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今日围场是她包下来的,她作为主人自然有资格赶人走。凤子灵一席话,已经让她颜面扫地,纵然会得罪凤子涵,她也不会容忍如此侮辱自己!

    凤子灵张口结舌地看着她,其实刚刚自己说完话就已经感到后悔了,只是当时脑袋一热,就把实话给蹦跶出来了。

    现在场面变得难以收拾,众人的目光在凤子涵,汀兰,白云兮和她之间来回扫,带着窥视和一些不易察觉的鄙夷。

    汀兰郡主欢喜凤子涵,大家心知肚明,可是谁也不会把话说明了,说明了就是在损别人的清誉。毕竟汀兰郡主和凤子涵没过明路,哪能随便就说的?

    而凤子灵刚刚一句话又将凤子涵和白云兮的事儿给戳穿了,这里在座的可是有不少人都盯着世子妃或者世子侧妃的位置,白云兮被贬为庶女之后,反而搭上了凤子涵,这让很多人心里都生了不平。

    一个侯府的庶女,竟然妄想攀上天元最受欢迎的单身男子,凤世子是那么随便就能肖想的吗?

    白云兮本来还有些得意的,但是也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不善眼神,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果然这件事是不宜过早曝露的,她更加关心的是白木槿的反应,发现她一直都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这一场争吵,与她半点儿关系也没有。

    她再看了看凤子涵的神情,发现他的脸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杀人的样子。

    而周围的人不是在看笑话,就是在对她和汀兰郡主指指点点。汀兰郡主毕竟身份尊贵,其他人不敢明目张胆,所以大部分鄙夷的眼神和窃窃私语都是针对她的。

    如果地上有个洞,她一定毫不犹豫地钻下去。若是让人知道,自己用计勾引了凤世子,恐怕不知道多少人会想要把她给弄死了!

    尤其是处在盛怒中的汀兰郡主,她已经不止一次感受到来自汀兰郡主的含着杀意的眼神。白云兮暗自叫苦不迭,都怪凤子涵的妹妹,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将自己哥哥的闲话拿出来说,对她有什么好处?

    凤子涵腾地一声站起来,道:“没听到我的话吗?将小姐带回府去,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许她随便出府!”

    每一次都要给他惹祸,这一次更是让自己下不来台,又顺道得罪了汀兰郡主,他怎么有这么愚蠢的妹妹?

    楚郡王府的下人再不敢迟疑,几乎是连拉带拽地将凤子灵拖下去了,凤子灵还不停地哭嚎,她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不敢说话,但是却能嚎啕大哭,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和羞惭!

    哥哥和汀兰姐一定都恨死她了,这是她唯一的念头。可是接下来她又将这一切都归咎于白木槿,若不是她非要坐在中央,就不会引出这一连串的意外来。都是白木槿惹她生气,才让她失去了理智。

    凤子涵和凤子灵不愧是兄妹,从他最后掠过白木槿那阴鸷的眼神来看,大概也是同样深恨白木槿。

    汀兰郡主对凤子灵的恼恨没有因她离去而减少分毫,不仅当众把她的心思说出来,还笑话她连个庶女都比不上,这简直就是对自己赤果果的蔑视和嘲讽。让她颜面扫地,光看那些人像看笑话一样看着自己,就恨不得将凤子灵捉起来狠狠地打一顿。

    但是凤子灵她动不得,可是……汀兰看向白云兮的眼神,带着阴冷的杀意,这个女人最该死,竟然敢主动勾上凤子涵,与自己抢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凤之沐看自己几句话就造成了这个后果,赶忙向汀兰和凤子涵赔礼,道:“汀兰姐,子涵哥,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不说还好,一说这两个人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凤之沐一脸歉意的笑容,可是眼神却亮晶晶的,临回位子之前,还对白木槿悄悄眨了一下眼睛,险些让白木槿笑出声来,这个小皇子,大概是被凤九卿教坏了。

    这让白木槿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白慕辰,他成天和凤之沐在一起,不会也变成这么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吧?

    凤之沐归位的时候,也对凤九卿吐吐舌头,两人默契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凤之沐乐得屁颠屁颠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汀兰郡主沉默了一会儿,才对白木槿道:“安平妹妹,不好意思,委屈你坐在那里这么久,现在可愿意到姐姐这里来坐了?”

    锦瑟也跟着道:“是啊,汀兰可是为了安平妹妹连灵儿都请走了,你可别不领情哦!”

    汀兰看了一眼锦瑟,眼里有些疑惑,为什么她听着锦瑟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呢,好像锦瑟对白木槿有很大的不满一样,难道是为了凤子灵吗?

