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也怪自己刚刚被妹妹突然肚子痛给耽误了,否则哪里轮得到凤九卿捡便宜?真是太气愤了。

    陆青云哪里会不知道曾明熙的想法,打趣道:“怎么?羡慕了,还是嫉妒了?”

    “一边儿去,你要是敢拉偏架,别怪我跟你翻脸啊!”曾明熙语带威胁地道,陆青云算是白木槿的兄长,他的态度很重要,即便不帮自己,也不能帮凤九卿。

    他可不在乎对方是权势滔天的王爷,这只是一场公平角逐,凤九卿和他也相交多年,彼此间没什么身份上的概念,他也相信凤九卿不会拿身份压人,这是源于朋友间的信任。

    既然同时欢喜上同一个女子,他没有相让的道理,只能各凭本事,凤九卿占了先机,也不代表会笑到最后,一切都要看白木槿的心思,她最后选择谁都没关系,但不去争取,就是他自己的错了。

    他第一次对女子动心,说什么也要努力一次,不在乎他的情敌是谁,只要手段光明正大,不会伤害对方,更不会伤害他们欢喜的人,就没有关系。

    陆青云翻了个白眼,道:“我像是那种人吗?不过你可不能因此就和九卿闹别扭,我可不想失去你们两个朋友!”

    “废话不要太多,还是专心踢人吧!”曾明熙白了他一眼,虽然没有直说,但是意思很明白,朋友归朋友,绝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就放弃这份情谊。

    白云兮焦急地看着院外,发现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李继宗的身影,难道他反悔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白云兮自然不会想到,李继宗早就跟着她身后来了,只不过隐藏在暗处,观察着倚琴阁的情况,正在考虑要正大光明地出现,还是要偷偷摸摸从后面突袭。

    他看着院子里,两个高手和一个孩子在折腾那帮护院,如闲庭信步一般一边踢人一边还互相说笑,一点儿也没把国公府的护院放在眼里。

    这样的高手,他能够斗得过一个,难道还能斗得过两个甚至三个吗?可是要偷袭,也有些难度,习武的人自然明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怕一靠近倚琴阁的后院,就会被人拿住,到时候反而不好交代。

    一个生人偷偷摸进郡主的院子,还是从后门入的,怎么说都有不怀好意的嫌疑,解释不清楚,就会被人拿下治罪,他可不愿意冒险,更不愿意丢脸。

    想来想去,李继宗还是决定正大光明地进去,反正就说是白云兮请自己来帮忙的,到时候有什么责任也不必他来扛。

    打定了主意之后,李继宗就从暗处现身,大步流星地跨入了倚琴阁的门,白云兮一见到他,两眼放光,恨不得扑过来,却被李继宗一个警告的眼神给制止了。

    白云兮也知道这种场合不宜做出越礼的举动,只要压抑住自己雀跃的心,乖乖地站在胡氏身边,见李继宗过来行礼,也微微点头,算是还礼。

    胡氏一见李继宗,便急急地道:“继宗,快,帮忙制止这些心怀不轨的人,他们竟然想软禁郡主,还不让任何人去探望,实在可恶!”

    白云兮也附和道:“是啊,李公子,你快些去帮帮护院们,救下我姐姐,宁国公府必有重谢!”

    说着还对李继宗眨眨眼,意思是你可只是去帮忙,别到时候自己闯进去,她要的是护院带头闯进去,到时候白木槿恐怕只能配个护院了。

    李继宗虽然看懂了她的眼神,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笑话,他怎么会把这种天赐良机让给一个粗鄙的护院,那么个绝色佳人,即便不是郡主,也不能便宜了这种粗人啊!

    他李继宗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怎么会让娇滴滴的小姐受辱呢?白云兮这种庸脂俗粉,哪里及得上白木槿。

    他需要打开那三个人一点儿口子,然后放护院先跑上去,待他们要去破门的时候,自己再纵身一跃,抢先一步将门破开,在护院看到里面的情景之前,将门给关上。自己再高声道歉,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如此谁也不好责怪他,也谁都不能回避他坏了郡主清誉的事实。

    到时候,他再去请罪,并表示要承担所有责任,白家为了自己的名声,郡主也为了后半辈子,自然会委身于他,他就会登堂入室,成为郡马。

    等白木槿及笄之后,就迎娶人过门,听说皇上已经赐下了郡主府,到时候他就不用住李家那个已经破败的祖宅了,更有如花美眷和万贯家财,还有不可限量的前程,一切他想要的,都会接连而来。

    李继宗看着楼上那紧闭的房门,就像看到了锦绣未来,他的一生都赌在这里了,必须要拼尽全力缠住那三个人。

    李继宗对胡氏和白云兮做了个放心的眼神,才道:“他们尽然意图不轨,在下义不容辞,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还请贵府的护院齐心协力,襄助一二!”

