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汀兰郡主的脸色一沉,这凤子灵也太没分寸了些,当着自己面的就告状,虽然不是冲着自己,但难免会连累自己在凤子涵心中的印象。本来她就已经够艰难的了,全天下都知道她对凤子涵的心思,可凤子涵却一点儿表示也没有。

    她已经十六岁了,若还不定下来就成了老姑娘,虽然她是郡主不愁嫁,但是也要选个人中龙凤,父母虽然几次劝她息了对凤子涵的心思,说那人不是良配,可是她还是不甘心。

    现在知道凤子涵竟然对白云兮那个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的臭丫头动了心,她顿时觉得蒙了奇耻大辱,过去那些人也倒罢了,全都是真正的贵女。可如今白云兮算什么,母亲是庶女,自己也是庶女,这种人难道比自己有魅力吗?

    她的眼神转冷,不经意地看过去,却发现白云兮一脸羞涩地与凤子涵对视了一眼,气的她差点冲上去挠花她的脸。

    凤子涵瞥了一眼坐在中央的白木槿,知道定然又是这个不知深浅的白木槿做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面,他还是有分寸的,只是不咸不淡地安慰了一句:“好了,不必放在心上,回去坐好!”

    凤子灵扁着嘴巴,眼泪都涌到了眼眶里,道:“哥,你可不能不为我做主!”

    凤子涵对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在这里胡闹,凤子灵才不甘不愿地坐回去了,临了还悄悄瞪了白木槿一眼。

    凤子涵也安然落座,没过一会儿大皇子和六皇子竟然相携而来,这让所有人都吃了一大惊。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闹到一起去了,还真是令人下巴都要惊掉了,大皇子和陈贵妃不和,这件事几乎是人尽皆知,以前六皇子也和大皇子俩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去,这会儿竟然相谈甚欢地过来了。

    两人的到来比凤九卿和凤子涵还要引人注目,两人恭恭敬敬地给凤九卿见了礼,然后也二话不说就各自坐下来了。

    白木槿笑盈盈地看着这一切,今日这围场还真是出奇的热闹,自己是戏中人,也能看别人的戏,真是不虚此行啊!

    凤之沐好半晌才诧异地蹦过来,看着白木槿,左转了三圈,右转了三圈,然后才仿佛认出了人一般,道:“啊……原来这位美女姐姐,竟然是安平郡主啊,我道是谁,有资格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却原来是您,嗯……这个位置也只有你合适了!”

    白木槿笑了一下,看着凤之沐装模作样的夸张表情,道:“十五皇子有礼,让你见笑了!”

    凤之沐摆摆手,又对汀兰郡主皱着眉道:“汀兰姐,你也忒不厚道了,这么重要的位置咋就给了安平郡主一个人呢?咱九皇叔也是无比尊贵的人,理所应当也该在正中央,你如此安排可有些厚此薄彼,无视九皇叔的意思啊!”

    众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十五皇子在那里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汀兰郡主尤其莫名其妙,怎么这位置倒变成香饽饽了,还理所应当给尊贵的人坐?

    汀兰郡主尴尬地笑笑道:“十五,你就甭闹了,快些坐下来,一路赶过来,肯定劳累了吧?”

    凤之沐根本就不让她转移话题,死缠烂打地道:“你就是不公平,你不给我安排,不给大哥和六哥安排这中央的位置也罢了,怎么能连九皇叔也不考虑到呢?是吧,九皇叔?”

    凤九卿摆摆手,道:“哎,不必了。本王也没有那么重要,坐这角落里就好了嘛!”

    汀兰郡主简直要一口老血喷出来,那是最高位了好嘛,什么叫角落里,果然,九皇叔不是没注意白木槿,那是憋着在这里等她呢!

    陆菲媛和陆青云已经相视窃笑了,曾明熙凉凉地说了一句:“这只老狐狸,没脸没皮的!”

    陆青云知道他不痛快,也就不去撩拨他的火,却道:“嗯,不过……我表妹怎么会那么巧就坐在那里了呢?”

    因着褚云燕就在他斜对角,自然听见了他的话,便开口解释道:“郡主来的时候,汀兰郡主说上位坐满了,让她坐到最末的位置,和白云兮一起坐,郡主自然不能甘愿受辱,就把席位搬到中央去坐了!”

    “噗……”陆菲媛正在喝茶,不小心岔了气儿,还好用袖子掩住了,才没出丑,接过丫头递来的帕子擦了嘴,才道:“槿儿也太……高了,这么个主意都能想出来,真后悔没有早点来!”

