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朱常荣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白云兮的眼睛,泪光盈盈,梨花带雨,哭的倒是不丑,可是不是他想的那种美。

    他不禁猜测,也许只有私下里,白二小姐,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现在只是不好意思罢了。他为自己找到了个合理的解释,便释然了,真诚地对着白云兮道:“二小姐,我无心诋毁你的名声,但是近日我的确是诚心来求娶,希望你能答应这门亲事,我保证,我会痛改前非,从此之后,只对你一个人好!”

    就连一旁当戏在看的一群人,都不禁对这个朱常荣的深情产生了些许感动,哪个没听过朱常荣的恶名,没想到这样的恶霸动了心之后,竟然是如此深情款款,真诚的态度让人动容。

    白云兮不仅没有感动,反而呸了他一口,骂道:“你休要恶心人,我怎么会看上你?更不曾与你私定终身,你再诋毁我的名声,就休怪我国公府与你们朱家翻脸!”

    陆氏也怒道:“你听到了没有,我的兮儿都说没有这件事儿了,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

    朱常荣看着这对母女疾言厉色的样子,顿时心里一片冰凉,为什么当日的可人儿,变成了这样尖酸刻薄的样子?

    “不……小姐,你只是怪我唐突是不是?我也不想提那件事儿的,可是……可是刚刚一时情急,我保证,我不会再说了,你答应做我的妻子好不好?”朱常荣有些低声下气地恳求道,他不想相信自己心中的女神,会是个翻脸不认人的无情女子。

    “啊……父亲,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难道你就任他如此诋毁我吗?太可恶了,这样的下作胚子,竟然也敢来向我求亲!”白云兮气的脸上通红一片,扑倒白世祖身边,就想采取强制手段逼走朱常荣。

    一想到朱常荣竟然对自己有意,就觉得无比恶心,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白世祖也气愤了,刚刚他以为这人是冲着白木槿来的,现在竟然话头一转,说看上了他的小女儿,这哪里能成?白云兮可是他的心头肉,如何能配给这么个臭名昭著的人?

    白世祖冷淡而强硬地道:“朱少爷,您还是请回吧,不要自取其辱了!”

    “你……不,我不信,小姐,不信你真的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我从未轻看过你,即便咱们是私定终身,那也绝不是你的错,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完美无瑕的,我保证,我娶了你,会一辈子都视你如宝,此生绝不纳妾!”朱常荣信誓旦旦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不要说了,我从来就没见过你,更没有说过要嫁给你,你不要再胡言乱语,难道你疯了吗?你这种人,哪里配得上我?我告诉你,就算被你看上一眼,我都觉得恶心的要死,怎么可能还答应嫁给你呢?”白云兮说话真的是一点儿情面也不留,真的做出一副恶心无比的表情,连正眼也不看朱常荣一下。

    朱常荣的脑子嗡地一声就炸开了,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那双眼睛,用如此鄙夷和不屑看着他,带着那么浓浓的嫌恶,不可能的,她说过,她从不介意外面的流言蜚语,她说过,她是真心仰慕自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朱常荣百思不得其解,连说话都忘了,也不在乎是不是被人当成了笑话。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白云兮,好一会儿才道:“你真的这么讨厌我?”

    “是,我讨厌你,不是讨厌,是恶心,恶心你懂吗?你知道自己的名声有多差吗?你知道全京城没有哪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你吗?你做了多少坏事,一个好色成性的下流胚子,你怎么能说喜欢我?你说欢喜我,就是在玷污我,你懂不懂?”

    白云兮几乎是用吼得说完了这一通话,才稍稍觉得解气了一些,白木槿当真是可恶极了,竟然买通了这么个人,来恶心自己,说什么欢喜她,说什么要娶她为妻,就这样的人也配吗?痴人说梦!

    朱常荣的眼神很受伤,他是动了真情的,他一直都在期待着娶她为妻的。为何却被心爱的人如此嫌恶呢?

    朱常荣喃喃地自嘲道:“我没想到,自己以前的荒唐,竟然让你如此介意,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都是我自己造的孽,可是……我以为你不像其他人,你会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自从遇见了你,我就已经下定决心,要痛改前非了!”

