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不要嚣张跋扈,以为自己是郡主就可以轻视别人,甚至能决定别人的生死,郡主也要守法,别以为你做的事儿没人知道!”

    凤子涵说的义正言辞,好像他打汀兰郡主是为了所谓的公平正义,为了教育人家懂法守法一样。

    汀兰捂着自己的脸,眼里都是不可置信,几滴泪滴落下来。锦瑟在一旁看得也惊了一跳,赶紧上前安慰,却被汀兰一把推开。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凤子涵,好没用避讳和退让,没有胆怯和心虚,只能冷冷的,像是要把凤子涵看清楚一样,问道:“你打我?为了白云兮吗?”

    所有人都安静了,大概也没有人料到凤子涵竟然会出手打汀兰郡主,毕竟两人还算得上是表兄妹,而且两家虽然不说多么亲厚,但是面子上也过得去,而且汀兰和凤子涵也算是青梅竹马了!

    凤子涵可没有心情管别人的感受,在他看来,汀兰郡主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竟然因为嫉妒就要动手害人性命,实在太恶毒了些!而且白云兮又是那么可爱的姑娘,善良又无害,怎么能受这无妄之灾呢?

    今日要不是他及时出现,白云兮定然会命丧当场,而且会死的很难看。幸而自己当机立断,砍断了马腿,白云兮只是摔了一跤,当场晕了过去。

    可即便如此,他也难以原谅汀兰的所作所为,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他总算是见识到了。

    他检查过那匹马,被人下了药,药性会随着马剧烈奔跑而发挥作用,致使马发狂。若不是白云兮幸运,正好误闯了他搜寻猎物的那片区域,就死定了!

    凤子涵毫无悔意地道:“不是为了谁,而是要让你知道,即便你身份再尊贵,靠山再强硬,也没资格说要谁死,谁就得死!”

    “你……你……好好好,为了那么个狐媚魇道的东西,你竟然敢当众打我,凤子涵,你好样的,别以为你是楚郡王世子,就敢如此对我!”汀兰郡主也怒了,她既心痛又愤恨,他们十几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

    还是个上不得台面,名誉又不好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早知如此,她应该更早些就下手要了白云兮的命,何必要在围场动手!

    凤子涵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轻蔑地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做出如此恶毒的行为,以为能瞒天过海吗?白二小姐就算身份不如你高贵,但也罪不至死,你何必要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害她?”

    锦瑟在一旁听了,心中有且窃窃的,赶紧劝道:“凤世子,汀兰肯定不会害人的,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锦瑟,你不要让我失望。与她为伍,迟早会把你也变成一个毒妇!”凤子涵好像是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锦瑟脸色也变得有些尴尬和难堪,不悦地道:“凤世子,话不要乱说,汀兰她虽然任性了一些,但是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恶,到底孰轻孰重,您也该分清楚!”

    这后面一句话就是提醒凤子涵,汀兰郡主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那是堂堂郡主,是公主的女儿,父亲又有权势,不是他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换句话说楚郡王府虽然声势浩大,但京城里还真不是可以横行无忌的,有太多人是他们开罪不起的。

    凤子涵听了目光更加森寒,他也瞪了锦瑟一眼,道:“我分的很清楚,希望你们也能分清楚!”

    “锦瑟,不用和他说了!”汀兰再也无法面对众人或同情,或讽刺的眼神。她要记得这一巴掌,然后狠狠地还给白云兮。

    说着便气呼呼地拉着锦瑟跑开了。这一此围场之行,可以说不欢而散了!

    凤之澈此时才走过来,拍拍凤子涵的肩膀,低声道:“子涵,你这样做,可有些不太够风度,汀兰到底是自家人!”

    凤子涵眉心跳了一下,道:“她太跋扈了,应该受点儿教训!”

    “为了那个小丫头,似乎有些不值得!”凤之澈倒是说得直白,依他看来,那个白家二小姐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和汀兰比起来,也实在太次了些。

    可是凤子涵却不这么想,对于嚣张跋扈的汀兰他本就没什么好感,过去她针对那些他没什么感觉的女子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对自己在意的人也下狠手,这就让他难以忍受了!

    在凤子涵眼里,重要的不是汀兰做了什么,而是对谁做了,别人可以动,他在乎的人却不能动,白云兮已经够可怜的了,在家被那么个嚣张的姐姐欺负,出来还要被汀兰这样的人欺负,真的让人心疼!

