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否则当年也不会打发了白世祖所有的妾室,一人独大那么多年,莹秋真是不该动那等心思!

    莹秋出了凝香苑,就喜不自禁地跑去了福禄苑,只盼着能够运气好些,见一眼白世祖,她已经好些日子都没能见到人了,这在过去几年里,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儿。

    她是从侧门进去的,彩萍一贯会在院子里做事儿,所以她倒是熟门熟路地就找到了人。彩萍一见到莹秋,就兴奋地跑过来,拉着她的手道:“好姐姐,这么些日子也不见你了,看着可憔悴了不少,跟着陆姨娘可受委屈了吧?”

    莹秋摸摸自己的脸,颇有些担忧地问道:“我看起来很憔悴吗?”

    彩萍愣了一下,才笑着道:“姐姐就算憔悴一些,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我见犹怜呢!”

    莹秋这才羞涩地红着脸啐道:“你这小蹄子,就爱拿我玩笑,我来是托你件事儿的,你在福禄苑伺候,应该能常常见到侯爷吧?”

    彩萍皱眉道:“姐姐,你可别让我犯错误,如今侯爷可气着陆姨娘呢,我帮不了你,要是侯爷知道我竟然帮着陆姨娘,这差事丢了倒不打紧,就怕得被夫人发卖了!”

    莹秋还没开口就被彩萍一下子回绝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道:“当初姨娘得势的时候,可没亏待过你,难道这点儿忙都不帮吗?你也不必多做什么,只要趁夫人不在的时候,多提提姨娘就行了!”

    彩萍摇摇头,叹息道:“你以为我是忘恩负义的人吗?实在是上回我只是提了一句陆姨娘,就被侯爷一顿骂,吓得我实在不敢再说了!”

    莹秋纳闷地问道:“侯爷真的这么生陆姨娘的气吗?我记得侯爷素来最敬重姨娘的,总不能一点儿旧情也不念吧?”

    彩萍拉着莹秋的手,道:“好姐姐,你怎么如此糊涂,男子不都这样吗?但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依着我看啊,要让侯爷回心转意,还不如陆姨娘想法子给侯爷找个新人,到时候自然会念着姨娘的好!”

    莹秋微微一愣,才问道:“这是什么好法子?到时候又添一个给姨娘使绊子的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傻姐姐,那就找个对姨娘忠心的人啊,只要能和姨娘一心,姨娘又能大度容人,两个都好,有什么的?”彩萍一副你怎么这么笨的表情。

    莹秋心里咯噔一下,彩萍的话,已经让她隐藏多年的渴望,呼之欲出了。却恰好看到白世祖从不远处拄着拐杖,在罗管家的搀扶下向这边走来。

    彩萍赶紧退开了,莹秋却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白世祖一点一点接近。

    白世祖一见到莹秋,有些诧异地问道:“你今儿怎么过来了?”

    莹秋脸一红,低声道:“奴婢是来找彩萍要个鞋样儿,打扰侯爷了!”

    白世祖见莹秋脸儿红红的样子,心下微微一动,道:“不过是偶遇罢了,何来的打扰,彩萍可把鞋样给你了?”

    “还没呢,说待会儿回房给我取!”莹秋害羞地头也不敢抬起来,白世祖还是第一次和她说这么多话,还不是因为陆氏的缘由,这让她既欢喜又紧张。

    白世祖到底是过来人,看莹秋这番表现,心里倒是明白了些,但是碍于人前,他自然不能表露什么,只道:“嗯,那就好,你们小姐们儿之间倒要常来往!”

    莹秋赶忙应了,道:“是,谢侯爷挂心!”

    白世祖朝她笑笑,才让罗管家扶着自己往别的地方走了,他的伤虽然好了差不多,但是走路还是有些牵扯着伤口疼。

    彩萍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待人走远了,她才悄然打趣道:“姐姐,侯爷人影都看不见了,你还望什么呢?”

    莹秋听了,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嗔怪道:“小蹄子,又拿我玩笑了是不是?看我不打你!”

    说着还真追着彩萍打了起来,彩萍和她笑闹了一会儿,才求饶道:“好姐姐,莫打莫打,我错了还不行吗?”

    莹秋哼了一声,才罢手了,道:“不和你一般计较!”

    “姐姐,说真格的,我瞅着你和侯爷说话的样子,就觉得你们好登对呢,侯爷生的龙姿凤采的,姐姐又是玉一般的人物,您可别怪我多话,如今咱们侯爷后院空虚,若是姨娘能容得你,这可是帮助姨娘复宠的最好法子!”彩萍窃窃地低语。

    莹秋心里一慌,才强笑着道:“你混说什么呢,我可不敢有这样的心思,咱们做奴婢的哪里有那个福气?”

