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今日算是不虚此行吧,若没有白世祖和陆氏这么一闹,可得不到如此好处,她以后就是自由之身了,自己开府,即便名义上还是白家的人,但是白家只是侯府,怎么敢要求堂堂郡主为他们做什么?

    孝道来压人?只可惜,今日一出戏,已经彻底断送了他们的后路,从此谁还会相信她安平郡主是不孝之人?

    皇上挥挥手,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朕也乏了,你们跪安吧!”

    “恭送皇上圣驾!”宣王带头送人了,其他人都跟着跪了一地,皇上的圣驾离开了白虎堂,白世祖的一颗心总算彻底落了地。

    白木槿在陆老夫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跪了这么久,的确很累。不过看到陆氏母女有这样的下场,跪一会儿也是值得的。

    白云兮恨毒了白木槿,冷笑道:“你以为自己赢了吗?你等着吧,别怪做妹妹的没提醒你!”

    “呵呵……妹妹,你去向你们的主子带句话,本宫等着他们放马过来,若我会眨一下眼睛,就算我怕了他们!”白木槿笑眯眯地道。

    白云兮大惊失色,慌忙掩饰道:“你胡说什么,我哪里有什么主子,我可是白家的小姐!”

    “以后向别人介绍的时候,千万记得要说是白家庶出的小姐,别让人误会,白家真正的小姐只有本宫这个郡主!”白木槿理理衣衫,轻飘飘地道。

    白世祖冷冷剜了一眼白木槿,道:“郡主,兮儿永远是我的女儿,这一点无论她是庶出还是嫡出,都不会改变!”

    白云兮惊喜地看了一眼白世祖,果然父亲还是最疼爱她,白木槿以为赢了这一次,就彻底赢了吗?她总会想法子把母亲再度扶上正室的位置,不可能永远做庶女,只要父亲还重视自己这个女儿,白木槿休想击垮她!

    白木槿微微一笑,并没有丝毫尴尬和难堪,道:“这是自然,是父亲的血脉,还能有错吗?对了,麻烦父亲转告一下陆姨娘,离还款的期限,还有二十天了,抓紧时间吧!你知道女儿我也不想闹得大家脸上都难看!”

    白世祖气的喘气声都大了起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现在他是被贬斥的侯爷,和郡主又差了一大截,若不是占着父亲的高位,恐怕连和白木槿平等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愤然拂袖,拉着白云兮就离开了白虎堂,却听到凤九卿咳嗽了一声,道:“白侯爷,您的三十廷杖还没受呢,还请您稍后片刻,羽林卫的人去准备了,领完了再走不迟!”

    白世祖脸色通红,像是要滴出血来,他本以为这件事皇上走了,也就没人提了,就连自己都忘了这茬儿。

    可是却不得不停留在白虎堂里,廷杖是皇上下的旨,他可没胆子抗旨。白云兮却讽刺地看着白木槿,道:“你不是大孝之女吗?怎么这会儿不向王爷求情,免去父亲的廷杖呢?要知道三十下,可是会让父亲卧床一个月的!”

    白木槿回道:“这是皇上的圣旨,王爷即便再有权力,也无法抗旨不尊,这点儿道理,还要本宫教你吗?若妹妹真心心疼父亲,本宫倒是有个法子,父亲受廷杖时,妹妹可以当成肉垫,好帮父亲挡去些皮肉之苦!”

    “你……你就是假装孝顺,你这是虚伪,虚伪至极!”白云兮骂道。

    白木槿轻笑一声,道:“妹妹,本宫可以容你一次两次,可绝没有第三次,以后在本宫面前还学不会用敬语,再和本宫吆五喝六的,就别怪本宫不顾姐妹情分,责罚与你!”

    白云兮赤红双目,还想继续反驳,却听白世祖呵斥道:“够了,这三十杖要不了我的命,你们都不要再说了!”

    说着就趴在了羽林卫搬来的长条板凳上,掀开衣袍,准备受刑。

    “父亲,女儿可见不得如此场面,就先告辞了,我会吩咐白府的下人好生护着父亲回府的,也会招呼二娘……哦,不,如今是母亲了,在府里备好伤药和软铺等父亲回府!”白木槿面无表情地说,眼里的讽刺之意却十分明显,想要她的命,那就别怪她无情。

    白世祖恼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骂道:“我就算死了,也不用你扶一下棺材,郡主的好意,臣真是受不起!”

    白木槿做出伤心的表情,道:“父亲,您这话可实在是折煞我了,养育之恩,如何能不报?我和辰儿都是您的孩子,自然得给你……养老……送终!”