    “早点来,就看不上现在这出好戏了!”陆青云笑道。

    汀兰郡主憋了好一会儿,才可怜兮兮地看着凤九卿,道:“九皇叔……可不是我安排安平妹妹坐那里的,我……”

    “嗯?不是汀兰姐安排的?那是谁,今儿不是你做东邀约的我们吗?”凤之沐诧异地问道。

    汀兰郡主暗暗给凤之沐使眼色,只想着让他赶紧闭嘴,可是凤之沐却不解地问道:“汀兰姐,你眼睛不舒服吗?要不要请御医来看看?”

    汀兰气得鼻子都歪了,才不甘不愿地道:“是安平妹妹自己要坐那里的,我也拦不住她!”

    “啊?不会吧?”凤之沐诧异地道,然后转而问白木槿:“郡主,是你自个儿要坐这里的?不会的啊,每个人的位置不都安排好了吗,你怎么自己要坐这里呢?”

    白木槿十分配合地回道:“本宫来的时候,汀兰郡主说上位已经满了,本宫总不能坐到男宾席上吧?于理不合,就自个儿搬了案几,坐这里了,又宽敞又舒适,又不会伤到汀兰郡主的面子!”

    凤之沐点点头,恍然道:“哦……原来如此啊,虽然郡主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怎么觉着那上面应该是有郡主的位置呢?”

    白木槿回身看了一眼,道:“哪里有,上面已经满了!”

    凤之沐指指凤子灵的位置,道:“那不就是嘛,凤小姐又不是郡主,没道理坐在郡主们身边啊!”

    凤子灵的脸刷地就拉长了,瞪着凤之沐,道:“我坐哪里需要你管吗?是汀兰姐姐给我安排的位置,难道不是郡主就不能坐了?谁规定的?”

    凤之沐也没和她生气,反而笑眯眯地道:“也不是谁规定的,人嘛总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你看看我,我就坐在男宾席嘛,和大哥六哥并排,总不能坐到九皇叔身边去,那就不合规矩,那叫不知礼数,没有尊卑之分!”

    凤子灵被他说的面红耳赤,若按照身份来论,她的确不该和郡主们平起平坐,可是这么多年谁也不敢因着她没有郡主的名分就敢给她难堪,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如郡主的地方。

    就算是公主,她也不见得就真心敬重,在皇家,还不是谁有权势,谁得宠谁地位高吗?这虽然不是明面上说出来的,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她父王手握军权,又得皇上倚重,谁敢轻视她?

    再加上她母亲是太后的侄女儿,又和当今陈贵妃义结金兰,又有哪个敢说她不配和郡主平起平坐?

    可是如今被凤之沐这样当众羞辱,她一边是羞恼,一边是愤怒,拍案而起,道:“你也看不起我?别以为你是皇子,我就真的怕你,郡主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是公主……”

    “子灵!”凤子涵森冷地喝止了凤子灵继续说下去,再让她说,怕就要担个大不敬的罪名了,楚郡王府虽然权势大,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蔑视郡主乃至公主。

    凤子灵看着一脸阴沉的凤子涵,眼泪刷地就落下来:“连你也不帮我,看着他们羞辱我,你难道忘了当日在宁国公府门前的大辱了吗?”

    凤子涵的脸色在这句话后更加阴鸷了起来,本就冷漠的一张脸,现在冷的似乎都结了冰,眼神森寒看着凤子灵,却无比冷静地道:“来人,送小姐回府!”

    “你……你竟然要赶我走,你凭什么赶我走,我是汀兰姐姐请来的!”凤子灵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是她被欺负了,哥哥不帮她,还要赶她回家,天下哪有这样的哥哥?

    汀兰看他们兄妹二人闹僵了,赶紧打圆场,道:“子涵哥,灵儿只是一时冲动,你就不要跟她大小声了,她还小,有些任性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说完又对凤子灵使了眼色,劝道:“还不跟你哥哥服个软,算是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凤子灵正在气头上,哪里会听汀兰的劝,她怒道:“不要跟我假惺惺,你们都是一个样儿,欺软怕硬,不就看她有九皇叔撑腰吗?呸……你也不要妄想我哥会看上你了,他宁可看上白云兮那个低贱的人,也不愿意多理会你,死了心吧!”

    在她看来,汀兰郡主巴结自己还不是希望能够成为楚郡王世子妃,她本就不愿意别人染指她那么优秀的哥哥,所以和汀兰也只是面和心不合。加上刚刚因为白木槿,她竟然要赶自己去下面坐,这一茬她也没忘记呢!

    汀兰郡主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眼里满是怒意,脸上挂着冷笑,身为郡主的尊严,让她再也不愿意给凤子灵一点儿面子了,对人吩咐道:“将凤小姐请出去吧,这里不欢迎她这样无理取闹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