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云兮更是觉得心口那股子恶气突然就舒缓了,再也不闷不堵不闹心了。对一个即将被自己父亲送上死牢的人,甚或经受凌迟之刑的人,她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凤九卿仍旧一脸笑意,看着白世祖,道:“国公爷,讨论好了吗?到底是发誓还是不发誓?”

    “臣无需发誓,这件事千真万确,绝无虚假!”白世祖倒是硬气的很,但也不傻,这也是父亲留下的爵位,怎么能轻易就拿来立誓呢?

    凤九卿也不逼他,只道:“立不立誓倒是无所谓,总之这文书,白纸黑字,又有您的签字,自然虚假不了!”

    凤九卿转而对白木槿道:“安平郡主,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或者你也可以写一份自白的折子,总不能只听一家之言,皇上那里也绝不会偏听偏信的!”

    白木槿摇摇头,似乎凄苦地笑了笑,道:“不必了,虽然如今我贵为郡主,但好歹宁国公也是我的生身之父,总不能因此害了父亲丢一条性命吧?本宫从未做过那等大逆不道的事儿,但是父要子亡,子不亡便为大不孝,本宫绝不做那不孝之人!”

    “若想要全了孝道也不难,无非是剔骨还父,若真判了凌迟之刑,那副骨架子正好可以还给你生父,让他好好留着,也算是你们父女一场!”凤九卿说的轻飘飘的,好像凌迟之刑是多么轻松的事儿,比打人耳刮子还要轻便。

    白木槿还感激地朝凤九卿一笑,欠了欠身,道:“多谢王爷一番好意,臣感激不尽。如此,这身后事,还得托请王爷来处置,毕竟犯了大罪之人,尸骨也是不能让家人收回的,还请王爷在圣上面前求个恩典!”

    凤九卿摆摆手,十分大方地道:“这个郡主可以安心,本王不是那心狠之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郡主的遗愿定能完成,本王会第一时间,亲自将你的尸骨送到国公爷面前,由他验明正身之后,才算交差,绝不会有丝毫差错!”

    白木槿点点头,道:“如此,臣也就放心了,多谢王爷体恤!”

    白木槿转而朝白世祖欠了欠身,并没有跪下,道:“父亲,今日你要送我去死,女儿也只好生受了,只愿父亲将我的尸骨留存好了,这算是还了父亲的生养之恩,愿来世我们只若陌路,再无瓜葛,今生缘尽于此!”

    “你……你……”白世祖看着一脸平静的白木槿,简直不能相信,一个人能如此看淡自己的生死,仿佛凌迟于她像是归途,而不是厄运。

    曾明熙赶紧扶了一把白世祖,对他道:“也难怪国公爷如此害怕,说起来,国公爷恐怕没见过那么吓人的场面吧?这凌迟可是要三千六百刀,每一片肉比那纸张还要薄三分,光是行刑的时间也要三天三夜,痛苦自不必说。不过最后国公可以放心收回一副完整的骨架子,上面或许会带点儿血,你可不能留了,血肉是母亲所赐,所以得送到先夫人的坟头葬了!”

    白世祖被吓得面色惨白,连呼吸都有些不舒畅起来,哇的一下子就吐了出来。好半天连黄疸水都吐出来了,还仍旧干呕不止。

    曾明熙讽刺地笑了笑,胆子这么小,真不像个男人啊。也不知老国公爷一世英名,怎么生了这么没出息的儿子,白家是该完蛋了。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出言刺道:“国公爷,您这会儿吐也忒早了,待您收到骨架子,保准您这辈子都吃不下饭,哎呀呀……不好意思,想来也只有我这样心软的人才会如此,国公爷英明神武,自然不会被吓得吃不下饭,最多伤心个几日也就罢了,日子还是得过!”

    凤九卿故意瞪了一眼曾明熙,斥道:“明熙,你说这话做什么?不得对国公爷无礼,国公爷这可不是因为害怕,那是喝多了。不过这凌迟之刑也的确够恶心的,啧啧……不过最可怕的可不是看到骨架子,而是看到那一大盆儿血肉啊,到时候还得麻烦国公爷亲自将郡主的血肉送还给先夫人!”

    白世祖听了,恨不得死过去才好,又是一阵狂呕,这下连白云兮都跟着吐了起来,那种场面他们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极了。

    陆氏还是蛮正常的,虽然面色也有几分难看,但没有失态,反而对着凤九卿道:“王爷,您不要危言耸听了,何必拿这种话吓唬人?郡主即便有错,也不定会判个凌迟,杀人不过头点地,哪里要用得着这样的酷刑!”

