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大概将事情解释了一下,却略过了白木槿中毒,如今又在泡浴解毒的事情,只说白木槿不知为何被人拘禁在自己的房里,胡氏怕白木槿出事儿,所以请李继宗去救人。

    “是吗?她竟然会被拘禁在房里?”李继宗狐疑地看着白云兮,他可不相信事情会如此简单,堂堂郡主会被人拘禁,而胡氏和白云兮竟然还好心地要救人。

    他可不傻,胡氏之所以安排自己去勾搭白木槿,所图不小,自然也不会是白木槿的朋友,要说白了,其实都在设计那位安平郡主,仇敌之间怎么会这么好心呢?

    看来胡氏让自己去白木槿的闺房,绝对是有问题的,只是他该不该去呢?胡氏定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害他,若是他闯进了白木槿的闺房,那不就是会破坏了白木槿的闺誉?

    他大概想了一下,白木槿应该不是被拘禁了,而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不能出来,而胡氏和白云兮却无法让人闯进去,所以特来请自己帮忙。

    若是他进去了,大概会撞破白木槿的事儿,可是是好是坏,却不能肯定,于是他笑着问道:“二小姐,你希望我去救郡主吗?”

    白云兮心里一滞,她打内心深处是不希望的,之前还好,现在面对着李继宗如此柔情款款的神色,她真的不愿意让李继宗和白木槿扯上哪怕丝毫关系,即便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这对她们是极有利的事儿,她也不愿意。

    这么好的人,怎么能便宜了白木槿呢?一想到李继宗也会如此对白木槿笑,如此温言软语地和白木槿说话,甚至……她就觉得心里十分苦涩。

    白云兮扁了一下嘴,眼睛都有些红了,别扭地道:“救郡主,对公子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若是郡主因此感激了公子,说不定公子将来就是郡马爷了,我希不希望,又有什么打紧?”

    这番满含酸意的话,听得李继宗眉头扬起,他大概明白过来了,若是他真的顺利闯进了白木槿的房间,定然会因为坏了白木槿的闺誉,而不得不对她负责,如此自然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郡马爷了。

    他的眼神变得幽暗起来,这倒是个好机会,虽然白木槿对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好感,不像其他女子一样热情,但是……他相信假以时日,自己终究会赢得美人芳心,在此之前若是能定下个名分,自然再好不过。

    即便是那宣王殿下,难道还能抢夺别人的妻室吗?名分最重要,这一刻他下了决定,定要走这一遭,先过去看看情况,若有机会下手,他绝不会迟疑的。

    郡马爷啊,这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运气,比起当初他祖父诚宁伯的品级都要高出一大截,虽然难免让人说他是靠妻室,但将来自己能得到白木槿的帮助,凭借他这一身本事,难道还愁没有出头之日吗?

    他现在只缺一个机会,只缺一块踏脚石,而白木槿就是最好的选择。她比起别的郡主来说,可好太多了,皇家的人牵扯过大,轻易不能拿捏住,白木槿说到底也只是个国公的女儿,虽然自己是郡主,但是根基却没有皇室的郡主稳。

    李继宗看着白云兮,又瞅瞅屋外,发现没有人看着,便长手一拉,将白云兮带入怀中,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吓得白云兮差点儿惊呼出声。

    可是看到李继宗陡然放大的脸,她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哪里还有力气叫出来,只觉得脸如着了火一般,可是偏偏移不开眼睛,也闭不上,连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白云兮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艰难地道:“公子……这是……做什么?”

    “二小姐,你喜欢我吗?”李继宗毫不避讳地问道,对付这些女子,其实并不需要来谦谦君子那一套,她们内心其实都喜欢这样热情奔放,又带着些坏的男子。

    果然白云兮羞涩不已地偏过头去,却又忍不住拿眼偷看李继宗,却见李继宗在她的颊边轻吻了一下,道:“在下明白了,云兮,我也欢喜你!”

    听到李继宗直呼自己的闺名,白云兮只觉得一股幸福感从心底升起来,他的声音怎么能如此好听,唤自己名字的时候,为何能如此情意绵绵,仿佛注入了好多好多蜜糖,甜到了人的心坎儿里。

    白云兮这一刻,甚至产生了一股冲动,她想嫁给李继宗,做他的妻子,陪他一辈子,即便他只是个破落户,即便他没有万贯家财,没有高官厚禄,但只要是他,就足够了!

