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瑞嬷嬷看着这两个面色不善的护卫,看来的确不像是宁国公府的人,心下有些着急,若是她们强闯,现在凭着她的力量,根本拦不住,可是一旦闯进去,陆氏定然会带人闯进主子的房间,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瑞嬷嬷心下着急,面色却没有丝毫改变,依旧带着笑容,却坚定地道:“两位官爷,我不想与你们为难,但是这院子里前前后后都有下人把守着,的确没有刺客来过,但是你们想要搜查却是不能,郡主岂是可以随意冒犯的?”

    那护卫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地道:“我们不会冒犯郡主,只是也不能放过刺客,若是最终证明倚琴阁没有刺客,我们愿意给郡主请罪!”

    “请罪?用什么请罪?郡主的名誉是你们请罪就能弥补的了的吗?真是笑话,纵然是六皇子身份尊贵,但也不能因此就怀疑郡主窝藏刺客,你们还是放明白点儿!”瑞嬷嬷只想着尽量拖延时间,让凤九卿熬过两柱香的时间,这样就没有关系了。

    那护卫脸色显得难看起来,刀锋蹭地就被弹出剑鞘,露出森冷的剑芒,阴沉地道:“老婆子,还是不要狗仗人势比较好,我们可是四品带刀护卫,奉皇命保护六皇子,今日在郡主的宴会上被刺客所伤,郡主要付很大的责任,若还要继续阻拦我等搜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瑞嬷嬷知道他们是打算强闯了,看着陆氏越来越得意的眼神,瑞嬷嬷心头的火也越来越旺,到底该想什么法子才能阻止这一切发生?

    宣王如今分身乏术,白木槿又昏迷不醒,两人的状态不容人看见,更不能受打扰,否则宣王会因为真气反噬而自伤,白木槿又会因为无法持续得到真气被寒气入侵,后果不言自明。

    陆氏见此,赶紧出来装作打圆场,劝道:“瑞嬷嬷,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实在不行,您可以进去通报一声,问问郡主的意思嘛!”

    她说话时眉眼含笑,压抑不住的兴奋,白木槿现在要能说话那就怪了,那么霸道的药性作用下,她就算还清醒着,也不敢让人闯进去吧?若是能让一群护卫看到她沐浴的样子,倒也不错!

    瑞嬷嬷眉头一皱,心思转了几转,才道:“如此也好,两位官爷,还请稍等片刻,待我禀明郡主,再放你们进来!”

    “不行,等你回来,刺客说不定就逃跑了,此时正是捉拿的好时机!”那护卫疾言厉色地道,抬脚就要往里面冲。

    瑞嬷嬷大吼一声,道:“谁敢擅闯郡主的院子,就休怪我出手伤人!”

    “呵呵……一个老婆子竟然也敢跟我们叫嚣,你倒是伤伤看,能碰到小爷一片衣角,就算你赢!”那为首的护卫笑得十分猖狂,压根儿没把瑞嬷嬷放在眼里。

    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能看出瑞嬷嬷根本就没有内力,一个没有内功的人,何足惧哉?

    瑞嬷嬷眼神变得越发凌厉起来,她的武功是不行,只能对付一些平常人,像这样的护卫,她肯定不是对手,但今日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旦让这些人闯进去,宣王殿下也会因为收功不及时而被反噬。

    最重要的是,主子的名誉和身体都会受到极大的创伤,陆氏这一次算是下了血本,竟然敢派刺客来捣乱,偏偏还伤到的是十五皇子。

    她知道宣王殿下有个护卫在这里,但是现在要是从里面跑出一个男人来,主子的名声照样会不保。

    瑞嬷嬷轻轻转动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金镯子,她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击倒一个人,可是眼前却有这么多人,她拼死一搏,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瑞嬷嬷瞄准了陆氏,不知道伤了宁国公夫人,到底能不能暂时制造混乱,怕就怕这些人根本不把陆氏的死活放在眼里。

    可是只能赌一把了,至少除了六皇子的护卫之外,这群人中有不少都是陆氏的人,应该是有些效果的。

    瞅准了这一点,瑞嬷嬷腕上的金镯子悄然开了一个口子,一枚针射向陆氏的心口处,因着她的袖子挡住了,所以并没有发现是她动的手。

    陆氏应声叫了一下,突然就白眼一翻,身子软绵绵地倒下来,闭上眼睛的前一秒,她用无比阴毒的眼神看着瑞嬷嬷。

    “来人啊,夫人晕倒了,赶紧救人啊!”瑞嬷嬷大喊大叫道,她要彻底搅乱这池水,才能给宣王争取足够的时间,至于事后她会落个什么下场,已经顾不得了。

    六皇子的护卫可不管那国公夫人到底怎么了,就要提刀往倚琴阁里闯,可是瑞嬷嬷却拦在门口,抵死不从的样子,大喊道:“你们眼睛都瞎了吗?我们夫人晕倒了,救人要紧!”

