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笑着看了一眼凤子灵,道:“说来也怪了,本宫这个堂堂正正的郡主,竟然被强行安排在下位,可……凤小姐一无诰封,二无德行之人,竟然被奉为上宾,真是令本宫费解!”

    “你说谁没有德行?”凤子灵怒斥道。

    白木槿嘴角勾起一抹轻嘲,道:“自然是凤小姐,您难道忘了当日在本宫面前下跪,请求本宫原谅的事儿了,您到底行了什么于国家社稷,于黎民百姓有功德的事儿,才能以白身对本宫无礼?”

    在天元,除非是有大德行,让天下人都称颂的人,即便是白身,也会在上位者面前获得极大的尊重。像凤子灵这样的吗,自然是没有资格在郡主面前自尊自大的!

    凤子灵脸赤红一片,眸子里盛满了怒焰,她拍案而起,差一点就要跳起来和白木槿对骂了,却被锦瑟一把拉住了,对她摇摇头。

    凤子灵气呼呼地道:“锦瑟姐姐,您就这么看她欺负我吗?”

    锦瑟没有对她说话,反而转过头去,看着白木槿道:“安平妹妹,灵儿还小,你就别和她一般见识了!”

    白木槿冷笑了一下,说她以大欺小,仗势欺人吗?她今日还就真的要欺负欺负她们,否则这帮子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泥捏的人,什么人都能踩上一脚了。

    “本宫倒是不愿意和她一般见识,免得自降身份,让人以为谁都能和本宫平等对话的!”白木槿说着就坐下来,正中央的位置,坐得端庄而得体,仿佛那就是她原本该待得地方,一点儿不自在都没有。

    汀兰郡主见她们吵了这么一会儿,竟然一点儿帮助都没有,瞪了两人一眼,才陪着笑道:“安平妹妹,你就别坐在那里了,本宫这就让人腾出些地方,让您落座,可好?”

    她也是看时辰有些不早了,怕九皇叔来了看到这一幕,自己可就没机会解释了,她真不该听这两人的,非要在这种小细节上刁难白木槿,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白木槿挑眉,问道:“刚刚汀兰郡主不是告诉本宫,已经没有位置了吗?依着本宫看,您身边都有了人,那高位也只有那么大点儿地方,若再摆下一张桌,可就太拥挤了些,这天儿渐热了,就不必和你们凑热闹了!”

    现在想让她去,她还不乐意了呢!就这位置没人争没人抢,宽敞又自在,和那几个人一起坐,反而没意思!

    汀兰郡主心里又气又急,如今白木槿有了那么个大靠山,她可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她,背地里耍手段,只要没有人知道,她自然无所谓。

    她看了一眼凤子灵,咬咬牙,道:“灵儿,要不……你去做寒烟的位置,这边就让给安平郡主吧!”

    凤子灵没想到汀兰郡主竟然舍弃了自己选择了白木槿,气的她胸闷气短,一口血都要吐出来。

    凤子灵眼里含着泪,脸色又红又白,指着汀兰道:“你……你不要后悔!”

    汀兰郡主看着凤子灵的样子,又心疼了,一想到她是凤子涵的妹妹,不看僧面看佛面,她也不能如此对待凤子灵。

    可是锦瑟到底是郡主,若是被她请下去,那也说不过去,这个难题摆在自己面前,实在有些不知所措了。

    汀兰左看右看,就是拿不定主意,这才对着白木槿道:“要不……安平妹妹,咱们就一起挤挤吧,也不是很热的,这样也显得咱们亲厚,是不是?”

    白木槿有些好笑地看着汀兰,见她为难的鼻尖都出汗了,又见凤子灵委屈的像个被抛弃的孩子,锦瑟却一脸平静地看着她,这三个人还真有有意思。

    只听锦瑟郡主也帮腔道:“灵儿可是咱们的小妹妹,不仅是咱们,几位公主都待她如亲妹妹,安平妹妹就别为难汀兰了,她是舍不得灵儿受委屈的!”

    原本打算息事宁人的白木槿听了锦瑟这绵里藏针的话,却突然改变了主意,闲闲地道:“本宫并没有打算为难谁,若你们真待我亲厚,为何不一早就将位置安排好?如今本宫自己坐在中央,也为为了顾全几位的颜面,就不要继续咄咄逼人了!”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小人得志,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把我不放在眼里吗?”凤子灵怒喝道,她待到及笄的时候,再不济也会封个县主,若太后有旨意,郡主也是理所应当的。

    白木槿挑眉,诧异地问道:“凤小姐,您弄错了吧?本宫现在可没对你说过任何一句话,让你下去坐的人是汀兰郡主,不是本宫,你不要怨错了人!还有,不要继续用这种不敬的态度和本宫说话!”

