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笑了笑,道:“不怨你们,这事儿还是第一回遇上,只要下次多长个心眼儿,遇事冷静思考,就不会轻易上当了!”

    喜鹊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小姐,我们记下了,还是瑞嬷嬷厉害,一早就知道不要惹麻烦,偏我们还傻乎乎地想要助人为乐!”

    鸳鸯又问道:“依着小姐看,这楚楚是谁派来的?”

    “嗯……办事如此不牢靠,错漏百出,不像是楚郡王妃或者陆氏的手笔。但能请得了这么多人,又能找个这么伶俐的姑娘来做事儿,定然也不是白云兮,想来应该只有凤子灵或者汀兰郡主能做得出来了!”白木槿仔细地分析了一下,但是能想出这种计谋的人,却不一定是这两位,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另一张温婉端淑的脸。

    马车很快就到了相国寺,大概是耽搁了一些时间,她们虽然没有迟到,但也不算早了,太后的仪仗早就到了。

    白木槿下了马车,跟着相国寺出来的僧人一起进去了,太后正在大雄宝殿,她过去的时候看到老人家正虔诚地焚香,便没敢打扰。

    却看到凤子灵和汀兰,锦瑟等人都在,便知道,今日这果然不是什么好约。她到了没一会儿,一群公主也跟着先后进来了,可见还有人比自己更晚呢。

    凤子灵冷眼看着白木槿,恨不得用眼神将她杀死一般,可惜白木槿从始至终都没正眼看过她,只有汀兰和锦瑟对她微笑点头,给以最基本的礼貌,其他人都像没看见她一般。

    良久之后,太后才算上完了香,被自己侍女扶着回转过来,看着后面站着的一群年轻丫头,心里没由来的就觉得高兴,她也年轻过,也曾经这样如花似玉过,到底是岁月不饶人,她已经是这把年纪了,不过……能活到这把年纪,总比年轻的时候那群姐妹,没机会变老幸运得多。

    宫里的女人,要想安安稳稳地活到鸡皮鹤发,可不是件容易事儿,大多人都在半途就永远地没了。她有些伤感,又有些怀念,年轻的时候,不懂这些,一心只想着往上看,往上爬。可是宫里的女人,何其可悲,就算到了她这把年纪,这个地位,也不能放弃争。

    一辈子都活在争斗之中,永无止息,因为她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在生活,而是代表着背后无数人的生命和期盼。

    太后感慨万千的时候,下面的人都静默一片,也不知道太后什么意思,只能安静着。等到太后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才道:“你们都来了?”

    一群人才纷纷请安,太后摆摆手,道:“不必多礼了,今儿是给菩萨上香的日子,就免了这些俗礼吧!”

    众人也都赔笑应了,太后的眼神转了一圈,才落到了白木槿的身上,对她点点头,道:“安平,你如今看着到越发有皇家的威仪了,仪态庄重,很好,哀家看了十分欣慰!”

    白木槿对太后的话却有几分莫名其妙,好像她上次见太后的时候,也是这般模样吧?这才过了多久?

    不过白木槿却恭敬地道:“多谢太后夸奖!”

    太后点点头,才道:“走吧,陪着哀家到前面坐坐,好久没这么热闹了,今儿借着这个机会,也跟你们好好地聚聚,说说话,这人老了啊,就爱跟年轻人一块儿,也沾沾你们的青春!”

    凤子灵忙卖乖道:“太后才不老呢,看着就跟年轻人一样,而且还要更显得尊贵不凡,仪态万千!”

    太后笑着看她,道:“就你嘴甜,行了,别哄我了,走吧!”

    凤子灵乖巧地凑过去,主动扶起了太后的手,一脸甜甜的笑容,白木槿看了,才知道,凤子灵并不是所有时候都那么骄纵蛮横的,只是分对象而已!

    一行人跟着就出去了,拖拖拉拉的倒真有不少人,连白木槿看了都有些眼晕,太后出行,果然是很麻烦。

    太后刚刚坐下来,寺里的小僧就取来了签筒,道:“太后,您要的签筒!”

    太后笑了笑,让自己身边的人接下了,才道:“这是为你们准备的,今儿哀家请来的可都是云英未嫁的,这是给你们求姻缘签用的,每个人都要抽一根,待会儿就让明远禅师给大家解解签文,希望你们都有个好姻缘!”

    大家听了,都有些跃跃欲试,毕竟能得明远禅师亲自解签的机会不多,她们可不想错过,再说了,哪个少女不怀春,谁都对自己的亲事看重的很。

    太后将签筒先递给了几位公主,她们挨个儿抽了,再传到了郡主们手里,白木槿对这样的事儿并不热衷,这里面大多数的人命运她都有所了解,想来也没什么大变化。当然这辈子她不可能再嫁给李继宗了。

    等到签筒传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她也没多做考虑,就随便抽了一支,比起其他人的小心翼翼来,显得过于不在乎了。

    太后将每个人的签都收好了,才叫人注了名字,送到了明远禅师那里。可是眼神却不经意地看向了白木槿,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了!

