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大舅母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让人浑水摸鱼的!”白木槿笑着道。

    秦氏见她坚持也不好说什么,只道:“那明儿一早安排牙婆进府,若是有好的,挑几个年纪小些的备用,这事儿过后,难免又要打发一批人!”

    白木槿点点头,道:“嗯,就交给大舅母安排了,时候不早了,今儿大家都累了,就各自休息吧,我就在软榻上歇息一晚,好陪陪外婆,明儿让大舅母来陪夜,可好?”

    秦氏看着白木槿,道:“今晚还是我来陪吧,你去大理寺也受了不少苦,刚刚我都听见了,你也不必逞强!”

    “是啊……表妹,反正你也就在院子里,不必非得陪在房里,等你伤势好了再说,这些日子就由着我和母亲轮流值夜吧!”陆菲媛劝道。

    陆昭然点点头,道:“槿儿,你就不要为难自己了,你还得养足精神去查查该怎么救母亲,值夜的事儿就交给你大舅母和菲儿!”

    白木槿见她们是真心为自己着想,也知道自己的身子撑不了多久,便道:“好吧,那就要多劳累大舅母和表姐了,若是有个事儿就叫我!”

    秦氏和陆菲媛点点头,白木槿又去看了看陆老夫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不能陪床,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外婆对她真的宠爱有加。

    秦氏理解地送她出门,然后又拍拍她的手,道:“不必觉得愧疚,你要做的事儿对母亲的意义更重要,她就算是睡着了,心里也会清楚的!”

    白木槿微笑着点点头,道:“谢谢大舅母,外婆就拜托你了,她一定会渡过难关,挺过来的!”

    “我也相信!”秦氏一脸坚定的笑容。

    这一夜过的并不太平,白木槿昏昏沉沉中,仍然在思考着,到底陆兆安在寻找什么,陆老夫人又是如何中毒的,就连做梦都在煎熬着。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鸳鸯就来告诉她,崔嬷嬷半夜就醒了,这会儿正等着白木槿去说话呢。

    白木槿随意梳洗了一番,换了一身淡蓝色常服就匆匆去见崔嬷嬷了,到了崔嬷嬷房里,看到瑞嬷嬷刚正在给崔嬷嬷喂汤药,便朝崔嬷嬷摆摆手,示意她不必着急。

    崔嬷嬷喝完了药之后,才赶紧道:“郡主,奴婢失礼了!”

    白木槿忙道:“崔嬷嬷不要多礼,在我面前,你永远都是长辈!”

    崔嬷嬷和瑞嬷嬷一样,她从未将二人当成下人看过,都是以长辈之礼来待的,更何况崔嬷嬷还是外婆的陪嫁丫头,一直伺候着外婆到老,两人之间说是主仆,其实更像是姐妹。

    崔嬷嬷又是感动又是惶恐,忙道:“郡主真是折煞老奴了,我没有护好夫人,已经是惭愧至极!”

    瑞嬷嬷赶紧道:“你们就不要客套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将事情弄清楚,老太太还昏迷着,千万得想法子将人救过来!”

    白木槿才点点头,道:“瑞嬷嬷说的有理,崔嬷嬷,你可知道外婆到底是怎么中毒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奶奶走了之后,老夫人就有些恍惚,然后就让奴婢将所有人都待下去,说她想一个人静一会儿,过去老夫人想事儿的时候,也常常喜欢一个人呆着,我也没在意,哪知道……”崔嬷嬷说到这里就难过地红了眼睛。

    她心里是极自责的,毕竟是她疏忽了,白木槿赶紧劝道:“嬷嬷不必自责,这件事定有蹊跷,你还是先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关于当年二舅舅生母的所有事儿,包括她的来历,以及为什么会死!”

    崔嬷嬷为难地皱了眉头,道:“这件事儿……老夫人交代过,千万不能再透露给任何人知道,这是……咱们府里的禁忌!”

    瑞嬷嬷埋怨地看了一眼崔嬷嬷,道:“这事儿你就不要瞒着了,郡主说那女人的事儿很可能和老夫人中毒有关,必须要弄清楚了才能可能找到解救老夫人的法子!”

    崔嬷嬷仍旧有些犹豫,还是白木槿安抚道:“崔嬷嬷,你放心,这件事儿只咱们三个人知道,我必不会将事情说出去,等外婆醒了,也自有我去解释,事有轻重缓急,她也不会怪你的!”

    崔嬷嬷这才叹息了一声,道:“当年我是发过誓的,这件事绝不会从我口中透露给任何人,如今为了老夫人的安全,我也只能自破誓言,就算老天要惩罚我,我也认了!”

    白木槿知道老人家对誓言的看重,才道:“嬷嬷要放宽心,老天有眼,也知道你是不得已为之,必不会怪你!”

