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明熙师兄,你放心,我一定不负众望!”凤之沐用大拇指刮了一下鼻子,正色以对,现在他可完全代替了曾明熙的位置,绝对不能放任何一个讨厌的人肉过来。

    白慕辰在下面看的有些着急,可是他的功夫才开始练习没多久,根本帮不上多大的忙,所以并不敢上前给几个师兄添乱。但是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又让他觉得很苦恼。

    白慕辰想了想,虽然不能上去帮忙,但是在这里撂倒个把护院应该不成问题,他虽然功夫不到家,但是不至于连个把护院都对付不了。

    撩了一下衣袍,将那宽大的下摆给塞到腰间,才跳出来,对着后面想去帮忙的护院大喝一声,就拳打脚踢的战开了。

    护院哪里想到大少爷会突然发难,又不敢伤到人,毕竟白慕辰是宁国公府的嫡长子,是他们下一任主子,自然不敢得罪了。

    白云兮看有好几个护院都被白慕辰打倒在地,怒声道:“你们没吃饱饭吗?竟然被一个半大孩子给打了,真丢人,大少爷犯糊涂了,你们赶紧将他带走,不要耽误了救郡主!”

    白慕辰一听,气愤不已,丢下护院,一个纵身到了白云兮身前,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劈头盖脸一阵耳光甩上去。

    白云兮被打懵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白慕辰竟然会打她,以前白慕辰性子懦弱,她和轩弟可是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欺负了他还得让他吃哑巴亏,因为白世祖从来都只护着他们姐弟的。

    白慕辰因此也变得更加好欺负了,他们闲来无事,就会上门欺辱一番,有时候打他一两下,他也会乖乖受着。

    可是如今这个被欺负的对象竟然还手了,下手还十分狠辣,打得她眼冒金星,连逃跑都忘记了。

    胡氏大叫道:“白慕辰,你疯了吗?你竟然敢打自己的妹妹?你不怕你父亲和母亲来问罪吗?”

    白慕辰打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冷笑道:“打得就是她,竟然敢对长兄不敬,鼓动下人对付我,还好意思叫屈?父亲来了,我照样打,还有……这是郡主的院子,你们竟然不顾她的意愿来闹事,看看你们吃罪的起吗?”

    白云兮捂着自己红肿的脸,眼泪汪汪的,一颗一颗往下掉,却怒火冲天地骂道:“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算什么东西,你敢打我!呸……喊你一声大哥,你以为自己就真的多了不起吗?不过是爹不疼,娘不要的下贱胚子!”

    说着就举手呀打回去,却被白慕辰狠狠地捏住了手腕,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白慕辰眼神狠狠地盯着她,却无比平静地道:“白云兮,你给我记住了,别以为这白府如今还是你们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方,我不会再忍你,若还敢骂一句,就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白云兮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凌厉的白慕辰,在她的印象里,白慕辰一直都是温吞如白水一样的人,很多时候他都是懦弱的,甚至自卑的样子。

    她一直都记得离开家之前的白慕辰,永远微微低着的头,看到她和轩弟被母亲和父亲宠溺时,眼里的羡慕和忧伤,那时候她多么兴奋啊,父亲和母亲真心疼爱的永远都是她和轩弟,而不是白木槿姐弟。

    可是这个文弱的白慕辰,竟然如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敢打她,还敢威胁她,那眼里的冷厉和凶狠,绝对不是作假,他好像恨毒了自己,只要她给他一个借口,她相信白慕辰一定会狠狠地教训自己。

    白云兮害怕了,现在父亲和母亲都不在,胡氏可制不住白慕辰,她该怎么办?

    “来人……来人,大少爷疯了!”胡氏在一旁叫道,她虽然不在乎白云兮是不是吃亏,但是若事后陆氏追究起来,问她为何不帮忙,那她也不好交代。

    护院当中总算有两个人过来了,可是面对白慕辰冷漠的脸,却动也不敢动,眼前的人不是楼梯上那三个人,这可是正经主子,甚至地位要高过白云兮。

    他可是未来的国公爷,说白了,一旦白世祖有个意外,他就会顺理成章地成为国公府的主子,加上安平郡主又是他的胞姐,如今府里的形势大变,哪个不想方设法巴结郡主,他们虽然不屑于巴结郡主,但也不敢真的得罪了她。

    现在是胡氏和白云兮说郡主被人威胁到了安全,他们是来护驾的,自然有功无过,这三个外人一再阻拦他们上楼去慰问郡主,郡主又迟迟不现身,这实在太可疑了。

    这群护院并不知道内情,只是被陆氏利用了而已,而陆青云和曾明熙自然不会对这群下人解释什么,他们反而要保密,唯一要做的就是阻止任何不相干的人上楼,打扰白木槿解毒。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没看到你们大少爷发狂了吗?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突然打人打的那么凶,还是对自己的妹妹,为你们大少爷好,还是将他带下去让大夫好好看看!”胡氏可不会明着说让护院捉拿白慕辰,那也太傻了。

    护院总归是白家的人,所以白慕辰是主子,哪有下人敢对主子动手的?

