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宫里的两个护卫一听,神色也是一紧,赶紧道:“白二小姐提醒的有道理,我看刺客八成是在郡主的闺房里,如此就更加不能耽搁了,随我上楼!”

    “你们敢,郡主的闺房也是你们这些混账东西可以闯的?你们有几个脑袋?”瑞嬷嬷迅速跳到木楼的楼梯处,伸开双臂挡在了前面。

    那护卫冷笑一声,道:“这个老婆子好没道理,你们家主子有难,你不想着去救,竟然还一再阻挠我们救人捉拿刺客,我看你八成就是刺客的内应,来人,给我捆了,回头好好审问!”

    “你们敢!”瑞嬷嬷瞪大了铜铃一般的眼睛,她绝对不能被人捉了,否则两柱香后,还得换汤熏蒸排毒,没有她在,白木槿的毒清不了。

    宁国公府的护卫看了一眼白云兮的脸色,见她点头,便也毫无顾忌地就上前准备拿人,反正他们只是下人,遵从主子的命令行事,至于别的并不需要他们操心。

    他们面无表情地提着刀,走向瑞嬷嬷,不由分说就要拿人,瑞嬷嬷不甘束手就缚,身姿灵活地闪避,试图避开这些人。

    可是双拳难敌四手,那些人见瑞嬷嬷回些诡异的身法,虽然身子看着笨重,却原来和个泥鳅一样滑溜,便一大群涌上来,将人团团围住,瑞嬷嬷只好往楼上退,可是这正好给了人上楼的机会。

    那两个六皇子的人看宁国公府的护院如此不济事,连个又老又胖的老妈子都制服不了,也失了耐心,两人齐齐发难,攻上去,将瑞嬷嬷一人一掌,下手狠而毒,瑞嬷嬷知道这两掌下来,她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曾明熙和陆青云竟然双双从天而降,一人一脚,将两个护卫踢飞开来。

    那两人还没搞清楚状况,指着陆青云和曾明熙就大叫道:“刺客,给我拿下!”

    白云兮和胡氏对视一眼,没想到她们已经想法子将人调开了,却还是被这两人及时赶了过来,曾明熙不应该陪着自己妹妹吗?

    还有陆青云,他刚刚救了褚云燕,却也因为弄湿了衣衫去换了,陆氏也派人想法子绊住他了啊,不可能这个时候有机会赶到倚琴阁的!

    可是不管她们多不情愿,这两个人还是及时赶到了,时机不早不晚,阻止了这群心怀叵测的人去闯白木槿的闺房。

    “刺客?郑横,郑顺,你们两个看看清楚,我们是刺客吗?”陆青云居高临下,一脸轻蔑地看着这两个“四品带刀护卫”。

    郑横和郑顺抹了把脸,才看清楚眼前两个人,竟然是威远侯长子,还有陆家的大少爷,这两个人别看没有官爵在身,却是招惹不起的主。

    威远侯曾家虽然只是个侯爷,但是挡不住人家势力大,曾家世代镇守边陲,手握重兵,却极得皇上的信赖,到了曾侯爷这一代,虽然十多年无战事,但是曾家的人仍然把守着要塞,抵御西北的蛮夷,才让那些凶悍的蛮夷不敢越雷池半步。

    威远侯的封号可不是乱来的,曾明熙早晚也得成为西边一座不可逾越的关卡,这是曾家人的宿命,也是天元的大幸。百年来,曾家人付出了无数鲜血,才换得天元的安宁,谁也不敢因为他们只是侯爵,就小瞧了去。

    另一位陆少爷,他们就更加不敢招惹了,陆家人几乎可以横行天元,岂是他们这小小两个侍卫能够得罪的?就连他们主子来了,怕也得礼让三分。

    郑横和郑顺赶紧爬起来,拱手道:“刚刚没看清两位公子,请恕罪,不过……我们的确看到刺客往倚琴阁来了,还请两位公子让一让,捉拿刺客要紧!”

    “这是安平郡主的闺房重地,就凭你们两个也敢擅闯?我看看你们是不是三头六臂,不怕掉一个两个的?”陆青云毫不客气地道。

    郑横咬了咬牙,才道:“属下们也是听命行事,我们来此已久,安平郡主若是在里面,定然不会到现在还不出来一见,属下怕郡主也遭了刺客挟持,才会强行闯进来!”

    曾明熙笑了下,才道:“瑞嬷嬷可是安平郡主的心腹,她既然不肯让你们闯,自然是不会有刺客,你们一意孤行,看来是不把安平郡主放在眼里,有心要破坏郡主的闺誉咯?你们可知,强闯郡主房间,是意图谋饭之罪!”

