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宽慰地笑了一下,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他们是想要把我留下,可惜……留不住!”

    秦氏微笑着点点头,道:“你一回来,陆兆安就要安分一些!”

    白木槿看着陆昭然,道:“大舅舅今儿可着实威风,有大舅舅在,他也不敢多猖狂的!”

    “我也是无奈之举,兄弟闱强,到底不是什么好事儿!”陆昭然有些难过地说。

    白木槿叹息了一声,道:“大舅舅,你心软我知道,但是对于二舅舅这种人,一点儿也不值当,他从来没把你当成亲大哥,在他和他妹妹眼里,你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的!”

    陆昭然虽然明白,但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的样子,道:“他以前不这样的,小时候我们一块儿,和亲兄弟没有两样,凝香也和婉琴,也就是你娘特别要好,咱们一家兄妹四个就像一母所出,从没有任何不愉快!”

    那些过往还历历在目,可是婉琴已经永远离开了,陆凝香又和槿儿成了仇敌,陆兆安现在也要和他成为仇敌,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心痛呢!

    白木槿看着陆昭然伤感的眼神,摇头道:“大舅舅,你想错了,若是真的亲如一家人,就不会发生这一切,不是他们变了,而只是我们都没发现过而已。他们以为当年和你们交好,是忍辱负重,是最大的痛苦,所以如果有机会,能够致你们于死地,他们不会心慈手软!”

    陆昭然摇摇头,不可置信地道:“不会的……不会的……他们……他们曾经也很好,乖巧懂事,对父母孝顺,对我和你娘也很尊重!”

    “你想错了,那是因为他们那时候不得不依附你们兄妹而活,陆氏有求于大姑,陆兆安有求于你,才不得不曲意迎合你们!”秦氏却看得通透,陆兆安和陆氏的行为已经是最好的明证。

    白木槿点点头,道:“若非如此,陆氏如何能成为国公夫人?若非如此,陆兆安如何能被送到御前做事,成为天子近臣,从而平步青云,直到官位能和大舅舅你并驾齐驱呢?”

    陆昭然仿佛被重物击中了一般,颓然地瘫坐在椅子上,他想反驳,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可以用来反驳的理由。

    白木槿接着道:“大舅舅,你醒醒吧,你信不信,陆兆安现在就在想该怎么报复你,弄垮你,甚至……杀死你!”

    陆昭然震惊地抬头,道:“他敢!”

    “他就是敢,只要有机会,只要不会连累他自己,他没有什么不敢的!”白木槿说的斩钉截铁。

    秦氏也暗叹一声,道:“你以为当初你为何会中绝子药?你忘了那个黎蕊是谁派到你身边的了?还有母亲……”

    陆昭然这才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太过天真了,以为陆兆安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不是真的丧尽天良了。

    他突然有些惊慌地道:“槿儿,那我们该怎么做?还有母亲,她既然中了毒,该怎么办?”

    白木槿正要说这个问题,她看了一眼秦氏道:“大舅母,你最后一次见到祖母的时候,她可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做什么特别的事儿吗?”

    秦氏诧异地看着白木槿,问道:“你是在怀疑什么吗?”

    “大舅母不要误会,槿儿没有怀疑大舅母和这件事有关,只是……也许毒和陆兆安没有直接关系,而是外婆遇上了什么特别的事儿了,中毒只是个巧合!”白木槿赶紧解释道。

    秦氏皱着眉头,仔细地想了想,然后道:“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和我聊起了些往事,关于……关于陆兆安的生母,其他的还真是没什么了!”

    白木槿眼神一闪,陆兆安的生母?她只听闻是个歌姬,还是从宫里出来的,好像当年外祖父也是被迫接纳了这个女人,至于具体的事情,她却一无所知。

    白木槿问道:“那外婆是怎么说的,大舅母可否详细地回忆一下,说不准这件事就和外婆中的毒有关,若是能找到蛛丝马迹,外婆就有救了!”

    秦氏这才重视起来,又仔细回忆了一番,才缓缓道:“母亲说当年公公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理由才接了这个女人回府,那时候母亲不知道缘由还和公公大闹了一场,跑回了娘家,公公一时苦闷,就被那女人算计了,这才有了陆兆安兄妹!”

    “特别的理由?”白木槿皱眉问道,心里却想着,到底是多特别的理由,才不得不接受一个歌姬进陆家呢?要知道歌姬舞姬都是地位极低下的贱籍,就算是乐府出来的,那也是罪籍,别说是陆家这样的百年世家,就算是普通的官家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女子入府做妾的!

