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气的咬牙切齿,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现在是她没本事,才让穆欣萍当着自己的面将白世祖给抢走了。陆婉琴好歹是死了才被她夺了夫君和正妻的名位,比起她活生生看着自己的男人被人抢走了,妻位被人占了,要好过多了,当然被妹妹夺夫害命又另当别论!

    因为她没胆子明目张胆地抢姐夫,更没胆子和陆婉琴正面交手,而不得不暗度陈仓,使尽了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才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她最大的心愿不是抢走陆婉琴的夫君,而是想要当着她的面,证明自己这个庶妹比她强,可惜……陆婉琴到最后还是摆了她一道,写下一封遗书,让她因此被贬为妾,一个死人都有法子赢她,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陆氏在心头暗暗发誓,一定会将所失去的一一讨回,将来更要想法子将陆婉琴的灵位都扔出白家的祠堂,将她的坟墓也刨了扔出白家祖坟,她要彻彻底底地战胜陆婉琴,更要战胜穆欣萍!

    这些所谓的知书识礼的女子,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她只识得几个大字,却比她们要聪明,要有手段的多,为何不能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手段获得她想要的名声地位以及正妻的位置?

    白木槿是没兴趣知道陆氏心里的想法,理理衣摆,便翩然而去。陆氏一路也跺跺脚回到了凝香苑,她要尽快和杜嬷嬷商量对策,不能让穆欣萍占了先机。

    瑞嬷嬷跟在白木槿身后,低声问道:“主子是打算要银子还是去楚郡王府闹?”

    “我可没兴趣去楚郡王府,让她破财免灾吧,反正老太太也不会希望我帮她出头的,你看看那些东西大概值多少银子,然后双倍计算,至于祖母的医药费和调理费,嬷嬷先去寻孙嬷嬷商量商量,然后在孙嬷嬷提出的基础上再加一倍。无论要多少银子,咱们就要一半的辛苦费吧!”白木槿说的理所当然。

    这楚郡王妃要是知道自己来闹一场,不仅没给白木槿带来丝毫麻烦,还要白白给她一笔银子,恐怕得气的发疯。

    瑞嬷嬷了然地点点头,笑道:“恐怕楚郡王妃鼻子都要气歪了!”

    白木槿笑而不语,心思却飘向了穆欣萍那边,突然干呕犯晕,倒像是自己当年初初有了迅哥儿的症状,莫不是……

    “嬷嬷,你瞅着那穆氏是不是有喜了?”白木槿问道。

    瑞嬷嬷眉头一皱,仔细想想,才说:“看着倒是有些像,若真是有了……那咱们?”

    “无妨,有了倒也是好事儿,穆欣萍的地位越稳当,陆氏就越着急,到时候难免有狗急跳墙的时候,咱们只要静观其变,适当的时候给她们添点儿柴火就好!”白木槿笑了笑道。

    瑞嬷嬷了然,道:“听闻陆氏已经和罗管家接上头了,似乎正在加紧筹备莹秋的亲事,若不是陆氏一直被禁足,恐怕早就成了!”

    白木槿想到莹秋的样子,才叹息一声,道:“如此标致的人儿,怎么能跟了罗管家那么个粗人?给她点儿机会吧!”

    “可是莹秋似乎对陆氏很忠心,若他日得宠,会不会反而帮着陆氏?”鸳鸯忍不住担忧地插了一嘴。

    白木槿摇摇头,道:“两女共侍一夫,就不可能还像过去一样毫无芥蒂,陆氏本就是个善妒的人,怎么能容得下一个背着她爬上自己夫君床的女人?若莹秋得宠,可能会被直接抬为妾,到时候……本是自己的丫头,却和自己平起平坐,陆氏绝对不能容忍!”

    “而且莹秋也未必能一直保持忠心,有些东西一旦拥有了,就不愿意再失去,否则会比从未拥有过更加痛苦,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做对自己最好!”

    尝了做姨娘的滋味,不再干那伺候人的活,还有人伺候着,还有自己心里的人宠着爱着,莹秋怎么能不想尽一切办法争宠呢?

    鸳鸯点点头,道:“莹秋最近的脸色可不太好,要不要让彩萍去看看她?”

    “不必了,咱们做的已经够多了,莹秋若是自个儿不争气,有的是人可以替代她,何必咱们操心?”白木槿摇摇头,可以分宠的人有很多,老太太院子里的紫玉,可不就是一个好人选吗?

    陆氏回去之后,杜嬷嬷就给她出了个主意,穆欣萍会防着陆氏去见白世祖,但是总有疏漏的时候,不如让人天天做些补品,给白世祖送到书房里去。这样既能表达陆氏对白世祖的一片心意,又可以让穆欣萍稍稍放松点儿警惕。

    加上罗管家的帮助,迟早白世祖还得往凝香苑里跑的。陆氏听了,也觉得此计甚好,便道:“那就让莹秋去吧,好歹让她多见见罗管家,两人也培养培养感情,过几日便让罗管家去和侯爷说说,到时候侯爷为了莹秋的亲事也得来我院子里,好歹我也是莹秋的正经主子!”

