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其实他自从认识了白云兮就一直对她心存好感,这是他在其他女子身上从未体会的感觉,他直觉地以为这就是欢喜一个人的滋味。

    既然他欢喜,那还有什么不可以的!正妃自然不行,毕竟白云兮已经是庶女,即便是嫡女,他母亲怕也不愿意让她成为正妃,但是可以做个侧妃,名分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意。

    白云兮惊讶地看着凤子涵,瞪大一双泪眼,脸上红晕乍起,又迅速低下头,道:“我何德何能,能让世子许下这样的承诺。若云兮还是过去那样的自由身,别说是做妾室,即便是给世子做奴婢,也毫无怨言,可是……”

    说到此处,白云兮已经泪流满面,凄凉哀怨的,这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

    小蓝知道接下去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就悄悄地退出了房间,算是把舞台让给了白云兮一个人表演。

    她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却一门心思都在房间里两人的动静上。她必须保证白云兮和凤子涵有个约定,这样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

    白云兮见小蓝离开,才不管不顾地一头扑进了凤子涵的怀里,哀哀期期地道:“世子爷,奴愿意给你当奴婢丫头,可是……怕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了!”

    凤子涵被她这突然而来的举动给弄得六神无主,却不自觉地用手臂圈住了白云兮的身子,虽然才十一岁,但少女的身体却异常的柔软,而且因着滋补的好,白云兮长得要比一般十一岁的女子要丰盈许多。

    凤子涵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种刺激,自然是有些吃不消的,虽然脸色还是如一贯以来的那样冷漠,但是眼神里却有些异样的光彩。

    白云兮早就得了陆氏的言传身教,陆氏为了让她讨好大皇子,昨晚就派人来教了她许多男女之事,所以她自是明白,该如何讨得男子的欢心。

    凤子涵有些无措,问道:“你……究竟有什么苦衷?”

    “嘘……世子,能不能答应奴,什么都不要问?奴没有脸说出来,今日抱着必死之心逃出来,却有幸能得见世子一面,此生无憾了,只求世子不要……嫌弃奴不知羞耻!”说着白云兮就闭上了眼睛,将粉唇贴在了凤子涵的唇上。

    凤子涵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想要推开,却发现自己心底有个声音,却在催促自己将白云兮抱紧。

    终于,还是服从了心底的渴望,他含着白云兮的唇,笨拙而青涩地吻了起来。两人是一时间有些难分难解。

    直到双方衣衫尽褪,滚落在禅房简陋的榻上,凤子涵却惊觉自己的冲动,赶紧停了下来,自责道:“小姐……我……对不起,我不该如此!”

    白云兮水亮亮的眸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凤子涵,羞红了脸,柔声道:“爷……奴……”

    凤子涵点住了她的唇,低声道:“不许说了,这样对你不好,你还小,我会等到你及笄的时候!”

    说着凤子涵就起身穿好衣服,又为白云兮将衣服拾起来,递给她,道:“穿好衣服再说,无论是谁要逼你,我都会帮你解决!”

    白云兮自然也知道,轻易就得到了女子,肯定不会珍惜,所以也迅速穿好衣衫,将头发理好之后才突然从床上起来,跪在凤子涵的脚边。

    凤子涵赶紧扶起她,白云兮却挣脱开来,道:“请让奴跪着说吧,否则奴也无颜将话说出口。”

    凤子涵见她坚持,也只好随她,道:“那就赶紧说!”

    白云兮听了,又落下泪来,道:“虽然这事儿不是白木槿逼我,但是和她也不无关系,母亲欠她那么多银子,实在没有办法还上,走投无路,竟然就要将我……将我卖给大皇子!”

    凤子涵一听,眼里跃上怒焰,咬着牙道:“你母亲竟然如此对你?”

    “奴不怪母亲,她若还不上银子,就要被送入大牢,到时候……我和弟弟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白家的人如今已经对我们冷眼相看,若母亲成了阶下囚,那我比死了还要惨,如今的嫡母素日和我母亲不和,绝不会善待我们姐弟的!”白云兮苦涩地道。

    凤子涵呼出一口恶气,道:“那白木槿就如此心狠手毒,看着你被逼成为大皇子的禁脔?”

    他素来知道大皇子的恶行,最是喜欢白云兮这样还未长成的幼女,没想到竟然把心思都动到了白云兮的身上,她好歹也是侯爷的女儿,即便现在是庶女,也和大皇子以前玩弄的那些幼女不同。

    白云兮泪流的更凶了,道:“她……她恨不得我们母子三人都死了才好,又如何会怜惜我,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她,竟然苦苦相逼,丝毫不肯退让!”

