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朱常荣张口结舌地看着白世祖,心道这个老小子也太狡猾了,媒婆都抬出自己姐姐来了,他不敢拒绝,还拿皇帝说事儿,真是叫人生气。

    朱常荣哼了一声,才道:“岳父大人,小婿一直好言好语,真心求娶,你何必要如此刁难,两家人的事儿,何必扯出圣上来!”

    虽然自己姐姐得宠,但是自己这名声即便是皇上也是看不上的,要让他赐婚的难度可不小,否则他早就请姐姐做主了,哪里会自个儿带人上门求亲?

    “朱少爷,不是我要刁难你,你也知道,你前面刚刚退了陆家的亲,就上我国公府来求亲,这简直就不把咱们陆白两家当成猴儿耍嘛,朱妃娘娘也想必也不会强人所难!”白世祖见他口气不善,自己也来了三分火。

    朱常荣实在不耐烦和这种不知变通的人说话,转而对陆氏道:“岳母大人,您可得给小婿做主,婚姻大事,我也是珍而重之的,才会和陆家退亲,这怪不得我啊,难道让我娶个不贞的女子为妻吗?可是我对令千金绝对是真心的,还请岳母大人成全!”

    陆氏若能做得了主,那现在肯定二话不说就成全了,朱家虽然权势不小,可是这朱常荣却是个令人不齿的,若是将白木槿配给他,那白木槿一辈子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哪个女人得了这么个夫婿,也就等于跳进了火坑里,陆氏真是觉得可惜啊,若是白木槿还是个白身该有多好,她肯定想法子让白世祖答应了这门亲事,如此她就再也没有烦恼了!

    只不过也就是个想法罢了,除非这人真有本事让白木槿答应这门亲事,否则她现在可没资格说出把白木槿嫁给他的话来。

    陆氏朝朱常荣笑了笑,道:“我虽然是她的母亲,但也做不得全部的主啊,此事还是得她父亲同意才行!”

    朱常荣嬉皮笑脸地道:“岳母大人,您这话就是在和小婿玩笑了,您可是母亲,天下儿女,哪有不听母亲的?再说了,小姐也是同意的,否则小婿哪里敢贸贸然上门来提亲,只需要岳母大人垂怜,这好事也就成了!”

    陆氏一愣,心里疑惑起来,这人虽然混账了些,但也不至于说这种谎话吧?莫非白木槿真和他有过什么约定不成?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说我们家姑娘和你私下里定了终身?”

    白世祖瞪了一眼陆氏,道:“混说什么,这如何可能呢?不要无事生非,辱没了自家人的名声,难道你还想让咱们家也出个陆娇娇不成?”

    白世祖再如何糊涂,也不愿意让自己女儿背上这种和人私定终身的丑名,那不仅是毁了女儿的一生,更是往自己脸上抹黑。

    陆氏可没有多在意白世祖的怒气,反正白世祖的耳根子软,容易哄,眼下最重要的是让朱常荣把白木槿那点儿丑事儿抖出来才是正理。

    “岳母大人,不瞒您说,就是这个理儿,早在陆相寿辰上,我就与小姐……嘿嘿……总之咱们已经心意相通,不过小婿绝不愿意败坏小姐的名声,所以……现下决定明媒正娶,我保证,会一辈子都对小姐好的!”朱常荣难得地害羞起来,说话的样子还带着几分憨厚。

    陆氏故作惊讶地问道:“这……这怎么可能?那日你不是和娇娇……”

    朱常荣眼睛转了转,才道:“这事儿和您解释不清楚,总之只要小姐出来了,就一切都明白了!”

    陆氏想了想,才将白世祖拉到一边,窃窃地道:“夫君,我看这人说话颠三倒四,我又不信槿儿是这样的人,不如……就请槿儿来对峙吧,若证明不是槿儿,那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又不会得罪人,您说是不是?”

    陆氏已经相信了白木槿和朱常荣定然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者是当初在陆家,白木槿的确上了当,被朱常荣轻薄了,后来朱常荣食髓知味,才与她约定了婚姻。白木槿知道是陆娇娇设计她,自然不能咽下这口气,所以才又设计了陆娇娇。

    此事这样一解释,也就通了,为何当时她们找人时,发现的是陆娇娇而不是白木槿。不过如今人家找上门来了,即便她贵为郡主,难道还能不承认当初自己应允下来的亲事吗?

