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可是这里哪个不是骄傲的女子,怎能打退堂鼓,而且她们都是自幼学习骑马的,这些并不算多危险的障碍,根本不足为惧。

    众人各站一道,并驾而立。一声令下,都一甩长鞭,策马而去。白木槿到没有刻意地要争什么第一,但是也不能太难看了,否则这些人不定怎么笑她!

    所以她始终保持在中上流的位置,既不愿靠前,也不愿落后,显得悠然自得,过障碍的时候,马儿有些不适应,有好几次差点都要将自己颠下来,可是终究是稳稳地坐在马背上。

    马儿适应了几个栅栏之后,就驾轻就熟了,好像还极为兴奋,不停地发出欢快地鸣叫声,白木槿也被它欢快的情绪感染了,笑着扬起鞭子,打在了马屁股上,道:“好马儿,咱们一起玩耍吧!”

    黑马仿佛听懂了她的话,高高抬起前蹄,仰头嘶鸣,然后四蹄腾空而起,又飞跃了一道沟壑。

    “表妹,你得加油了,我先走一步!”陆菲媛从她旁边掠过,扬起一阵尘埃,白木槿无奈地笑笑。

    白云兮本来也在她的身后,这会儿也赶了上来,回身对白木槿笑笑,似乎在炫耀自己的马术,然后狠狠地抽了一下马,迅速消失在白木槿的面前。

    白木槿放低自己的身子,紧紧握着缰绳,对黑马道:“好马儿,别人都在笑话咱们呢,让她们看看你的真正速度吧!”

    双腿夹紧马腹,鞭子扬起,掀起一阵尘土,不一会儿就赶上了白云兮,并且把她甩在身后吃土。

    白云兮气恼地啐了一口,又狠狠地抽了自己的马一鞭子,追了上去。可是白木槿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总是比她快一步,也不是很远,总让白云兮有种错觉,好像她再快一点点,就能追上去,可是无论她多努力,都到不了她的身边。

    白云兮越是想要追,就越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这让她深深地愤怒,不肯服输,又不能赢,这大概就是对她最大的折磨了。

    曾经前面那个丫头,虽然是她的长姐,可是却要看自己的脸色过活,有什么好东西,都是她捡剩下来才会给白木槿,若是她都喜欢,那就干脆都留着给自己。白木槿无数次羡慕地看着她漂亮的衣服和首饰,无数次地渴望着她所拥有的父爱和母爱。

    她明明是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却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骄傲耀眼的,让她自惭形秽。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再注意自己,她拥有美貌,才华,智慧,还有不可多得的好出身。

    而自己呢?却在她的步步算计之下,一落千丈,财富没有了,连出身都低到了尘埃里,还损失了好名声。这一切都是拜前面那个人所赐,只要想到这里,白云兮的心就跟有蚂蚁在恳一样。

    白云兮因为太过专注地盯着白木槿,没有发现她离白木槿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而她胯下的马,竟然开始变得躁动起来。

    白云兮自然没有发现这点儿细节,反而愤怒地抽打着越行越慢的马匹,直到白木槿都不见了,她也没能追的上。

    而原先落后的人,也一个一个地越过了她,这让她更加慌乱起来,骂道:“死马,臭马,连你都欺负我,你要是再不跑快点,信不信我杀了你?”

    那马躁动起来,却好像也很听话了一般,开始狂奔了起来,白云兮被吓了一跳,可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那马竟然偏离了跑道。

    白云兮直到此时才觉得真的害怕了,因为马根本就不听自己的指挥,像中了邪一样拼命地往没有人的地方跑。

    “停下来,停下来……”白云兮越慌乱就越没有办法控制马,只能无助地大叫起来,可是马又不是人,根本就不会理会她的狂叫,反而因为被她尖利的嗓音惊的更加狂乱了。

    白云兮一抬头,竟然发现马跑到了树林的方向,那里树木密布,根部不是策马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撞得头破血流啊。

    她紧紧地拉着缰绳,想要让马停下来,可是马根本就不理她。

    “救命啊……救命啊……”白云兮哭喊起来,她终于明白,自己今日是着了别人的道儿了。

    这边白木槿也不轻松,她也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马出事儿了。她虽然仔细检查了一遍,可是到底还是出事儿了。

    马有些失控,虽然情况不严重,但是却要耗费她巨大的力量来操控它。若不是自己驭马有方,恐怕马也会感受到自己紧张的情绪,而更加躁动。

    白木槿不停地伏在马的耳朵边安抚道:“好马儿,看清楚了路,千万别害怕!”

