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无奈地笑了笑,道:“不是你说要玩游戏,讲笑话吗?怎么还没讲你就要喝酒了呢?”

    “这……我是让你提前准备好,我一向不擅长此道,你得给我多预备些酒!”凤之沐说的摇头晃脑的。

    白木槿挥挥手,便有几名美婢各端着一壶酒,站在了众人后,随时准备着为人斟酒。凤之沐闻到酒味,鼻子皱了皱,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天呐,真的是玉液琼浆哎,槿姐姐,你也太奢侈了!”

    大家都诧异地看着白木槿,然后又看向凤九卿,见他仍不为所动,气定神闲地品着茶水,连一个眼神都没回应大家。

    众人心里的疑云更甚了,这天一阁的玉液琼浆一日才供应两小瓶,不过谁也不敢去天一阁闹,原因自然是因为宣王殿下是天一阁的主人,哪有人敢去触霉头?

    不过这白木槿一次就能弄来这么多玉液琼浆,实在令人好奇,即便是皇上上次开口要品尝,宣王也不过送了两瓶过去,皇上还高兴的和得了宝贝一样,逢人便夸这酒味美甘甜,人间极品。

    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这大概是所有人心头共同的疑问,但是看着凤九卿那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也没人敢去触逆鳞。

    但是面对白木槿,很多人显然少了顾忌,汀兰第一个发难问道:“安平郡主好大的排场,玉液琼浆,一次就拿出这么多瓶,看来还真是下了不少苦心呢!”

    白木槿自然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这件事她并不打算解释,只道:“既然是贵客临门,自然得备美酒相迎,此心不苦是为甜!”

    汀兰郡主斜睨了一下白木槿,眼里的轻蔑不言自明,道:“京城哪个不知天一阁的玉液琼浆,一日才供两瓶,不知安平郡主使了什么法子弄来这么多?”

    “山人自有妙计,就不劳汀兰郡主费心了!”白木槿坚持不肯回答这个问题。

    “你……卖关子还卖上瘾了,真当我们都是傻子不成?玉液琼浆,有钱也买不来,你一次拿出这么多,是想宣告我们,你有九皇叔当后盾,让我们不敢动你是不是?”灵熙郡主刚刚吃了白木槿的亏,现在对她可算是厌恶无比。

    凤九卿依然闲闲的品着茶,可是却有人注意到九皇叔的手指已经开始微微有些不安分了,灵熙郡主心头一凉,难不成九皇叔真的和白木槿有什么关系吗?

    白木槿当然没注意到凤九卿的小动作,反而笑眯眯地对灵熙道:“灵熙郡主?当着和尚骂秃驴,可不太好吧?宣王殿下就在这里,不如您自个儿问问他,是不是要当我的后盾吧?”

    她这酒和凤九卿虽然有些关系,但关系也说不上多大,她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才得了玉液琼浆的酒方呢,谁让上次喝过之后,就有些念念不忘了呢?

    所以她故意这样说,反正凤九卿肯定不会在众多人面前表现出与自己有什么特殊关系的吧?

    “你当我不敢问?”灵熙郡主道。

    白木槿笑得十分灿烂,道:“您大可问问,相信在座的不少人都和灵熙郡主一样好奇!”

    这句话道破了不少人的心声,有些伸长了脖子一探究竟的人,终于有些尴尬地借喝酒掩饰一二,但是耳朵和眼睛都没有丝毫放松过,这可是大秘闻,怎么能不一探究竟呢?

    灵熙郡主气的不行,可是再看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犹自闲闲品茶,偶尔取个水晶果子扔进嘴里的九皇叔,她就没了勇气。

    九皇叔这个人,你说他脾气不好,可是平日里他总是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你若说他脾气好,一旦你惹到了他,他可以用更温和善良的笑容,将你折腾死。不是杀死,而是折磨死!

    灵熙自问还没有胆子去惹就连太后和皇后都要忌惮几分的宣王殿下,谁让皇上比信任自己的儿子都要信任这个弟弟呢?

    最后还是凤之澈劝道:“灵犀妹妹,不过一些美酒,安平郡主如此热情周到,你只管喝酒便是,管这酒是怎么来的呢?”

    灵熙哼了一声,算是就坡下驴了,白木槿这人狡猾又刁钻,跟个泥鳅一样无处下手,又像个刺猬,下不得口,要想对付此人还得从长计议。更何况她十分明白,无论做什么还是不要牵涉到那位九皇叔比较好,否则定然会得不偿失!

