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喜鹊一愣,立刻想到了莹秋,惶恐地道:“我可不敢存这样的心思,我只是要伺候小姐,凭谁做姑爷,我也不巴望着当什么姨娘的,我就一个主子,那就是小姐,不管她以后如何,我就一辈子安安分分地伺候她!”

    白木槿听了,心下感动,喜鹊心思纯良又耿直,绝不是那等会在背后捅主子一刀的人,这两个丫头,当年看着她过的艰难,身边没有人用,真的拼着不嫁也守着自己和迅哥儿的。说到底也是她对不住这两个人,没能看清李继宗,还连累自己的丫头跟着受苦!

    白木槿微笑着道:“傻丫头,你就算嫁了人也可以留在我身边,只要你高兴就好!”

    喜鹊嘟着嘴道:“奴婢最高兴的事儿就是能伺候小姐,看着你开开心心的,我就开开心心的!”

    鸳鸯也道:“对,就是,我也不嫁,就陪着小姐!”

    “好了不说这些,明儿就得去相国寺了,东西可收拾好了?”白木槿问道。

    瑞嬷嬷道:“放心,早早就备好了,只是……太后主动相邀,恐怕来者不善啊!”

    白木槿却坦然道:“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管是明枪还是暗箭,她都不怕,大不了也就是这条命的事儿,她能怕什么呢?再说现在的她,也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了的。

    太后嘛,身份尊贵,自然不会跟她来什么阴招,越是上位者,做事情就越喜欢找个由头,好像这样才显得名正言顺。

    至于其他人,不管是来什么招,她都不在乎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记忆。

    第二日一早,白木槿就乘着马车往相国寺赶过去,出了城之后,有一段路比较荒僻,没想到这个时候却听到前面出现呼救声。

    鸳鸯惊讶地掀开帘幔,看到不远处竟然有个女子在奔跑,还边跑边呼救。不一会儿远处竟然跑出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手里还提着刀。

    鸳鸯大惊失色,赶紧道:“小姐,不好了,前面有恶人劫道!”

    白木槿循声望过去,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里虽然比较荒僻,但也是官道,光天化日之下,又是京城地界上,应该不存在匪患,那这一幕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瑞嬷嬷还是机警,道:“不必理会,吩咐车夫加快速度,不要耽搁了时辰,要让太后等久了,可就是罪过了!”

    鸳鸯和喜鹊对视一眼,眼看着那姑娘就要被凶徒追上了,也跟着有些紧张,鸳鸯到底还是心软了,道:“小姐,我看那姑娘怪可怜的,若真被那几个人追上了,怕……”

    喜鹊也忙道:“是啊,咱们若见死不救,真有些于心不忍,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到底也是去庙里朝佛,怎么能……”

    白木槿的脸色变得有几分沉凝起来,她是最不愿意多管闲事的人,是因为知道有些闲事管了,就会惹来无尽的麻烦。

    可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麻烦就找上门来了,那女人竟然跑向了他们的马车。车夫回身道:“郡主,怎么办?”

    白木槿看了一眼瑞嬷嬷,两人都点点头,白木槿才道:“将车靠边,放慢速度,但不要停下来!”

    车夫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还是听从了白木槿的吩咐,慢慢减缓了速度,马车也渐渐往路边在行驶。

    那女子的脚程倒是很快,一眨眼就跑到了白木槿的车前,噗通一声往地上一跪,求道:“救命啊……,救命啊……奴家被匪徒劫走了,好容易逃出来,眼看就被抓回去了,请您行行好,救救我吧!”

    白木槿的眼光微眯,低声道:“什么人在外喧哗?赶紧请走,不要耽搁了我的时间!”

    可是那女子竟然攀住了马车的车辕,死活不肯撒手,这马车后还跟着一队护卫,明显就是富贵人家。

    白木槿还没有继续说话,听到不远处的呵斥声,骂道:“你这个死女人,还不给我滚回来,看我逮你回去,不把你腿打断了!”

    白木槿总算让人掀开了车帘,向外面一看,那几个歹人看到那么多护院,竟然没有多害怕的样子,这让她越发怀疑起来。

    而地上跪着的女子,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怎么看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白木槿突然明白过来,陆氏和白云兮都是这一类型的。看来她和这样的女人还真有缘!

    “姑娘你先起来,我让侍卫把人赶走就是!”白木槿不想招惹是非,但是既然人家找上门,她也只得做个举手之劳。

    侍卫闻言就站到了车前面,那群汉子满脸横肉,凶恶地骂道:“老子不管你们是谁,不要多管闲事!”

    “光天化日之下,又是京城地面上,你们也敢逞凶?”白木槿冷声问道。

    为首的汉子哈哈大笑,道:“有什么不敢的?再说了,咱们只是抓个买来的丫头,你们也要过问?”