    白云兮立刻高声道:“你们都给我听着,要全力配合李公子行事,必要将这三个心怀叵测,意图拘禁安平郡主的贼人给我拿下,谁第一个救出郡主,必有重赏!”

    白云兮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算计白木槿,她要用重赏来吸引那些护院争先恐后地闯入白木槿的房间里,到时候说不定有好些人都看破白木槿沐浴的情景,只不知道白木槿最后会选哪个当她的郡马爷呢?

    一想到此处,白云兮就忍不住兴奋和激动的心情,白木槿,你一定想不到自己会嫁个粗鄙不堪的奴才吧?你一定想不到,你咄咄逼人,要母亲还债的时候,却渐渐落入了这个圈套吧?

    你怎么会想到,我故意亲近你,一直围着你转,就是为了给你下药呢?谁都不敢轻易靠近你,可是我是你妹妹,你总不好明着拒绝我的靠近吧?

    她当时抹的药粉,必须要近距离才会中毒,所以她自己中毒了,白木槿也难逃此劫,而她感觉到自己药性发挥的时候,就迅速地离席,就为了赶紧回去服用解药,也为了不让其他人靠近她而中毒。

    这件事只有母亲,二舅母和她三个人知道,就连她身边的两个贴身丫头都不知道,就是为了怕计划泄露,两个丫头早就吃了有解药的茶水,所以并没有任何反应。

    如此天衣无缝的计划,白木槿要是能识穿,那才有鬼呢!白云兮为她们这次成功设计到了白木槿,而兴奋不已,自豪地恨不得大肆庆祝一番。

    所以说,之前她们所受的委屈,这一次就全部回报给了白木槿,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人!

    李继宗对护院里功夫最好的几个人吩咐了几句,他们便形成了一个合围圈,因为陆青云三人是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而且楼梯的宽度只能容纳三两个人,所以护院们才屡战屡败,根本无法登临上去。

    可是李继宗不一样,他的功夫是自幼就开始练的,父母一直都把他当成真正的高门公子来培养,请的师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他自然有着不弱的功夫。

    李继宗使了个眼色,那几个功夫不弱的护院就冲了上去,这一次他们倒是学聪明了,没有一股脑地往前冲,而是提着长棍,主攻三个人的下盘,虽然没有讨到便宜,但是也没再让人踢下来。

    李继宗并没有妄图用这几个人就打败三个功夫高手,他只是在找个时机,其他护院见状,竟然围到了楼梯两边,不停地用竹竿敲打两边的护栏,为的就是不让陆青云三人有机会借力。

    他们要扰乱陆青云三人的判断,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给李继宗制造机会,李继宗在后面眼睛一眯,终于发现了三人的一个破绽,纵身一跃,竟然跳到了陆青云等人的身后。

    可是曾明熙的反应更快,一个翻身,就踢向了李继宗的下盘,他可不能让人从自己这里突破过去,那也太丢脸了,如果连这个地方都守不好,还谈什么保护白木槿一辈子?

    事关自己终身幸福,曾明熙可是一点儿也不含糊,李继宗妄图通过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而钻空子,也未免太小瞧了他们。

    刚刚不过是故意放人近前,因为他们早就看出来这个李继宗的身手不弱,与其放任他在远处,下黑手,还不如把人放到身边击倒来的安全。

    陆青云看了曾明熙一眼,笑道:“如果把人放跑了,你可别怪我不帮你!”

    曾明熙瞪了他一眼,道:“忙你的吧,这么多人肉等着你踢呢,记得帮我那一份儿一起踢了,还有十五,你可别输给你青云师兄,否则我回去定会跟老头子告状,说你又发酒疯了!”

    凤之沐苦着脸,怎么也没想到曾明熙竟然这么阴险,竟然要告刁状,他不是怕老头子惩罚自己,而是怕老头子碎碎念,那可比打他一顿还要让人痛苦啊。

    谁都不知道,举世闻名的东方先生,是个多么啰嗦的老头子,他要念你,就能念上个把月,简直要把人烦死,是真的烦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