    郑横一愣,他们根本没意识到安平郡主的问题,在他们的意识里,这里是国公府,里面的也就是白家大小姐,即便被封了个郡主,也就是为了安抚陆老夫人,哪里能真当成郡主供着?

    他们如此肆无忌惮,也是因为不把白木槿放在眼里,陈贵妃可是和楚郡王妃是金兰姐妹,他们做奴才的,自然知道该向着哪边。

    这会儿经曾明熙这么一说,他的背脊就有些发汗了,无论白木槿的郡主是怎么来的,但毕竟是皇上下旨封的,对郡主不敬,强闯郡主闺房,这可是大罪,要杀头的!

    郑横眼珠子一转,才强笑着道:“曾大少言重了,属下们怎敢有这等心思?实在是捉拿刺客心切,我们也是奉了六皇子的命令,敢不尽心?”

    “尽心倒是尽心了,就是有些过了,你明知道郡主醉酒静卧,你要闯进去,岂不是破坏了郡主的闺誉?你安得什么心思?”曾明熙可没有和他说笑的心思,要是他们再晚来一步,怕这些无法无天的东西就真的会闯入白木槿的房间了。

    郑横的脑袋上落下一大滴汗珠子,脸上的肌肉也有些僵硬,他虽然看曾大少和陆公子都没有板着脸,但是人家身上那股慑人的气势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可是……这刺客若真的在郡主的房间里,那郡主可不就危险了?属下也是为了郡主的安危着想,请二位公子明鉴!”郑横是不能担下破坏郡主闺誉的大罪,只要郡主追究,六皇子也保不住他们的。

    谁让六皇子还只是个皇子,连个郡王的封号都没有呢,说白了,六皇子的地位还不如人家安平郡主,只不过沾了其是皇子的光,又是贵妃的儿子,才会让人不敢得罪。

    皇上的儿子众多,有些不受宠的,在宫里的日子还不比不上他们这些奴才,别说和这些世家公子少爷比了。

    陆青云露出一丝冷的快要结冰的笑容,问道:“你的意思是,还得让郡主把门给你打开,让你进去仔细搜查一番,你才肯走咯?”

    郑横背脊生寒,心里叫苦,他是有这个想法,可是现在看着陆公子那可怕的笑容,可没胆子说出来。

    不过胡氏眼看事情就要被陆青云和这曾明熙破坏了,赶紧帮腔道:“青云啊,你也不要为难人家皇家的侍卫了,说出去,别人还当咱们陆家嚣张跋扈的,连皇子都不敬了,大狗也要看主人啊!”

    郑横和郑顺一听,也觉得十分有道理,虽然陆家势大,可是也从来不会明目张胆地和皇室的人为难,陆青云现在也没有个明路的身份,他们虽然是侍卫,但也是四品皇家侍卫,明面儿上要比陆青云等人的地位高啊。

    再说他们郑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人家,虽然和陆家以及曾家比起来,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郑横腰杆挺直了,道:“陆公子,希望您还是不要妨碍我们做事,敢刺伤六皇子,又是在郡主的宴会上,若是不捉拿归案,恐怕郡主也不好交代吧?”

    “青云,人家官爷说的要道理,再说了,若真让歹人闯进了郡主的闺房,咱们还在这里耗着,恐怕郡主会有危险啊,不说别的,老夫人那里就第一个不饶你!”胡氏仗着自己是陆青云的长辈,所以说话也没什么顾忌,陆青云虽然从来对她不假辞色,但明面儿上是不会对她这个二婶不敬的。

    陆青云看了她一眼,就权当没听到一般,道:“郑横,郑顺,你们是打定主意要闯郡主的闺房吗?”

    “除非郡主能出来解释一二,这个不是难事儿吧?莫非郡主不在?还是真被人挟持了?”郑横嘴角露笑,眼睛一直往楼上瞟。

    “哟……我当是谁在闹事儿呢,郑横,郑顺,你们胆子倒是不小啊,竟然敢闯我姐的房间,谁给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凤之沐在白慕辰的扶持下,也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笑着骂道。

    郑横和郑顺一愣,没想到这个出了名的小霸王竟然也来了,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白木槿为姐姐,他们想到之前在翠景园里,这十五皇子就把一群公主和郡主骂走了。

    心下也有些犯怵,陆青云和曾明熙,只要他不冲撞了,这两人也不敢明着对他们怎样,可是这十五皇子不一样,那可是皇上的心头肉,就连太后也十分宠爱这个小皇子。

    要不然,哪里会轮到一个没有母亲庇佑的小皇子出宫,让东方先生亲自教养的?还不是怕他长大成人之前,就被人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