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世祖一听,就怒了,道:“哪个允许她把你配给罗管家的?这事儿没有我同意,他敢娶吗?真是混账东西,到底一个个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侯爷了?”

    白世祖气的脸红脖子粗的,自己女人竟然要被配给他的奴才,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陆氏也真敢做,这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嘛!

    莹秋委屈地红了眼睛,又落起泪来,道:“侯爷,您就不必心疼奴婢了,一切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我若没有和侯爷……那嫁了也就嫁了,主子的命令,自是不敢不听的,可是如今我已经是侯爷的人了,如何还能嫁给别人,只能为了守节,自我了结了!”

    白世祖一把把她抱着,故作严厉地训斥道:“你也知道如今是我的人,还敢说什么自我了结的话?你的身子是我的,命也是我的,我不许,你既不准死,更不准嫁给旁人,这件事就这么定了,陆氏若逼迫你,自有我去说话!”

    莹秋听了心里一喜,却没有表露分毫,反而害怕地道:“侯爷万万不可啊,她到底是我的主子,我一个做丫头的,怎么敢说是被主子逼迫?她也是希望借由奴婢来讨好罗管家,让罗管家帮着她说说好话罢了!”

    白世祖听了,却更加愤怒了,恨恨地道:“陆氏好大的心思,竟然想要收买我身边的人,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为了争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罗管家比我还大那么多岁,做你的父亲绰绰有余,她也真敢动心思!”

    莹秋苦笑了一声,道:“侯爷不必再说了,反正奴婢是不会嫁给他的,但又不能违背主子的命令,只能一死以报,希望侯爷也不要因着奴婢和姨娘生分了,就由着奴婢死吧!”

    “呸呸呸……好端端的,怎么总把死字挂在嘴边?你这丫头,不许再浑说了,爷说了,要你在身边伺候,你还敢违抗不成?”白世祖道。

    莹秋扁扁嘴,苦兮兮地道:“我两边都不敢违抗,岂不是逼得我左右为难?哎……我的命真苦啊,我心里是极愿意伺候侯爷的,可是却不敢也不能了,罗管家是您最得力的奴才,侯爷想必也不会舍了他而选择我,姨娘更是陪伴了您十年的枕边人,就连夫人都要避其锋芒,我算得什么东西?”

    白世祖看她怎么劝都不能释怀,心里着急,便直接道:“你到底如何才肯听我的?”

    “我如何不听侯爷的了?若是不听,当日怎么会……怎么会以身相许,奴婢虽然是下人,但也懂得礼义廉耻,若不是真心欢喜侯爷,必不会如此不要脸面,奴婢可是干干净净的身子给的侯爷,这还不足以说明吗?侯爷也莫要因此而看轻了我,否则……否则我这一颗心真就要碎成粉末了!”

    说着莹秋又要哭,这一席话听得白世祖心里一阵感动,对莹秋又更加看重起来,道:“你放心,我怎么会看轻你呢?到底也是我没考虑周全,没给你个名分就要了你的身子,你放心,我晚上就去和老太太说一声,将你收房,不过……你要先受些委屈,大概只能做个通房,等过些日子,我再寻个由头,抬你做姨娘,可好?”

    莹秋终于算是心满意足了,可是却不敢露出欣喜的表情,只是有些惶恐地道:“这如何使得?奴婢只是个伺候人的贱婢罢了,能留在侯爷身边,当个铺床叠被的丫头,就已经心满意足,如何还敢肖想姨娘的位置?”

    白世祖故意白了她一眼,又笑着道:“我说你可以就可以,我欢喜你,让你做姨娘有什么不可以?大户人家抬丫头做姨娘的多了去,你过去尽心尽力地伺候陆氏,她却要逼你嫁给罗管家,可见这样的主子也是不仁义的,你不必顾及她的感受!”

    莹秋见他连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也真有些感动,自己苦苦期盼了多年的人,终于愿意眷顾她,过去这些温柔和情话都是属于陆氏一个人的,如今也能分给自己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莹秋几乎是喜极而泣,白世祖却以为她又伤心了,赶紧拍着她的背,哄到:“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莫哭莫哭,将来我必定好好待你!”

    莹秋边流泪边摇头,半晌才道:“奴婢这是高兴的,能得侯爷如此眷顾,真的像是在做梦一样,我好怕真的是个梦,然后醒了,侯爷还是高高在上的侯爷,莹秋却还是那个只能默默看着侯爷背影的奴才!”

