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你要见太后?为什么要找我?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和太后之间并没有多亲厚,太后反而有些不待见我!”白木槿冷静地道。

    那女人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这就是选择你的另一个原因,太后不待见你,所以必然不知道你身边到底有哪些人,你只要让你的丫头把衣服给我换上,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太后!”

    “你为什么要接近太后?”白木槿不解地问道。

    那女人冷哼一身,道:“不该你问的就不要问,你只管照我的吩咐做就可以,现在就去舍利塔,然后换衣服!”

    白木槿心里却在盘算着,这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有什么目的?要接近太后,还要利用她来接近,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会被连累,甚至有意图行刺太后的嫌疑,就算是被迫的,恐怕也解释不清楚。

    谋逆大罪,她还担不起,所以这衣服不能换,更不能带人去见太后,但自己的性命现在被人捏在手上,她不得不暂时妥协。

    待到进了舍利塔,四周的光线昏暗,还靠着油灯的光,才能看清楚脚下的路。那女人指指鸳鸯,呵斥道:“将你的外衣脱下来,不要妄图耍花招,否则我定会一刀结果了你家主子!”

    白木槿对鸳鸯点点头,让她放心脱,可是手却缩进了衣袖里,摸到了自己的银针,她却故作紧张地问道:“姑娘,您到底要利用我做什么?可不可以让我心里有个底,您说不会连累我,可是我还是很害怕啊!”

    那女人瞪了一眼,道:“闭嘴,不许说话,这里安静的一个人也没有,你就算想要呼救也没有机会,再说,只要你敢喊一声,我保准你们每个人都得死!”

    瑞嬷嬷也配合地道:“郡主您别说话,姑娘,您也小心点儿,刀子利的很,你千万别伤着我家主子!”

    那女人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瑞嬷嬷。白木槿又道:“不说就不说嘛,何必这么生气呢?生气对身子不好,而且会容易生皱纹,姑娘看你的年龄也有二十了吧?哎……你肯定是因为经常生气,所以才这么显老,说不准你只有十六岁……”

    白木槿开始絮絮叨叨地长篇大论,说的那姑娘烦躁不已,骂道:“你怎么这么多话,给我闭嘴!”

    白木槿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道:“我天生话就多,你不让我说,我会憋死的,你就听我说说嘛,我天天对着自己的下人,很多话也不好说,不如你就当我的听客吧,我告诉你啊,女人就该要多笑笑,这样……”

    “我说你闭嘴!”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啰嗦的人,仿佛前世没说过话一样,叽叽喳喳不停,和外面的麻雀一样吵。

    白木槿却趁她烦躁的时候,接着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说了……你千万别动怒,我怕你的刀子割着我的肉……”

    说完手里的针却突然扎到了女子的头顶上,那女人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木槿,然后就晕了过去。

    白木槿这才松了一口气废了那么多口水才算让人放松了警惕,人只有在愤怒和烦躁的时候才会不堪一击,所以凡事她都会保持平静,平静,再平静,这样才不会给人可乘之机。

    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傻了。哪有人在被人挟持的时候,还能说出这么多杂七杂八,语无伦次的话来呢?

    鸳鸯赶紧又将脱下的衣服穿上,紧张地扑到了白木槿身边,道:“天呐,吓死我了,这人太可恶了,不仅骗我们到这里来,还要抢我的衣服!”

    “傻丫头,人家大概是想去行刺太后,或者去太后身边拿什么东西,肯定不是看上你的衣服了,给她喂一颗药,保证她就算醒来了,也不能动,我再想法子让别人来处理,这件事我们不能沾上,否则就是无穷的麻烦!

    行刺太后,这样的罪名谁沾上谁就得死,她可没那么傻。

    鸳鸯听了,赶紧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掏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捏着那女人的下巴,就给她塞了进去。

    白木槿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里只是舍利塔的第一层,没什么东西,只有几盏油灯,她想了想,才走过去,将一盏油灯打翻,然后火苗就窜了一下,由于地面是木制的,又有些干燥,便渐渐燃烧了起来。

    白木槿赶紧道:“快走,趁着火被人发现,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鸳鸯和喜鹊都没来得及思考,就拉着白木槿飞奔出去,瑞嬷嬷紧随其后,几人拼了命地跑出了舍利塔的范围,直到又回到了大雄宝殿的方向,才稍稍松了口气,慢慢地开始走。

    不一会儿,舍利塔的方向就飘着黑烟,白木槿直到肯定是火势起来了,但是应该不严重,很快就会扑灭的。

    只要不牵连自己,那就万事大吉了,等去救火的人发现那个女人,还穿着宫装,定会找太后说话的,至于太后怎么处置,那就与她无关了,本来自己就是无妄之灾。

    白木槿看了一眼天色,才道:“看来我与这相国寺还真是犯冲,每回来都要受些惊吓,以后还是少来的好!”