    “我再没有出去做过恶事,我整日在家里读书习字,还请了人来教导我礼仪,我听说你极通文墨,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你是大才女云想衣。我想要做你的夫君,定然也该与你琴瑟和鸣,所以我每日都读书到子时,只为了有一天能够和你一起,写诗作画!”

    “我知道我以前很混账,可是我会改的,我什么都肯改的,我已经答应父亲,要去军队里锻炼自己,我真的不太擅长文墨,我可以做个武将,建功立业,为你挣一身功勋。这样你做了我的妻子,就不会再被人笑话,不会再有人说你选了个这么差劲的夫君!”

    “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机会呢?我可以用一辈子证明,你没有选错人的!”说到最后,朱常荣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来,他深深地吸了一下鼻子,不让自己看起来太糟糕,可是那股子伤心和苦涩,却怎么也压不住。

    所有人都沉默了,包括白木槿,她这一刻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那临时起意的计策,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以为自己利用了一下朱常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归是他先想要害自己,可是没想到这样的登徒浪子,竟然也会动真情,而且动了之后,竟然如此认真,认真到让人都有些感动了。

    不过白木槿没有那个心思去同情谁,朱常荣这件事,也只能说是无心插柳罢了,他若能因此痛改前非,倒算自己除了一害,对他而言,也未必是坏事。

    只是白云兮在沉默之后,却突然狠狠地打了朱常荣一个耳刮子,响亮到让人惊诧,她羞愤地大骂:“你这个下作货,不要给我装什么深情,你不就是被人收买了,要来害我吗?演的还真是好,可我会上当吗?我是你能肖想的对象吗?你做什么都与我无关,但是不要来恶心我,丑人多作怪!”

    朱常荣抹了一把脸,深深地闭了一下眼睛,才道:“你是真的不愿意嫁给我?”

    白云兮又啐了一口,道:“嫁给你?痴人说梦,你配吗?回家照照镜子行不行,你这样的人,就是乞丐婆子也不愿意嫁给你的,真是好笑死了!”

    朱常荣还没有说话,曾明熙却先开口了,凉凉地道:“朱兄,我劝你还是别抱希望了,这种女子,不值得你的深情!”

    白云兮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曾明熙,道:“曾大哥,我敬你如兄长,但不代表你可以这么说我,明明就是他被人收买了要害我,哪里来的深情?我和他有关系吗?我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凭什么要接受他的情意?”

    “你给我滚出宁国公府,否则就让你父亲九门提督亲自来捉人了,你爹不是专管京都安全的吗?现在你严重威胁到了本小姐的名誉和安全,你该被抓紧牢里去!”白云兮因为愤怒和羞恼而变得咄咄逼人,就连说话都比平日利索很多,可见怒火可以激发人的潜质。

    朱常荣苦涩地笑了一下,才朝白云兮俯首一拜,真诚地道:“无论你是什么原因,前后态度差别如此巨大,我不怪你,只怪自己当初的荒唐和无知。可是……我只说一句,对你的心意,绝无半点亵渎和虚假,今日算我来错了,离你及笄还有四年对不对?”

    “你想做什么?你休想去找你姐姐说事儿,我宁死也不会嫁给你这样的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本小姐也不会看上你,你连给我提鞋也不配,你懂了吗?”白云兮看到他如此深情的眼神,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打心底里觉得恶心。

    若对象换成李继宗,或者凤世子,那该多好?那样神仙般的人物,才配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这人的人,就该远远地滚开,配给白木槿,她倒是不介意!

    看着白云兮那副恶心至极,恨不得离自己八丈远的样子,朱常荣是真的伤心了。他以为只要自己改了,就可以获得谅解的,他本打算说,给他四年时间,他会挣个前程,然后再来求娶的!

    可是人家把话说的如此死了,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他,这让他一腔热血,情何以堪?朱常荣沉了沉嗓子,再度问道:“你当真如此决绝?当真半点不念那日的情意?”

    “谁和你有情意,我从未和你见过,你不要信口雌黄,毁我名声,你说,你到底收了谁的好处,要害我?你今日不把话说清楚,就让你父亲来说话!”白云兮愤恨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