    杜嬷嬷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却道:“让莹秋去倒不是不行,但奴婢觉得还是暖冬合适,既然亲事已经定下来了,按照规矩,新人成亲前还是不宜多见面,不吉利!”

    陆氏皱皱眉,道:“不过是两个下人,哪有那么多规矩?莹秋比暖冬要伶俐几分,说不定常常出入书房,到能多帮我说些好话,让侯爷早日回心转意!”

    陆氏对莹秋可是信任的很,谁让莹秋自从七八岁就在她院子里当个小丫头,一步一步熬上来,后来还跟着她嫁入陆家,这些年可没少帮她出主意,办事情,对于莹秋,那可是天长日久积累下来的信任。

    杜嬷嬷心里有些着急,她怕莹秋会动别的心思,可是又不便直接对陆氏说,毕竟莹秋可是个好丫头,她自己对这丫头也有怜惜,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彼此生分了,更何况陆氏现在身边得力的人也不多了。

    莹秋若是能一心帮着陆氏,和罗管家好好地过,将来必然能成为陆氏更大的助力,罗管家虽然是白世祖的仆人,但却是老国公留在白世祖身边伺候的,两人情同兄弟,白世祖对罗管家可是信赖的很。

    可是若不说,她还真有点儿担心,莹秋对白世祖的心思藏的深,若不是自己对莹秋了解甚多,恐怕轻易都发现不了。

    看着杜嬷嬷似乎有难言之隐,陆氏皱起了眉头,问道:“嬷嬷,你可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杜嬷嬷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莹秋在外敲门,道:“夫人,刚刚帮二少爷和二小姐做的新鞋,二小姐的那份已经送过去了,您来看看二少爷的,是否需要改动?”

    陆氏赶紧让莹秋进来了,看了莹秋拿来的鞋子,赞道:“莹秋啊,你的手艺真好,没什么要改动的,哎……如今不比从前,否则哪能让你做这样的事儿,你就要嫁人了,我这心里也舍不得的很,离了你,定有许多不便之处!”

    莹秋宽慰道:“夫人,您若是真舍不得奴婢,那就多留奴婢几年,等您重新掌权,又有了得用的人,再遣奴婢走也不迟!”

    陆氏皱眉,故意白了她一眼,道:“说的什么傻话,你已经二十岁了,眼看着就二十一了,再留下去就成了老姑娘了,我怎么忍心呢?你该过自己的日子了,以后跟了罗管家,你就是管事娘子,身边还得有个把小丫头伺候着,可不比现在要舒坦吗?”

    莹秋浅浅的笑了,敛下双眸,看起来像是害羞了,道:“奴婢觉着哪里都不如在夫人身边好,奴婢跟着夫人十多年了,习惯了每日伺候夫人!”

    “傻丫头,别说是你习惯了,我也习惯了啊。可是你的人生还长着呢,总不能真跟着我过一辈子,女人家到底得嫁人生子,过自己的小日子,你起先不习惯,渐渐地我就是想你回来,怕你也不肯的!”陆氏笑着道。

    莹秋心里恨透了陆氏的虚伪,明明知道罗管家是那么个人,竟然还一而再地欺骗自己,哄着自己嫁给他,她也伺候了她这么多年了,却一点儿情分都不顾,满心都是她自己,就算是养只狗养了十年,也该有些感情的吧?

    莹秋没有说话,陆氏只当她是害羞了,接着道:“今儿我出去收获可不小,见着侯爷了,他对我还是有些情分在的,只是穆氏太阴险了,变着法子不让我和侯爷多接触,咱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从今儿起,你每日黄昏都去书房给侯爷送些补品,我刚刚从楚郡王妃身边得了不少银子,你只管拿去买些人参灵芝,日日换着方子给侯爷顿补品!”

    莹秋听了,心里刚要生喜,却又听陆氏接着道:“穆氏的人肯定会阻拦你,你只管交给罗管家就是,他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会好好地把补品给侯爷送去,这就尽了咱们的心意了,再者你也该在婚前和罗管家多培养一下感情,互相有个了解,成亲后也就不那么生疏了!”

    陆氏满心以为莹秋会高兴,可是莹秋低着头,好一会儿才道:“奴婢记下了……定会日日送过去!”

    陆氏不仁,也不能怪她不义了,莹秋在心头默默地起誓。她不能继续坐以待毙,眼看着陆氏就要复宠,她竟然还拿自己的亲事当筹码,就算是一直留她在身边,也好过去给罗管家当继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