    “我不是他们买的,是抢的,救救我,求你了……”女子泪流满面地道,眼睛里还闪烁着惊慌失措。

    白木槿看了她一眼,才道:“你们说是买来的可有身契?”

    “呵呵……身契自然是有的,但是没必要给您看吧?我们就住在城外的庄子上,这臭丫头竟然敢逃跑,待我抓回去定要好好地教训她一顿!”汉子昂着头,鼻孔朝天地道。

    白木槿看了一下他的装扮,又看了看他们提的刀,这哪像是住在庄子上的普通人?真当她是傻子不成,这场戏到底是谁安排给她看的?

    那女子跪着求道:“郡主……求您了,救救奴家吧,他们把奴家抢回去,整天不是打就是骂,还……呜呜……我这一被抓回去,就没有活路了,求您行行好!”

    白木槿眼神一闪,才道:“你们若说是你们买的,那就领回去吧,别在这里挡路!”

    那几个人神情有些许发怔,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过去就要强拉那女子,女子哭天抢地的,扒着车辕不肯放。

    “郡主……您救救我吧,好人有好报,您不要见死不救啊……”

    “郡主……求您了,我这回去就是死路一条,您难道忍心吗?您生得仙女一样的面貌,总不能是罗刹的心吧?救命啊……”

    那些大汉,还对她开始拳打脚踢,让女子看起来狼狈不堪,凄惨无比。可是白木槿就是无动于衷,面色淡淡地,瑞嬷嬷则直接放下了车帘。

    车夫有些为难,往里面问了一声,道:“郡主,这……咱们不管了吗?”

    看这个娇滴滴的女子哭的撕心裂肺,还被那群凶神恶煞的男人打骂,这当着外人的面都如此,带回去了还不得打死了吗?

    女子见向白木槿求救无门,赶紧挣开那些人,扑向了侍卫,大哭道:“几位大哥,救救我吧,你们都是习武之人,应该有侠义心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侍卫首领皱着眉头,还是对着马车道:“郡主,不如就救下这位姑娘吧,若真个见死不救被人知道了,对郡主的名声有碍啊!”

    白木槿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没听人家说,这是他们买来的丫头嘛?卖身契都在人家手里,咱们救回去也是违法的,虽然我是郡主,也不能枉顾法纪!”

    “不是的……郡主我是好人家的女子啊,没有卖给他,是他们在陆氏抢了我,我已经逃了好多次,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若再回去就得死,您相信我,我不是贱民,不是奴婢!”女人哭喊道。

    “你这臭娘们,老子们说你是买来的就是买来的,再敢胡说八道,我就让你看看爷的厉害,jian货!”说着那汉子又要踹过去。

    却被侍卫首领拦了下来,还反踢了一脚,将大汉踢翻在地。那群人仿佛害怕了一样,倒在地上的大汉爬起来,对着手下人吩咐道:“呸……今儿算咱们倒霉,赶紧撤,下次再遇到这死丫头,再教训她!”

    说着也不顾人的反对,像后面有鬼在追赶一样,跑的飞快,迅速就消失在了野地里。侍卫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这么不经吓,看来也是外强中干。

    那女子见人走了,连忙又跪在马车前,高声谢道:“多谢郡主救命之恩,奴家无以为报,只愿终身为奴为婢伺候郡主!”

    白木槿对这瑞嬷嬷露出一丝笑容,低声道:“看吧,这就是目的,自从你接手了我的院子,便成了铁桶一块,咱们又先后打发了那么多人,如今是谁也别想塞人到我身边,他们只好用这个法子了!”

    鸳鸯和喜鹊瞪大了眼睛,都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喜鹊是个藏不住话的,立马就问道:“小姐是说,这姑娘是别有居心,故意演戏给咱们看?”

    鸳鸯也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那姑娘看着凄凄惨惨的,又被人打又被人骂,衣衫褴褛的,可见是长期受虐待的。还有脸上的伤,哪有人这样对自己的呢?

    白木槿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们,反而对着外面冷冰冰地道:“姑娘,不必了,你也说了你是好人家的姑娘,做奴婢可就是贱籍了,既然你现在重获自由,就不要再自己往火坑里跳了,我给你些银子,你自去寻亲吧!”

    说着就对瑞嬷嬷使了个眼色,瑞嬷嬷从兜里掏出一袋银子,从车里扔了出去,连面儿也没露,就是不想给那女人纠缠的机会。

    可是再冷漠也抵不住人家脸皮厚,这女子看着银子落在自己面前,却没有去捡,反而哭哭啼啼地道:“奴家已经没有亲人了,原本也是因着家里受了灾,父母都不在了,才想来京里投亲,可是却没有寻到,反而被人强抢了去,如今郡主既然救了我的命,就好人做到底,收留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