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杜嬷嬷赶忙劝道:“夫人,您何必跟一个丫头一般见识呢,反而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她如今也就是个通房丫头,说穿了还是个下人,只不过是个能爬床的下人!”

    陆氏咬着牙,就是咽不下这口气,道:“不行,我就得去,让她好好地见识一下,谁才是主子,她当我如今成了妾,就收拾不了她了!”

    “夫人,您要是这么去了,回头让侯爷知道了,定然会生气,你也不想想,侯爷之所以如此抬举她,还不是因着您的关系?您不如做大度些,派人给她送些礼,然后去和侯爷说,莹秋是你的大丫头,让他要好好地待莹秋!”杜嬷嬷说的语重心长。

    陆氏听了,差点儿没厥过去,道:“她都背着我抢我的夫君,我还要装大度?我做不到,我恨不得杀了她,怎么还会让白世祖好好地待她?”

    杜嬷嬷沉沉叹了一口气,道:“夫人,你就吃亏在这个上面,不懂迂回曲折。男人的心思还不就那样,逮到新鲜的,总要热乎几天。莹秋对他来说就是个玩意儿,您才是陪着他十年的妻子,你们是有真感情的啊!等他腻了莹秋,你想怎么惩治她,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我对她不薄啊,有什么好东西,都不忘了她,有时候暖冬都没有,我都要给她一份儿,我真是掏心窝子的对她好啊,谁知道尽喂了白眼狼,这个黑了心肝的啊!”陆氏气的哭了起来,她对莹秋的信任太深,几乎赶得上杜嬷嬷,这一次可谓惨痛的教训!

    杜嬷嬷哪里会不知道陆氏的感受,只是如今她们已经腹背受敌,穆欣萍还时时刻刻惦记着要除掉陆氏,如今又让莹秋生了怨怼,若陆氏继续犯糊涂,为了一时之气,放弃大局,那这侯府以后就再也没有陆氏的地位了。

    杜嬷嬷一脸沉重的表情,皱纹都深了几分,道:“夫人啊,您就听听奴婢的劝吧,现在不是争这一口气的时候啊,您不要忘了,您的最大目的就是要重新获得侯爷的心意,然后再度被扶正,若现在得罪了侯爷,您到底还要继续当多久的妾?”

    陆氏听了这话,突然就蔫儿了下去,眼泪流的汹涌,哀戚地道:“连我最信赖的丫头都背叛了我,侯爷又如此凉薄,这么长时间也没想过来看看我,穆氏可得意了吧?说不定就是她撺掇着莹秋背叛我的!”

    杜嬷嬷可没敢说莹秋一早就有了这个心思,只道:“不管是谁指使的,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抚好莹秋和侯爷,不要让莹秋成为您下一个敌人,最好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她为你所用,她身份低贱,最多也就是当个妾,您不一样啊,何必在乎着一时的长短呢?”

    陆氏被杜嬷嬷劝了一会儿,好歹压下了些许怒火,理智重回脑子里,才细细寻思了一番,道:“那……就让她得意着吗?我怕她会为了争宠,故意与我作对!”

    “咱们要的不是宠爱,是侯爷的尊重和信任,所以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穆氏,只要穆氏倒了,您就有机会重新做嫡妻,只要稳稳守住妻位,管她谁受宠呢,您儿女双全,还怕别的吗?”杜嬷嬷倒是看得明白,可惜往往陆氏不愿意听她的劝,一再着了别人的道儿。

    当初要是肯主动让莹秋被白世祖收房,莹秋感恩戴德,肯定会好好帮衬着陆氏,可现在呢,说不准就为自己找了个敌人。

    陆氏想了想,也心灰意冷起来,她与白世祖十年多的夫妻,还不是说撂下了就撂下了,可见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既然如此,她也只能守着地位和家财,才能守着自己的下半生以及儿女的未来了。

    如今陆氏算是熄了大半对白世祖的痴心,一心只想着如何扳倒穆氏,重回妻位,再好生地收拾莹秋。

    狠了狠心,陆氏道:“就按照嬷嬷说的办,迟早有一天,我会让莹秋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这个jian货!”

    杜嬷嬷总算松了一口气,暖冬的眼神缺稍稍闪了一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陆氏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又擦干了眼泪,道:“我这就去恭贺她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去挑些好的料子和首饰,我这就亲自送过去!”

    “对了,去打听一下,侯爷什么时候在,我再去,否则可不是白去了吗?”陆氏又想了想,才道。

    杜嬷嬷赶紧应了,只要陆氏不轻举妄动,给自己惹麻烦,那她就谢天谢地了,如今可算是四面楚歌,白家上下都是陆氏的敌人了。

    陆氏又对暖冬吩咐了一声,道:“你去请二小姐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事儿和她商量,让她千万要来!”