    凤子涵听了更是义愤填膺,拍案而起,道:“这件事你不必担心,我不会让你被人欺负的!”

    白云兮低着头的眼里,闪过一丝快意,白木槿想要通过逼债整死她,让她成为那个大皇子的玩物,这样就永远除掉了自己,可是她肯定没想到自己能够绝地翻身,攀上了凤子涵。

    无论是为妻为妾,她只要牢牢把握住凤子涵的心,相信总有一天,她都会是楚郡王妃的!更何况,这还没完呢,她必须要借助楚郡王府的力量,将陆氏再度扶正,她还是侯爷的嫡女!

    白云兮柔柔弱弱地道:“多谢世子,可是……让我母亲还债的是皇上,我们总不能抗旨不尊啊!”

    “这有何难,你们还差多少银子?”凤子涵问道。

    白云兮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犹犹豫地道:“大概还有十五万两的缺口,如今我母亲把能卖的都卖了,根本凑不出这么多银子!”

    凤子涵惊了一下,十五万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看着白云兮殷殷期盼的眼睛,终于还是咬咬牙道:“银子的事儿就交给我吧,你起来,把伤养好了,回头我会差人去跟你母亲说,她必不会再逼你做你不愿意的事儿!”

    白云兮惊喜地看着凤子涵,连忙要磕头,却被凤子涵拉了起来,道:“你如今已经是我的人了,就不必客套,我回头禀明了父母,等他们选好了正妃之后,我定会要你过门做侧妃,你不会觉得委屈吧?”

    白木槿赶紧摇头,道:“奴只要能伺候世子,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敢要求许多,做侧妃已经是莫大的恩典!”

    她当然不会满足做侧妃,现在只是权宜之计,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无论是身份还是名声,都不可能让楚郡王夫妇同意她做正妻的。但是来日方长,她不相信凭着自己的手段,还有谁能从自己手里讨到便宜!

    无论楚郡王选的正妃是谁,都别想安安稳稳地做她的正妃,总要退位让贤的。当年她母亲能将稳稳当当的国公夫人挤下去,她自然不会输给她母亲!

    凤子涵对白云兮的柔顺和识大体十分满意,身为女子就应当如此,以男子为尊,恭敬和顺,又听话又懂事,才适合娶回家去!

    他拍拍白云兮的背,道:“你放心,一切都有我在,白木槿她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想要吞自己的十五万两银子,也得看看她有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幸而他在外面另有营生,否则一下子还真拿不出这笔银子来。想着过段时间要举办的士林宴,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不仅名声好听,还可以借机赚上一笔,也就不差这点儿银子了!

    小蓝一直在外面将里面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白云兮果然厉害,这么三招两式就让凤子涵俯首帖耳了,不仅肯给她出银子还想娶她为侧妃,真是高明!

    不过她也深深地对凤子涵的脑袋产生了疑惑,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竟然也这么愚蠢,如此简单的小伎俩,就让他上当了。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约定的期限一到,陆氏带着十五万两银票,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槿兰苑,那个样子好像不是来还债的,而是来要债的。

    “陆姨娘稍后,奴婢这就去禀明郡主!”守门的婆子趾高气扬地瞥了一眼陆氏,好好的正室被贬为妾,这可是听都没听过的事儿,还能如此张扬的跑到这里来,真是不害臊!

    一句“陆姨娘”立刻让陆氏的气焰消了大半,她恨恨地瞪了一眼那婆子的背影,心道,等她重掌大权,定会将这些没眼色的东西都发落了!

    婆子没一会儿就过来了,正眼也不看陆氏,就轻慢地道:“郡主在里面等着你呢,快些进去吧!”

    陆氏气呼呼地道:“你这是什么态度?竟然对我这样说话,你眼里还有个尊卑吗?”

    那婆子笑呵呵地道:“陆姨娘,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夫人啊?我怎么了,对待一个姨娘,难道还得点头哈腰的啊,奴婢可是郡主的人,您最好看清楚了!”

    陆氏气的举手就要打人,却被杜嬷嬷拦了下来,对她摇摇头,才转而对婆子道:“这位妈妈,您也不要太张狂了,就算是郡主,也会对陆姨娘客客气气的,你不要狗仗人势,到时候反而害了自己的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