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李继宗不与你善罢甘休!”李继宗气的鼻孔都要冒烟了,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被人当成大姑娘,被打了脸还要说给他上妆,此等奇耻大辱,他李继宗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凤之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这位李公子,你也别太激动了,我明熙师兄是个怜香惜玉的,总爱给人家美人儿送点儿脂粉什么的,回头也让他给你送些,遮补遮补就看不出来你被打了!”

    “啊……”李继宗气的大吼一声,再顾不得什么招式不招式了,像头蛮牛一样冲向了凤之沐,打不过曾明熙,难道连个孩子也打不过吗?

    可惜他还没有沾到凤之沐的一片衣角,就被曾明熙从身后提了起来,又扔回了自己的战团里。

    “你的对手可是我,别弄错了!”曾明熙对李继宗的行为十分不齿,刚刚还觉得他像个谦谦君子,这会儿竟然想以大欺小,去对付他小师弟了。

    凤之沐满不在乎地道:“师兄,若是他不服小爷,咱俩换换,也让他悄悄小爷的水够不够深!”

    曾明熙摇摇头,道:“还是等下次吧,没道理我打到一半交给你,人家还说咱是车轮战,胜之不武!”

    李继宗只觉得眼毛金星,头晕耳鸣,这几个人实在太气人了,他打不过曾明熙,这一点就算他再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服。对方打了这么一会儿,人就连呼吸都没乱过,身上的衣衫更是不见一丝褶皱,哪像是和人打架的样子?

    这分明就是拿他在逗闷子,可是反观自己,脸上挂了彩,身上的衣服也印上了不少脚印子,心口被踢中的地方,更是隐隐作痛,回去不修养个十天半月,别想好利索了。

    此人下手还不算狠辣,如若不然,说不定自己早就躺在地上了,这一点让他既无奈又痛苦,为何一到京城,他就不再是江洲那个走到哪里都与众不同,受人追捧的李公子了?

    这里优秀的男子比比皆是,不说那个宣王殿下,就是眼前这两个人,都是他望尘莫及的,还有许多他未曾见过的世家子弟,他李继宗别说现在是个白身,就算家里仍旧是诚宁伯,恐怕也没法和这些人媲美。

    一种自卑感油然而生,可是紧接着自卑袭上心头的是一股强烈的冲动,他要出人头地,他要将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都踩在脚底,总有一天,他会做到的!

    拳头握得嘎吱作响,李继宗眼里的愤怒如火焰般熊熊燃烧,曾明熙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个对手,而是代表着所有比他强大,比他身份高贵的人,都是他要战胜的对象。

    曾明熙看到他的表情,才觉得有些不妥,此人眼底的戾气可不小,面上是个谦谦君子,生得又的确俊美不凡,可惜的是心术似乎有些不正,难怪会和胡氏、陆氏搅和到一起。

    “李公子,我劝你还是不要掺和到这件事里面,郡主的事儿还轮不上你管,你也别听信他人的挑唆,做了不该做的事儿!”曾明熙的语气已经变得有几分冷意,警告的意味很浓重,这样一个男子,若图谋不轨,必然是冲着白木槿来的。

    李继宗根本就没听进去他的话,心思转了好几下,他现在顾不得给那些护院扯开一道口子了,他得想法子甩掉这个曾明熙,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破开白木槿的房门,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达成目的。

    曾明熙始终拦在他的前面,阻挡他往楼上靠近,他要么越过曾明熙,直接去破门,要么就引得曾明熙和自己一起到楼上打,他再趁乱破门。

    终于李继宗还是想到了法子,他突然高高跃起,足尖登上楼梯的扶手,想要借一把力,直接飞上白木槿闺房所在的地方。

    曾明熙在他起身的时候,就已经识破了他的计划,冷笑一下,足尖一点,率先一步落地,将李继宗狠狠地踹下楼去,竟然妄图强闯,简直不知死活!