    白世祖听了,只觉得鼻子也酸溜溜的,他还是第一次在女子眼里,看到如此真实而浓烈的情意,他如今才算知道,莹秋对自己的感情,竟然不是一日两日了,那种震撼和感动,是难以形容的。

    他捧着莹秋的脸,真诚地道:“我过去不知道你竟然对我情谊深重,若早些知道,也不会让你受这么多苦。如今知道了,定要好好地补偿你,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谁也不敢说你没资格做我的妾!”

    莹秋含泪点头,扑在了白世祖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这的确是真情流露,她对白世祖是有真感情的,比之陆氏和穆氏都要浓厚的多。

    白世祖柔声哄着他,心里却美滋滋的,他第一次被女子这样毫无保留地爱慕着,有了莹秋的对比,他才明白,穆氏和陆氏对自己的感情到底还是不够深,不够纯。心下对莹秋自然又多了些怜惜。

    两人互诉了一会儿情意,莹秋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走出书房的时候,小六子一脸谄媚的笑道:“莹秋姐姐,是不是……小的要改口喊姨娘了?”

    莹秋白了他一眼,道:“莫要多嘴多舌的,事情没明朗之前,你还是装聋作哑比较好,否则啊……夫人和陆姨娘两个就够你喝一壶的!”

    小六子笑嘻嘻地道:“小的明白,这不是没外人嘛,我心里为你高兴,就多了句嘴,只盼着你将来飞黄腾达了,能多照顾着我小六子一点儿!”

    “你还需要我照顾吗?夫人给你的好处还不够你花销的?”莹秋讥讽的笑了笑,小六子可是个极为奸猾的人,这一次若不是怕她的事儿连累到他自己,肯定早就出卖她了。

    小六子舔着脸笑道:“好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这一回也算是将身家性命交给您了,夫人知道此事之后,若你不保我,小六子的性命也就完了,你可千万疼疼弟弟我!”

    莹秋笑着骂了他一句:“你个皮猴儿,放心,若真到了那个地步,我还能不保你?”

    “有您这句话,小六子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了!”小六子笑呵呵地道。

    莹秋笑盈盈地离开了书房,小六子的脸色却变成了嘲讽,低声骂道:“什么玩意儿,真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呸……还不是个下贱玩意儿,罗管家要知道了,估计得吐血!”

    没过几日,白世祖就将莹秋公开收了房,虽然名义上还是个通房丫头,却给了独立的院子住,还播了好几个丫头婆子去伺候她,比陆氏现在的待遇还要好,府中上下都知道,莹秋姑娘盛宠至极,连自己原来的主子都不如她了。

    陆氏气的险些晕过去,她哪里知道莹秋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背着自己竟然爬上了白世祖的床,还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看着白世祖对她的态度,就知道莹秋有多受宠了。

    杜嬷嬷肠子都快悔青了,莹秋私下里这样做,定然是对陆氏和她存了怨气,从今往后不仅不会帮陆氏,恐怕还得为了争宠而害陆氏了。

    她早知道就不一时心软,纵容她,应该提前让陆氏有个提防,万一不行也该将人先打发了,也好过现在让她成了敌人啊!

    陆氏气得脸色发青,咬着牙骂道:“这个小贱蹄子,怎么能做出这样忘恩负义的事儿来,我给她安排好了亲事,罗管家可是个体面人!我要早点知道,非得活活打死她不可!”

    杜嬷嬷赶紧劝道:“好了,夫人不要再骂了,当心隔墙有耳!”

    “我怕什么,她就算变成了金凤凰,也还是我的奴才,主子骂奴才还骂不得吗?jian货,她也妄想跟我平起平坐,我呸……早晚我得打杀了她!”陆氏越骂越气,越气越骂,什么难听的话都往外冒了。

    暖冬和杜嬷嬷劝也劝不住,听着又觉得不堪入耳,只好耷拉着耳朵,权当听不见了。可是陆氏一个人骂的没劲了,竟然还要拉着杜嬷嬷和暖冬一起骂。

    暖冬和杜嬷嬷又尴尬又不知所措,硬是逼着自己陪着骂了几句,但是陆氏又嫌她们骂的不够狠,愤然道:“不行,我要去找她算账,杜嬷嬷给我换身衣服,再把我刚刚买来的首饰头面统统拿出来,我要收拾的敞亮一点儿再去见她,我要让她看看,一个下贱丫头,永远也别想越过主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