    歌姬舞姬最好的出路就是和她们身份相同的伶人结合,很多人世世代代都要在乐府里,儿女生得好就继续当歌姬舞姬,生的不好就发配为奴。

    少数得了贵人青眼的或许还能召出去,成为贵族家的家养歌姬,再有个心眼也可能爬上主子的床,但很少有机会能做妾,更别说怀上主家的孩子了,一不小心有了身孕的,都会被强制打掉。

    可是外祖父却偏偏允许那个人怀了孩子,还让她将孩子生下来了,关键是生下一双龙凤胎之后,这女人还在陆府活了几年,后来为什么死了,她也不得而知。

    秦氏放低了声音,道:“具体的母亲也没说,但我看她那样子,就觉得定是了不得的理由,母亲当时的神态十分的奇怪,像是……像是有些惶恐,我也不敢问。但是母亲后来提了,那个女人后来是悬梁自尽的!”

    白木槿越听越觉这件事非同小可,而外婆之所以中毒,大概还真与这件事有关,陆兆安又在寻找一样十分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也很可能和陆兆安的生母有关系。

    宫里出来的一个歌姬,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白木槿问道:“那外婆有没有提过,那个歌姬在没入乐府之前,家里是做什么的?因着什么罪才成为沦落乐府?”

    秦氏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那女子本姓阴,祖籍江南,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母亲也没有提!”

    白木槿想了想,才道:“你走了之后,谁在屋子里伺候老太太的?”

    “应该是紫苏和青墨,不过听青墨说,当时母亲是讲所有人都遣走了,只留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不许人打扰,后来晚膳的时候,她们实在不放心,才敲门了,没人应,就赶紧叫人来,破门而入,才发现老太太晕倒在床上了!”秦氏回道。

    白木槿点点头,道:“这件事很有文章,你和外婆的谈话千万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了,我怕会为大舅母也惹来麻烦,崔嬷嬷可醒了?她从年轻就跟着外婆,说不定知道的东西要多一些!”

    秦氏也点点头,表示赞同,道:“还没有醒呢,但是毒已经解了,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派人照顾好崔嬷嬷,千万不要让人靠近她,我怕陆兆安会继续对崔嬷嬷下手!”她想到崔嬷嬷是重要的证人,陆兆安不可能不知道。

    陆兆安如此紧张那件东西,怎么可能还没到手,就走漏了消息呢?所以崔嬷嬷之所以会被下毒,不是因为陆兆安要除掉对外婆忠心耿耿的人,而是因为怕崔嬷嬷说出什么不该说的东西,妨碍了他的“大事”。

    幸而瑞嬷嬷是秘密给崔嬷嬷解毒的,她想了想,才道:“封锁崔嬷嬷毒已经解了的消息,即使人醒了也不能被发现,外婆院子里原本的奴才,除了瑞嬷嬷,全都暂时打发到别处去,大舅母也要派自己真正信得过的人过来伺候,这个院子要全面封锁!”

    秦氏不知道白木槿要做什么,便问道:“事情这么严重吗?”

    “非常严重,我怀疑外婆院子里藏了什么,陆兆安感兴趣的东西,这样东西重要到连皇上都在惦记,所以……防止别人先得到这样东西,必须封锁外婆的院子!”白木槿只好将实情说出来。

    陆菲媛惊讶地问道:“有什么东西这么贵重,连皇上都眼红的?皇上可是富有天下之人,我不信还有什么是他也会动心的,除非是这样东西能威胁到他的江山!”

    白木槿眼神一亮,赞许地看着陆菲媛,道:“表姐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虽然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很可能如表姐所言,这样东西会危及皇上的统治,所以皇上才会纵容陆兆安!”

    陆菲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陆昭然却道:“暂时不要考虑那么多,先保证这个院子的绝对安全才是,夫人,你快些按照槿儿说的去安排,我的院子里只有陆田和陆虎可以绝对信任,需要采买什么,都交给他们去办!”

    陆菲媛也道:“我院子里倒没什么可疑的人,福儿,喜儿,禄儿和祥儿都是可以信赖的,她们跟了我许多年,绝不可能是二房的人!”

    秦氏也点点头,道:“我院子里四个一定丫鬟,和八个二等丫鬟都是可以信赖的,还有我的陪嫁嬷嬷,她们都是最忠心不过的人!”

    白木槿点点头,道:“嗯,也只有大舅母娘家陪嫁过来的人,才最干净,二房那边不可能手伸得那么长,我会通知槿兰苑里几个丫头明日一早过来,对了……还有明儿我要采买几个丫头!”

    秦氏微微蹙眉,道:“这个时候采买丫头是否有些不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