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世祖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白木槿,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却又听到白木槿继续开口发落道:“陆二夫人肆意诋毁本宫的名声,是对本宫不敬,虽然她有诰命在身,本宫也容不得她,就罚她去陆家的佛堂里闭门思过半年吧!给我打出去,从此以后不许她进倚琴阁半步!”

    “是……”雨梅和雪梅最先反应过来,从角落里翻出两个棍子,就朝着胡氏气势汹汹地冲过去。

    胡氏大骇,叫道:“妹夫,救我,兮儿救我啊……”

    白云兮也赶紧道:“姐姐,你简直目无尊长,她可是我们二舅母,是长辈,你竟然敢叫人打她!”

    “现在可不是论什么亲戚关系的时候,本宫是郡主,君臣有别,她不过是个三品诰命,竟然敢强闯我的院子,还敢诋毁我的名声,没有把她送进大理寺,就已经是念在亲戚情分上了!”白木槿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郡主的身份可不是个摆设,自然得好好用用。

    白云兮又惊又怒,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拉着胡氏护在身后,她可不能让胡氏丢人,那就是在打她和母亲的脸。

    雪梅和雨梅对几个小丫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不想继续在郡主身边当差了吗?”

    那几个小丫头这才回过神来,此时不表现更待何时?难道要像那几个没眼力见儿的老婆子一样,等着被发卖出去吗?

    小丫头们,纷纷从四处搜集来长长短短的棒子或者其他什么趁手的武器,就朝着胡氏围攻过去。

    雪梅对着白云兮道:“二小姐,奴婢们不想伤着您,可若您不肯让一让,奴婢们的棒子可不长眼!”

    刚刚就是这个坏透了的二小姐鼓动的白世祖要打杀了她和雨梅,如今她们可恨透了这个白云兮,就盼着她别走呢,好让她们打一顿。

    白云兮眼看着那棒子就打了过来,吃了两下之后,终于抵不住了,尖叫着跑了,窜到了白世祖的身后,生怕被乱棍给打死。

    没了白云兮的庇护,胡氏更加无措了,那群丫头的棍子又急又狠,想要打死她一般,一点儿也不留情。

    她一边跑一边骂道:“白木槿,你竟然敢打我,我这就去告诉母亲去,看看她的好外孙女是如何猖狂的,你这个郡主还不是靠咱们陆家挣来的,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吗?得罪了陆家,看你有没有好果子吃!”

    说着就已经被人赶了出去,还吃了不少下棍子,头发也乱了,衣服也脏了,看起来狼狈极了。

    临到门口还被倚琴阁的门槛绊了一跤,直接就摔了出去,好巧不巧地嗑在了石阶上,断了一颗门牙。

    “呜呜……白木槿,你这个杀千刀的,你一定会后悔的,竟然敢打我,你不得好死!”胡氏痛得嗷嗷直叫,看着自己断了的门牙,哭的凄惨无比。

    白木槿在里面无动于衷,反正胡氏不能现在就让她受伤离开了,否则接下来这场好戏该唱给谁看呢?

    所以她骂的再凶,白木槿也没有让人理会她,她哭闹了一会儿之后,也觉得无趣,就赶紧走了,她得去找陆氏商量对策,若能扳回一城,自然更好!

    白云兮看到胡氏被打的那么惨,心里又害怕又愤怒,凑在白世祖身边,惊惶地道:“父亲,姐姐……她太过分了,舅母就算有错,也不能如此下狠手啊,这哪里是在打舅母,这分明就是在打父亲和母亲的脸!”

    白世祖也憋了一肚子火,可是现在有什么法子,人家说的明明白白,这样处置是以郡主的身份,郡主的事儿,他一个国公能管得着吗?

    白云兮的话一字不落地进入了白木槿的耳朵,她朝着白云兮温和地笑了笑,道:“妹妹,若想挑拨离间,还是背着本宫一点儿,你要知道,虽然本宫会顾念姐妹情分,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对长姐和郡主不敬,你可吃罪不起!”

