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今生,还怎么忍?怎么让?怎么轻饶了她们?难道还要再走一遍前世之路吗?

    白世祖抿了抿嘴,好一会儿才回道:“你如今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还提那些做什么,许多事儿,就是你咄咄逼人,才惹下的祸事,你若能多一份忍让,多一份宽容,就不会闹得那么僵,家和万事兴啊!”

    白木槿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对这样的人,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她笑了笑,道:“所以,我应该出了事儿,或者死了,让我的鬼魂站在这里,父亲才会还我一个公道,对吗?”

    白世祖一愣,继而愤然道:“你永远都是这么讲歪理,我何曾要你死了?我不知道曾经那个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原来不是这样的!”

    白木槿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地问道:“那父亲觉得原来的我过的如何?您见过女儿吃残羹冷炙,甚或是馊掉的饭菜吗?您见过女儿被下人欺凌,一件衣服要穿上几年,也得不到新的吗?白云兮是你的女儿,我也是,为何你的眼里只有她的眼泪,看不到我的凄苦?”

    她知道自己不该问,不值得问,可是活了两世,她真的很想要一个答案,为何同样是女儿,同样是他的骨肉,却如此差别对待?

    白世祖被问住了,哑口无言,他看了一眼依旧泪光闪闪的白云兮,又看看一脸平静说出控诉之言的白木槿,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只能低声道:“你妹妹,她……她毕竟比你小,我偏爱她多一些,也是应该的!”

    白木槿没想到,她等了两世,等来的答案竟然是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就因为她比白云兮大,所以就活该要受那些苦,活该被她们欺负,活该去送死!

    天下的父母怜惜幼子的心,她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能不能稍微不那么过分?她也是人,她母亲离去的时候,她也只是个三岁的孩子,她的弟弟也还是襁褓之中的啼婴。他们那么需要这个父亲的垂怜和关爱,却从未曾得到过。

    若非陆氏前几年要装贤惠,若非有陆家的威慑,若非有白老夫人的一点点关照,他们能不能活到这么大?

    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怜惜他们呢?她不要偏爱,不要独宠,她们只要一点点公平,只要能堂堂正正,周周全全地活着,这竟然也成了奢望吗?

    白慕辰悄悄走过去,拉住了白木槿的手,发现她的手那么凉,仿佛刚刚从冰里拿出来一样。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姐姐内心深处的悲痛,其实相对于姐姐,他却不那么悲伤,因为他对白世祖的期待,早就在一次次失望后一点点消磨殆尽了。

    从未得到过,所以才不怕失去。可是白木槿曾经也得到过的,在他们的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作为白家长女,必然也是得到了这位父亲的真心垂怜的。

    虽然那时候才三岁,但白木槿不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可是……时隔两世,却早已模糊不清了,所深刻记得的,却是她出嫁的时候,白世祖冷硬的脸庞,以及她出事儿之后,那一纸断绝父女关系的文书上刺目的红手印。

    白木槿轻轻握了握白慕辰的手,让他不必多担心,她得到了答案,也就意味着放下了这份心结,从此以后,可以毫无负担地做她该做的事儿了。

    白木槿淡然地对白世祖道:“父亲,无论你希不希望我活着,我都会好好地活下去。你怪我也罢,恨我也好,对于企图害我的人,我绝不会轻饶。您若还想写折子参奏我,我也不怪你,不过圣上面前,就休怪女儿不顾您的颜面了!”

    白世祖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威胁,是实话实说,不能您要参奏我,给我定下个毁人清白,坏人姻缘的大罪,我还要逆来顺受,沉默地担下这个罪名吧?不多说,您自己决定就好!”白木槿十分不耐烦了,对白世祖这样的人说话,真是特别的累心。

    白世祖看着白木槿,犹自瞪着大眼,想要发火又不知该从何处发起,只觉得满脑子都闹哄哄,热烘烘的。

    陆氏对白世祖的话倒是十分欣喜的,这说明自己在白世祖心中是独一份的,所以他才会如此怜惜自己的一双儿女。

    “郡主啊,不是做母亲的说话不好听。只是这件事你的确是最大的嫌疑,除非你能证明自己没做过!”陆氏心里早就肯定了白木槿是罪魁祸首,只要她做了,就不怕没有证据,当日在陆家,那个吃里爬外的丫头,肯定知道事情的真相!