    可是凤子灵那丫头,连她们这正牌郡主都不放在眼里,她何必要帮凤子灵说话呢?真是有些看不懂锦瑟这个人了!

    锦瑟却仿佛敏感地发现了汀兰的疑惑,温婉一笑,坦荡荡的样子,看不出有丝毫不妥。汀兰才觉得自己多虑了,锦瑟这样温柔知礼,又聪慧懂事的人,怎么会对凤子灵如此无礼的行为还抱着什么同情呢,大概只是单纯的不喜欢白木槿而已。

    白木槿嘴角勾出一抹笑,她也不能将事情做绝了,所以点点头,对汀兰道:“多谢汀兰郡主盛情,真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了,只不过……好像请凤小姐走,和本宫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一句话让锦瑟就僵了笑容,她绵里藏针,人家就锋芒毕露。光是这份坦荡就比自己要高明了很多,这个白木槿,还真是有恃无恐!越是如此,就越是让人……憎恶!

    汀兰笑了一下,道:“自然与安平妹妹无关,先入座吧,今儿出来游玩,自然要尽兴,就不必理会那些不高兴的事儿了!”

    白木槿就坡下驴,道:“多谢汀兰郡主!”

    然后就大大方方地起身,稍稍提起自己的长裙,走上了高位,坐在了安平的右手边,她摆在中央的案几也很快被人抬了下去。

    汀兰郡主和锦瑟对视了一眼,才笑着道:“今日邀大家在京郊围场,希望大家都能尽兴,待会儿咱们就要进入围场了,是不是来一场比试?”

    “我也觉得光是各自狩猎就没有意思,是该来个比试有趣,男子狩猎比猎物的多少,咱们就比马好了,前面就有赛马的道儿,绕着围场跑一圈,看谁最先回来,就算赢,如何?”锦瑟提议道。

    各家贵女都跃跃欲试,今日可是个好机会,汀兰郡主邀请的大多是年纪差不多的人,哪个不想在这些王孙公子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马术。

    汀兰郡主听了便问道:“那拿什么做彩头呢?”

    白木槿笑了笑,道:“我倒有个主意,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哦……安平妹妹说说看!”汀兰郡主笑着道。

    白木槿看了一眼在座的人,道:“能受汀兰郡主邀请的人必是尊贵之人,随身也会携带着些贵重之物,不如就捐献出来,也不必给谁当彩头,到时候寄卖出去,所得的银两就以拔得头筹的人的名义捐给相国寺,让他们帮着布施给京里的乞丐,也算功德一件!”

    这样的善举,就算有人不乐意,也不好明着说出来,可是被白木槿先提出来,却让锦瑟和汀兰有些不高兴,这明显是想拿别人的钱来给自己挣名声。

    所以二人对视一眼,还是锦瑟先开口道:“这……咱们也不好做了众位小姐的主,还是要问过大家的意见才行!”

    “我同意!”曾明熙第一个开口支援。

    “我也同意!”凤之沐不安落后。

    “是个好主意!”凤之澈笑盈盈地道,看着白木槿的眼神带着些亮彩,这样的女子,既有美貌,又有智慧,还有难得高贵的出身。最重要的是,这份兼济天下的心,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适合……

    凤之澈心头微微荡漾,若是自己能娶此贤妻,定会大有助益,只可惜母妃却不愿意,而自己又需要楚郡王府的助力,实在太过可惜了。

    大皇子凤之浒却似乎不太乐意的样子,道:“如此可算是沽名钓誉?拿别人的钱财给自己挣善名,实在有些……呵呵……”

    白木槿笑了笑,转向大皇子,解释道:“怎么算是沽名钓誉呢?咱们并不缺这点儿钱,可是……对于那些受到恩惠的人来说,也许就是救命的。勿以善小而不为,大皇子难道不希望尽一份心力吗?”

    这样的人岂能君临天下?连一点点小善都不肯做,只想着自己的人,若真让他得了天下,恐怕天元的百姓,就要受苦了!

    大皇子被说了个脸色一僵,这个小女子真是有些骄矜自大,竟然敢当面奚落自己,他冷哼一声,道:“也不知安平郡主提出这个想法,是不是在为自己造势,才刚刚做个郡主,就想要展示一下自己乐善好施的贤名吗?”

    白木槿勾出一抹浅笑,道:“我一个女子,要造的什么势?若是大皇子不愿意,也无人勉强,要给谁造势,也不是现在能够预知的,谁有能耐拔得头筹,为她谋个善名,可不比直接给个彩头要好的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