    如今白云兮可是很少会踏足她的凝香苑,一般都要三请四邀才肯来一趟,这丫头也是被她宠坏了,见着她如今受难,竟然都忘了当初自己是怎么对她好的。

    陆氏只觉得自己命苦,身边尽是白眼狼,连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帮帮她,反而日渐和她生分了。

    暖冬应了一声,就匆忙出去了。出了院子才松了一口气,一路往云想苑跑去,却在半途遇上了已经成了通房丫头的莹秋。

    “妹妹,这是往哪里去啊?”莹秋倒是笑脸迎人,完全没有因为身份地位的差别,而有丝毫不适。

    暖冬四下瞅了一圈,发现没什么人注意这边,才道:“你如今倒好了,一朝得志,就留我一个人在凝香苑里吃苦,事前也没跟我招呼一声,可见不真心!”

    莹秋拉了她的手,走到僻静处,才好言道:“傻妹子,我那会儿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怎么敢就告诉你?若事前不成,败露了,说不准还要连累你呢,你且安心在那里待着,若真是呆不下去,我自想法子将你带出来就是!”

    暖冬这才笑了出来,道:“我瞧瞧,这成了侯爷的人之后,可比从前气派多了,这赤金头面,是侯爷赏的吧?真漂亮!”

    “你羡慕了?要不改日我和侯爷说说,也将你收了房可好?”莹秋笑眯眯地道。

    暖冬哆嗦了一下,比如蛇蝎地道:“可千万别害我,我可比不得姐姐这般伶俐聪慧,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安安分分的做我的丫头吧,姐姐若是真可怜我,往后得势了就多赏我些好东西,再给我配个体面人,让我舒舒服服过日子就成了!”

    莹秋听了,脸上笑容都更加欢欣起来,这也是她能和暖冬如此交心的缘由,这丫头虽然看着不言不语的,其实心思通透着呢,而且也十分有自知之明,两人之间所求不同,所以才能以诚相待。

    莹秋道:“你若真就这点儿想法,我还能不满足你?到底多年相处,我待你就如亲姐妹一般无二,必不会委屈你,只是如今陆姨娘那边定然恨死我,你可千万别露出与我交好的模样来,她若要你骂我,你就只管骂,可万一她哪天真要想法子害我了,你也给姐姐留个活路,我就心满意足了!”

    暖冬点点头,倒是露出了几分真心:“你放心吧,我晓得如何做的,她以为对咱们有大恩,我们就该一门心思为她生为她死,可是奴才也是人,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姐姐做的有什么错,不过……她如今的确恨你,杜嬷嬷却劝她要哄着你,让你继续为她所用呢!”

    莹秋冷笑一声,道:“我可没那么傻,既然做了这样的事儿,也不怕别人戳我脊梁骨,更不会走回头路,若之前她能给我安排这条路,我必然还是一门心思帮着她的。如今却是不行了,她不会放过我,我又如何能帮她?”

    暖冬点点头,知道莹秋不是个傻得,却道:“你也给她几分面子就是,到底主仆一场,若是你故意让她难堪,侯爷那边你也说不过去!还有夫人那边,她可有为难你的意思?”

    “呵呵……她啊,到现在都没什么动静,我刚刚被收房,她还派人送了几样东西来,大约也是要作出大度的样子,只是我很奇怪,我那些天一直来往书房,她竟然跟完全不知道一样,她又不是陆姨娘,眼线都被人拔出了,我猜她也是故意要看陆姨娘的笑话!”莹秋低声道。

    暖冬点点头,道:“如今你是两面受敌,却两面都要讨好你,你只要牢牢把握住侯爷的心,她们谁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为难你,这就很好了!”

    莹秋感动地握住了暖冬的手,道:“为难你还记挂着我,如今侯爷是宠着我,但这份宠爱能维持多久也不知道,不过我会努力让自己过的好些,你也要为自己打算打算,若真看上了哪个好人,就来和我说一声,陆氏不为你考虑,姐姐也不会坐视不理,趁着侯爷还能听我几句话,赶紧帮你把前程定了!”

    暖冬点点头,道:“好,我记下了,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儿,改日我不当值的时候,再找机会去和姐姐说话!”

    莹秋点点头,也环视了四周,才悄悄离开了,暖冬则一路往云想苑走了。陆氏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她身边最得力的两个丫头,早就不是当初一门心思为她卖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