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槿儿,你怎么帮着他说话啊?难道你和他是一伙儿的?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若你敢动歪心思,我第一个不饶你,即使你是婉琴的女儿,我也会翻脸的!”陆昭然完全没有听明白白木槿的意思,反而指责起了白木槿。

    瑞嬷嬷在一旁都听不过去了,这大爷怎么这样糊涂呢,主子的话都那么明白了,就差说让他把持好陆家,不让陆兆安靠近老太太了。

    陆昭然在一旁听得也是好笑不已,这个大哥还真是猪脑子,也不知那么精明的老太婆和老头子,偏偏养了个这么愚蠢的儿子。活该他们倒霉呢!

    陆昭然对着白木槿笑了一下,道:“郡主,您可听到了,大哥就是这样,喜欢胡乱指责人,明明我也没做什么,反而尽心尽力地照顾母亲,他偏要说我包藏祸心,毒害母亲,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

    白木槿知道和大舅舅不把话说得明明白白,这个直肠子不会绕弯的大舅舅肯定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只好开口道:“二舅舅,不必多说了,事情是什么样子,我心里清楚,您呢,不是说到现在都没合眼吗?就快些回去休息吧,外婆那里有我和大舅舅,大舅母就够了,您就安心吧!”

    陆兆安干嘛摆摆手,一脸恳切地道:“臣也是陆家的儿子,虽然不是老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可是也是老太太养大的,我对老太太的心可不比大哥少,自然是要尽孝的,母亲一日不好,我就告假在家,守着她老人家!”

    白木槿却道:“您不是说怕人多了反而吵着外婆吗?有我和大舅舅一家子,就足够了,二舅舅若是真有孝心,应该和二舅母去庙里给老太太祈福去,顺便走访一下名医,看看有没有法子救治外婆的病。咱们要分工明确,本宫也知道二舅舅交游广阔,必然能办到的,是不是?”

    陆兆安明显知道白木槿是要支开自己,不让他有机会靠近陆老夫人,他冒这么大的险,事情还未办成,怎么能轻易就妥协呢?

    他赶忙道:“哪里,郡主谬赞了,臣实在愧不敢当,延医问药的事儿,还是大哥比较内行,让大哥去办,臣愚笨只能守在母亲床边,端茶递水喂药!”

    白木槿对陆昭然使了个眼色,希望他能说出些话来,打发了陆兆安,可是陆昭然却傻不愣登地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木槿见指望不上他,眼神转了转,才道:“二舅舅既然如此孝心,本宫也不好拦着您,但是外婆这么一病也不知道什时候才能见好,要您天天守着,就算是铁打的也吃不消,不如这样,咱们几个轮流当值,大舅舅和大舅母双日去当值,二舅舅和本宫就单日当值,您看如何?”

    陆兆安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知道这已经是白木槿的让步了,可是要在白木槿这人精的眼皮子底下办事儿,可是大大的不方便啊!

    他想了想,才道:“不如……我和你二舅母一个日子当值,郡主就不必那么辛苦了!”

    白木槿却道:“多谢二舅舅关心,本宫还年轻着,倒是二舅舅和二舅母该多注意休息,别成天折腾,累着自己可不好!”

    陆兆安知道她意有所指,却就当听不明白一样,道:“郡主真是爱说笑,臣和内子身子骨都好着呢,再活个四五十年都不成问题!”

    “那就祝二舅舅和二舅母长命百岁,恩爱白头,不过呢……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本宫对外婆的拳拳孝心,可谁都替代不了,本宫也希望外婆能够长命百岁!”白木槿笑容里带着些许机锋,希望陆兆安不要轻举妄动,若真的敢狗急跳墙,做出伤害外婆性命之事,那就休怪她下手无情了。

    陆兆安不满地道:“臣也是为了郡主考虑,郡主毕竟是养尊处优的千金贵女,哪里懂得照顾老人家,母亲现在可是关键时候,若一个不慎说不准就……”

    白木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本宫身边有的是能照顾人的,不牢二舅舅费心了,你若是不满意,本宫照顾的时候,您可以在一旁看着,莫要继续絮叨了,您也没到那喋喋不休的年纪,怎的这么啰嗦?”

    陆兆安被训斥的面红耳赤,可是却没法子对着白木槿发作,谁让人家现在是郡主,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她大的也不只是一级。

    陆兆安愤愤地拂袖而去,陆昭然才问道:“槿儿,你难道不知道是他动的坏心吗?”