    李继宗没想到曾明熙竟然下了狠手,这一脚踹在他的肋骨上,疼的他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别说是提气穏住身子,就连让自己不摔下楼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坠下二楼去,这一摔,估计要个把月才能养好伤了。

    “李公子……”白云兮看到李继宗竟然被人踢下楼,吓得惊呼出来。

    可惜护院们全都在和陆青云两人打斗,好些都被凤之沐没轻没重地撂倒了,加上白慕辰时不时地下个黑手,现在能救李继宗的一个人也没有。

    白云兮想要去接人,可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别说是救,就连当垫背的,都没那个能耐。

    所以当她赶过去的时候,李继宗毫无意外地像个破枕头一般,重重地摔在院子里,幸而这里是泥地,否则这样摔下来,不死也得残了。

    白云兮眼泪都急出来了,看着李继宗受伤了,她比自己受伤还要难受,指着楼上的曾明熙,大骂道:“混账,你怎么能在我们家打伤我们的客人,你以为自己是威远侯的公子,就可以胡作非为吗?别忘了,这里是国公府,容不得你撒野!”

    曾明熙可没打算和白云兮这样的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所以他只是闲闲地往二楼的栏杆上一坐,气定神闲地看着陆青云那边的动静。

    笑得十分怡然自得:“青云,别下手太重了,好歹这也是你姑丈家的奴才!”

    陆青云见他已经结束了战斗,也笑了起来,道:“哪有你下手重,看看那个如花似玉的李公子,现在连站也站不起来了!”

    李继宗虽然受伤有些重,的确一时半会难以调整过来,所以躺在地上没有动弹,可是堂堂大男人,竟然被人形容成“如花似玉”,这让他几乎要一口血吐出来。

    他虽然相貌俊逸,但是一点儿也不女气,分明就是浊世佳公子,貌赛潘安,才比宋玉,这几个人分明就是嫉妒!

    白云兮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看到李继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心疼的不得了,对着曾明熙和陆青云叫道:“你们肯定是嫉妒了,男子汉大丈夫,心胸竟然如此狭窄,嫉妒人家李公子生的比你们好,所以就下黑手,你们也好意思称世家公子,真是给世家丢人!”

    陆青云和曾明熙对视一眼,如今他们倒是对这个白云兮刮目相看了,之前总是爱装模作样,不是装可怜,就是装可爱,这会儿掐着腰,泼妇骂街状,倒是极适合她!

    陆青云轻笑一声,问道:“明熙,刚刚十五说错了,比起怜香惜玉来,你可不如我小表妹啊!”

    “那是自然,我要怜香惜玉,也是怜惜女子,对个大男人,即便生得再貌美,也怜惜不起来,我是个身心都十分正常的男人!”曾明熙一副坦荡荡的君子样,又恢复了他一贯温文儒雅的神态。

    凤之沐也插了一嘴,问道:“这么说,白二小姐是看上那位李公子了?哎呀呀,你们也太坏了,怎么能欺负人家的心上人呢!”

    “青云,你太过分了,竟然和外人一起败坏自己家表妹的名声,你的教养呢?你的礼仪呢?难道都白学了吗?”胡氏听不下去了,白云兮如今可是他们手上最后一枚棋子了,将来联姻少不得需要白云兮,若是在这里就被人毁了名声,那还有什么用?

    陆青云也白了一眼凤之沐,道:“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叫心上人?小心回去让老头子给你讲讲什么叫礼义廉耻,男女六岁不同席,要是像你这么大还和女子拉拉扯扯,甚至搂搂抱抱的,那就叫不知廉耻,你懂吗?”

    说着眼神瞥向正试图要扶起李继宗的白云兮,这话可就是赤果果地打白云兮的脸了,当着和尚骂秃驴,陆青云的嘴也的确不饶人。

    白云兮刷地就脸红了,她再笨也听得懂陆青云在骂自己,她已经将李继宗的胳膊抱在了怀里,现在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进退两难,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想到凤之沐还不肯放过她,冲着陆青云拱拱手,十分乖巧地道:“多谢师兄教诲,师弟受教了,您放心,不用老头子讲,我也知道什么叫廉耻,绝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做出此等不知廉耻的举动!”

    胡氏瞪了一眼白云兮,一把将人拉开,不让她再去碰李继宗,这个白云兮刚刚还觉得她聪明呢,这会儿就犯起糊涂来了,李继宗伤到了就伤到了,不过就是出几个银子请个大夫了事,她去扶什么扶啊。

    男女授受不亲都不明白,这被人拿住了话柄,到时候就得把她配给李继宗了,这对他们谁都没有好处,陆氏绝对不肯的,对她们二房来说也实在没有任何帮助,反而平白失了个和人联姻的机会。

    胡氏拉开了白云兮,才道:“青云,你们也不要胡闹了,郡主到现在都不出来,难道你不担心?还是说,你一早就知道她根本就不在屋子里,或是她屋子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