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穆欣萍被说中了心事,心里恼恨不已,又是一巴掌甩上去,嘲讽道:“别跟我提什么感情深厚,你这种人真的相信感情嘛?你不过是把侯爷当成手里的棋子,任你摆布,通过他获得你想要的名誉地位以及帮助你兄长的踏脚石,你不配谈感情!”

    陆氏放下手,直直地盯着穆欣萍,也笑了,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呢?难道你是真的相信感情?你不过是老太太用来对付我的工具罢了,你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处心积虑地要夺我的位子,你也是为了给自己找个保障而已!”

    穆欣萍吃吃笑了,道:“既然话都说开了,那也就不必和你演戏了,咱们之间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角逐,永远没有和解的可能了,那就各凭本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

    “很好,这也是我想说的,你且看着,一个月之内,白世祖一定会来见我的,你可得抓紧时间固宠,别让我有机会出去,那你可就没机会了!”陆氏笑得十分自信,对付穆欣萍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她还是自信满满的。

    她自打记事起就生活在残酷的后宅斗争中,又岂是穆欣萍这样的小门小户的女子能比拟的?

    穆欣萍冷冷地瞪了她一眼,才道:“你还是好好闭门思过吧,要知道君恩如流水,匆匆不回头!”

    说完再也懒得理会陆氏,反而对着院子里的下人们道:“都给我听仔细了,今日开始,凝香苑闭门谢客,除非有本夫人的同意,否则谁也不许来探望她,也不许陆姨娘出院子半步,若有谁敢不听我的,就不必继续留在侯府了!”

    下人们纷纷低头,谁也不敢看穆欣萍的表情,只有莹秋悄悄地瞥了一眼穆欣萍,心里恨极了她。

    若是陆氏没有机会见到白世祖,自己也绝不会有机会的,她的青春很短暂,难道要陪着陆氏在这四方小院子里熬到白头吗?

    穆欣萍大发威风之后,就昂首挺胸地离开了凝香苑。她一定要尽量将陆氏关在院子里,时间越长对她越有利。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不断乞求着能够获得一个孩子。她还年轻,时间还长,陆氏却一天天老了,她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当陆氏被禁足的消息传到了槿兰苑,白木槿只是微微一笑,道:“穆欣萍还不算太傻,知道能争取一天就是一天的机会,如今父亲没有妾室,她可以尽可能地使自己怀上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她就有了和陆氏一争的本钱!”

    “嗯,可是陆氏真的被禁足了,侯爷还能想起她吗?”鸳鸯不解地问,小姐的意思是不希望她们两个任何一个做大,那么若是陆氏一蹶不振了,穆欣萍就会成为新的敌人。

    白木槿笑了一下,道:“陆氏若是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那她的末日也就到来了,何须我、操心?”

    “那穆氏一家独大,小姐不怕她到时候起歪心思吗?”鸳鸯不解地问。

    白木槿笑了笑,道:“怎么会呢?以后侯府的后院会越来越热闹的,就是不会有一家独大的时候!”

    鸳鸯张了张嘴巴,恍然道:“小姐是打算放莹秋出笼子了?”

    “呵呵……总不能看着那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老死在陆凝香的身边吧?你家小姐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相信父亲也一样!”白木槿笑得十分贤淑的样子。

    鸳鸯点点头,但是又有些为难地道:“可是……她如今和陆氏一起关在凝香苑里,哪有机会啊?”

    “穆欣萍只是禁了陆氏的足,又没有禁了莹秋的足,陆氏的饮食起居总还要她来张罗着,让彩萍和她沟通沟通感情吧,在福禄苑的时候,她可是和彩萍感情很不错呢!”白木槿笑着道。

    喜鹊却从外面笑嘻嘻地跑进来,道:“小姐,汀兰郡主竟然派人给您下了帖子,邀请您五日后在围场骑马狩猎呢!”

    白木槿眼睛一眯,这么快就来了吗?她问道:“那……二小姐那边呢?”

    “没有收到专门的帖子,不过……这份请帖里特别注明了要您务必邀请二小姐一起参与,说是很多贵女都会参加,可不能漏了白二小姐!”喜鹊笑得贼兮兮的。

    白木槿点点头,道:“行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二小姐去吧,记得……让她准备好骑马装!”

    骑马狩猎?倒是比设宴更容易害人,汀兰郡主果然是深谙此道。喜鹊乐呵呵地带着请帖又蹦蹦跳跳地跑了下去。

    鸳鸯笑道:“这丫头总是这么嘻嘻哈哈的,一点儿也不稳重!”

