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朱常荣是二话不说,就朝着国公府的一进门走去,大部分人家的主事厅都会在前头,他虽然对国公府不熟,也按着常理往前走了。

    今日宴客,这主事厅倒是没有什么人在,客人们都在内院里,即便是男客们也是被安排在二进院子里饮宴呢!

    那小门房不敢声张,只到处打听白世祖在哪里,好半晌才找到了人,慌慌张张地就将事情说了一遍,他并不知道来提亲的是谁,也没打听向谁提亲,只根据自己的猜测就说是向郡主提亲的。

    白世祖大惊,白木槿现在贵为郡主,要议亲也不是轻易就能决定的,今日来试探的人多,可真要开口的提的,一个也没有,大家都在盘算中呢。

    这到底是哪家如此没轻没重的,竟然大喇喇地就上门提亲了,白世祖十分不悦,就算要提亲,也得双方先通个气儿,免得被拒绝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这家人未免也太不知礼数了。

    光凭着这一点,白世祖就对来提亲的这家人没了好印象,但是为怕得罪了人,还是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

    陆氏本还晕乎着,一听有人冒冒失失上门给白木槿提亲,立刻来了精神,看白世祖出去了,赶紧拉着白云兮和胡氏道:“走,咱们去看看热闹去,谁这么不长眼,选这个日子来提亲,哈哈……”

    白云兮捂着自己的脸,道:“兮儿这脸成了这样子,等我回去涂抹一下玉雪霜再来,没的让人看笑话!”

    胡氏也道:“我这也受了伤,不方便出面,待会儿就和兮儿躲在屏风后面听个动静也就罢了!”

    胡氏自然最乐意看白木槿的笑话,自己刚刚被她打出院子,还磕掉了一颗牙,简直是奇耻大辱,没想到现世报来的如此快,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有不知好歹的人上门提亲了,八成不是什么好人家。

    “好,你快去,娘亲先去前面瞧着!”陆氏可不想错过好戏,自然是赶早不赶晚,匆匆收拾了一下,也跟着白世祖后脚去了。

    白云兮抹着玉雪霜,突然又响起了凤子涵,脸不禁一红,若是白木槿没有闹事儿,现在说不得自己也和世子爷浓情蜜意了。

    可转念又想到了李继宗,她心下竟然左右摇摆起来,这两个都是人中龙凤,却不知到底该选哪个好了。

    若说凤世子的好,自然胜过李继宗一些,但是李继宗却比凤世子更懂得讨人欢心,更加有情趣一些,凤世子身份高贵,为人却有些冷淡,整日里板着脸,看起来不解风情的样子。

    “小蓝……”白云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小蓝是个机灵的,一看白云兮的表情,就知道她定然是遇到了什么“心事”,所以带着些关切,又不那么刻意地问道:“小姐,你可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儿了?”

    白云兮脸颊显出两朵红晕,轻咬下唇,然后才顾左右而言他:“你觉得……李公子和凤世子,哪个更好?”

    小蓝一听便知道她是什么想法了,心下有些轻蔑,才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姑娘家,竟然就开始思春了,哎……也不知道陆氏是怎么教导女儿的。

    不过也难怪,她可是听自个儿母亲说,那陆氏当初也是……小蓝截断了自己的思绪,故作不知白云兮的想法,还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奴婢可没什么主意,这两位公子看着都很优秀!“

    小蓝可不想多说一星半点,似是而非的话对白云兮来说就够了,要是这位二小姐以后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与她可没有半点儿关系。

    白云兮也没有多追究,因为小蓝说的就是她自己的心思,这两个人都很优秀,所以她才会觉得为难。

    “小姐,夫人不是让你快些去前面看戏吗?”小蓝提醒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好戏,但是小蓝可不愿在这里继续和白云兮讨论男子的事儿,她做小姐的不要脸面,自己还要呢!

    白云兮这才暂时放下了心思,反正她还小,离及笄得有近四年呢,有的是时间去做出选择!

    且说白世祖匆匆赶往前院,见议事厅里早就闹哄哄的一片了,那些扎了彩球红带的礼品堆满了大厅,令人目不暇接。他不禁想,这家人倒是家底殷实,八字儿还没一撇的事儿,竟然也带这么多礼来。

    没想到他刚刚走进去,就见一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男子朝他深深一个鞠躬,喊道:“岳父大人,小婿有礼了!”

    白世祖被对方这唐突的称呼和大礼给吓得倒退了几步,赶紧道:“你……你是哪家的公子,怎么能随便喊我岳父呢?我的两个女儿都待字闺中,请你不要胡言乱语!”

