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那个大理寺的官员愣了一下,才道:“下官可是奉命来捉拿郡主归案的,您如今是戴罪之身,凭什么要本官给您行礼?”

    白木槿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那人一个大耳刮子,骂道:“好你个没长眼睛的东西,本宫犯了什么罪?皇上可有旨意要夺本宫的郡主之位?你竟然敢以下犯上,蔑视本宫,咱们这就进宫去,让皇上给本宫评评理,你是大理寺的人,难道就可以胡作非为?”

    那人慌了一下,才道:“要本官跟郡主面圣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请郡主先随本官去一趟大理寺吧!”

    白木槿冷哼一声,道:“你姓甚名谁,奉了谁的命令来捉拿本宫,还有……本宫到底犯了什么罪?”

    那人倒也不搪塞,干脆利落地回道:“下官姓梅,草字仁信。奉得大理寺卿尚大人的命令前来,因为太后在相国寺遇到刺客,刺客经过审问已经交代是郡主带她进入相国寺的!”

    白木槿嘴角露出一丝讥诮,道:“原来如此,这倒的确是件严重的事儿,那请问太后可否受伤?”

    梅仁信道:“这倒没有,只是相国寺的舍利塔无故走水,在塔里捉到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刺客,那刺客一醒来就扑向了太后,幸而太后福泽深厚,受满天神佛庇佑,才安然无恙!”

    白木槿点点头,问道:“这就奇怪了,本宫可没去过舍利塔,本宫离开相国寺的时候,太后还好好的,哪里来的刺客呢?这和本宫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凭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说的话,你们大理寺就敢将本宫捉去过堂吗?”

    “这……尚大人只说要请郡主去了解一下案情,并没说要捉拿您过堂!”梅仁信气焰一下子低落了下去。

    白木槿说着又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骂道:“那你竟然敢对本宫说什么捉拿归案,还说本宫是戴罪之身,谁给你的狗胆?”

    梅仁信被打的身子都差点儿歪倒在地,捂着脸,心中吃惊不小,看着娇滴滴的少女,怎么手劲儿这么大,感觉牙齿都要松脱了。

    梅仁信捂着脸,道:“你……郡主好无礼,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你怎么能说打就打?你这是蔑视法纪,目无皇上!”

    白木槿冷笑一声,道:“那你不敬郡主又该当何罪?小小大理寺的芝麻官,竟然也敢对本宫大呼小叫,信不信本宫这就禀明皇上,参奏你一个蔑视皇亲,意图谋饭之罪?”

    梅仁信憋红了脸,看了一眼陆兆安,似乎在等待陆兆安能出言相助,可是陆兆安哪里会那么傻呢?白木槿的牙尖嘴利,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现在白木槿是必须要离开的,他就不去触这个霉头了。

    梅仁信见求助无望,才讪讪地道:“下官知错,还请郡主宽宏大量。下官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触怒郡主!”

    白木槿哼了一声,道:“既然是太后的事儿,本宫自然不能不去,但是麻烦梅仁信大人,还是要有点儿人性才好,不要以为后面有人撑腰,就敢目无尊长!”

    梅仁信被骂了个灰头土脸,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究一句话也没说,半晌才道:“郡主,请吧!太后交代了,无论涉案者是谁,都要公事公办,您就不要为难下官了!”

    白木槿没理他,反而对着陆兆安道:“二舅舅,外婆如今吉凶未卜,您可要仔细着些,若是外婆有个好歹,本宫可不会善罢甘休,您最好记住!”

    陆兆安却笑着道:“郡主放心,如今您自个儿也麻烦重重,还是不要操心咱们陆家的事儿了,多保重吧,大理寺可不是羽林卫的白虎堂……没人会帮着郡主了!”

    白木槿也回以笑容,道:“多谢二舅舅关心,本宫一向吉人天相,再说了……邪不胜正,从来倒霉的人,都不会是本宫!”

    陆兆安目光一黯,终究没说什么,只高声道:“恭送郡主,希望郡主能平安归来!”

    他不信,白木槿还能永远那么好运,大理寺不是宣王的势力范围,陆老爷子又不在,谁会给白木槿面子。更何况……大理寺卿可是和楚郡王府私交甚笃,虽然不是楚郡王控制着,但也差不多了。

    白木槿这一去,恐怕得脱一层皮了,那个尚克静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大理寺向来都是权贵们最怕的地方之一,这就是专门针对贵族甚至是皇族设置的公堂!

    只要涉及皇家,宗亲和公侯的案子,基本上都是大理寺来接办的,所以他们眼里可没什么权贵,有的就是怎么逼权贵低头认罪。

    白木槿看着大理寺公堂灯火通明,尚克静面色严肃地端坐在大公无私的牌匾之下,看到白木槿进来,也只是站起来拱了拱手,道:“下官给郡主见礼了!”