    白木槿看了看四周,才叹了一口气道:“大舅舅,不是槿儿做晚辈的逾越来说你,你也该多长些心眼儿,是不是他做的,难道我会看不出来吗?可是咱们有证据吗?没有真凭实据,凭着皇上对他的信任,咱们能把他怎么样?”

    陆昭然却皱着眉,不以为然地道:“除了他还有谁,总不能是我这个做亲儿子的还母亲吧?再说他竟然软禁我,这就说明他做贼心虚!”

    “如今你可看到你这里有人看着你?他偏要说是你自己不愿意照顾母亲,你还要担个不孝之罪,说不准还得说你嫉妒庶出的弟弟,想要陷害他,到时候你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白木槿问道。

    陆昭然张口结舌,想要分辩几句,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好道:“那你也不要对他那么客气,搞得我都误会你们是一伙儿的了!”

    白木槿无奈地笑了一下,大舅舅这么大的人,竟然还那么天真,什么事儿都爱直来直往,就算是外婆的性子耿直,她也是聪明的耿直,而不是像个直筒子。

    至于外祖父嘛,表面上刚正不阿,其实内心的弯弯绕绕,就连她都自愧不如。要不然怎么能稳坐相位,偏偏还那么多人敬着他,都以为老相爷是个公正严明,刚正不阿的人。

    真正的老狐狸才是这样的,就让你看不出来他的精明和算计。一如那宣王,整天用玩世不恭的面具,遮盖自己狐狸的本质。只不过二人的面具不同罢了。

    可是大舅舅呢,偏偏只学了外祖父和外婆的表面,内在是一点儿也没学到,真叫人郁卒!白木槿道:“大舅舅,我哪里是对他客气,你没看到他最后气得脸都歪了吗?”

    陆昭然摸摸头,才嘿然一笑,道:“好像是这样啊,可是……你为什么要和他一起照顾你外婆呢?”

    “既然大舅舅都认为是他谋害外婆,难道我还放心让他和二舅母一起伺候外婆吗?有些事儿不需要直来直去,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就算对着深仇大恨的人,也要笑脸以对!”白木槿面带笑容地道。

    陆昭然讶异地看着白木槿,好像不认识白木槿一样,道:“槿儿,我发现你和以前简直像两个人,过去你在我面前连句话都不愿意说,总好像多说一句话我就要打你一样,胆子小的让我想要关心你,都不知道怎么做!”

    白木槿微微一笑,道:“那大舅舅觉得,过去的槿儿好,还是现在好?”

    陆昭然想了想,才道:“过去看着就和木头人一样,现在吧……也不能说你不好,但舅舅看了总觉得心里没底,像是看不懂你!”

    白木槿笑得更灿烂了,这大舅舅也真是个有趣的人,直肠子也太直了,不过这样的人也简单,不会让你觉得防不胜防,大概就是因为有一双太厉害的父母,才会养出这么单纯的儿子。

    这要不是生在陆家这样的家族,大舅舅应该会快乐一生,只是陆家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家主和族长,不过大舅舅大概也是幸运的,唯一的儿子,偏偏是人精中的人精,想来他还是可以安乐一生,只要不像过去一样在女人的问题是犯糊涂,就该没有大问题了。

    白木槿笑了一会儿才道:“大舅舅,你只要记得,你是我的亲舅舅,我永远也不会害你就是了,看不看得懂,有什么了不得的,这世上多的是人看不懂的事儿!”

    陆昭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也不愿意费脑子去揣摩人心,只道:“那咱们快去请你大舅母吧,说实在话,你得陪大舅舅一起去,如今你大舅母对我……哎,不提也罢,总归你陪我一起去请她!”

    看着陆昭然焦头烂额的样子,白木槿又觉得好笑,看来大舅母到现在还在给大舅舅脸色呢,不过也好,也让大舅舅明白,妻子不是只帮他养儿育女,孝敬父母,辛苦持家的人,而是应该获得他真心的爱护和尊重的女人。

    不过陆昭然到底是她的长辈,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的,只道:“是,我也许久没见到大舅母了!”

    去了大舅母院子的时候,陆菲媛也正好赶到,大概也是发现自己的院子解禁了,所以第一时间来找她的母亲。

    陆菲媛一见到白木槿和陆昭然,就跑过来,拉起白木槿的手,道:“原来是你来了,我道怎么没人拦着我出门呢,表妹……出大事儿了,咱们得赶紧想法子,要不祖母她……”

    白木槿拍了拍她,道:“我都知道了,你莫慌,咱们先去找大舅母,再把事情详细地和你们说说,想想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