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世祖抿着唇,看了一眼白木槿,发现她脸上并没有自己想看到的慌乱或是乞求,有的只是冷漠,仿佛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他坚定地点点头,道:“王爷也说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她不允许别人毁她的清誉,却能亲手断送自己妹妹的清誉吗?”

    “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臣不能因为她是女儿,就枉顾国法家规,王爷,此事还要托赖王爷代我在御前陈情!”白世祖说着就给凤九卿作揖,一副大义灭亲的凛然之态。

    曾明熙眼神变冷,嘲讽道:“国公爷,都说手心手背皆是肉,似乎……国公爷只在乎手心里的肉嘛!”

    “你……曾公子,此事是我们国公府的事儿,还轮不到外人插手,这种话还是不要再说了!”白世祖恼羞成怒,对待凤九卿他客客气气,恭恭敬敬,那是对方身份摆在那里,可曾明熙凭什么如此说他?

    曾明熙哼了一声,才道:“我可不打算插手贵府的事儿,只不过作为旁观者说句公道话罢了,你明知道自己递了折子,定了郡主的罪,她会是什么下场,你还要一意孤行,难道小的那位是女儿,大的就不是了吗?”

    他只是心疼白木槿,虽然明知这件事就算闹到朝堂上,对白木槿也没有什么损伤,但就不能看着她受委屈,尤其是受亲人的背叛这样的委屈。没有母亲庇佑已经够可怜了,可是连父亲都如此无情,这么多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想过去所有的宴会上,都不曾见过她,也就明白了大概,她一直隐忍着,只为了在这样狠心薄情的父亲和那个毒辣的继母手下过活吧?

    白世祖脸色一红,不客气地道:“曾公子,我说了,这是我的家务事,轮不着外人置喙!”

    曾明熙刚要说什么,却被凤九卿抢先一步,十分羞怯地道:“国公爷,请你不要再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了,你让本王给你做主,又说不让外人置喙,难道你已经把本王当成内人了?这万万使不得,本王可是正常男子!”

    陆青云因为刚刚还有些愤怒,猛然被凤九卿这么一打岔,竟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白世祖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狠狠地瞪了一眼陆青云。

    白慕辰好歹咬着舌尖,才没让自己失态,可是憋得也很辛苦,凤之沐却是个不消停的,连忙附和道:“国公爷,九皇叔说的对啊,虽然时下男风盛行,但是……我皇家人还是要面子的,你可别一念之差,犯了糊涂。九皇叔是生的好看了些,那也不是你能肖想的!”

    “你……你们……哎!”白世祖吹胡子瞪眼的,却说不出一句话来,若是认真跟人家掰扯,那无异于自取其辱,若是不辩解,总觉得哪里不对。

    凤之沐却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朝着凤九卿道:“九皇叔,您看,国公爷似乎对你很上心呢,你拒绝了他,他就很失落,这叫什么事儿啊?九皇叔,往后看来你还是少出门,招蜂引蝶的,可不好!”

    凤九卿睨了他一眼,可是那双凤目做出如此表情,却让人觉得风情万种,陆氏和白云兮对视一眼,忍不住露出了不齿的眼神。陆氏又看看白世祖,发现他竟然盯着凤九卿看,心里一时间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反正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凤之沐吐了一下舌头,才道:“九皇叔,您可别怪侄儿多嘴,您这脸啊,就是太招人了,这不,连国公爷都动心了!”

    白世祖再也忍不住了,气冲冲地道:“十五皇子,您不要胡言乱语了,我何曾对……对宣王殿下有过非分之想?”

    “既然知道是非分之想,就不要想了,罢了罢了,我就当不知道,从没发生过这件事,总行了吧?”凤之沐十分配合地道,还摆了摆手,老气横秋地摇摇头,沉沉地叹息一口,仿佛很无奈。

    白世祖那叫一个郁闷和气恼,指着凤之沐,手不停地颤抖,半天才道:“本来就没有这种事儿,你不要信口雌黄!”

    “是是是……没有这事儿,没有这事儿!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凤之沐说着还朝白世祖眨了下眼睛,仿佛和他达成什么默契一样。

    凤九卿轻咳了两声,才道:“国公爷,您放心,十五是个懂事儿的,不会乱说的,咱们还是说说这郡主和令千金的事儿吧!”

    他是故意把两者区别开来,有这样的父亲还不如没有,凤九卿已经单方面决定,不要白木槿再多理会这个父亲!