    “我们管不了许多,你们的人自去救人就是,我们只要去搜查倚琴阁!”两个护卫推拦在倚琴阁门口的几个婆子和丫头,就要强闯。

    瑞嬷嬷万般无奈之下,大喊道:“你们这些国公府的护院,难道脑子进水了?夫人若是有个好歹,你们担得起责任吗?别忘了,谁才是你们的主子,赶紧请公爷和大夫去!”

    那些护院看到自己的主子已经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听了瑞嬷嬷的话也不敢迟疑,虽然现在夫人已经不比从前,但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女主子,他们不敢怠慢。

    有人已经想要去扶,却听得不远处,胡氏带着白云兮匆匆赶来,瑞嬷嬷心知她们定然早就埋伏在附近,就是等着看好戏的。

    “母亲,母亲……”白云兮飞奔过来,一把抱住陆氏,紧张地落起了眼泪。

    胡氏赶紧道:“快,将夫人扶走,请大夫来,你们这些人……该干嘛干嘛去,不是要捉拿刺客吗?怎么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刺客要是跑了,你们怎么和国公爷交代,怎么和六皇子交代?”

    瑞嬷嬷心中着实有些后悔,刚刚不应该给陆氏放迷药,而应该给她一根毒针,就算不要了她的命,也该让她吃些苦头的。可是她怕中毒之后,反而会引起别人怀疑,到时候一口咬定倚琴阁有刺客,那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是现在胡氏和白云兮一来,这府里的护卫定然不会轻易退走,而六皇子的人根本不给她面子。

    “这夫人好端端怎么会晕过去?是不是被人暗算了啊,难道刺客真混在倚琴阁里,才有机会出手伤人?如此……两位官爷,还是好好地进去搜一搜,什么地方也别放过了,否则……可没法交代!”胡氏到底是脑子灵活,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将刚刚有些松动的众人都给掰扯了过来。

    瑞嬷嬷有一种双拳难敌四手的困窘,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若是主子没有昏迷,定然不会有这些麻烦,她即便是宫里出来的,也不是所有人都会给她这个下人面子。

    可是现在倚琴阁的人出不去,就连搬救兵都没机会,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事关主子的清誉啊。

    两个宫里的护卫也就不再迟疑,一把推开拦路的人,就要往里面闯。其他人看到有人带头,自然也就无所顾忌地往倚琴阁进去。

    瑞嬷嬷惊呼一声:“你们给我站住,你们搜查倚琴阁也不可以如此无礼,郡主正在休息,若惊扰了,你们谁吃罪的起?”

    “少废话,你存心阻挠我们捉拿刺客,看来这倚琴阁的确有问题!”那领头的护卫怒喝一声,将瑞嬷嬷推倒在地。

    白云兮也赶紧跑过来,假惺惺地要去扶瑞嬷嬷,却被瑞嬷嬷一把挥开,自己翻身起来,白云兮却疑惑地道:“姐姐就算喝醉了,也不至于这么大动静还不出来一探究竟吧?”

    “两位官爷,说不准安平郡主是被人挟持了,你们可得进去看看,若让刺客伤了六皇子之后,再伤了我姐姐,那可就真是罪过了!”白云兮望了一眼倚琴阁的楼上,那里正是白木槿的闺房。

    她相信,白木槿如今正赤身露体在浴桶里泡着呢,这么一大群男人闯进去,看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郡主又如何,被那么多男子看了身子,就算挖去这些人的眼睛,杀了他们,也无法挽回她失贞的局面,到时候别说是其他人,就算继宗哥哥也是看不上白木槿的,她就等着进庵堂当姑子,一辈子青灯古佛吧!

    想到这里,白云兮畅快不已,若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真的怕自己忍不住要拍手称快了,自己以身携毒,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不过能算计到白木槿,那些苦也就不算苦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继宗哥哥可是因为落水,被她救了,送到了客院休息,等他醒过来,自己再去慰问一下,顺便把白木槿失贞的事儿给他说道说道,他定然会放弃之前要娶白木槿的打算,反而对自己心存感激。

    想到李继宗那双如星辰般闪耀的眸子,深情款款地看着自己,白云兮忍不住小脸一红,心如鹿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