    白云兮被她那阴森的眼神看的身子一僵,不过仍然乖乖地闭了嘴,这个时候她哪里还敢和白木槿叫板,她虽然恨极了白木槿,但是还不会傻到横冲直撞,否则给了白木槿机会,她知道对方会不遗余力地整死她。

    李继宗铁青着脸,看到白木槿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今日自己赌输了,机会稍纵即逝,他只恨自己技不如人,才会落败,否则早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

    可是目光一转,看着白木槿淡然从容的气度,发号施令时候的魄力,又觉得这样的女子甚合他的心意,怎么看怎么觉得美。

    悄悄地避开了白世祖,站到了另一边,他不想让白木槿以为自己跟白云兮是一伙的,那样以后可就真没有机会了。既然不能走捷径,那就一步一步慢慢来,就算白木槿是块冰,他也会给她融化了。

    天下的女子,说到底都是一样的,她们不动心则已,一动心,就会对男人死心塌地,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争取白木槿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地嫁给自己,为自己铺就一条康庄大道,帮自己得到权势和地位。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爱的男子,能够成为人上人呢?

    “郡主,你没事儿?那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这都是一场误会,在下还和那位曾公子大打出手,看来都是在下情急,误会了曾公子!”李继宗是完全不在乎这是什么场合,朝着白木槿拱手致歉,若不是脸上颜色有些多,还真有那么一股谦谦君子之风。

    曾明熙挑挑眉,还真有一种佩服感升上来,做人脸皮厚到这种程度,也的确难得,而且这个李继宗看白木槿那种眼神,让他有上去继续暴打他一顿的冲动,也不瞧瞧自己什么德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白木槿若不是对李继宗太了解了,恐怕还真是会觉得此人是个君子,知错能改,谦和有礼,明明自己被打的一身伤,却还能及时承认错误,完全没有责怪他人的意思。

    这样的人,真是想上位想疯了,才能如此厚颜无耻吧?只可惜,这一次无论李继宗做什么,她都不会再上当了,只会觉得可笑,可悲,可恨而已!

    白木槿对李继宗面无表情地道:“李公子,这可是本宫的院子,你是怎么会跑到此地来的?又缘何要以为曾公子大打出手呢?”

    “这……是二小姐过来告知在下,说郡主有危险,在下才来相救的,实在无心冒犯,请郡主明鉴,也请曾公子海涵,在下只是救人心切!”李继宗继续解释道,将所有责任都推在白云兮的身上。

    所谓不知者无罪,他被人蒙蔽了,能是他的错吗?李继宗不禁自得地想,反正白云兮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她的确告诉自己白木槿被人拘禁了,让他来救人的!

    白木槿内心极度鄙夷李继宗,面上却不显,反而道:“如此,那本宫还要多谢李公子的热心肠了?不过此时本宫还有事儿要处理,就不留李公子了,既然是妹妹让你来的,你受的伤就由她来负责把!”

    李继宗面色有几分尴尬,朝着白木槿拱拱手,道:“多谢郡主关心,一点儿小伤不碍事儿的,在下这就告退了,等伤愈了,再登门谢恩!”

    他虽然必须得走,但是可要留有下次见面的机会,反正白木槿不赶自己走,他也无意久留,如今他这副样子,实在是不适合让白木槿久看,否则怕会生出厌烦来。

    说着他朝白云兮看了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如泣如诉的情意,让白云兮立刻就消了因他推卸责任而生出的怨怪。只觉得李继宗十分可怜,被自己连累了,有些后悔让他来掺和这件事,否则他也不会受伤!

    李继宗一走,白木槿就问道:“妹妹,你怎么就会认为辰儿和青云表哥会害我呢?难道是谁和你说了什么不成?”

    “不是……姐姐,您误会了,一开始只是有刺客跑来了倚琴阁,所以六皇子的护卫才会强闯倚琴阁要搜查,但是被表哥和曾公子拦住了,将人赶走,可是……当时我担心您的安全,要上去,他们偏偏不让我去,护院才和他们打起来的!”白云兮急切地辩解道。

    凤之沐嗤笑了一声,道:“是打起来了吗?哈哈……我怎么觉着是被打起来了呢?”

    白云兮和一群护院听了都面红耳赤起来,事实就是如此,他们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连人家一片衣角都没沾到,何谈打起来。

    白世祖管不了这些,只问道:“既然你一直在房里,为何不出来阻止?难不成你屋子里真有些什么不能让人看到的东西?”

    白木槿眸光一冷,道:“父亲,这话问的有些蹊跷了,难道你认为我会窝藏刺客?还是说,你觉得胡氏说的话是真的?”

    白世祖有几分尴尬,自己这样说的确有些不妥,好像是故意要诋毁自己女儿的清白一样,但是白木槿的行为的确有些反常。

    白木槿叹了一口气,才道:“我知道父亲心存疑惑,我也无意隐瞒,我被人下了毒,刚刚在屋子里正由瑞嬷嬷帮我解毒,无法出来,至于有些人为何要带着护院来闹事儿,就要问问她们是何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