    可是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好像他也以为白世祖对自己有什么一样,弄得白世祖尴尬至极,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若是执意追究这件事,反而显得自己心虚,更何况这几个人分明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主。

    白世祖忍着心头火,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算没有爆发出来,道:“王爷,这件事臣已经做出了决断,我不能让小女蒙受不白之冤,更何况这件事还牵涉到内子的兄长一家,实在不能轻轻揭过,谁敢做出这样的事儿,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白世祖狠狠地瞪了白木槿一眼,这最后的一句话倒说得铿锵有力,可惜却不够振奋人心。因为在场的,除了陆氏母女颇有得色之外,并无人对他表示赞赏。

    凤九卿点点头,眉眼之间看不出什么异样,嘴角牵出一抹弧度,道:“既然如此,不如现在就请国公爷写好折子吧,正好本王可以帮着参详参详,这些年,国公爷似乎都没怎么给圣上递过文书,有些忌讳,恐怕您也不大清楚!”

    白世祖颇为感激地看了一眼凤九卿,觉得这宣王并不如外人所说的那般喜怒无常啊,明明是个热心肠的好人,考虑事情也周到无比。

    他忙道:“好好,有劳王爷了,臣的确有许多不足之处,需要王爷提点提点!”

    说着就吩咐罗管家去取文房四宝了,陆氏和白云兮悄然对视,在彼此眼里看到了欣喜,这下看白木槿还得意什么。

    一旦被自己的生父参了一本,那些御史言官定会口诛笔伐,即便皇上有心偏袒,她也难以立足了,到时候身败名裂的就是白木槿,而不是白云兮。

    只要白木槿担下这个罪名,那么胡氏也不会因此和她嫌隙,他们兄妹之间定还会一如从前,朝着他们的计划一步步靠近。

    白木槿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神情淡淡的看着这一切,若是有人注意看,偶尔还能从她眼睛里看到兴味,仿佛这是多么有趣的一出戏。

    陆青云瞥了她一眼,悄声道:“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自然,否则不辜负了宣王殿下倾情奉献的好戏吗?”白木槿微微一笑,并没有叫停的打算,她相信这个狐狸一样的王爷,肯定会让白世祖尝尝什么叫哑巴吃黄连!

    只有白世祖和陆氏这种脑子的人才会以为这样做对他们有利,有些人不是被人害死的,而是被自己蠢死的。

    只能看到表面,却不知道真正的危机在哪里,面对高手布局,哪里还有还手的余地?她突然想,如果前世自己能再多活个十年,或许就能看到白家和李家败亡的样子了,白家有陆氏这样的主母,李家有白云兮这样的主母,母女俩蠢到一个窝里去了。

    曾明熙却有些惆怅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问:“他是你的父亲吗?”

    白木槿朝他抿嘴一笑,道:“想来是不会有错的,你看不出来,我的眼睛和他很像吗?”

    她和白云兮都继承了白世祖的眼睛,所以……朱常荣才会把白云兮当成当初的自己,只不过眼睛的外形摆在那里,却要神韵来支撑,所以她刻意柔软的眼神,和此时幽冷的眼神,天差地别,绝不会让人以为那是同一个人的眼睛。

    白云兮就不一样了,她总是喜欢扮柔弱,装可怜,所以那一双和自己形似的眼睛,总是带着股楚楚可怜,可当日的自己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所以朱常荣才会认定白云兮而不是自己。

    谁能知道,眼睛比嘴巴更会说话,所以她成功的使出了移花接木这这一计,并且无人能够识破。

    曾明熙却摇摇头,道:“一点儿也不像,你的眼睛,要美得多!”

    一句话如小石子儿投进了湖心,白木槿的脸上不自觉地就热了一下,这个曾明熙,说话也太直接了,怎么和她印象里那个温文儒雅,内敛守礼的曾公子不一样呢?

    “咳咳……我说,你们能不能不在这里打情骂俏?”陆青云轻咳两声,提醒道。

    白木槿一皱眉,冷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却比说任何话都有用,陆青云立刻闭了嘴,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些唐突了。

    曾明熙虽然也没有再多言,心里却有些喜滋滋的,只不过场合不对,他也收敛了自己的放肆想法。

    罗管家来的倒快,端着文房四宝就进了议事厅,还命人抬了案几过来,白世祖微微卷了一下衣袖,提起笔,略思索了一下。

    陆氏轻咳了一声,看着白木槿道:“郡主,您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她此时才觉察出不对来,白世祖都要写折子参奏她一本了,怎么他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这不符合白木槿的作风了,即便是其他人,也该感到些慌乱,即便不慌乱也该为自己辩解几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