    “我……公子……”白云兮紧张地根本说不完整一句话,可是眼里的情意却浓的化不开了。

    李继宗心里暗笑,若是正经女子,这会儿该是愤怒地打他的耳刮子,然后拂袖离去,可是白云兮竟然只是羞涩不已,却半点也没有要挣扎的意思。

    李继宗的手指抵在了白云兮的唇边,微微摇头,道:“嘘……我都懂!”

    白云兮像松了一口气一样,然后把头埋进了李继宗的怀里,闻着那人身上的味道,便觉得幸福的要晕倒了。

    却没有看到李继宗脸上的讽刺和不屑,这样轻易就跟男子搂搂抱抱,被轻薄了也毫不在意的女人,他李继宗还真的不屑一顾,若不是因为白云兮还有利用价值,他才不会委屈自己去抱这样的女人。

    李继宗拍拍她的背,道:“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就去倚琴阁!”

    白云兮上一刻还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世界里,这一刻就像坠入了冰窖,为何他说完欢喜自己,又要去沾染白木槿呢?

    白云兮抬起头来,伤心欲绝地看着李继宗,想要说话,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心口如沉了一块巨石一般,重的支撑不住。

    若是她没有来这里,没有听到他说欢喜自己,那么她还可以狠下心来,将他让给白木槿,可是现在,她怎么能舍得,怎么能忍心看着白木槿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白云兮还没有说话,李继宗就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傻瓜,想什么呢?你不必多心,我只是要去帮你们看看情况,你不是说那边有高手在和护院缠斗吗?我可以想法子让你们达成目的!”

    白云兮惊喜地看着李继宗,笑得如春光般灿烂,点点头道:“嗯,都听你的!”

    李继宗将她扶起来,温柔地道:“那你先去吧,免得被人看到你和我一起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知道吗?”

    白云兮感动不已,心想,李继宗果然是真心为自己考虑,虽然他们已经互通心意,可是他依然不肯让自己因此而受伤害。

    白云兮起身,鼓起勇气在李继宗的脸颊上轻吻了一口,然后像屁股着了火一样飞奔出去,生怕看到李继宗的样子。

    也幸而她头也没回,才没看到李继宗一脸嫌恶地抹去了脸上的口水印记,眼里都是鄙夷和轻蔑。

    白云兮一路跑到了倚琴阁,轻快的像飞出笼子的鸟儿般,带着欢喜和欣悦,这大概是她这么久以来最快乐的日子了。

    不过进了倚琴阁,她还是努力压制了自己的兴奋,尽量显得内敛一些,偷偷凑到胡氏耳边道:“李公子说待会儿就过来,二舅母放心!”

    胡氏看着她仍有些酡红的脸,以为她是一路奔跑才会如此,也没多心,只顾着看楼上三个人,和楼下一群护院打斗。

    其实说打斗有些不贴切,因为那三个人分明是在玩游戏,手也不动,只用脚来迎接前赴后继的护院,踢飞了一个又一个,偶尔还玩些花样和技巧,比谁的身法更好看,比谁踢得更远,还要比谁踢得人能够最快速地爬起来。

    “哈哈……你妹看到没有,我踢得那个飞出去,又立刻跑来了,啧啧……小爷的技术果然是最高明的!”凤之沐一边打酒嗝,一边掐着腰哈哈大笑。

    可是这么会儿失神的功夫,刚刚被他踢出去的人,又跑了上来,招招狠辣,也忘了对手是个皇子,被打出真火来了,顾不得对方能不能下狠手,反正只要打赢了,出口气就好。

    陆青云看凤之沐有些得意过头了,帮着他踢飞了这个人,才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瓜,道:“专心点儿,被人打到了多丢人!”

    凤之沐摸摸后脑勺,大而化之的一笑,道:“哎,小爷怎么会给他们机会呢?你瞧好儿吧!”

    说话间,又抬起飞脚,一个大汉应声落地,陆青云看他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才放心下来。

    趁着这会儿功夫,曾明熙低声道:“我看那白二小姐刚刚出去的目的恐怕不单纯,又孤身一个人跑回来,想必搬的救兵不是一般人!”

    陆青云也点点头,他们之所以放任白云兮离开,就是想钓鱼,看看谁会来帮着白云兮对付白木槿。

    “注意着点儿房里的动静,不能给人空子钻!”陆青云道。

    “不用担心,宣王的人虽然不能出面,但是守着一间屋子还出状况,那就只能说他无能,若是不方便出面的情况下,肯定会发信号的!”曾明熙有些闷闷地道,想着凤九卿现在在里面救白木槿,他心里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