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一声嘶鸣,马蹄高高扬起,小蓝受惊过度,浑身都像僵住一样,东也不敢动了,幸而凤子涵马术极好,才勒住了马头,调转了方向,没有让小蓝命丧当场。

    凤子涵皱着眉头,正要呵斥这个莽莽撞撞的丫头,却发现她竟然就是白云兮的贴身侍女。小蓝惊魂未定,好一会儿,才突然跪地,哭道:“奴婢该死,奴婢竟然冲撞了世子爷的马,奴婢该死!”

    看着小蓝惨白的脸,无声坠落的眼泪,凤子涵到底心软了,他最看不得就是柔弱可怜的女子哭泣。

    摇摇头,道:“罢了,你没事儿就好,下次不要随便冲出马路,不是每一次都能这么幸运!”

    说着就准备驾马离开,却听小蓝哭着往地上磕头,道:“世子爷,救命啊,我家小姐快要活不成了,您可千万行行好,去帮奴婢救救小姐吧!“

    凤子涵停下马,拉着缰绳,不解地问道:“你家小姐出什么事儿了?”

    “小姐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来观音庙祈福,就走到观音庙后山去了,却不小心碰了头,晕在那里,我求了庙里的姑子,她们都推脱不去,求世子爷救救小姐吧!”小蓝可怜兮兮地往地上磕头。

    凤子涵犹豫了一下,问道:“出家人怎么会如此心狠?”

    “哎……还不是因为咱们现在没有银子添香油钱嘛,出家人也是势利眼,根本看不起我们小姐!”小蓝气愤不已地道。

    看凤子涵还有些犹豫,赶紧道:“世子爷,您行行好,我家小姐一条命就全看世子爷的了,您可别见死不救啊!”

    凤子涵终于还是忍不住心软了,想着白云兮那张秀眉可怜的小脸,他还是狠不下心看她死掉,虽然上次事儿,的确在他心里戳了根刺儿。

    “上马吧,你给我指路!”凤子涵手一伸,小蓝微有些羞涩,但还是将手递给了凤子涵,然后就被他拉上了马。

    两人走后路绕了过去,一直到了小蓝所说的地方,凤子涵才停下来,将马拴好,才随着小蓝跑向了白云兮晕倒的地方。

    却见白云兮小脸儿惨白,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了无生气的样子,凤子涵大惊,赶紧去将人抱起来。

    小蓝就在一边哭泣,道:“呜呜……这里偏僻的狠,也不知道小姐能不能熬过来!”

    “她伤到了头,必须赶紧止血,否则还真有可能有性命之忧!”凤子涵摸到了白云兮头发上的血,还温热着。

    小蓝大惊,道:“天呐,那怎么办?赶紧去找大夫吧!”

    “来不及了,大夫都在城里,你家小姐经不得颠簸,你去附近看看有没有马齿苋,那个可以止血,只要将血止住了,就没有大碍!”凤子涵倒还通些药理。

    小蓝虽然不知道什么草药,但根据凤子涵的描述,还是在附近找到了马齿苋,又嚼碎了敷在了白云兮的伤口处,勉强止住了血。

    凤子涵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白云兮的鼻子底下晃了晃,就见白云兮幽幽地醒了过来。

    一见到凤子涵,仿佛做梦一般的表情,凄凉地落下泪来,自言自语地道:“没想到……竟然还能梦见世子爷,可见命不久矣,上天总算是可怜我,让我死前还能梦到世子!”

    凤子涵的身子微微有些颤动,仿佛是被白云兮这样无意识的告白给惊了一下,他没有吱声,只是看着白云兮。

    白云兮继续道:“若有来世,一定要保佑我再遇到世子,就算做丫头,做奴婢,只要能看到世子,便无憾了,今生奴福薄,就要走了。世子,你的心里可曾欢喜过我?”

    白云兮虽然是望着凤子涵的,可是眼神却没有焦距,像是看着梦境中的人一般,还试图伸手去摸,偏偏没有摸到凤子涵的脸。

    小蓝在一旁嘤嘤哭泣,道:“小姐,你没有死,也不是做梦,是世子来救你了,你不会死的!”

    白云兮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梦呓般地道:“世子,你能告诉我吗?你可欢喜过我?”

    凤子涵还是第一次被女子这样大胆地诉衷情,心里的震撼可不是语言能形容的,可是白云兮却是迷糊的状态,他也不能说她不知廉耻,因着这份迷糊,他反而觉得感动。

    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却还是记着对自己的一份情,仿佛是临终前的遗言一般,这般真情和深情,真的让他感到心酸又心疼。

    他握着白云兮无力挥舞的手,道:“你不会有事儿,等你好了,我再告诉你!”

