夫人的面子而来。

    刚刚她对白木槿生出的些许失望,这一会人全都烟消云散了,这个小丫头果然不凡,三言两语就将窘境打破,反手一击,给楚郡王妃树下这么多敌,若继续闹僵下去,恐怕还得得罪圣上,楚郡王妃真是得不偿失!

    如此聪敏机智的姑娘,难怪夫君会看重,她今日来此也是为她的长子看人的,她的儿子不是她自吹自擂,那绝对是翩翩少年郎,而且天资聪颖,自幼就是被当成未来王家掌舵人培养的。

    自然她的长媳必须是个足够优秀的女子,否则她可看不上眼。这白木槿出身不低,如今又得封郡主,聪明且善谋,不似普通贵女那般只会附庸风雅,或是勾心斗角,上不得大场面。

    所以她相看这么一会儿之后,心里倒是有了几分赞赏,虽然还不到让她下决心来求娶的地步,但帮她说几句话倒是心甘情愿的!

    大家听了王家长媳的话,都纷纷点头应是,就连护国夫人想出言为楚郡王妃开脱也讪讪地闭了嘴,众怒难犯,楚郡王妃这一次失策了!

    “罢了,今日本宫设宴待客,不想讨这份闲气,楚郡王妃的礼物恕我难以领情,管事还是带回去吧,帮本宫带给王妃一句话,谢谢她费心,本宫是不是真凤凰,轮不到她来评判,皇上既然下旨亲封,谁若有微词,就是对皇上不敬,希望她好自为之!”

    白木槿面带微笑地将画卷起来,送还了楚郡王府的管事,并且招招手,就有人来送客了。一席话说得那管事面红耳赤,却半句嘴也不敢回,他只担心着自己办砸了事儿,回去又得挨王妃的责骂了!

    不过这事儿可怪不得他,是王妃自己考虑不周,争这个闲气,反而被人羞辱了,如今看那些贵夫人们不善的眼神,他就后悔不跌了!

    白木槿见人被请走了,才转身对众位客人欠了欠身,道:“让贵客们看笑话了,实在惭愧,希望这小小的插曲不会影响大家今日的兴致!”

    谢氏点点头,心道,有礼有节,不愧是陆老夫人的外孙女,世家风范尽显,自有一股气度!

    白老夫人见状也出言招呼客人,以免这件事儿影响了今日她难得的荣耀。对白木槿的表现,她还是很满意的。

    果然不一会儿,几位老姐妹就又凑过来夸奖道:“您教了一位好孙女啊,啧啧……看看那通身的气派,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透着那么一股子贵气,我们这些老姐妹都要羡慕死咯!”

    白老夫人笑呵呵地谦虚道:“哪里哪里……你们过誉了!”

    “老姐姐,将安平郡主请过来,给我们引荐一下呗,看着那孩子,我打心眼儿里喜欢,真恨不得抢去做了自家孙女呢!”说话的是辅国公夫人,和白老夫人地位相当,但是辅国公依然煊赫,家里的子孙也旺,之前一直都稳稳地压着白老夫人一头。

    白老夫人见她如此说,心里自然高兴,想想若不是出了楚郡王府这件破事儿,白木槿如今还是乖乖地侍奉自己,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面和心不合的尴尬境地。

    不过外人并不知道啊,白木槿也不会在外人面前给她拆台,那就是拆她安平郡主的台了。所以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派孙嬷嬷去讲白木槿请过来,要引荐给自己的老姐妹。

    白木槿果然也顺从地走过来,还谦恭地给白老夫人和各位上了年纪的诰命夫人欠了欠身,让她们这些老人家都倍感有面子。

    “槿儿,这几位都是祖母年轻时候的好友,这位是辅国公夫人,这位是文侯夫人,这位是老荣国公夫人!”白老夫人一一介绍了。

    白木槿朝她们点点头,道:“晚辈见过几位老夫人,谢几位老夫人赏光,千万要尽兴而归!”

    “哎呀……看着孩子,多会说话啊,瞧着就欢喜的紧!难怪能让皇上亲封为郡主,我看不比那些王府的郡主差丝毫!”辅国公夫人赞不绝口地道。

    白木槿面上略带羞涩的笑容,并没有答话,白老夫人谦虚道:“老妹子,你就别夸她了,呵呵……闹得孩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说着大家都笑了起来,白木槿也陪着说笑了一会儿,虽然极不喜欢白老夫人拿自己来撑面子,但到底今日是以她的名义举办的宴会,怎么也不能拆自己的台,所以她十分配合白老夫人来演这一出戏。

    就算里子再烂,她如今还住在国公府,自然不能把面子给丢了!

    这边正说着话,陆氏就凑过来,笑着道:“老太太,能不能把郡主先借媳妇儿一会儿?那边有几位夫人想见见咱们家郡主呢!”

    白老夫人看了看那边,似乎都是生面孔,心里有些不喜,但看陆氏陪着笑脸,又当着这么多人面,她也不好拒绝,便道:“既然如此,槿儿你就随你母亲去招呼一下客人吧!”

    白木槿点点头,看向陆氏的眼里带着些幽芒,随即就敛下双眸,暗想陆氏如此主动来示好,定然有问题。这些日子陆氏在府里巴不得离自己八丈远,谁高兴看到催债的债主一直在眼前晃悠?

    可这会儿竟然主动来搭话,而且她看过去,陆氏坐得那一桌子,除了胡氏之外,其他人她虽然不认识,但看衣饰就知道,并不是多么显赫的人家。

    不是她以貌取人,一般这样的宴会,不会有哪个身份尊贵的人故意自降身份穿些会让人看轻了的服饰,那样不是自谦,而是不知礼,不仅自我轻贱,也是对主人家的不敬。

    所以她更加肯定陆氏打的不是什么好主意,白老夫人把她叫过去是为了在身份差不多的老姐妹之间撑撑场面,可那些人的身份都越不过陆氏去,她何必多此一举呢?

    不过白木槿仍旧配合地走过去,陆氏虽然不敢拉她的手,但仍旧牵着她的袖子,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长女,安平郡主了!”

    几人见了,都连忙起身,要给郡主见礼,白木槿也没有刻意阻止,待她们行过礼,才道:“各位夫人免礼,既然是母亲的朋友,就不必拘束了,坐下说话吧!”

    那几个夫人才笑盈盈地坐了下来,陆氏也要拉白木槿一并坐下,白木槿并没有推辞,她就想看看陆氏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白木槿刚刚坐下来,不知从哪里走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她乍一见竟然有几分恍惚,继而眼里闪过一丝狠意,陆氏……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吗?

    那么那个人应该也来了吧?好好好……终于还是要见面了,她“日思夜想”的人,总算等到了再见的这一天!

    那小姑娘凑到了其中一个妇人身边,娇声道:“表姨妈,哥哥说要来给国公夫人见礼呢!”

    白木槿心里咯噔一下,这么急不可耐了吗?这一屋子都是贵夫人,虽然天元风气开放,男女大防并不那么苛刻,但是一个男子主动要求来此见礼,未免还是唐突了些。

    不过陆氏没有给白木槿说话的机会,连忙道:“是不是亲家嫂子说的那位侄儿?他们一家子进京也有些日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