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青云和曾明熙有些无奈,这个凤之沐,平日里不喝酒就够淘的了,现在喝了酒简直就成了混世魔王。

    “十五,你还是在一边儿歇着,我要和你青云师兄好好来一场比试,看看谁更胜一筹!”曾明熙道。

    陆青云也十分配合地点点头,凤之沐哪里肯听,还有些圆润的身子轻轻一跃,踏着人家护院的肩膀和头就登上了楼梯。

    “哈哈……想甩掉我自个儿玩,没门儿,今儿小爷也要来玩一场人肉蹴鞠!”凤之沐说着还打了个酒嗝,小脸红扑扑,肉呼呼的,看起来煞是可爱,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

    宁国公府的护院听了,简直要气炸了,领头的怒喝一声,道:“兄弟们,给我上,今儿谁要是怂了,谁就给老子滚出国公府!”

    都是习武之人,谁能受这样的侮辱,再没脾气的也给激出三分火了,白云兮听了脸色才好看了些。

    瑞嬷嬷见状,心里安定下来,这得闹腾一会儿,她还是进去伺候自家主子吧!

    白云兮眼神倒是灵活,看到瑞嬷嬷竟然要溜,赶紧道:“瑞嬷嬷,你今儿休想走,除非你让姐姐出来见我,或者让我去见姐姐!”

    瑞嬷嬷回过头,朝着白云兮露出温和的笑容,用口型道:“一边儿凉快去!”

    气得白云兮恨不得杀人来泄愤,扑过去对胡氏道:“二舅母,怎么办?护院不是那两个人的对手,咱们占不到便宜啊!”

    胡氏也十分焦急,牙齿一咬,才偷偷附到白云兮的耳边,道:“你去请李公子,他可是个高手,相信会有所助益,而且……实在不行,这两层的小楼可拦不住他!”

    白云兮一听,就犹豫了起来,若是让李继宗跑进了白木槿的房间,那可就必须得娶白木槿了,这样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胡氏倒是没发现白云兮的异样,只赶紧催促道:“快去,要是晚了,白木槿解了毒,可就没机会了!”

    胡氏之所以如此积极,自然不光是要帮助陆氏整垮白木槿,她也存了私心,只要李继宗娶了白木槿,可就成了郡马爷,他答应过自己,将来定会将娇娇从安堂里请出来,风风光光地迎娶回家。

    她如今已经不指望娇娇嫁给什么公侯之家了,只要女儿能有有人心疼,能过上好日子就罢了,她相信依着李继宗的心机和手段,白木槿绝对不是对手。

    白木槿经过这一个时辰的冰水浸泡之后,要还想有子嗣可就难了,到时候娇娇先她生下子嗣,白木槿即便是郡主,郡主府也不一定是她当家了。再说李家可不止是希望能当个郡马,他们还想着借助白木槿和陆家封侯拜相呢!

    等到时机成熟,白木槿没了用处,李继宗难道还容得下她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吗?自然得和她那个娘亲一样的下场,娇娇总有扶正的时候,那白木槿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是自己女儿的。

    胡氏的如意算盘已经打得啪嗒啪嗒响了,所以这个局是她精心给白木槿设下的,陆氏不过是负责执行罢了。

    白云兮被胡氏一催,想到白木槿如果逃过此劫,那还不如让她先和李继宗定亲的,定亲还有退亲的呢,想想娇娇表姐,不就是如此吗?

    白云兮牙齿一咬,脚一跺,转身就往外跑去,她现在恨不得脚下多生个翅膀,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客院。

    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客院外,白云兮四下瞅了瞅,发现并没有人看见,便理了理衣衫和发丝,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才使得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慌乱,她不想让李继宗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走进了客院的门,朝着李继宗所在的那间房走去,外面只站了一个小厮,是负责守着李继宗的。

    “你下去吧,我有事儿要找李公子!”白云兮淡淡地道,并没有丝毫不好意思。

    那小厮微微有些为难,毕竟这里现在没人,若单独让白云兮进一个男子的屋子,实在有些越礼,便劝道:“二小姐,这样恐怕不好吧?李公子刚刚喝了药已经好了,现在正在休息呢!”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本小姐的话,你都敢不听了?我是奉母亲的命来看李公子的,你有意见吗?”白云兮气呼呼地道,真是个没眼力见儿的。

    那小厮一听是夫人的意思,便闭了嘴,朝着白云兮行了礼,才道:“那小子就去院外守着,有什么需要,小姐喊一声就是!”

