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心里咯噔一下,才愤愤地道:“果然是没安好心,想要来个捧杀?哼……这招还是我玩腻了的,她们竟然也打算用在我身上了,如果我料得没错,这签文一旦解出来,我的安宁也算是到头了,恐怕连皇上那里都不会轻易放过我,说不得为了他的江山,会想法子除掉我!”

    鸳鸯大惊,白着脸道:“怎么会?皇上可是和咱们老太太是表兄妹,而且……我瞅着皇上不像是昏庸之人啊!”

    白木槿摇摇头,道:“在帝王眼里,什么都比不上江山社稷,和他的统治稳固来的重要,若是太后故意将我的命数说的极贵重,并且暗示我会嫁给下一任皇帝,你说那些有心要争储的皇子们会放过我吗?皇上为了试探自己儿子的心思,也会想法子将我推到风口浪尖,一旦我不得用了,必会被除掉!”

    太后这一招果然高明,不愧是深宫斗争的胜利者,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杀人于无形,看着是没什么大不了,说不定不明白的还以为自己大喜了,可是其中的凶险和杀机,却是想躲也躲不过的。

    再由太后这么一操作,恐怕不少人都会蠢蠢欲动,就连那些原本没打算争储的,说不准都会动心思来娶她,而她是不能选择嫁给别人的,否则定会连累对方也跟着受罪。这才是最毒的地方!

    瑞嬷嬷抿了抿嘴,难得地收起了笑容,道:“主子说的对,这绝对是大祸,若非今日主子机警,定要着了她的道儿了,太后果真一直都没变过,她算计起人来,都是招招见血的,当年奴婢还跟着先皇后的时候,可是见识过不少次!”

    “哎……深宫里的女人,哪个是简单的,更何况是太后这种历经多年斗争,还屹立不倒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白木槿沉沉地叹息了一口气,太后上次短暂的妥协,果然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不过相信她是不会害锦瑟的,谁让锦瑟是她身边最看重的一个郡主呢?瑞嬷嬷也够聪明,只选中了锦瑟的签文来替换,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即便太后发现了不对,也不会发作的,毕竟要保住锦瑟,就得压下这件事儿。

    白木槿整顿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让鸳鸯和喜鹊扶着自己回去了,腿上的烫伤虽然上了药也用棉布裹了,但还是钻心的疼,内心忍不住自嘲起来,好像总是要受点儿伤,才能躲过那些明枪暗箭呢!

    太后见她和没事儿人一样回来了,才稍稍放下心来,问道:“安平,没烫着吧?你这样可不成,做事冒冒失失的!”

    凤子灵听了,却笑道:“太后,您刚刚来时还夸安平郡主仪态庄重呢,可见啊,人都不经夸,一夸就露怯!”

    白木槿也笑了一下,道:“凤小姐说的是,太后特别要夸我一番,倒叫我受宠若惊,可不就惊得魂不守舍,反而洒了一身茶水,大概是太后的福泽太盛,我承受不起!不过也好过那些一再犯错被申斥,却厚着脸皮若无其事的人好!”

    说完就笑眯眯地看着凤子灵,意思很明显,凤子灵因着围场失仪,又被太后拉去训斥了一顿,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凤子灵气得鼻子都歪了,这白木槿真是个没眼力见儿的,她今日能随太后同行,说明太后对她的宠爱从来没有减少过,就算是责备她,也是心疼她,只有这个目中无人的才会一再与自己作对!

    凤子灵委屈地看了一眼太后,道:“太后,您听听,安平郡主又拿话挤兑人家了,我也没惹她呀!”

    太后微微蹙眉,睨了她一眼,道:“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乖乖坐下来说话!”

    凤子灵看到太后眼里的警告,才闭了嘴,坐在一边生闷气,太后为什么总帮着白木槿,这一点她如何也想不明白的!

    太后笑了笑,对着白木槿道:“安平啊,你这小嘴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我看看这一群公主郡主里,谁也没那个本事在口头上占你的便宜,呵呵……”

    太后虽然是如玩笑一般的口吻,可是却惹得下面一群人皱了眉,又忽然舒展开来。白木槿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老女人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

    她娇嗔一句,道:“太后,您这样说,实在夸臣还是在责备臣呢?若是夸我口齿伶俐,这里也有比我伶俐的,若是责备我,那我往后就少开口便是,言多必失啊!”

    太后嘴角的笑容有那么些许不自然了,这白木槿还真是个不愿吃亏的性子,让她也跟着碰了个软钉子。

    “哀家是与你玩笑,女儿家嘛自然得有几分真性情才显得真实可爱!”太后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白木槿也没心思在这上面和太后纠缠不休,只要别一而再地挑弄是非,让自己不痛快就行了,若是她们想要她白木槿不痛快,她也不介意还给她们更多的不痛快!