    白木槿却笑着回道:“即便不是凌迟,这条命总要交代了。既然要全了父女一场的情分,这骨头还是要还的,只求换得来生的自由,父亲就看在女儿惨死的份儿上,莫要让女儿死不瞑目才好!”

    白世祖只顾着吐了,脸色青白一片,有些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连眼白都比黑眼珠多了,他像看着鬼一样看着白木槿,道:“你……你……不是我的女儿!”

    “不是您的女儿?父亲……这话算是怎么回事儿?您这是在怀疑我的身份?”白木槿的声音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白世祖恨恨地道:“我的女儿,一直都乖巧娴静,连话都很少说,哪里像你一样?你不会是我的女儿,你是个恶鬼,你一定是恶鬼附身!”

    白木槿笑得越发温柔美好,还从鸳鸯手里拿过帕子,给白世祖擦了擦嘴角的污渍,像个最孝顺乖巧的模样。

    “父亲,我知你是恨毒了我,虽然女儿也不知因为何事就惹恼了父亲,但是……这恶鬼附身几个字不是胡乱说的,你要断送女儿的性命可以,但要用鬼神之事来诋毁我,就有些太过了,好歹我也是您的亲骨肉,您说是不是?”

    恶鬼附身吗?好像很贴切的形容啊,她可不就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吗?她就是来索命的,就是来毁了他们的,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怪白世祖呢。

    白世祖吓得一把推开了白木槿,他如今是觉得白木槿越是温柔和顺,就越是恐怖,像冰冷的鬼魂,用笑容和温柔来掩藏内心的邪恶和狰狞。

    “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你是魔鬼!”白世祖声嘶力竭地道,他是真的害怕了,从心底里对白木槿感到恐惧。

    白木槿的神色逐渐变冷,带着一种与世隔绝的凄怆,她的父亲,竟然将她当成了魔鬼呢!也对啊,她可不就是魔鬼吗?一个被全世界抛弃了的人,一个付出了一切却最终被所有最亲最信赖的人推进地狱里的人,她再度活过来的时候,难道还算个人吗?

    不是了,早就不是了,从她在槿兰苑里醒过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她只是要为自己讨个公道,只是要将所有应得的东西都拿回来,只是想让那些试图害她的人都自食恶果,除了这些,她什么都不在乎!

    眼泪,却无端地滑落,像是两世以来,她第一次这么不受控制的哭。可是眼泪不多,只有一滴,流完了,似乎都没有什么感觉。

    直到一个声音在她身旁响起,才将她拉回了现实世界:“就算你是魔鬼,也是这世上最美的魔鬼!”

    她穆然回身,看到那个人就站在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好像她一转身就会落入他的怀里,所以那句话,竟然也只落入她一个人的耳朵里。

    那人朝她笑得很柔和,她还是第一次在凤九卿的脸上看到这种类似温暖的笑容。从来,他的笑都和自己一样,不过是一层面具而已。

    可是这一刻,她竟然在这人的笑容,得到了类似慰藉的感动。为什么呢?明明她是如此地抗拒和凤九卿接触。

    凤九卿没有继续给她传悄悄话,而是又换上了一贯的笑容,对着白世祖道:“国公爷,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断,郡主也愿意坦然接受,但是……国有国法,不能光凭你一句话就要断一位郡主的生死,所以……本王决定由羽林卫来查这个案子,三日后……白虎堂,本王恭候国公爷大驾!”

    白世祖刚刚的恐惧还没消退,又被凤九卿突然变了的话头给惊得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倒在地。

    他难以置信地问道:“王爷……您不是说要将折子递给皇上,您不是说……”

    “本王说什么了?本王刚刚说了,既然事情涉及国法和皇室,就不能袖手旁观,所以现在理所应当要接手这件事儿,本王办事国公爷可以放心,三日之内,羽林卫必然会查清楚来龙去脉,到时候,孰是孰非,自有定论!”

    白世祖张口结舌,带着绝望和控诉,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到现在总算明白,凤九卿从始至终都不是站在自己一边儿的,他只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然后临门一脚,将自己狠狠地踹下去。

    现在一切都晚了,由着凤九卿去查,即便他有三分礼,也会变成十分无礼,这个诬告郡主的罪名,他是要担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