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明熙……若是本王没听错的话,你是在咒本王早死吗?”凤九卿翻了个身,慵懒地用手撑着脑袋,笑得和一只偷了腥的老猫一样。白木槿的床还挺软和,还残留着属于她的味道。

    曾明熙哼了一声,道:“我看王爷那副病怏怏的样子,以为你撑不住了呢,看来王爷是大好了,既然如此是不是该起身了?”

    “哎……本王的确消耗过度,现下真乏了,就在这床上略躺躺,你还真别说,郡主的床就是比较舒坦,软和的很!”凤九卿挑衅般地对曾明熙道。

    想和他抢人,也要看看他同不同意啊,木木可容不得其他人惦记着,就算是兄弟也别想!

    曾明熙被他的臭德行气的又想笑又想发火,脸上的表情有几分诡异,半晌才总算调整好了,道:“嗯,原来郡主喜欢软和的床铺,说起来臣的床就十分软和,用的还是天蚕丝的缎面,又宽大又舒适!”

    凤九卿嘴角微微抽搐,转而暧昧地笑道:“明熙,你知道本王不好那口,你就不要引诱本王去你的床上试试了!”

    凤九卿一语双关,让曾明熙立时从窗户上跌了下来,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指着凤九卿骂道:“你这只老狐狸,真不害臊啊,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过奖过奖,承让承认!”凤九卿打了个哈欠,闲闲地道,半点儿也不觉得羞愧。

    曾明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别以为占了先机,就胜算大了,现在才刚刚开始呢,别怪兄弟我不提醒你,我不会轻易认输的!”

    凤九卿蛮不在乎地笑了一下,凤眼微眯,精光乍现,道:“到时候可别哭鼻子,本王从来不备帕子!”

    曾明熙冷哼了一声,才转而道:“该起来了,六皇子那里,可能会有好戏看!”

    “是啊,一个小小的刺客竟然能伤到堂堂六皇子,可真是不容易啊!”凤九卿不再迟疑,从床上翘了起来,理理衣袍,一点儿也不像刚刚输了大量真气给别人,而疲惫到需要躺在床上休息的人。

    阿忠也出现在了窗口,道:“王爷,羽堂传来消息,说那人已经捉住了,是……陆家的人!”

    “嗯,看来我料得没错,国公府是培养不出这样的好手的!”凤九卿丝毫没有惊讶,这出好戏,没有那个刺客,可唱不好!

    曾明熙挑眉,道:“没想到青云的二叔,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也能培养出得用的人,呵呵……我不得不说,青云他爹有些无能!”

    “何止是有些无能,简直是个废物,让庶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做大,不可原谅的错误!”凤九卿鄙夷地道,虽然是自己朋友的父亲,还是毫不留情地批判道。

    曾明熙不置可否,陆家要不是多了个陆青云,恐怕也撑不了几代了,就算撑下去,也绝对要易主,陆相一脉,在陆昭然手里肯定讨不了好。

    只道:“陆相和老夫人都是那么精明的人,生的一双儿女实在有些不济,郡主的生母出嫁三年就败亡,青云的父亲又是个不晓事儿的,真是奇怪!”

    “没什么奇怪的,老子英雄儿混蛋的,可不再少数,陆家的女儿嘛,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因为她们不需要操心,自有陆家的男丁给她们做后盾,哪个敢欺负?”凤九卿解释道,真正的世家,是不需要女儿谋福利,而是享清福的。

    曾明熙一想也觉得有道理,自家的妹子不就是娇惯大的吗?有父兄照应着,哪个敢轻慢了?

    “好了,不必说了,将人看好了,丢给郡主和陆青云自个儿解决吧!”凤九卿道,然后就跃出了窗口,消失在倚琴阁。

    曾明熙和阿忠也先后离开,就像这里从来没有来过外人一样,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惊动。

    白木槿等人已经赶到了宁国公府最大的一座客院,松竹园,门口就站着那两个刚刚去倚琴阁闹过的两个护卫。

    他们一看到这几个人来了,表情都有些尴尬,却还是尽忠职守地道:“六皇子正在里面恭候安平郡主……其他人,还请稍后片刻!”

    陆青云嘴角露出一丝讥诮,看来这六皇子的心思还真是不小啊,白木槿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道:“那我就先进去了!”