    凤子灵被白木槿的态度气的都有些呼吸困难的样子,瞪着白木槿,恨不得去把她给吞下去的样子。

    汀兰郡主,却听到自己的人给她打手势,说宣王他们已经到了,这下她觉得头大了,凤子灵这边气得要发疯,白木槿还稳稳地坐在中央。可九皇叔肯定是和凤子涵一起来的,这下可好了,两边都要得罪了!

    这还是汀兰郡主第一次觉得自己有无能为力的感觉,凤子涵她不想得罪,那是因为对他存了一份心,九皇叔干脆就是不敢得罪,连自己父母都不敢开罪的人,她哪来的胆子?

    这里外不是人的感觉,甭提有多憋屈了,她只好安慰凤子灵道:“灵儿,你就别生气了,算我错了行不行?”

    凤子灵委屈地看了她一眼,道:“汀兰姐姐,你刚刚竟然要我让位子给她,你连亲疏远近都不分了,还让我不生气,我可生气,生很大的气!”

    汀兰郡主看着下面的客人都一副好整以暇看好戏的样子,一时间尴尬无比,只好舔着脸道:“灵儿,我也是没法子,让安平郡主坐在那里,被人看了,就要说我这个做主人的不懂礼数了!”

    还不是她和锦瑟出得馊主意嘛,也怪自己一点儿脑子不长,以为白木槿是个好拿捏的主儿,哪知道她能如此不顾体面就往中央一坐,却害得自己里外不是人,偏偏凤子灵是个最会撒娇耍痴的。

    要不是看在凤子涵的面子上,她还真的懒得理会这丫头,仗着太后的宠爱,就连公主都不太放在眼里,以为自己比公主还尊贵。

    凤子灵可一点儿也不在乎汀兰郡主的感受,反正就稳如磐石地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脸上还挂着被所有人都欺负了的表情。

    锦瑟看着汀兰的样子,也有些许的无奈,低声道:“算了吧,也是安平妹妹自己愿意坐在那里的,怨不得谁!”

    汀兰郡主现在也没有法子了,眼看着宣王一行人都快走到了,她还能有什么别的法子呢?只能见机行事了,只希望九皇叔不要太在乎白木槿,那样还不至于因为这座位的事儿就和自己翻脸。

    凤九卿一行人缓步而来,脸上都洋溢着出游的兴致勃勃。凤之沐和白慕辰第一眼就看到了白木槿,这也没办法,谁让白木槿坐在那么醒目的位置呢?

    白慕辰微微蹙眉,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和凤之沐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疑惑。可还是聪明的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去问。

    凤九卿一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起身行礼相迎,白木槿自然也不例外,凤九卿早就看到了她,却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平静地给大家挥挥手,让所有人都安然落座。

    汀兰郡主,见凤九卿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没落在白木槿的身上,才将一颗悬着的心落回了肚子里,心道,九皇叔果然对白木槿没有那么上心,否则定然不会无视她坐在中央而不理会的。

    锦瑟郡主自然也同样是这个想法,原本绷着的脸,顿时露出了灿如朝阳的笑容,对汀兰道:“看吧,没那么大的事儿,瞧给你吓得!”

    “我还不是害怕吗,上回你也看到了,十五那么痛骂咱们,九皇叔就坐在一边毫不理会,还给十五递茶,还有那琼浆玉液,还有……上次百花盛宴,我就说了几句话,他的眼神都快把我冻成冰棍了!”

    汀兰郡主心有余悸地道,她不敢说的是,自己有意要刁难白木槿,却突然不能动的事儿,她也怀疑是凤九卿干的。不过没有证据,她不敢胡说,免得又让九皇叔抓到她的错,狠狠地给她来一下!

    惹狼惹虎,不要惹到九皇叔!这是她十岁那年生辰,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儿。

    锦瑟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却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轻咳了一声,道:“放心,王爷也不是那等肆意妄为的人,不会为了个女人跟你过不去的!”

    “希望如此吧!”汀兰郡主感慨万千地道。

    凤九卿不动声色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却对对凤之沐勾勾手指头,凤之沐就像个听话的小狗儿一样,欢快地蹦跶过去。

    凤九卿只轻声嘀咕了几句,凤之沐就又欢腾地蹦跶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又对自己旁边的白慕辰说了几句什么,两人都窃窃地笑了。

    陆青云和曾明熙故作无所谓地坐下来,还是陆菲媛不高兴地嘀咕了一句,道:“定然又是汀兰郡主和凤子灵惹出来的事儿,过分!”

    陆青云冲她摇摇头,低声道:“等着看好戏就是,不必多言!”

    凤子涵却在此时才姗姗而来,凤子灵一见到她,就委屈地跑过去,道:“哥,你可来了,灵儿都被人欺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