    “有你稳重就够了,你们俩一静一动,相得益彰!”瑞嬷嬷在一旁笑道。

    白云兮得了这个消息之后,一点儿也没有怀疑什么,反而十分欣喜,她一直都怕自己成了庶出之后,就会逐渐被贵女圈子遗忘了,没想到这会儿汀兰郡主竟然邀请自己一起去骑马,让她立刻打消了所有的疑虑。

    因此对来传递消息的喜鹊都和颜悦色的,还特意赏了喜鹊几颗碎银子,让她帮着自己在白木槿面前多说些好话。

    喜鹊自然是大大方方地应了,出了院子就将银子送给了小蓝,她可看不上白云兮这点儿小恩小惠。

    且说陆氏自从被禁足了之后,日日苦闷无比,下人们也惯会捧高踩低的,她院子里的人很多又被穆欣萍调换的调换了,请走的请走了,心腹之人只剩下了莹秋,暖冬和杜嬷嬷。

    莹秋从大厨房过来,一脸愤懑地道:“太可恶了这帮死奴才,夫人要用燕窝,他们竟然就给您这样的碎末子。过去夫人得势,给了他们多少好处,现在却一点儿恩情都不念了!”

    陆氏叹息了一声,红了眼眶,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人都是这样,跟红顶白,习惯了就好!总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莹秋嘟着嘴巴,将燕窝端过去,仍旧不甘心地道:“过去夫人当家,也没曾苛待过穆氏,她现在竟然如此刻薄,真是小人得志!”

    “好了,你就别说了,又要惹夫人伤心!”杜嬷嬷赶紧拦住了莹秋继续发作。

    莹秋也识趣地闭了嘴,过了一会儿才道:“杜嬷嬷,要不……我去福禄苑找找彩萍,听闻她还在那里伺候着,给侯爷传个话,好让侯爷能想着咱们夫人!”

    杜嬷嬷眼神闪过一道厉色,却很好地掩饰住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氏赶紧道:“好,你快去,现在必须要尽快想法子出去,否则让穆欣萍有了身孕,咱们就被动了!”

    莹秋敛下双眸,道:“是,奴婢这就去办,迟早会让侯爷回心转意的!”

    陆氏摆摆手,将她打发下去了,自己端着那碗算不得燕窝的燕窝喝了下去,却被那淡入水的滋味搅得一阵烦躁。

    “迟早我会让穆氏知道我的厉害,真拿自己当个人了,得志便猖狂!”

    杜嬷嬷叹息了一声,道:“夫人,你瞧着莹秋如何?”

    “怎么了?难道她也生了背主之心?”陆氏现在可算草木皆兵了。

    杜嬷嬷摇摇头,却笑着道:“若要让侯爷回心转意,奴婢倒有个好法子,就看您能不能舍得了!”

    “怎么个法子?”陆氏惊喜地问道。

    杜嬷嬷指指莹秋离开的地方,道:“莹秋已经二十了,您难道没考虑过,也该给她配个人家了吗?”

    陆氏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杜嬷嬷的意思,却坚决地摇摇头,道:“不可,莹秋是我最信赖的丫头,若让她成了侯爷的妾室,那定会生出二心来的!”

    杜嬷嬷摇摇头,道:“让她做个通房就已经是夫人的恩典了,妾室的位置她就别想了,只要将人留在你房里,还不是任你摆布吗?如此又可以让侯爷常常来凝香苑,一来二去,您和侯爷早晚得重修旧好!”

    陆氏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摇了头,道:“嬷嬷,这人一旦有了私心,就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我如今身边就你们三个得力了,再丢了莹秋,可就举步维艰了!”

    杜嬷嬷叹息了一声,又道:“既然夫人不愿意,那就给莹秋尽早安排另一门亲事吧,罗管家的媳妇儿去年就没了,不如让莹秋去给他做个续弦,如此也算是拉拢侯爷身边人的好机会!”

    陆氏听了这个法子,才稍稍松了眉头,细细这么一想,也觉得有道理,道:“只是……莹秋她愿意吗?罗管家的年纪可不小了!”

    “做奴婢的,还能有自个儿的主意吗?还不是夫人一句话的事儿,依着奴婢看,罗管家可是个良配,虽然年纪大些,但是却是侯爷身边最得力的人,有了他在侯爷面前帮衬,夫人何愁斗不过穆氏?”杜嬷嬷没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她也不愿意莹秋成为别人手里的剑。

    陆氏点点头,也觉得十分有道理,道:“那等她回来,嬷嬷先去探探她的口风,若是她自己也有意,那自然最好,若是她没那个心思……你就劝着她些,毕竟咱们现在举步维艰,不得不想法子出头!”

    杜嬷嬷赶紧应了,要保住莹秋的性命,又要她不生背主之心,也只有这么个法子了,她跟着陆氏这么久,最是了解她,眼里揉不得沙子,怎么能容忍自己身边的丫头成为侯爷的妾呢?即便是通房也是她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