    白云兮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赶走了那个小厮,待人离开之后,她才轻轻地敲了门,待里面的人问道:“进来吧!”

    白云兮才有些紧张地推开了门,一想到自己就要和李继宗同处一室,心中既兴奋又有些羞涩。

    门向里面推开,李继宗正躺在床上,头发还有些湿濡,看到白云兮,惊了一下,他还以为是外面的小厮有事儿呢!

    “二小姐?”李继宗有些疑惑地喊道。

    白云兮朝李继宗盈盈一欠身,微微低下头,看起来娇羞又柔弱,脸儿适时地红了一下,才道:“李公子,我有事儿要和公子相商!”

    李继宗看到她这副欲语还休的样子,心下便了然了,像白云兮这样的女子,他见过太多,没想到那白木槿对自己不假辞色,这白二小姐倒是对他存了心思。

    看来不是自己魅力不够,而是那白木槿不懂欣赏啊,李继宗忍不住自恋地想到。便换上一副自以为潇洒倜傥的笑容问道:“二小姐有话坐下说罢!”

    李继宗也从床上做了起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是白世祖未曾穿过的常服,料子极好,比他自己的那身衣服要贵重的多,因而他看起来也多了几分贵气。

    白云兮有些羞赧地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像个照顾丈夫的小妻子一般,偷偷看了一眼李继宗,低声道:“公子不必起来,不拘礼的!”

    说完这话,白云兮又觉得有些唐突和失礼,生怕李继宗觉得自己轻浮,又赶紧道:“公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刚刚受了惊,我怕你累着!”

    看到白云兮这付样子,李继宗的心思也转了起来,白木槿虽然身份贵重,但对自己的态度却太冷淡,要拿下她可不容易,加之后面还有个宣王殿下相争,他即便有陆氏和胡氏的帮助,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可是白云兮却很好拿下,看她这副娇羞不胜的样子,便知道已经对自己芳心暗许了,既然如此何不骑驴找马?暗地里将白二小姐拿下,若是将来有机会娶白木槿,白云兮就且当个露水姻缘,若娶不到白木槿,那娶了白云兮倒也不错。

    白云兮虽然不如白木槿那么美,也没白木槿的身份高贵,但到底也是宁国公的嫡女,同样也是陆家的外孙女,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更何况她对自己还有情意呢?

    这样一想,即便不是十分看得上白云兮,李继宗也和颜悦色起来,拼命释放自己的魅力,眼神灼灼地看着白云兮,声音也变得更加有磁性,道:“小姐不必惊慌,在下明白!”

    白云兮听了他的话,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一看到李继宗那幽深又灼热的眼神,心里更加慌乱了,一时间连自己来这里的初衷都忘在了脑后。

    “我听说是二小姐将我救起来,又着人给我请了大夫?如此,在下真要感激不尽了!”李继宗继续说,因着白云兮就在他靠着的床头,他刻意压低了自己的身子,两人间的距离其实很近,呼吸都能听得清楚。

    所以白云兮那如敲鼓一般的激烈心跳,自然清晰地传入了李继宗的耳朵里,他有些索然无味了起来,相比于白木槿,这个白云兮也太没趣味了,这么容易就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子生了情意。

    虽然是因为自己的魅力惊人,但也不得不说,这个女子和过去他见过的那些女子没什么不同,自然也就生了几分轻视。

    白云兮眼神左顾右盼,就是不敢看李继宗,心慌意乱地道:“李公子言重了,都是……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只是公子缘何会不小心落水了?”

    李继宗听了这话,心里便愤怒起来,该死的宣王,定然是他搞鬼,而且本来自己轻易就可以游上来的,可是却被人又打中了麻穴,才没力气游动,差点要溺死在湖水里。

    白云兮看到他目露凶光,吓了一跳,问道:“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李继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轻咳一声,掩饰道:“不是,只是想到落水的情况仍心有余悸罢了!”

    白云兮点点头,反正她去救人的时候,李继宗几乎要溺毙了,幸而大夫来的及时,帮他把肚子里的水给压了出来,加上李继宗有内功护体,才会这么快就好了。

    “不要想这些不开心的事儿了,公子现在感觉如何?还有没有不舒服?”白云兮关切地问道。

    李继宗摇摇头,笑着道:“已经好了,多谢小姐关心,只是不知小姐来和在下商量什么事儿?”

    白云兮一惊,才发现自己竟然半天都没把正事儿给说出来,有些懊恼,也有些为难,道:“是二舅母,让我来找你的,事情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