    护院一听,赶紧要上来拉白慕辰,却被他一手推开,沉声道:“你们给我滚一边儿去,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要他一双手,看清楚了,谁才是你们的主子!”

    护院们立刻就迟疑了,稍稍退开了一些,看着地上的白云兮,又看看白慕辰,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云兮知道胡氏指使不动白家的下人,只好开口道:“看清楚了,哥哥竟然这么打我,他一向最疼惜我的,怎么会打我?肯定是魔怔了!”

    “白云兮,你也真好意思说,既然你知道我素来疼惜你,你还敢对我如此不敬,你是当一世上所有人都是傻子不成?”白慕辰笑得极为讽刺,疼惜她?简直就是最大的笑话。

    就算疼惜一只狗,一只猫儿,也比疼惜这种蛇蝎心肠的丫头来的好,她就和她母亲一个德行,同样有一颗歹毒无比的心。

    姐姐出了事儿,她就是祸首之一,打她还算便宜了她,可是他也知道如今不是发难的时候,只有等姐姐平安无事了,才好追究陆氏母女的罪责,而且他也相信,姐姐定然会为自己讨个公道的。

    白云兮怯生生地看着他,颤抖着道:“你不是我大哥,我大哥才不会这样,你一定是被什么鬼怪附身了,来人呐,救命啊,救救我大哥!”

    白云兮不愧为陆氏的女儿,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要连白慕辰一起收拾了,反正她们已经和白木槿结下死仇,今日白木槿不出事儿,将来出事儿的就是她们了。

    虽然这件事白木槿一点儿把柄都拿不到,而且被人下了那种肮脏的药,她白木槿自然不敢说出来,否则谁都会怀疑她已经着了道儿。

    而且在冰水里泡上那么久,白木槿的身子必然会亏虚,就算毒解了,也会大病一场,趁她病自然要她的命,怎么还会给她机会活过来继续对付她们母女呢?

    这一点是陆氏和白云兮的计划,就连胡氏都没有告诉,胡氏打的主意是让李继宗勾引上白木槿,成为郡马爷,然后还成为陆兆安的助力,可是陆氏只想让白木槿死,因为她实在太忌惮白木槿了。

    这样的人活在自己身边,就是最大的危险,白木槿就是悬在陆氏母子三人头上的那柄利刀,随时会要了他们的性命,这样的人即便对陆兆安有再大的帮助,也不能留着。陆氏毕竟不是陆兆安,她首当其冲会成为白木槿报复的对象。

    所以陆氏不傻,她现在要依赖陆兆安给她筹银子,所以不敢和胡氏说明,否则依着她对自己哥哥的了解,如果她破坏了他的计划,就算是兄妹,他也会翻脸的。

    她不怪陆兆安,因为他们兄妹筹谋多年,陆兆安苦心孤诣,绝对是步步惊心,怎么能轻易放弃呢?但是她更怕白木槿,今非昔比的白木槿,已经成为了她的心头大患!

    所以当胡氏拿出这样的好药来的时候,陆氏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让白云兮以身试法,冒着害了自己女儿的危险,去给白木槿下毒,自然不只是为了让白木槿身败名裂,更是要借此机会,让她一病不起,再也蹦跶不了。

    郡主又如何,郡主病了,病死了,就连皇上也找不出证据来!反正每年要病死的人,不计其数。

    护院们也害怕起来,谁不忌惮鬼神?若白慕辰真的被怪物附身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也不怪这些护院害怕,因为过去的白慕辰的确是文文弱弱的,说话声音都不大,别说是突然这么凶狠打人了,因为白慕辰这么长久以来,一直都不在家,他的改变对白家人来说是突然的,但是对他自己而言却是潜移默化的。

    越是了解人性,了解权谋,他就变得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冷漠,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他去用温和的态度对待,面对对他真心实意的人,他可以变成春风细雨,而面对陆氏和那些意图害他的人,他只会变成无情的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