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朱常荣不是没见过美人,可是却在没有见到女子真容的时候就弥足深陷,皆是因为那一双令人无法拒绝的眼睛。

    可是眼前这个女子,美貌的确让人心动,可是眼神却太过清冷了些,哪里有丝毫情意可言?反而幽深的让人见不到底,若仔细看着,便觉得背脊有些发凉,绝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

    白木槿微微蹙眉,眼神又冷了两分,问道:“这位公子?我们见过吗?”

    声音也不对,朱常荣此时才肯定地道,声音绝对不是他梦里那个出现了千百遍的温言软语,太冷静了,太无情了。

    那个小姐喊自己的时候,那一声“公子”,让他全身的骨头都跟着酥软了,哪里是现在这个样子,听得他只觉得硬邦邦的,没一点儿感觉。

    他是好色,爱美人,可是自从遇到了白家二小姐,他才明白过来,这世上的女子美丽的太多,可是要找一个让你愿意为她生,为她死的,却太难太难。

    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上那个女子了,爱到什么都愿意做,包括听她的话去退亲,包括羞辱陆娇娇,包括低声下气向她的父母提亲,甚至他想,这辈子除了那个人,他便是赐个公主也不要的。

    陆氏听白木槿要否认,哪里肯给她这个机会,赶紧道:“郡主,您再仔细想想,在你外祖父的寿辰上,难道没见过这个朱少爷?”

    白木槿从善如流地想了想,又仔细地盯着朱常荣看了一下,才道:“母亲,的确是没见过,那日来的客人甚多,哪里能记得见过谁!”

    陆氏知道她是故意要否认,如今她贵为郡主了,怎么会看得上朱常荣这种人,不过既然有这么回事儿,她就容不得白木槿不承认。

    “朱公子,我们郡主不承认见过你,更别说是和你定过终身了,你是记错了不成?”陆氏转而对朱常荣道,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提点之意,她想朱常荣敢找上门来,必然事出有因,也许还有个信物什么的。

    朱常荣仍旧沉浸在自己的伤感情绪里,听到陆氏找他说话,这木然地摇摇头,似乎连她的话都没听清楚。

    陆氏一见,就为难地看了一眼白木槿,道:“郡主,您也看到了,这位朱公子就认定了是你,他可是口口声声说和你在陆家定情的,还说是为了你才和娇娇退的亲,这事儿恐怕你还得跟我们解释一番吧?”

    “不可能,父亲,你不要听这个人胡说,姐姐怎么可能和人私定终身,这是污蔑,绝不可能!”白慕辰一听就急了,一定又是陆氏使得诡计,竟然想通过这个朱常荣来败坏姐姐的名声,简直太可恶了。

    白世祖眉头已经拧成了麻绳,他看着朱常荣失魂落魄的样子,以为他是因白木槿不肯相认而伤心,这股子伤心可不像是作假,因而对朱常荣的话又信了几分。

    可是白木槿一口咬定根本没见过朱常荣,双方各执一词,这该如何判定了,现在又有这么多人围观,他怕一个不小心,就坐实了白木槿和人有私情,特别还是和这个朱常荣有私情的事儿,到时候……

    他又愤怒又担忧,白家的脸面就要扫地了,为什么白木槿总能为白家惹来麻烦呢?他现在又有了不如让白木槿死了的想法。

    盯着白木槿,眼神冷寒地问道:“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人家为何谁也不找,偏偏就找上了你?总该有个理由吧?”

    白木槿并没多激动,反而拉了拉白慕辰的肩膀,让他站到后面去,不要激动。才不紧不慢地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是真的没见过这位朱少爷,父亲应该知道,以前我连出府的机会都很少,京里到现在有很多人都不认识呢,这位朱公子,到底是哪家的朱公子?”

    她问的一脸诚恳,仿佛真的对朱常荣一无所知,白世祖又有些疑惑了,才看看朱常荣,然后道:“就是九门提督的公子,朱妃娘娘的胞弟!”

    “哦?那不应该是和二舅舅结亲了吗?啊……我想起来了,之前好像又退亲了,这怎么突然又找上国公府来向我提亲呢?”白木槿秀眉轻蹙,一脸不解。

    陆氏看她装模作样的,心里就一团火,她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心道这个朱常荣刚刚还机灵的很,现在怎么一脸呆相?