    白云兮心中却已经欢喜的快要发狂了,凤子涵分明就是对自己有情的,她直到此刻才如此肯定,否则这个男人冰冷的脸上,怎么会出现怜惜和心疼来?

    白云兮好像支撑不住一般,又晕倒在凤子涵的怀里,凤子涵赶紧将她抱起来,对小蓝吩咐道:“你帮忙牵着马,咱们去观音庙借个禅房,然后再去请大夫!”

    小蓝赶紧点头,就见凤子涵抱着白云兮腾空而起,借着树枝的力道,迅速地往观音庙的禅房跑去。

    进了禅房,才将白云兮安置在那里。凤子涵才召唤来自己的人去请大夫,自己从始至终都陪在白云兮的身旁,因为白云兮一直像个无助的小狗一样,拉着他的衣摆不肯放。

    凤子涵却没有丝毫厌烦,反而觉得白云兮可爱极了,她和自己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单纯,美丽,又柔弱。是个亟需自己保护的姑娘。

    大夫请来之后,给白云兮仔细包扎了伤口,又开了药,小蓝就去煎药,留下凤子涵和白云兮单独在屋子里。

    白云兮过了好一会儿才悠悠转醒,看着凤子涵,像是不认识一样,惊慌失措地问道:“世子,您……您怎么会在我房里?”

    凤子涵见她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样,嘴角露出一丝难得的浅笑,道:“你仔细看看,这可是你的房间!”

    白云兮这才环顾了一下四周,害羞地低下了头,然后又道:“那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凤子涵将她受伤晕倒之后的事儿说了一遍,白云兮感动地垂下一滴清泪,就要给凤子涵磕头,却被他拦住了,道:“你身子还虚弱呢,大夫交代要静养!”

    白云兮才作罢了,却又默默地流下泪,哀婉动人的样子,让凤子涵心都跟着化了,赶紧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世子,您还不如不救我,死了倒也干净了!”白云兮哽咽着道。

    凤子涵不解地望着她,正要问缘由,却听小蓝在外敲门,道:“世子,药好了,是不是要给小姐喂下?”

    凤子涵咳嗽了一声,才让小蓝进来。小蓝端着药碗,看白云兮在流泪,就道:“小姐,可别哭了,再哭伤了身子!”

    白云兮仍旧垂泪不止,摆摆手,道:“我不喝药,喝药做什么?”

    “说什么胡话呢?不喝药身子怎么会好,别任性了!”凤子涵微带责备地道,却接过药碗,端到了白云兮的面前。

    白云兮抽抽噎噎地道:“要身子做什么?也是给人作践的,还不如死了干干净净的!”

    小蓝听了也一脸惆怅,红着眼圈,道:“小姐,奴婢知道你委屈,可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何苦作践自己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要死要活的?”凤子涵问道,他看白云兮哭成了泪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蓝刚要回答,却听白云兮呵斥道:“小蓝,不许多嘴,你出去吧,药搁在这里!”

    凤子涵却不赞同地摇摇头,道:“既然我救了你,你这条命就有我一半了,怎么能随意寻死,你且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白云兮却咬着有些发白的唇,终于道:“世子,您就别问了,这样的事儿,您听了也是脏了耳朵,我今日偷偷出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了,您以为我是不小心撞伤的吗?”

    凤子涵听了露出惊讶的表情,道:“谁要逼死你?莫非又是白木槿?”

    白云兮只是摇头落泪,再不愿意多提一个字,看的凤子涵急不可耐,冷眼盯着小蓝,道:“你家小姐不说,你来说,不许隐瞒!”

    小蓝为难地看着凤子涵,又看看白云兮,才咬咬牙道:“小姐,您就告诉凤世子吧,说不定世子爷有法子帮您,总不能真的看着你往火坑里跳!”

    白云兮哀怨地看了一眼小蓝,哭道:“有什么用,我和世子非亲非故,今日都得他救命大恩,如何还能连累他?”

    凤子涵一听,就不悦地板起脸来,道:“刚刚救小姐的时候,因为情非得已,已经……抱了小姐的身子,对小姐的清誉有损,所以,你的事儿也算是我的事儿了!”

    白云兮还真没想到能有如此意外之喜,却故作羞涩地低下头,道:“世子……说这些做什么,我如今这样的身份,哪里敢奢望世子爷,反正留着这清白的身子也没有用了!”

    这样一说,倒更让凤子涵好奇了,究竟是什么事儿让白云兮会连自己的清白都不顾了呢?

    “不许胡说,女儿家的清白最是重要,虽然因为救人心切,情非得已,但是毕竟是我做的,所以……我愿意负责,虽然我不能娶你为正妃,因为……哎,但是我保证,只要你愿意,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凤子涵看着白云兮的样子,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