    白世祖听她刻意将“送终”二字咬得重重的,便知她在诅咒自己死,想要跳起来骂人,却被羽林卫的人给按在了凳子上,道:“侯爷,这板子还没打呢,您不必害怕,一会儿就过去了,麻烦您配合属下们一会儿时间,放心,我们定会看在郡主的面子上,对你特别优待!”

    白木槿笑了笑,对瑞嬷嬷使了个眼色,瑞嬷嬷便掏出怀中的两个荷包,递给那羽林卫的士卒,道:“这是郡主的一点儿心意,就麻烦二位手下……留情了,千万别把咱们侯爷打残了,你们手里得有个轻重啊!”

    那两人看了一眼凤九卿,见他点点头,才敢手下,忙跪地谢恩道:“多谢郡主赏赐,小的们明白,绝对会好好照顾侯爷的!”

    至于是哪种照顾,就不必对外人言了,白世祖和白云兮是不敢多做什么辩解,因为白木槿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过分的话。

    白木槿交代完了,就对凤九卿欠了欠身,道:“多谢王爷,臣告退了!”

    凤九卿朝她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白木槿就转身离开了,在她走后不久,白虎堂里就响起了白世祖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就连羽林卫那些见惯了酷刑之下惨叫连连的人都不禁叹息,这白世祖的叫声真是能吓死一头老虎!

    可惜的是没有人同情他,谁让这是他们的主子给宁侯的特别优待呢,其实没下多重的手,按照他们打人的水平,这三十廷杖足足可以将白世祖打成残废,终身卧床。可是郡主交代了,不可以打残了,所以他们只是往那些肉多,打起了又痛,却伤不到筋骨的地方打。

    白世祖是被人抬着回去的,脸色煞白,若不是心口起伏不定,大概还会以为他已经死了呢!白云兮在一旁哭哭啼啼的,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凤九卿离开了白虎堂,却往草庐去了一趟,恰好凤子涵也正在那里等他。

    “九皇叔,侄儿等你许久了,来喝杯茶吧,先生这里的水甚好!”凤子涵倒是不慌不忙的,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烹茶。

    凤九卿也没有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轻轻地闻了一口,才去喝下来,道:“果然是好茶,只可惜……煮茶的人,心太急了些,所以未免失了些茶香!”

    凤子涵面色并没有多大改变,也端起茶杯,喝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道:“九皇叔是真打算帮她了?你究竟看上她什么?”

    凤九卿眼神一冷,语气不善地道:“什么时候本王的事儿,轮到你来操心了?”

    “九皇叔,咱们可是一起长大的情分,这么多年,虽然是叔侄名分,却情同手足,难道抵不过一个相识才一年不到的人?”凤子涵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原本就冷淡的脸,看起来更多了一层寒意。

    凤九卿茶杯往小几上一放,才笑着说:“这一点儿也不冲突,本就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你何苦要纠缠不休?”

    “九皇叔,不管如何,这仇已经结下了,侄儿也不可能收手,怎么选,全在您!”凤子涵本就不是多话之人,所以只简简单单地将自己的态度摆明,当日众人面前一跪,他已经不可能和白木槿善罢甘休了!

    凤九卿勾起一抹轻笑,认真地看了凤子涵一眼,道:“本王这是最后一次容忍你对她下手,绝没有下次,收不收手,也全在你!”

    这就是没的让步了,他要护着的人,绝不可能让她受到任何威胁,今日若不是他棋高一着,那么白木槿很可能就会被白家的人置诸死地,即便皇上不断她的罪,只要拿掉郡主之衔,白家人有一千种法子刻意让她丧命。

    火场里满脸通红的白木槿,冰水中面无人色的白木槿,酒醉后哀伤无助的白木槿。她一次次在白家人的手里命悬一线,现在竟然还要被自家人和外人联手对付,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事儿。

    凤子涵盯着凤九卿,眼神冷冷的,嘴唇紧抿着,他不相信凤九卿会在自己和白木槿之间选择白木槿。不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吗?

    “你真的被她迷惑了,她不是你想的那么单纯无辜!”凤子涵道。

    凤九卿嘴角露出浅笑,仿佛在想着什么,良久,却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道:“嗯,大概是被迷惑了!”

    若真是单纯无辜,说不定他还真的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有哪个女子像她那样,敢在身陷危机的时候,屠杀七八个凶徒?冷静又毒辣,毫不手软,他至今犹记得那一夜,她眼里嗜血的残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