    可是如今人没找到,她没有证据证明是白木槿做的,白木槿自然也就没有证据证明不是自己做的。

    真闹到圣上面前,胡氏的话可做不得准,还得自己二哥出面,难道二哥会糊涂到不知里外亲疏?

    加之白世祖是站在自己一边的,若再得了宣王的相助,白木槿就算生了一百张嘴,怕也说不清楚。

    白木槿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反问道:“就算要三司会审,本宫作为被告,也得是原告提供罪证,再说……当日和本宫在园子里饮酒的,可不止一个人,如此,我也算有了不在场的证人吧?”

    “你……要做害人的事儿只几句话的功夫而已,谁能保证你没有抽空去过云水阁?”陆氏质问道。

    白木槿瞅了一眼白云兮,才道:“当时本宫去园子之前,是和妹妹在一起的,这一点想必妹妹不会否认吧?”

    白云兮扁扁嘴,道:“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保证你跟着那丫头走,一直道园子里这段路,你没有做过什么!”

    白木槿点点头,似乎很赞同地道:“妹妹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如此,何不找到那丫头,让她来给妹妹做个证呢?”

    “你……你明知道那丫头已经跑了,事情又过了这么久,从哪里找,就算人还活着也找不见了,甚或被做贼心虚的人灭口也难说呢!”白云兮可不傻,白木槿若是真要做,定然会将证据都清理的一干二净,哪里会留个人证给别人追究呢?

    白木槿拍了两下手,不住地点头,道:“妹妹果然不同凡响,做事滴水不漏,本宫可没那份狠心,利用完人之后就将人杀了,啧啧……就这份决断,妹妹也是胜过我许多的!”

    她可没说谎,小翠的确不是她杀了,只是再没人能找到她罢了。若是陆氏和白云兮做下的,那小翠肯定不会好好地活下来。这就是她敢留着小翠性命的原因,因为无论是陆兆安还是陆氏,都觉得小翠定然是被灭口了,没谁会留着那么大的破绽给人抓。

    这大概就是以己度人的后果,也是他们的盲点,若是当时陆兆安和陆氏能够及时布置人手将小翠堵住,那肯定能找到人,现在过了这么久,小翠早就远走高飞了,而且就算他日人再回到京城,也绝不是小翠了。

    不过就算她们找到了小翠,也没有用,她既然敢留下活口,就不怕她反咬一口,因为小翠根本不是自己的人,也不知道她到底做过些什么,更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去过云水阁。

    虽然有时候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但活着的人,可能什么秘密也说不出来。

    白云兮听了白木槿的话,眼睛都要瞪出血丝来,秀美的小脸上竟是狰狞之色:“白木槿,你怎么能如此无耻?明明是你自己做的事儿,你也能诬陷给别人,你真当自己可以只手遮天吗?”

    白木槿却笑得云淡风轻,对白云兮的怒意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劝道:“妹妹,你生气的样子可不如哭来的美,所以……以后还是少动怒,听闻常常生气的女子,最终都会长成头大身子小的样子,那可就难看极了!”

    白云兮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撕了白木槿,生生被陆氏给拉住了,对她直使眼色,白木槿分明是故意的,就为了让白云兮失去理智,然后好被她握住可以治罪的把柄。

    白云兮满心的愤怒和委屈,看着白世祖,道:“父亲,被她这样欺凌侮辱,我真的不想活了,你原谅女儿不孝,不能继续承欢膝下!”

    说着竟然要去撞墙,这回她可不是像刚才那样完全是为了威胁白世祖,她是真的羞愤欲死了,气势没人家强,说又说不过,还被气得几乎吐血。

    白世祖哪里能任由白云兮当着自己的面撞墙呢,也不知一向行止都沉稳的白世祖怎么突然就迅疾了起来,一下子站到了白云兮的前面,生生让白云兮撞在了他的胸口,因为反弹力过大跌坐在地上。

    而白世祖则痛呼一声,捂着心口,指着白木槿,道:“你究竟要做什么?难道非得逼得全家人都死了,你才甘心是不是?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生了你这样的女儿,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凤九卿眉眼斜挑了一下,才走过去,慰问道:“国公爷,您尚好吧?可别撞出好歹来,哎呀呀……看着白二小姐柔柔弱弱的样子,没想到也有这么大劲儿,这一下可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