    白木槿眼神微闪,心里像是有所警觉一般,低下了头,却在不断地思索,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的。太后叫她们求签,是为了姻缘,难道是太后打算插手自己的亲事吗?

    白木槿细细想了,还是拿不定主意,就招招手,瑞嬷嬷低下头,她凑到瑞嬷嬷耳边,道:“你想法子跟着那个小僧过去看看,这签文到底拿去了什么地方,又作何解!”

    想来想去,也只有在签文上动手脚了,她自己不方便离开,只有让瑞嬷嬷想法子去看看了。

    瑞嬷嬷了然地点点头,正要悄悄退开,却听到白木槿身边的锦瑟郡主道:“安平妹妹,你真是好福气,瑞嬷嬷可是先皇后身边一等一的红人,如今竟然跟着你了,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

    白木槿对她笑了笑,却越发肯定这件事有问题了,她是为了阻止瑞嬷嬷离开,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锦瑟郡主说笑了,瑞嬷嬷是看在外婆的面子上,才过来教导我规矩礼仪的!”白木槿回答的一板一眼。

    锦瑟点点头,还是笑道:“安平妹妹的福气也就是在这里了,陆老夫人可把你当眼珠子一样呢!”

    白木槿笑而不语,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脱身,不能拖久了,否则恐怕就被动了,若是太后动了真格的,给她赐婚,那就拒绝不了了。

    白木槿端起来桌子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刚要放上去,却突然一抖,茶水泼到了衣裙上,因着还有些热,透着单薄的裙子,都烫得热辣辣的痛。

    锦瑟下了一跳,慌忙道:“安平妹妹,你怎么这样不小心呢?这茶可烫的很,你这烫伤了可怎么好?”

    白木槿也蹙了眉头,尴尬地笑了笑,道:“烫伤了倒没什么,这裙子湿了,可就难看了!”

    说着就站起来,对太后告了罪,就带着自己的人往后院禅房去了,太后虽然有心防着她,却不好不让她去换衣服。

    锦瑟在白木槿站起来之后才反应过来,要阻止的时候自然来不及了,看着那滚烫的茶水,她只能暗道,这女人对自己也够狠的,为了脱身,竟然不惜烫伤自己!

    白木槿匆匆去禅房换衣服,一边对瑞嬷嬷道:“您先别管我,快去拦下那个小僧,记得还一张签文,具体怎么做,您应该清楚,时间不多,要快!”

    瑞嬷嬷也知道情况紧急,点点头,匆忙就绕小道走了,还好她对相国寺的地形熟悉,应该赶得及截下那个拿着签文的小僧。

    白木槿看着瑞嬷嬷离开的背影,才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交给瑞嬷嬷她便放了一大半的心,她才由着鸳鸯和喜鹊扶着她去了禅房,心情放松了之后,才觉得腿上的疼痛是那么尖锐。

    到了禅房,鸳鸯给她换衣服,才发现了她腿上那一大片的红痕,惊呼道:“小姐,您怎么不注意着点儿,您看看,烫得多严重啊?”

    白木槿低头,也无奈地道:“情况紧急,也想不出别的法子了,快给我上点儿药吧,尽量拖延点儿时间,等瑞嬷嬷回来咱们才能回去!”

    鸳鸯心疼地点点头,又吩咐喜鹊去打些井水,好给白木槿冷敷一下,减轻些疼痛。还好因着白木槿上次受了伤,她们一直都备着药,那玉雪霜不愧是疗伤圣品,对烫伤也是极好的。

    上了药,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白木槿才觉得好受了些,心中还是担忧着瑞嬷嬷那边的情况,怕有什么人故意作乱。

    还好,没一会儿时间,瑞嬷嬷就回来了,脸上平静的笑容,让白木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道:“可还算顺利?”

    “原本是不顺利的,那小僧大概是太后刻意安排的,盯着那些签可紧着呢,不让我动分毫,也不知是佛祖庇佑还是怎么的,竟然来了另一个僧人,将他喊了过去,才容我悄悄将您和锦瑟郡主的签给调换了!”瑞嬷嬷低声笑道,也为刚刚的紧迫捏了一把汗,她都没敢仔细看签文。

    白木槿道:“你可看了我的签文上写了什么?”

    “没仔细看,只看到了,什么凤啊龙的,看着也不像是坏话,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太好了些!”瑞嬷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