    崔嬷嬷摇摇头,不在意地道:“罢了,没甚大不了的,我也活了一把年纪了,什么都看透了。这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

    崔嬷嬷将阴氏的来历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原来那歌姬阴氏竟然是古汉时期,光武帝的皇后家族的后人,也是一个世家大族。

    只是阴氏也随着古汉的毁灭而彻底没落了,从此世族之中就再也没有阴氏的立足之地。但是阴氏的后人还在,而且他们的家族似乎守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和传国玉玺有关。

    所谓的传国玉玺和历朝历代皇帝印玺可不一样,那是第一个封建王朝,先秦的开国之君始皇帝所用传说中的和氏璧雕琢而成,后来在战乱中失传了。

    但是古汉的时候,光武帝竟然又找到了这枚失传的传国玉玺。光武和皇后伉俪情深,后来就传位与皇后的儿子,这枚玉玺也就到了阴皇后手里。

    所以当古汉亡国的时候,传闻这枚传国玉玺就在阴氏一族手中,但是阴氏被灭族了,这枚玉玺也没有找到。

    而歌姬阴氏却是古汉阴皇后的旁支,后来改姓云,所以没人知道陆兆安的生母是当年叱咤风云的阴氏一族后人。

    但是这个秘密却被陆家的上一任族长查出来了,为了帮先皇找到传国玉玺,所以陆家的族长当年就一直在寻找阴氏的后人,直到蛛丝马迹都指向了江南的云家。

    云家是江南织造衙门的一个买办,倒也算是江南的富户,可是因为一桩贪污舞弊案,云家彻底倒台,男子杀头的杀头,发配的发配,陆兆安的生母云氏竟然是云家的嫡女,因为天生容貌姣好,所以被充入官中之后,几经周转被送到了乐府。

    陆家的老族长,也就是陆相爷的父亲,查到了云氏的身上,却不知从何下手,而且那时候云氏也还小。

    几年之后云氏渐渐长大,一次宫中饮宴,竟然对年轻的陆相爷一见钟情,并且当时就私下里表露的情意,可是被陆相拒绝了,因为当时陆相已经成亲,自然就是名满天元的铁娘子,谢无双。

    两人婚后感情甚笃,正浓情蜜意着呢,哪里看得上云氏呢。再说陆相这个人性子一直都刚正的很,最厌烦这种狐媚魇道的女子。

    云氏却没有死心,经常借各种机会给陆相暗送秋波,陆老夫人知道了之后,还去警告过云氏,让她死了这份心。可是这件事不知道怎么,竟然被当年还是贵妃的太后知道了,贵妃和陆老夫人不太对盘,所以为了气气陆老夫人,就故意设计了一出好戏。

    加之贵妃在先皇耳边吹了几句枕边风,而老族长也有意通过云氏来追查玉玺的下落,多方势力的参与之下,陆相不得不接受了云氏入陆家的事实。

    但是陆老夫人是个暴脾气,老族长当时也没法子告诉老夫人实情,所以陆老夫人还和陆相大闹了一场,差点儿就选择了和离。

    没想到那云氏竟然是个极有心机的女子,趁着陆相焦头烂额之计,竟然给他下了药,两人一度春宵之后,她竟然无比幸运地有喜了。

    陆老夫人知道之后,更是气得坚决要和陆相和离,老族长见儿子和媳妇儿闹得如此凶,才将实情告诉了陆老夫人,当时永宁长公主还在世,也帮着劝了自己的女儿,让她要以大局为重。

    陆相也保证,从此以后绝对不碰云氏,更不会再纳妾,老夫人才算忍下了心头怒火,闹了一阵别扭之后,就勉强接受了这件事儿。

    云氏被冷落在自己的院子之后,竟然偷偷瞒住了身孕,直到怀了近五个月,才被她身边当时伺候的人发现了。

    本来这孩子是绝对不能留的,可是云氏却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说动了老族长,允许她生下孩子,陆老夫人看着她已经怀了五个月,而她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便起了同情之心,半推半就地由着云氏生下了孩子。

    可是没想到,云氏是个极不简单的人,她一心想着要夺宠,几次三番地闹出些花样来,就是为了让陆相爷抬她为妾,甚至要恢复自己的身份,要争妻位。将陆家后院闹得鸡犬不宁,而此时老族长终于不愿意继续容忍云氏了。

    老族长也通过别的途径得到了一些玉玺的下落,虽然没有多大把握,但云氏基本上算是失去了利用价值,她又如此不安分,甚至有一次竟然想要对陆昭然下毒,被人发现之后,还抵死不认。

    老族长便下令将她赶出去,她也不知是想通了什么,只求了陆老夫人善待她一双儿女,然后半夜就悬梁自尽了,死状极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