    眼看前面就要到最险的一线牵了,所谓一线牵,是一道悬浮桥,很窄,大概也就够一匹马通过的,所以在这里才是最考验速度和技术的地方。

    白木槿看到前面的人稳稳地过了去,还算镇定,可是自己的马却越发的不安了。它的肌肉都跟着抖动了起来,仿佛经历着什么痛苦一般。

    白木槿知道,自己得采取非常手段了,否则这一关很难过去。手中的银针已经发出森冷的光芒,她对准马的几处大穴扎去,让马失去了痛觉。

    果然,马竟然安静了下来,连肌肉都放松了一些,白木槿踢了一下马腹,它就跑了起来,稳稳地通过了浮桥。

    白木槿松了一口气,若刚刚马以那种不安的状态过桥,定然会摔下去,下面就是湍急的河流,她先别说会不会被水冲走,恐怕还得溺毙在河里。

    难道是锦瑟给自己的马动了手脚吗?可是明明她一直没机会靠近自己的马,而且她也检查过了,这匹马除了性子不好之外,根本没有其他问题。

    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呢?她这针刺之法,也维持不了太久,若不能及时跑完全程,定然还会有意外发生。

    打定了主意,白木槿又在几处大穴上扎了两针,这几针大概只能维持一盏茶多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必须得完成全程。

    而马已经被她封住了痛感,抽鞭子显然不行了,只能刺激马的神经,她取出了涂有药物的针,刺在马头上。

    这种药会使得马变得兴奋起来,使得它不停地狂奔,可以挖掘它最大的潜力,但是也会有弊病,那就是马若过了这个兴奋期,就会变得很虚弱,需要静养半月才能恢复正常的体力。

    可是现在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必须要在这段时间内,跑完。因着刚刚耽搁的时间,她已经落后了很多人,药性发挥之后,白木槿开始稳稳地拉住缰绳,将自己的身体尽量放低,几乎已经趴在了马背上。

    可是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她必须要控制好马头,不让它在兴奋过头的情况下,偏离轨道,更不能撞上什么不该撞的东西。

    马的四蹄像是悬空了一般,只轻轻地沾了地就又抬了起来,像离弦的箭一样,迅速地跑了起来,越过了一个又一个人。

    那些人只以为白木槿在发力,想要夺魁,所以越发拼命地追赶,白木槿的马却根本停不下来,一直疯狂地奔跑着。

    她要绕过一座小山坡然后才能往回跑。因着越过山的道路狭窄,而马的速度却不能慢下来,她的半边身子不停地曾到一些尖锐的石头,痛自然不必说。

    可是白木槿始终咬牙坚持着,她不能出事儿,更不能出丑。越来越快的速度,让她也越来越辛苦,大腿两侧也因为颠簸和摩擦而热辣辣的疼了起来,想必是磨破了皮。

    终于越过了山坡的窄路,她的面前已经是回头的康庄大道,就要胜利了,白木槿不禁在心里鼓励自己。

    前世跑马差点儿死去的经历,让她明白,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说不定什么地方就有人在盯着她,要谋算她的性命。

    不过无论是面对谁,她都有抗争的勇气,决不能死在这里,那也太不值得了!

    “表妹,你怎么这样快?”陆菲媛刚刚喊完一句话,就被白木槿甩在了身后,她发现白木槿的姿势有些奇怪,惊觉白木槿大概是出了什么意外。

    她对白木槿的了解来看,她并不是想拿第一的样子,否则刚刚也不会故意那么悠闲地骑马了,她可是见识过白木槿的马术的,绝不会用那样狼狈的姿势骑马。

    知道有了意外,陆菲媛也努力追了上去,现在哥哥他们都不在这里,她真怕白木槿会出事儿,到时候连相救的人都没有了。

    可是白木槿的马像是不要命一样狂奔,就连稳稳跑在前面的汀兰郡主和锦瑟郡主都很快被赶上来了。

    她们自然也发现了白木槿的异常,汀兰和锦瑟对视一眼,眼里有些惊慌,若是白木槿在这里出了意外,她怕九皇叔会把责任推到自己的头上来。

    可是锦瑟却没有多少顾忌,反而加快了速度,道:“汀兰,咱们可不能输给白木槿!”

    汀兰以为锦瑟没看出来白木槿的异常,还想出声提醒,却发现锦瑟已经甩开了自己,远远追着白木槿去了。

    她也不敢落后,若是白木槿真的坠马,她也要尽量保证不会死人,否则……她真不敢想若是九皇叔怪罪下来,她要面对怎样可怕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