    总不能明目张胆地闯进去,否则人家还真当他们来打架的呢。白木槿知道六皇子要跟她说刺客的事儿,也不惧他,所以不如大大方方地进去说清楚。

    白慕辰和凤之沐都担心地看着她,想要阻止,却见白木槿摇摇头,对他们露出另人安心的笑意。

    “姐,有什么事儿,你就喊一声!”凤之沐还是表明了态度,虽然他和六哥关系不错,但是也不能看着自己刚认下的姐姐受他的气。

    白木槿点点头,才带着鸳鸯和喜鹊进去了,瑞嬷嬷紧随其后,两个护卫并没有拦阻,总不能让人家郡主孤身一人跑到男子休憩的房间里,太不合理了。

    凤之澈没有在起居室,反而在堂室里坐着,胳膊上缠了一层白布,不过看伤势应该不严重,所以他的面色丝毫没有什么异常。

    见了白木槿,还露出了温文的笑容,客气地道:“安平郡主有礼了,这里是你府上,所以我就不和你客气,你自便吧!”

    白木槿自然也没有客气的道理,选了对面的位置坐下来,淡淡一笑,道:“六皇子的伤势严重吗?你的人去大闹了本宫的倚琴阁,只无奈当时本宫也中了毒,无法脱身出来解释,这会儿刚刚好些,只是不知这刺客是在何处伤到您的?”

    凤之澈愣了一下,稍嫌急切地问道:“郡主中毒了?是谁下的毒?”

    白木槿没料到他不谈自己遇刺的事儿,反而关心她中毒的事儿,有些诧异,但还是回答道:“的确是中毒了,不过瑞嬷嬷已经帮我解了,所以现在无碍了,至于是谁下的毒,没有真凭实据,本宫也不好说!”

    凤之澈了然地点点头,才带着歉意道:“我的奴才不懂事,见我受了伤,就大惊小怪地去捉拿刺客,惊扰了郡主,我已经狠狠地责备过他们了,回去之后定然会严肃处理,还望郡主不计前嫌!”

    白木槿这下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按照常理,六皇子就算不兴师问罪,也该要求她解释一下为何刺客消失在她的倚琴阁吧?最奇怪的是,他怎么好像还对自己充满歉意呢?

    虽然想不明白,但是白木槿仍然客气有礼地道:“六皇子放心,既然是在本宫的宴会上遇刺,本宫一定全力捉拿刺客,定会给六皇子一个交代,之前的事儿也不怪两位侍卫,他们也是尽忠职守罢了,只是当时本宫的情况紧急,实在不能让人打扰,才让表哥阻拦了两个侍卫!”

    凤之澈点点头,像是接受了这个理由,还关切地道:“郡主现在身子可大好了?”

    “有劳六皇子挂心,已经无碍了!”白木槿笑着回答,对于这位将来的君主,她自然要以礼相待,就算不留下好印象,也不想得罪了他。

    凤之澈见她一直对自己微笑,心下有些骚动,眼前这位仪态端庄,气度高华的女子,难道真是他可望不可即的对象吗?他突然有些不甘心,就为了郡王府的助力,难道自己非得将这么好的女子,拱手让人?

    可是这终究只是一刹那的想法罢了,他素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些事儿只能埋在心里。等他完成大业的那一天,不愁不能一尝夙愿!

    凤之澈缓过了心神,才道:“今日郡主的宴会可不太平,好像已经接二连三地出事儿了,您怎么看?”

    “六皇子聪明过人,自是不必我多说也该明白,我如今可是腹背受敌,自然有人不希望我好过,至于那刺客,想必也是冲着本宫来的,六皇子只是因为身份贵重,才受了无妄之灾!”白木槿毫不避讳地道,对着聪明人,说假话也没有意义。

    凤之澈心里有些激动,看来白木槿对自己还算信任,否则怎么会把自己的窘迫如实告知呢?他突然道:“郡主,若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定不推辞!”

    白木槿露出讶异的神色,片刻后才缓过来,笑着谢道:“多谢六皇子,不过……此事本宫可以处理,就不必劳烦六皇子了!”

    人家也就是说句客套话,想必还是看在陆家的面子上,她也不必当真,这位皇子所图不小,自己这身份,自然是他所看重的,如此也好,大家都不想开罪对方,反而想要尽力讨好了,就不会有不必要的麻烦了。

    她的重生,想必还影响不到这位皇子的登基,对于未来的皇上,她这个郡主虽然不想多巴结,但也绝不想惹怒他,天下的皇帝都是最小心眼的人,万万不能得罪的!

    凤之澈也为自己突然而来的热血感到些许不好意思,他虽然是个皇子,但行事多有掣肘,想要帮白木槿,还真是束手束脚,不过若在能力范围内,他倒真不介意帮她一把。

    凤之澈点点头,道:“刺客的事儿,若是能查出来最好,若是查不出来,就不必担忧了,我只是受了些小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