    朱常荣笑呵呵地抬起头来,看着白世祖,恭敬地道:“岳父大人,今儿我就是特意来提亲的,只要岳父大人答应了,自然就不是胡言乱语了!”

    白世祖看着朱常荣,半晌才看出来,这竟然就是那个九门提督的儿子,恶霸中的恶霸,心下大惊,道:“你不是和陆家定亲了吗?怎么突然又来我府上提亲?”

    朱常荣赔笑道:“岳父大人有所不知,我早和陆家退亲了,如今是自由身,自然是能够来向贵府提亲的,还望岳父大人能够准了这门姻缘!”

    “你……绝对不行,你既然和陆家定亲又退亲,当知我女儿是陆家的外孙女,如何能够再许给你,万万不行!”白世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别说朱常荣是个泼皮,就算是正人君子,他也不能答应这门亲事,那不是要把陆兆安给得罪死了吗?

    人家女儿因着这个朱常荣退亲,不得不送到深山的庵堂里去,已经和朱家结下梁子了,他怎么还能去雪上加霜呢?

    朱常荣眉头一皱,才道:“岳父大人,您可不能过于迂腐,说起来,小婿之所以退亲,不仅是因为那陆娇娇行为不检,更是为了令千金,我们早就互通心意了,所以小婿才千方百计退了那门亲!”

    白世祖一听就大惊失色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氏就人为到,声先闻:“哎哟……原来咱们家的姑娘竟然早就为自个儿择了良婿啊?我瞧瞧是谁!”

    待她看到了朱常荣的时候,就皱了眉头,问道:“怎么是你?你退了我侄女儿的亲事,竟然又跑到我们国公府来闹,是何道理?”

    “这位想必就是岳母大人吧?小婿失礼了,但是小婿不是来闹事儿的,是正经八百来提亲的,还望岳父岳母成全小婿一片痴情!”朱常荣可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和别人说过话,带着十二分的恭敬和周到。

    陆氏看着他这副样子,也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笑,这厮竟然对白木槿痴情到了这个地步,上回见面的时候,这人可是十分嚣张跋扈的,口口声声只肯纳陆娇娇为妾,半分也不愿意退让,若不是他父亲执意求娶,估计还真制不住这混账东西呢!

    不过能看白木槿的笑话,她倒是不介意将笑话闹大一些,虽然知道白木槿不可能嫁给这个下流胚子,但是要真让这人大闹一场,白木槿的脸也该丢到大街上去了。

    “你说你对我们家的姑娘一片痴情?这是从何说起?我们国公府可不是一般人家,容你胡闹的!”陆氏不阴不阳地道,表面是在训斥朱常荣,却隐隐透着鼓励的意思。

    朱常荣脑子还不算笨,听到陆氏的话,心下一喜,想必自己的心上人也和她娘亲通过气了,岳母大人这是鼓励自己再接再厉,说服国公爷呢!

    朱常荣感激地朝陆氏拱拱手,又转向白世祖,道:“岳父大人……”

    “够了,不要一口一个岳父大人的叫,这亲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你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名声,再加上你刚刚退了的亲事,可是我夫人的侄女,这不是叫我们亲家变仇家吗?”白世祖到不糊涂,不听朱常荣的废话,一口回绝了。

    朱常荣面色有几分难看,但看了陆氏带着鼓励的眼神,又来了底气,厚着脸皮求道:“岳父大人,这件事的确是小婿的过失,可是和陆家定亲也是迫于无奈,如今亲事可是退了的,自然是男婚女嫁互不相干,至于我和谁家结亲,都是一码归一码的事儿啊!”

    白世祖被他的歪理说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摆摆手道:“无论你怎么说,这事儿我是不能答应的,你还是将东西带回去吧!”

    朱常荣见白世祖油盐不进,赶紧对花媒婆使了个眼色,花媒婆也是个伶俐的,赶紧凑上前来,朝着白世祖作揖,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睛,道:“国公爷,今儿提督府可是请了我们三个人共同来为朱少爷求娶令千金,这事儿有宫里的贵人保举,可是无上的荣耀啊!”

    “贵人?”白世祖眉头微皱,这才想起来朱常荣的胞姐就是当今圣上的宠妃,虽然不在四妃之列,但是盛宠不衰倒是真的,而且还诞有一个小公主和一个小皇子。

    白世祖不禁有些迟疑,若是朱妃为自己弟弟求娶,他倒是不能口气太差了,白木槿如今贵为郡主,这亲事可不是说准就准了的。

    他收敛了一下脸色,稍稍温和了些,才道:“朱少爷,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既然是朱妃娘娘保媒,我若一口拒绝倒显得咱们国公府托大,若朱少爷真心求娶,大可请圣上赐婚嘛,恕我不能草率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