    陆氏的心里甭提有多痛快了,这下白木槿不仅名声尽毁,还得嫁给这么个下三滥的人,纵然门第不低又如何?她真想大笑三声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境。

    白世祖听了,也没个准主意,看看朱常荣这副死缠烂打的样子,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该如何打发了,若是白木槿自己出来处理掉倒也省得他麻烦。

    所以点点头,陆氏赶紧出去吩咐了已经回到自己身边当差的杜嬷嬷,道:“去吧,将白木槿请过来,就说有人上门向她提亲!”

    杜嬷嬷依言而去,这些日子她也知道陆氏被白木槿逼得有些急了,所以才帮着谋划了这一连串的事儿,没想到那白大小姐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竟然生生地破了这必死之局。

    杜嬷嬷刚走,白云兮和胡氏就悄悄地过来了,因着人家是上门来提亲的,所以她并没有露面,从后面的小门溜进来,躲在了屏风后面偷听。

    小蓝看到朱常荣,惊了一跳,这人怎么会过来向郡主提亲呢?难道那一日在她走后,郡主真的和他发生了什么吗?

    可是眼下她陪着白云兮,也没法子去向白木槿通风报信了,心里着急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盼着郡主不要着了别人的道儿。

    她怕这件事会把自己牵扯上,毕竟那一日白木槿能够幸免于难,自己也是推波助澜的,若是陆氏知道自己是白木槿的人,那还了得?

    胡氏子看到了朱常荣之后,千头万绪涌上脑袋里,一下子就懵了,这人刚刚和自己家退了亲,竟然就上门向白木槿提亲,难道这一切都是白木槿在捣鬼吗?她突然记起来,那日朱常荣的确说自己心里有人。

    这个人就是白木槿,她心里怒火和羞愤就像火山爆发一样涌上来,要不是身边的老妈子按着她,她肯定现在就要去狠狠地打朱常荣几个耳刮子。

    但是一想到白木槿还没有来,她此时出去就无法报仇了,所以才耐着性子等着白木槿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听个清楚,再去发难。好个白木槿,做出如此下作无耻的勾当,和这么个烂人勾搭在一起,还害她的娇娇。

    她若稀罕朱常荣,就自去和朱常荣好就是,干嘛非得搭上娇娇的一生呢?她只觉得心里的恨意闹得她头晕目眩,恨不得杀人才能稍解!

    朱常荣闲闲地在一边喝茶,眼睛却不时地往门外看,他已经很久没见到那双眼睛了,当时女子遮了脸,只看到一双绝世无双的眸子,就已经摄人心魂,不用想就知道,那张脸必然也是令人神魂颠倒。

    陆氏和白世祖端坐在上位,白世祖不相信白木槿会看上这么个人,可是看朱常荣镇定自若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发虚,莫不是白木槿当时被胁迫了吗?

    他可是听过朱常荣的恶名,欺男霸女这样的事儿没少干,所以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亲事,稍稍有点儿脸面的人家,都不会愿意把女儿嫁给这种人渣的。

    若说在陆家的寿辰宴上,这个朱常荣强迫白木槿答应了亲事,倒是有这个可能,他一想到这里,心下就烦躁起来,白木槿再如何让他不喜,那也是白家的女儿,若是嫁给了这么个人渣,他的面子往哪里搁?

    陆氏则全然不同,她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喜色和期待,她真的很想看看白木槿见到朱常荣时候的惊恐之色。

    没过多久,白木槿就赶了过来,可她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跟了一串人,陆青云兄妹,曾明熙,凤之沐和白慕辰,甚至就连一向和白家没有过交集的宣王都来了。

    看着这么一大串子人,白世祖心里真是急坏了,若是朱常荣当众说出了白木槿和他有私情这种事儿,以后白木槿就没法在京城立足了。

    他嗔怪地看了一眼白木槿,真不知这个时候她犯什么糊涂,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儿吗?带着如此多人来凑什么热闹?

    不过见到宣王,他还是规规矩矩地见了礼,然后才道:“几位贵客,这会儿我们有些家事儿要处理,还请你们能回避一下,过会儿宴席上,我定当赔罪!”

    白木槿却淡定地道:“父亲,不必如此,他们也是听说有人向我提亲,所以来帮着我参考一下罢了,毕竟女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有人来提亲呢!”

    朱常荣因为看白木槿的美貌看的有些发怔,所以一时都没反应过来,这会儿听白木槿开了口,赶紧道:“小姐?真的是你吗?”

    朱常荣仔细地看了一眼白木槿,却有些迟疑,眼前的女子美则美矣,可是那双眼睛怎么和记忆中的差别如此大?他记得那日所见之人,有着他见过的最美最多情的一双眼,水波荡漾,柔情万千,不用开口,就光用那双眼睛瞅着你,就能把你的心都给看成一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