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也赶紧帮腔,此人不可能无缘无故跑来闹这一场,她刚刚是被朱常荣的态度唬住了,才会以为他真的和兮儿有过什么,此时想明白了,也赶紧问道:“你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为何要害我的女儿?”

    朱常荣没想到自己的真情被人家看成了是陷害,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却还是摇摇头,道:“没有人指使我,我是真心来求娶的,你们可以不答应,但不要侮辱我的一片情意!”

    白云兮赶紧道:“不可能,我根本和你什么都没有,你怎么会无缘无故来求娶,定然是被人指使的,你赶紧从实招来!”

    “没有就是没有,你让我招什么?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你若不是失忆了,怎么可能会忘记,那日云水阁里,你口口声声给我说的话?还是你指使我去害陆娇娇的,难道我会不记得吗?”朱常荣也高声吼回去,自己的真情被人践踏在脚底,自尊和心,都碎了一地!

    白云兮气得喘息不止,好半晌才道:“你说我和你定情,可有证据?你拿得出来吗?你以为凭自己几句话,就能蒙蔽世人不成?”

    朱常荣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实在无法把她和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如水一样的女子相提并论,若不是怀里那块玉佩,他定然以为当初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既然人家不给他留半点颜面,那他也就不再顾忌什么了,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一点儿自尊心都没有啊?

    他从怀里掏出那块碧绿的玉佩,亮在白云兮的眼前,质问道:“你认得这个嘛?这是你那日亲手给我的定情之物,你说过,我凭着这块玉佩,就可以来上门求亲!”

    他之所以刚刚不愿意拿出来,是不想利用这块充满回忆和情意的玉佩当挡箭牌,他是真心求娶,并不愿意坏了白云兮的名声。

    白云兮看着那块玉,心里慌乱起来,这玉怎么会在朱常荣的手里呢?不可能的,那明明一直都放在她的荷包里。

    她赶紧摸了一下自己佩戴了很久的荷包,发现里面有块硬物,心中一喜,拿出来想要和朱常荣对质,却没想到也的确掏了一枚玉佩,却不是自己原来那一块。

    白世祖看了一眼朱常荣手里的玉佩,大惊失色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块玉?”

    “是二小姐亲自送给我的,这上面还有的闺名,我做不了假,也没必要作假,此事千真万确,她的确承诺过要嫁给我!”朱常荣镇定地道,东西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他没必要惊慌。

    “你胡说,胡说,一定是你偷的!”白云兮愤怒地骂道。

    却听白木槿不慌不忙地道:“这块玉可是贴身放的,若是妹妹没有接触过朱少爷,怎么会丢了玉呢?”

    她可没说是送的,但至少能证明这两人近距离接触过,今日这份礼,白云兮和陆氏还得全盘收了。

    “朱常荣,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白世祖狠狠地道,他绝对不能让白云兮和朱常荣有私情的事儿坐实了,他才不愿意和朱常荣结亲呢。

    朱常荣毫不动摇地道:“是二小姐亲送的,这事儿也没什么奇怪的,那一日陆娇娇想要设计安平郡主,我就去了云水阁,没有等来郡主,却被陆娇娇的人先打倒了,还是二小姐来救得我,她说钦慕我,但是陆娇娇却想要害我,所以让我设计陆娇娇毁了清白,然后再纳陆娇娇为妾,自己嫁给我做正妻!”

    陆氏赶紧制止了他,呵斥道:“你胡说,娇娇是我的亲侄女儿,又和兮儿交好,兮儿怎么会害自己的表姐呢?”

    朱常荣撇了撇嘴,才道:“二小姐也没有要害陆娇娇,只是看不惯陆兆安想要通过陷害我,而陷害家父罢了,若那日我真的动了郡主,肯定会得罪了陆老夫人和相爷,家父会跟着受连累的,二小姐当时一心为我着想,大义灭罢了!”

    此时却从屏风背面传来鼓掌声,胡氏一边鼓掌,一边冷笑连连地走出来,道:“好个大义灭亲啊,兮儿,舅母真是没有白疼你一场!”

    陆氏急了,她知道胡氏这是信了朱常荣的话了,赶紧解释道:“二嫂,你千万不要听信外人的胡言乱语,兮儿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儿,绝不可能的!”

    胡氏看着朱常荣手里的玉佩,才道:“这块玉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妹夫在兮儿满月的时候送给她的吧,说是将来等兮儿长大了,和人定亲,就送给男方做信物的!”