    “为什么没有?又不是要去争正室的位子,做个通房和姨娘,大户人家这是常有的事儿,姨娘当初得势的时候,不容侯爷纳妾倒也罢了,如今可不比从前,她自己都成了妾,如何还容不得你做妾?”彩萍不赞同地道。

    莹秋心思已经活了起来,刚刚侯爷和她说话的样子,又和善又温柔,这让她再度觉得不该埋没自己的一片深情。

    彩萍叹息了一声,道:“反正你要我帮忙,我是无能为力的,就是个二等丫头,又不是经常在侯爷身边伺候,说上话的机会少之又少,加上夫人如今把侯爷看的紧紧的,我就更近不得身了,我瞅着侯爷和夫人的感情越来越好,若姨娘不早做打算,定要后悔的!”

    莹秋咬了一下嘴唇,却道:“我也只是个下人,哪里有资格管主子的事儿,只能看姨娘的意思了!”

    彩萍看她的样子,便知自己已经点到了莹秋的心,便不再多话,又和她寒暄了一会儿,才打发人离开了。

    莹秋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凝香苑,一头变扎进了自己的房里,脸晚饭都没有出来吃。陆氏只当她在彩萍那里碰了钉子,也就没多在意,只让杜嬷嬷去和她说道说道。

    杜嬷嬷本就要去探莹秋的口风,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就去了莹秋的房里,莹秋过来开门的时候,也是一脸没精打采的样子,好像生了病一般。

    杜嬷嬷才关切地问道:“可是在福禄苑受委屈了?有什么的,那起子小人的嘴脸,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和他们一般见识!”

    莹秋勉强笑了,摇摇头,道:“也不是这么回事儿,只是……彩萍她也说无能为力,我真怕夫人从此就再没有出头日了!”

    杜嬷嬷听了,便问道:“你真的这么想帮夫人获宠?”

    “那还有假?主辱仆死,我跟着夫人这么多年,自然不能看着她就要老死在这里,明明是明媒正娶的夫人,却变成了姨娘,这叫什么事儿啊?”莹秋说到这里,倒是来了些精神。

    杜嬷嬷点点头,欣慰地道:“你能有这份心,夫人知道了,一定狠高兴,没白疼你一场!相比于暖冬,你对夫人倒更尽心些!”

    莹秋微微低头,心里却道,自己对夫人一片忠心,可夫人却从来也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她已经二十岁了,竟然还强留在身边。

    杜嬷嬷接着道:“若是嬷嬷有个好法子可以帮到夫人,你可愿意尽一份力?”

    莹秋赶紧问道:“什么法子?我又能做些什么?”

    “你如今也二十了吧?可是大姑娘了,普通人家像你这般大,都该是几个孩子的娘了!”杜嬷嬷却突然转了话题。

    莹秋心下一动,以为杜嬷嬷也有了和彩萍一样的想法,便耐着性子道:“我们做奴婢的,自然得以主子为重,哪里能先考虑自己呢!”

    “嗯,这样才是正理,夫人也不是个没心的人,你年龄不小了,也不能一辈子都给夫人当大丫头,到了该配人的时候了!”杜嬷嬷笑着道。

    莹秋咬着下唇,羞涩地道:“奴婢才不要配人,宁愿一辈子伺候夫人!”

    话虽然这样说,但莹秋的心已经欢腾起来了,若真能得了陆氏的首肯,成为侯爷的通房,她这辈子也值了。

    杜嬷嬷见状,便笑嘻嘻地道:“你这丫头,浑说什么?哪有人一辈子不嫁的,别说是你,就是暖冬,迟早也得许人,你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

    杜嬷嬷细细盯着莹秋的脸,想要看透她话里的真假,莹秋也不是个傻的,自然不能把心思露出来,只作羞赧道:“我一心只伺候着夫人,哪里会考虑自己的事儿,府中如我一般大的管事小厮,基本都成亲了,比我小的,我可不能嫁!”

    如此看来,也只有给侯爷做通房最合适了,莹秋心里暗暗地道。

    杜嬷嬷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却拉着莹秋的手,问道:“若是既成全了你的亲事,又能帮到夫人,你愿不愿意?”

    莹秋一听这话,就更加肯定杜嬷嬷是来给自己说做通房的事儿的,只有这样才算是能帮到夫人啊。

    她咬着下唇,似无限娇羞地道:“若真能帮到夫人,我哪有不愿意的!”

    杜嬷嬷拍拍她的手,感慨地道:“你真是夫人的好丫头,放心,这门亲事你绝对不屈了,罗管家是个会疼人的,又得侯爷信赖,你做了他的妻房,不仅以后有好日子过,还能帮夫人一把,夫人定然不会忘记你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