    凤之沐眼馋地盯着那酒壶,笑呵呵地道:“既然你们都不开口,我就先献个丑,说个笑话给你们听听如何?”

    全场的人都各怀心思,哪里有人有兴致说什么笑话,所以凤之沐这一回是十拿九稳了,若像上回投壶一样,那可不就得不偿失了。

    “哎,慢着,这么挨个说可没意思,我有个新鲜法子,叫击鼓传花,一个人负责敲鼓,大家要将花球挨个传递,鼓声停下的时候,伦到谁,谁再来说笑话,若是没人笑,自然就得罚酒!”长安公主又开口笑着道。

    这个主意倒是得了众人的一致赞同,唯有凤之沐撅着嘴巴,不甚乐意,不过白慕辰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之后,他又笑逐颜开起来。

    由于是长安公主提议的,所以击鼓之人便由她指派了自己的贴身女婢,白木槿心知其中有诈,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拂了长安的面子。

    若有所思的白木槿,却不经意间看到凤九卿凤目里闪烁的笑意,让她没由来地觉得一阵慌乱,这群人心里在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就连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位宣王殿下为何一而再地救她。

    好像每次都是巧合,可是这巧合一旦多了起来,她总觉得不那么简单了。就算是看在青云表哥的份儿上,也不至于让这位无利不起早的王爷纡尊降贵,几次三番出手相助!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却又看到另一边李继宗投来一瞥,仿佛含了无限欲言又止的情思,顿时让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个人还是如过去一样不知廉耻!

    正胡思乱想着,却猛然看到花球落在了自己手里,而鼓声便戛然而止,众人齐刷刷地看着她,有的等着看好戏,有的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白木槿望着手里红彤彤的一团,心知今日是避无可避了,这么多人当中,肯帮自己的似乎不多,要让人笑其实没那么容易!

    “安平郡主,如果你不擅长说笑话,其实也可以给大家唱个小曲儿,或者跳一段舞,也是可以的嘛!”玉楼郡主笑盈盈地道,似乎很为白木槿考虑。

    可是这话里的诋毁之意就很明显了,唱曲或者跳舞,这不是把白木槿当成歌姬舞姬来愚弄吗?

    白木槿冷眼看了她一下,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玉楼郡主若是深通歌舞之道,尽管展示一番,相信大家也想看看当朝郡主的舞姿和歌喉!”

    玉楼霎时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摔,道:“你是什么意思?敢把本宫当成舞姬歌女吗?你对本宫不敬就是对皇室不敬!”

    “如果我没记错,郡主刚也是这么说我的,难道你是郡主,本宫就不是了吗?”白木槿不温不火地问道。

    玉楼气的咬牙切齿,若不是锦瑟拉了她一把,估计得大打出手了。

    “安平妹妹,不要动气,怎么说今日也是你设宴待客,还是大家和和气气的好,你说是吗?”锦瑟笑得温婉可人,一派娴静自持的模样。

    白木槿也笑着回道:“若要人重之,必先自重,宾主尽欢当然最好,若是有人刻意要挑衅或者刁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对待这些不请自来,且不怀好意的人,她可没必要虚与委蛇,公主也好,郡主也罢,对她而言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宣王殿下轻轻放下杯盏,笑得极好看,道:“茶是好茶,酒也是好酒,可惜客人不怎么样,若是还有人要坏了本王的雅兴……嗯,我相信没人希望看到吧?”

    几位公主和郡主顿时正襟危坐,脸上的表情都收敛了许多,心中却暗自嘀咕道,九皇叔待白木槿果然与众不同,竟然开口为她说话了。

    有人生气,有人嫉妒,但只有一个人微微露出笑意,眼神幽暗,深不见底。

    白木槿象征性地说了个笑话,大家也很给面子地笑了起来,所以这一关轻松过去。几轮下来,白木槿是滴酒未沾,大概是几位公主慑于凤九卿的“淫威”,所以都没有轻举妄动。

    不过玩笑开了一会儿,大家也没有多在意了,玉液琼浆的魅力总算大过了其他的闲事儿,在白木槿的示意下,大家都多少喝了一些。

    最开心的莫过于小酒鬼凤之沐了,一喝就停不下来,一杯接着一杯,不如此他就怕自己还没喝过瘾就已经人事不知了。

    白慕辰不管怎么劝也阻止不了这位小师兄的“豪饮”,还连连对他道:“小师弟,这酒甚好,甚好!”

    白慕辰看着他已经不那么圆润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神也有些涣散了,大约猜出来这位沾酒必醉的师兄,定然是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