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锦瑟朝着太后求救一般的看看,太后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白木槿,才道:“得了,你们就别逼锦瑟丫头了,说不准不是什么上上签,她担心罢了!”

    汀兰看了一眼锦瑟,觉得今日她也太奇怪了,就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签文,看了一眼,惊得掉在了地上。

    众人见汀兰的表现,都好奇极了,问道:“是什么签啊,这么吓人,连一向胆子最大的汀兰也给吓住了?”

    汀兰郡主尴尬地看了一眼锦瑟,抱歉地道:“锦瑟,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别生我的气!”

    锦瑟赶紧就要捡那签文,却慢了一步,被白木槿抢到了手,她看着签文,也做出大惊失色的样子来,道:“真是上上大吉,难怪锦瑟郡主不敢公布,若这一说出来,怕咱们都得被吓到!”

    越是不肯说,就越让人怀疑和好奇,那些郡主和公主都伸长了脖子,恨不得将那张小黄纸给看出一个洞来。

    锦瑟面色紧张地道:“安平妹妹,还是不要和我玩笑了,还给我吧!”

    白木槿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纸才道:“好吧,不过还是要恭喜锦瑟郡主了,日后……若真是应了此签,希望不要忘了妹妹我!”

    这话大概也只有白木槿,锦瑟和太后能够听明白了,白木槿自然是笑眯眯的,锦瑟和太后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她们安排的一出好戏,竟然算计到了自己的身上。

    锦瑟收回了自己的签文,紧紧地握在手心里,生怕被人看见了,其他人只是好奇地要死,却又不敢明着问。

    这件事就算这样压下去了,但是汀兰的眼神却变得有些暧昧不明,一直不停地瞄着锦瑟,心道,锦瑟这丫头难道真有如此大福气吗?也不知道最后到底会便宜哪个人呢!

    太后经此一事,也变得兴趣缺缺的,只说自己乏了让她们自去相国寺转转,自己就去禅房里歇息了。

    太后一走,那群好奇心比什么都强烈的人就围上了锦瑟,一直嚷着要看她的签文,却被锦瑟推三阻四,就是不肯拿出来。

    最后泰安恼了,道:“有甚大不了的?莫不是你真会嫁个天子做皇后吗?”

    此话一出,锦瑟的脸瞬间就白了,赶紧道:“公主,您就不要乱猜了,这话是能乱说的?”

    泰安也觉得自己说话也过了,才恹恹地道:“谁让你故作神秘,嘴巴比蚌壳还难撬开,你不说,汀兰你不是看见了?你来告诉我!”

    汀兰有些尴尬,看了一眼锦瑟,发现她眼里的乞求,才道:“公主,不是我不肯说,实在是……这件事关系重大,还是不知道的好!”

    可是这样说,泰安就越发的好奇,根本就不管不顾地道:“你说不说?不说我自去问白木槿了,她不是也看到了吗?”

    白木槿离得也不远,听到泰安的话之后,转过头来,惊讶地问道:“泰安公主,您找臣有事儿吗?”

    泰安见她主动搭话,兴奋地笑道:“安平,你过来,本宫问问你,锦瑟的签文到底写了什么?”

    “哦……这件事儿啊,公主刚刚不是猜到了吗?咱们锦瑟郡主啊……”话还没说话,锦瑟就大吼一声:“闭嘴,不要乱说!”

    白木槿笑得十分讽刺,道:“我是不是胡说,锦瑟郡主心里应该明白,瞒得住一时也瞒不住一世啊,听闻相国寺的签还是很灵验的,我就在此恭贺郡主得偿所愿了!”

    “你……别人不知道,你该比我更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吧?”锦瑟气愤地道,这签本来是安排给白木槿的,肯定是被她做了手脚,才会落到了自己头上。

    局是她和太后布下的,她们自然明白这签文一旦公布于众,会引来多大的麻烦,白木槿至少还有家族庇佑,她呢?一个孤女,还不被人给生吞活剥了吗?到时候皇上插手,太后想保她都保不住。

    她也明白,真到了那个地步,太后只会选择舍弃她,而不是保住她,她就成了最可笑的人了!

    白木槿冷笑一声,道:“应该是锦瑟郡主更明白才对,本宫可没那么清楚!”

    事情不落到她头上,她不会知道这样被人算计是多么令人厌烦的事儿,锦瑟上次围场算计她没成,她也就没打算追究了,可是这人竟然变本加厉,现在倒拉着太后一起来算计她了。

    泰安见两人的面色都十分不悦,大概也明白了两人之间定有什么过结,而且和这个签有关,再看一眼,白木槿和锦瑟的表情,原来是算计人的被反算计了。

    她看着锦瑟,道:“好了,不看了,咱们去别的地方走走吧,这个时节,后山的野花开的正好!”