    陆氏忙道:“那不是兮儿给他的,是他偷的,定然是他偷的啊!”

    “这么重要的玉佩,从来都是贴身收藏的,若是被人偷了,难道还不知道?非要别人拿出来,才说是丢了?呵呵……妹妹,你当嫂子我是傻瓜吗?”胡氏笑得一脸讽刺,此刻她满心都是对陆氏和白云兮恨意,她们竟然连自家人都要谋算,真是太可恶了!

    不过一想也就明白了,陆氏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能害,她的女儿害自己的表姐算什么呢?这就是母女连心,一个德行!

    亏得她和夫君还心心念念地想着陆氏,想着要为白云兮谋个好亲事,她的娇娇却成了这场阴谋最大的牺牲品。

    陆氏赶紧道:“你别信他人谗言,嫂嫂你想想,兮儿害娇娇,有什么好处?我和哥哥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兮儿又自幼得你们照顾,怎么会恩将仇报呢?”

    白世祖也赶紧打圆场道:“是啊,嫂夫人,你冷静冷静,兮儿绝不是那样心思歹毒的人,我相信自己的女儿!”

    胡氏冷笑了几声,才道:“你相信自己的女儿,我却不信。怎么会没有好处呢?没有好处,她会处心积虑要做这种龌龊事儿?只有娇娇没用了,她才能得到夫君全力支持,为她谋个好前程,成为她的助力,真是好算盘,果然,当初娇娇的话是真的!”

    胡氏只觉得悔痛不已,若她能早些防范这对母女,也不会害了自己的女儿,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果然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陆氏听了,心里拔凉拔凉的,连脚步都虚浮了,脸色惨白地道:“嫂子,你这是在说什么?咱们可是嫡亲之人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和兮儿呢?娇娇出事儿,我不比你少伤心一点点啊!”

    “够了,不要跟我做戏了,你要是真心疼娇娇,这个朱常荣进门的时候,你就该给他打出去,他刚刚退了我家的亲事,就来你府里提亲,甭管给谁提,这样的人,你也准许他进门,还对他和颜悦色,听他一口一个岳母大人地喊着,你是不是特别开心?”胡氏愤怒地制止了陆氏的解释。

    陆氏拼命地摇头,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现在是百口莫辩了,朱常荣这块玉佩,可是要害死人的。

    她只好把矛头指向朱常荣,恨恨地问道:“这块玉,你到底是从谁那里拿来的?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何要害我的女儿?”

    朱常荣已经心灰意冷了,白云兮从始至终都没有过要承认他的意思,他知道有些事儿,强求不来,也不想强求。

    将玉佩递给白云兮,却被她一手抢夺过去,还丢给下人道:“给我擦干净,好好地用药水泡三三天三夜,被这么个恶心巴拉的人拿在手里,也不知道有多脏!”

    说完还嫌恶地用帕子狠狠地擦手,好像那块玉真的沾染了什么污秽一样,看的朱常荣羞耻至极。

    “二小姐,你可以不接受在下的一片真心,也可以后悔当初的承诺,但是你为何要如此践踏我的尊严?这块玉,的的确确是你送我的,我没有偷,更没有必要偷!”朱常荣愤然解释道。

    “就是你偷的,你还敢不承认,我怎么会送给你?我眼睛又不瞎,你这种货色,我哪里看得上,我看到了也像看到鬼一样躲得远远的!”白云兮不甘示弱地骂回去。

    朱常荣仰头大笑,当大家都以为他疯了,他才停下来,用一双伤痛至极的眼神看着白云兮,惨然道:“我看错了你,真的看错了你!瞎了眼的不是你,是我!无论当初你出于什么目的来接近我,或许只是利用我罢了,但我真的爱过你,且愿意为你洗心革面,只是……终究是错了,你不是她,或许,从没有过她!”

    最后一句话,除了朱常荣,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丢下这句话,就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出了议事厅,这里,他再也呆不下去了。

    白世祖和陆氏赶紧喝止道:“你不要走!”

    朱常荣顿住了脚步,回头道:“你们要问的我都如实回答了,再问一千遍,也是这个答案,我不会说谎,因为要我否认那日的事儿,就是否认我曾经爱过的事实,我不后悔那时的动心,也不后悔今日的告白!”

    他只后悔,自己太傻,傻到以为这世上真有那样的仙女,会不在乎流言蜚语,愿意真诚相待。

    朱常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白世祖想要叫人拦下他,却被朱家来的下人打开了,谁也近不得朱常荣的身,九门提督府的下人,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人打两三个人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