    “朱公子,既然郡主不承认与你认识,自然就谈不上什么私定终身了,您恐怕是真的认错了人,带着您的聘礼和媒人回转吧!”白世祖也不想节外生枝,这件事总是不承认的好,否则脸就丢大发了。

    朱常荣听他让自己走,才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白木槿,道:“我要找的白小姐不是安平郡主,是白二小姐,她自然不认识我,我也没见过她啊!”

    一句话,惊倒了白世祖,他的身子都有些不稳,往后踉跄了一下,陆氏更是像被雷劈过一样,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猴子一样,蹦起来骂道:“你这混人,胡说八道,我家二姑娘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和你有私情,你这样攀诬,毁人清白,真是该死极了!”

    陆氏知道自己的女儿和胡氏都在里面听着呢,这件事可不仅仅关系到女儿的名声,更关系到她和兄长的关系,若是胡氏真信了朱常荣的鬼话,那以后她还怎么和陆兆安相见?

    胡氏也不肯相信的,白云兮朝着她眼泪汪汪地直摇头,压低了声音道:“舅母,不是我,别信他!”

    胡氏点点头,心道这定然是诡计,白云兮怎么可能故意要害自己的娇娇,再说她肯定也看不上朱常荣这种人啊。

    按了一下白云兮的手,让她放心,胡氏又不是没脑子的人,自然不会轻易就上当的。

    朱常荣见刚刚还对自己和颜悦色的“岳母”竟然翻脸不认人了,还如此谩骂于他,心里也有火了,硬着嗓子道:“岳母大人,小婿念在你是长辈份儿上,就不与你计较,但小婿说的是千真万确,当时与我在云水阁定情之人就是令千金,白云兮!”

    朱常荣的话说的斩钉截铁,铿锵有力,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一日,那个美人儿含情脉脉地对自己说的话,绝不会是假的!

    “谁是你岳母大人?不许你如此说,我的兮儿怎么会看上你这种下流胚子,你也不照照镜子,管你是朱家的还是狗家的,总之,你休想羞辱我的女儿,国公府容不得你欺辱!”陆氏是真的着急上火了,一面是为了自己女儿的名声,一面也是为了自己的兄妹之情。

    朱常荣愤怒了,他大吼道:“二小姐,二小姐……你在哪里,你出来,告诉你的父母,你是不是亲口答应过我,要做我朱常荣的妻子,那一日,我听你的话,将陆娇娇的名声毁了,可是我并没有碰她,我只欢喜你,只想娶你一个人!”

    说到最后,朱常荣的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情感,一点儿也不像是做戏,他不怕别人说他厚颜无耻,他只想证明自己的感情是真实存在过的,绝不是虚假的梦境,那个人,是真的对他说过,钦慕他,愿意做他的妻子。

    他朱常荣活了二十多岁,第一次对女子如此上心,他不愿意让人说这一切都是假的。

    “闭嘴,闭嘴……不许你胡说八道,我哪里有和你说过这样的话?”白云兮再也坐不住了,从屏风后面冲了出来。

    眼里泪汪汪的,委屈的不行,她怨恨的看着白木槿,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诡计,她要让自己身败名裂。

    朱常荣一看到陆娇娇,便觉得心里有了着落,这双眼睛,好像就是这双眼睛。水是眼波横,眉是远峰聚。

    可是好像又少了些什么,这个女子的感觉少了些什么,并不如那一日那般动人心弦,明明眉眼差不多,却没了那日的神韵了。

    朱常荣说不出的失望,明明应该是一个人,为何却独独缺了那份情韵呢?而且此女的容貌,虽然也算得清秀佳人,但和他想象的未免有些落差了,那样一双眼眸,应该配上绝世的姿容才对。

    就像郡主一样,虽然眼睛不如那人情意绵绵,但容貌却和自己期待的差不多,这样的容貌才配得上那样的眼睛。

    他有些失落,一直以来,他都期待着两人的再度重逢,所以无论是醒着还是梦里,他都一遍一遍地回味着那一日的情景,回忆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一次一次地幻想着以后能执佳人之手,偕老白头。

    然后看着她一辈子,守着她一辈子,再也不去沾花惹草,因为看着那双眼睛,你就知道这辈子什么花儿,草儿,都成了虚幻了。

    可是,他来了这一趟,却没能看到自己所期待的,像是做了很久的美梦,突然变了味道,他甚至开始怀疑,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个人,那日午后,他在陆府见到的人,会不会只是一枕黄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