    “六皇子,你不了解她!”凤子涵只一句话,就充分表现了自己对白云兮的重视。

    这让凤之澈都有些难以理解了,无论从哪一方面看,白云兮也不是什么好的啊,虽然他的确与白云兮接触不深,但是光看也觉得那女子的言行举止不符合真正贵女的风范,太过轻浮了些。

    凤之澈挑眉,也不便多说,毕竟这是凤子涵的私事儿,他也不能干涉太多!所以只是笑了笑就走开了!

    大皇子凤之浒却走过来笑道:“没想到……呵呵……”

    凤子涵看着凤之浒意味深长的笑声,顿时一惊,难不成凤之浒真的对白云兮存了些不该有的心思吗?

    可是凤之浒也没有多说,笑了笑也跟着走了,眼里倒是对凤子涵有些惺惺相惜之感。不只是自己喜欢那样没长开的花儿!

    凤子涵的眼里寒光一凛,却最终忍耐下来,这个凤之浒果然是个混账东西!幸而当初自己帮了白云兮,否则这好好的姑娘岂不是让一个猪猡给糟蹋了!

    众人见没有热闹可以看了,纷纷退散了,还以为要大闹一场的,没想到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陆青云却走到凤子涵的面前,深深看了他一眼,带着些沉痛道:“这就是你的选择不成?”

    “我不懂青云兄说什么!”凤子涵淡淡地道。

    陆青云冷哼一声,道:“我是看在师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才一再容忍的!她是我表妹!”

    凤子涵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道:“过去我也没有听青云兄说过自己有什么表妹,看来安平郡主还真是道行不浅!”

    陆青云被他这种死不悔改的态度给气着了,指着他,恨恨地道:“看来你是一定要如此了,今日是我最后一次忍你,就算全了兄弟义气!”

    话外之意自然是往后若凤子涵还敢继续动白木槿,那就不必再谈什么交情了!这算是对凤子涵的最后通牒!

    凤子涵脸绷得紧紧的,却道:“青云兄,你只是没看清楚她的面目罢了,将来你一定会明白,我做的并没有错!”

    陆青云怒极反笑,道:“凤世子真是高风亮节,大义凛然!”

    凤子涵自然听出来他的讽刺之意,也没有多做解释,反正不真的拆穿白木槿的真面目,他恐怕还真的动不了她。身边有这么多守护神,还真是个难缠的角色!

    可是他坚信自己的眼光和能力,白木槿到底是个小女子,即便心机再深,也总有露马脚的时候,他只要证明白木槿不是他们所以为的好女子,肯定会众叛亲离,然后还不是由着他处置了吗?

    说到底他最忌讳的还是凤九卿,只要他不再护着白木槿,那就没人能成为阻力了。陆青云到底没有掌握陆家的大权,而曾明熙……他敏感地觉得曾明熙也是站在白木槿一边儿的,这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曾明熙如此通透的人,怎么也会犯迷糊呢?不过曾明熙最终还是会去西塞,完成曾家的使命,即便他执迷不悟也不会对自己有多大的影响!

    此时小蓝跑出来紧张地道:“凤世子,我家小姐一直在喊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您去看看吧!”

    凤子涵也顾不得合不合适便猫身进了营帐。凤之沐老气横秋地摇摇头,道:“子涵哥还真是昏头了!”

    “他不是昏头了,而是……从来都没明白过!”曾明熙批判地毫不留情。

    凤九卿脸色如常,若不是那嘴角的笑容有些冷,大概没人能看出来他不高兴了,对着凤之沐道:“你进去看看安平郡主如何了!”

    凤之沐年纪还小,又和白慕辰亲厚,进去一下倒也无妨,不会因此影响白木槿的名声,所以他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

    再回来的时候,小脸儿涨得青紫,恨恨地道:“太过分了,这件事可不能这么算了,我不能让人这么作践我姐,就算是凤子涵也不行!”

    这还是凤之沐第一次喊凤子涵的名字,还是咬牙切齿地喊出来的,众人便知白木槿伤势定然很严重,要不然凤之沐不会如此的。

    几人的脸色也跟着下沉了起来,凤九卿轻轻弹了一下手指,道:“听闻子涵最近在筹办士林宴,倒是个好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