    锦瑟见白木槿没打算继续说下去,怕太后尴尬,赶忙凑趣道:“太后……您喜欢安平妹妹的真性情,难不成咱们这群人都没有真性情了吗?可见太后偏心呢!”

    太后笑呵呵地道:“你这丫头,偏就你哎较真儿,我何曾偏心了?到底安平是新入咱们这里的,我多疼她一些,难道不应该吗?”

    锦瑟赶忙道:“我们也没说不应该,只是太后莫要见了新人,就不疼咱们这些旧人了,我也欢喜安平妹妹,往后太后就经常将人召到身边说话,我也好多个伴儿!”

    “好好好……看把你高兴的,是不是让你在哀家身边伺候久了,你烦我这个老婆子了?”太后故意不高兴地道。

    锦瑟嘻嘻哈哈地笑了,道:“我哪会烦太后呢,高兴还来不及,这样的好福气,可不是谁都能享的,能得太后眷顾,可不比什么都来的好?”

    正说笑间,那小僧又捧着刚刚拿去禅房的签文,走到太后面前,道:“太后,方丈已经解好了,请太后过目!”

    太后点点头,让自己的侍女接过来,才笑着道:“丫头们,听闻相国寺求签都是极准的,我可盼着你们一个个都谋得如意郎君,虽然说皇家的女儿不愁嫁,但也要看看是否能美满如意!”

    说着就让自己侍女将各人的签文和解语都分发给了每个人。太后先问道:“泰安,你的签文是什么?”

    泰安看了一眼,才有些羞涩地道:“签文是,风弄竹声,只道金佩响;月影花移,疑是玉人来!”

    “哦……听着倒像是很好,不知何解?”太后笑眯眯地问道。

    泰安的脸微微有红,笑容也显得腼腆了许多,道:“说是,月老相送,好事将近!”

    太后听了喜上眉梢,欣悦道:“嗯,看来真是灵验的很,皇后前几日还在和哀家商讨泰安的招驸马之事,果然是好事将近,哈哈……”

    泰安看着手里的签文,心中也有些喜色,她已经十七岁了,是该招驸马的年纪了,普通人家十五岁就该议亲了。

    太后又问了其他几位公主,都还不错。只是问道汀兰郡主的时候,她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高兴,道:“太后莫问了,不是什么好话!”

    太后看着她的脸色,便知求到的不是好签,一想这汀兰的心思,便已然明白了大半,只淡淡道:“也罢,凡事莫强求,你也莫记挂心上!”

    说着就掠过了汀兰,直接看向了白木槿,关切地问道:“安平,你的签文是什么?又作何解?”

    白木槿看着手中的签文,念道:“阴阳相合总由天,女嫁男婚喜偎然,但见龙蛇相会合,熏熏入梦喜团圆。说是姻缘天定,必得佳偶!”

    太后脸色一僵,才道:“是吗?倒是上上签了,天定之缘,龙蛇相会合,岂不是说你会嫁个王侯将相吗?”

    白木槿淡淡一笑,道:“此事哪里当真的,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

    太后看了一眼那个站在旁边低头的小僧,恨不得将他洞穿一般,自己安排好的签文,怎么会突然变了?她又想到刚白木槿借着换衣服为名,离开过,心中大惊,明明她的人已经说去了禅房,怎么会调换了签呢?

    可是现在她也不好追究了,只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淡淡地点点头,又问道白木槿身旁的锦瑟,道:“锦瑟丫头,你的签呢?”

    锦瑟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道:“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太后……就不用问了!”

    说着还对太后使了个眼色希望她不要追究了,太后正纳闷着,却听白木槿道:“锦瑟郡主,我刚刚可是看到了,是难得的上上签,为何不说出来让大家也跟着高兴高兴呢?”

    锦瑟看了一眼白木槿,道:“没什么好说的,就如你所言,当不得真的!”

    “就算是当不得真,也没必要掖着藏着的,难道有什么好事,还不愿意让大家知道了,让我们听听也无妨啊!”白木槿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挑衅,看的锦瑟心里惴惴不安的。

    她真怕被人逼着将签文公布出来,这可是要命的,这样的签文除了皇后之外,还有谁敢抽中,平日里,这根签是不会放进签筒的。

    锦瑟正左右为难之际,却听凤子灵道:“锦瑟姐姐,你一向都谨慎太过了些,既然是上上签,那就拿出来看看嘛,灵儿也想听听呢!”

    泰安公主也附和道:“就是啊,难道怕我们听了嫉妒不成?呵呵……看你小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