    瑞嬷嬷也点点头,道:“是非之地,是不该常来!”

    走到大雄宝殿的时候,一个小僧匆忙跑上来,急切地道:“安平郡主,您的侍卫传话进来,说是陆府的人有急事要求见郡主!”

    陆府?白木槿微微皱了眉头,难道是陆家出了什么事儿吗?白木槿忙问道:“可说是什么事儿了?”

    小僧摇摇头,道:“贫僧不知!”

    白木槿一想,自己来相国寺的事儿,外婆应该是知道的,若没有什么大事儿,怎么可能寻到这里来呢?心里担心,赶忙就往相国寺外跑去。

    一出门就见到了自己的侍卫,他也是一脸焦急之色,看到白木槿忙跑了过来,道:“郡主,您可来了,陆家派人来传话,要您无论如何得赶紧去陆府一趟,说是陆老夫人有危险,好像是突然就昏迷不醒了!”

    白木槿一听,惊得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还好鸳鸯扶着她。瑞嬷嬷握了握她的手,道:“莫急,关心则乱,主子一定要冷静,才能帮到老夫人!”

    白木槿点点头,若不是意外,那就是陆兆安终于出手了。可巧了这个时间,外祖父代替皇帝去巡查淮水,那里每到夏初都容易发洪灾,外祖父为了淮水两岸的黎民百姓,不顾自己年事已高,还要坚持亲自前往。

    陆青云是怕外祖父出行不安全,也以要长见识为由跟着去了,好在关键时刻帮着外祖父一把。如果她是陆兆安,要害人,也会选择这么个时间,最是方便下手!

    白木槿暗暗咬了咬牙,道:“走,去见太后,你们备好马车,稍后就返程!”

    白木槿匆匆去拜见了太后,只说外祖母有急事找,必须得先行回转,太后也正在处置那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没空理会白木槿,就打发她走了。

    白木槿虽然心里着急,可不得生个翅膀飞到陆家去,可是也明白,越急越容易出错,只恨她自己也麻烦不断,无暇顾及外婆身边的内鬼,才铸成了大错。

    陆家来的人是外婆院子里一个不起眼的粗使丫头,大概是因为现在陆府被控制住了,所以崔嬷嬷才不能自己出来喊她。

    白木槿的马车刚刚抵达陆府大门,看到大门依然敞开着,只是守卫似乎增多了,便知道陆家果然已经被控制住了。

    白木槿不动声色地走下车,让鸳鸯和喜鹊扶着自己走过去,守卫见到白木槿,恭敬地下跪,道:“郡主……”

    “嗯,免礼吧,今儿怎么这么多人当值呢?”白木槿淡淡地问道,好像只是有些奇怪,而不是怀疑什么。

    那守卫忙道:“老太太生病了,相爷不再,怕府里因乱生事,就多派人守着门!”

    “哦……做得很好,待外婆身子好了,必有重赏!”白木槿若无其事地赞道,然后才举步进去。

    白木槿前脚到了陆家,后脚就有人去跑去通知了陆兆安。白木槿一路马不停蹄地往老太太的院子走去,发现到了门口竟然被人拦住了。

    拦她的人正是陆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紫苏,紫苏一脸愁色地给白木槿请了安,道:“郡主,现在老太太昏迷着,崔嬷嬷说很可能是中毒了,这会儿正在诊治,您还是不要进去为好!”

    白木槿皱了眉头,问道:“本宫要见一下外婆,还需要你同意?”

    紫苏为难地道:“郡主,奴婢知道您关心老夫人,所以才劝您现在不要去,老夫人的状况不好,怕您看了也跟着难受,再说,御医来看过之后,就说要静养,不可让人叨扰,所以……”

    所以若是白木槿强行进去,那就是故意要害老太太不能安心养病,说她不孝都是轻的,该说她是有意要谋害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