    白木槿没跟他寒暄,只道:“不知尚大人这么晚请本宫来此,有何贵干?”

    “哦……难道梅仁信没有将案情告知安平郡主吗?无妨,下官会为郡主一一言明,来人,带刺客闵氏!”尚克静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押人犯上堂,好跟白木槿当面对质。

    白木槿不慌不忙地站在一边,心中却在盘算着,这刺客大概就是被她弄晕的那个神秘女人,这人到底是谁的人,又为何要攀咬她?或者,其实这从头到尾就是针对自己的一个局?

    白木槿没有办法理清楚,那女人就混身是血的被抬了上来,刺鼻的血腥味让喜鹊跟着皱了鼻子,白木槿却连头也没抬过。

    这个地方她很熟,这样的刑罚她也尝过很多次,至今记忆犹新,浑身浴血,也就是当给自己洗了澡而已。不过可惜,她当年,连这个公堂都没上过,就被人定了罪,身首异处!

    惊堂木一拍,尚克静沉声喝道:“堂下之人可是闵氏?”

    那女人微微抬起头来,支离破碎的声音道:“是……是……”

    尚克静又拍了一下惊堂木,道:“你可承认自己意图行刺太后之罪?”

    “我认了……都认了……”闵氏像是受惊过度一般,赶紧就认了罪。

    尚克静又问道:“你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行刺太后,一一道来,若有丝毫作假,本官决不轻饶!”

    “是安平郡主……是她指使犯妇行刺太后,至于原因,犯妇也不知道,犯妇只是听命行事!”闵氏一开口就直指白木槿。

    尚克静又大怒着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你可知诬陷郡主是死罪?”

    闵氏赶紧惶恐地道:“犯妇不敢,犯妇句句属实,若不是被大人严刑拷打,犯妇也不敢供出郡主来,请大人明察!”

    尚克静点点头,满意地捋了一下胡须,才道:“那你可愿意画押认罪?”

    闵氏稍稍犹豫了一下,便点点头,道:“犯妇愿意,犯妇什么都愿意,只求大人能给犯妇一个痛快!”

    尚克静正要喊人给她供状,就被白木槿喊住了,道:“慢着,本宫还有话要说!”

    尚克静皱着眉,道:“安平郡主,这可是大理寺公堂,不是郡主府上,本官审案,就算是郡主也无权置喙,您应当明白!”

    白木槿笑了一下,才道:“本宫不是要干涉大人问案,但是既然这个女人指认本宫是幕后主谋,也不能就听她一面之词,作为被指认的人,本宫有权为自己分辨,按照律法,本宫还有权请状师为本宫辩护!”

    尚克静被说的哑口无言,他还没发现,这个安平郡主竟然是个熟知律法的人,那些贵女不都是成天喜欢喝茶饮宴,游山玩水,赏花弄月吗?怎么还读起律法来了?

    尚克静讪讪地道:“依照新出的天元律,是有这么一条,可是……此案涉及太后,郡主若想找状师,恐怕还需要太后首肯!”

    白木槿又淡笑了一下,才道:“天元律中,并没有被告方请状师,还需要原告方同意的条款,大人是欺本宫不懂法,还是您自己枉顾法纪?既然这件案子是交给大理寺来处置的,那太后也只是遵从律法行事,并没有打算让大人不给本宫说话的权力,就定本宫的罪吧?”

    尚克静第一次遇到这么能言善辩的女子,还是个足可以当自己孙女的小丫头片子,顿时脸上就挂不住了,道:“特事特办,行刺太后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郡主莫要儿戏之!”

    “本宫就是知道行刺太后罪大恶极,才不能任由大人一言堂,既然要公审本宫,也要按照律法办事,否则随意定皇上亲封的郡主之罪,大人觉得自己是不是够分量?”白木槿出言威胁道。

    尚克静一愣,道:“本官自然没有打算就此定了郡主之罪,此事定会禀明圣上,由圣上亲判!”

    白木槿点点头,赞许地道:“看来尚大人还是十分明理懂法的,既然如此,大人应该会在禀明圣上之前,允许本宫说话吧?”

    尚克静被白木槿镇定自若的气场给弄得有些惊诧,好像踏入这个公堂起,她脸上的笑容就没变过,好像带着一块人皮面具似的,就算被人指认是行刺太后的幕后主使,也不见她稍稍变过脸。

    如此看来,他还真的不得不小心应付这个女娃,轻咳了一声,道:“既然郡主有话要说,本官自然不能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