    锦瑟看了看泰安,明白她这是在给自己解围,但是又看看其他人的脸色,便知道今日这事儿虽然没有公之于众,却也差不了多少了,心中不禁更恨上了白木槿几分。

    白木槿没心思去管她们,她和这帮天之骄女从来都不是一路人,也没有兴趣成为一路人,在她们心里,自己是异类,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这些天生就是公主郡主的人,是不会接受她成为一份子的。

    而她,也不希望和皇家的人多牵扯,都不是省油的灯,麻烦本来就很多的自己,还是要尽量避着些。

    刚准备去禅房那边看看明远禅师,毕竟她也曾经受过其帮助,许久没来,也该去拜访一下。

    可是走到一半就被一身宫装的女子喊住,道:“安平郡主,太后有请!”

    白木槿以为太后要敲打她几句,便跟着这丫头去了,可是越走便越发现有些不对,问道:“姑姑,这条路似乎不是去禅房的啊!”

    那侍女回身一笑,道:“太后就在前面,不在禅房!”

    白木槿微微蹙眉,刚刚她明明看着太后被拥簇着去了禅房,怎么这会儿功夫却到了截然相反的方向去了呢?

    如果她没记错,这条路好像是去舍利塔的,太后上塔做什么?舍利塔都是供奉宝物的地方,听闻那里还藏着西域高僧的舍利子。

    太后只是来礼佛烧香的,似乎没必要到相国寺的藏宝阁来吧?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而且这里平日就很少会有人来,可谓是相国寺的禁地之一。

    白木槿走着走着,脚步就逐渐放慢了,那侍女回过头来,催到:“郡主,您快些吧,莫让太后久等了!”

    白木槿笑了笑,道:“姑姑不知道,本宫刚刚被茶水烫了,现在腿还疼的厉害,走不快了!”

    那侍女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道:“太后久候了不好,郡主应该知道!”

    白木槿看了一眼瑞嬷嬷,才道:“知道了,有劳姑姑在前面带路!”

    白木槿仔细看着那宫装女子的背影,今日太后带来的人太多,她也有些记不清楚的,到底有没有见过这个侍女。

    瑞嬷嬷的眼神陡然一紧,低声道:“不好,有诈!”

    那侍女突然顿住了脚步,回身的时候,眼神变得冷冷的,道:“郡主,您的脚程为免太慢了,不要耽搁了太后的时间!”

    瑞嬷嬷却冷笑一下,道:“你真是太后身边的人?我好像没见过你,而且……”

    那侍女眼神有那么一丝杀意闪过,却故作愤怒地道:“你混说什么,我就是太后身边的希文!”

    “哦……那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姑姑您继续赶路!”瑞嬷嬷拍了一下脑袋,不好意思地道。

    却对白木槿点点头,那侍女刚刚已经摆出了杀招,若是瑞嬷嬷识破了她,恐怕现在白木槿一行就有危险了。

    白木槿心道,这里面的事儿,恐怕还不简单,她要见机行事。她刚刚落了单,那么那些公主郡主们呢?

    还没多久,白木槿就知道了答案,因为一到了这片无人地的时候,那侍女陡然变了脸色,一脸阴狠地道:“郡主……得罪了!”

    说着就扑了上来,若不是瑞嬷嬷趁她不备踢了一脚,白木槿就落入了那个侍女的手里了。白木槿大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那侍女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白木槿就刺了过来。招招狠辣,招招毙命,而且身手还不算弱。

    白木槿手里的银针等待着最佳时机,瑞嬷嬷也严阵以待,利用所学的身法,来帮着白木槿闪避。

    那女人却不依不饶地扑上来,道:“你若肯乖乖配合,那么你还可以活命,若敢违抗,那就必死无疑!”

    白木槿跌跌撞撞地躲避着,却还是被女人给制住了,瑞嬷嬷想去救,却看到那女人的匕首抵上了白木槿的脖子,道:“你们不准靠过来,否则,你们主子的性命不保!”

    白木槿对她们摇摇头,道:“听她的,不要过来,往后退!”

    那女人这才欣慰地道:“果然是个聪明伶俐的,没选错你,今日我也不想要你的命,只是我的主子有事要求郡主,所以才出此下策,郡主莫怪!”

    “为何要选择在相国寺动手?”白木槿诧异地问道,谁要利用她来做什么呢?

    那女人却没有回答,反而道:“你不必担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你想法子带着我去见太后就行,我保证,绝不会连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