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青鸾和杜鹃易容而成的面孔,露出木然的笑容,道:“奴婢拜见主子!”

    白木槿点点头,道:“好……你们先到一边儿去!”

    青鸾和杜鹃点点头,然后立在了一边,秦氏知道白木槿挑好了,自个儿也上去挑了一些年纪小,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孩子,都不过七岁左右,还有着懵懂的面孔。

    坤婆子见陆家一下子又要了这么多人,笑得合不拢嘴,道:“大奶奶,下回有好的,我再给你领过来!”

    秦氏点点头,道:“去账房结算吧,今儿府里事儿多,就不留你了!”

    坤婆子也是个极有眼力见儿的,立刻笑着道:“是,多谢大奶奶了,改日等您不忙的时候,小人再来府上给大奶奶说说趣事儿!”

    打发走了坤婆子,秦氏看着那两个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丫头,低声问道:“这就是你要的那两个人?”

    白木槿点点头,对着青鸾和杜鹃道:“快见过大舅奶奶吧!”

    “奴婢青鸾、杜鹃,拜见大舅奶奶!”青鸾和杜鹃恭敬地给秦氏行了礼。

    秦氏点点头,道:“好……以后尽心伺候郡主就是!”

    青鸾和杜鹃应了,秦氏才转而对白木槿道:“我就不陪你了,你有事儿就派人来寻我便是!”

    白木槿点点头,秦氏便带着自己选的人走了。白木槿则领着青鸾和杜鹃往陆老夫人的院子去了。

    进了自己的西厢房,白木槿才问道:“你们怎么这身打扮?”

    “那牙行不好进,都是给亲贵们送人的,我们若作假,反而不好,就找了两个丫头,给她们安排了去处就易容成这副样子混进来了!”青鸾解释道。

    白木槿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们这副样子,会不会很难受?以后都要以这张脸示人吗?”

    青鸾笑了笑,道:“主子放心,这是咱们影卫里面最厉害的易容师做的人皮面具,轻薄透气,就和自己个儿的脸没什么两样,他们出任务常常一戴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只要定期取下来用药水浸泡,就完全没有问题!”

    白木槿倒招招手,让青鸾过来,然后捏了捏她的脸,发现手感真和人的脸没什么两样,又仔细卡了一下青鸾的脖子,竟然没有发现任何黏贴的痕迹,看来果然是易容高手做的!

    白木槿笑着道:“有机会也给我做一张脸,倒是很有趣!”

    杜鹃道:“主子若是喜欢,做个十几二十张脸也使得,只是不知郡主要怎么样的?漂亮的还是普通的?”

    “普通的就好,越普通越好!”白木槿回道。

    青鸾点点头,道:“郡主本身就生的极好,人皮面具做的再好,也不会比主子原本的脸更好了!”

    喜鹊噗嗤一声笑了,道:“小姐,你还说她们不爱说话,我看都能说会道着呢!”

    鸳鸯已经通过喜鹊知道了青鸾和杜鹃的来历,心中还有些别扭,不像喜鹊对两人那么热络,只淡淡地道:“那是自然,我们小姐天生丽质!”

    白木槿看出了鸳鸯那一点点不自在,道:“鸳鸯,自此以后青鸾和杜鹃就和我们一起了,你多告诉她们一些陆府和侯府的事儿,先让她们适应一些日子再给安排差事,我若没有特别的事儿交给她们做,她们也就只负责我的生活起居!”

    青鸾和杜鹃对视一眼,知道鸳鸯和喜鹊一样都是白木槿身边最重视的丫头,赶紧见礼道:“鸳鸯姐姐有礼,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了!”

    鸳鸯看她二人态度诚恳,又知道她们都是有本事的人,她之所以有芥蒂也是因为这二人是宣王殿下硬塞给小姐的,怕她们并不是真心跟着小姐罢了。

    便道:“你们只要忠于小姐,其他的都好说,若是我发现你们有二心,不管你们有多大能耐,我也不会容你们留在小姐身边!”

    青鸾和杜鹃又互相看了一眼,知道她们初来乍到必然会受到些警告和责难,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多难受,只乖巧地应道:“鸳鸯姐姐放心,我们的主子只有郡主一人,绝不敢有二心!”

    鸳鸯这才放心地点点头,道:“嗯,如此我也就当你们是自己人了,我和喜鹊都不难相处,时日久了你就明白了,刚刚和你们说了几句重话,也是先小人后君子,你们可别放在心上!”

    两人点点头,表示理解。鸳鸯见她二人不太多话,心里倒安心了许多,小姐身边不需要那么多能言善辩的人,只需要好好做事的就可以了。

    白木槿对鸳鸯和喜鹊道:“你们先去给外婆擦擦身子,再换身干净衣服,我有话要交代青鸾和杜鹃!”

    鸳鸯和喜鹊二话没说,便下去了,也没有丝毫不自在的样子。白木槿感到十分满意,她担心杜鹃和青鸾的出现,会对二人产生冲击,但看来她们所在意的只是这两个新来的是不是忠心,是不是得用而已。

    白木槿先是冲青鸾和杜鹃二人笑了一下,道:“鸳鸯和喜鹊自幼跟着我,我待她们如姐妹,她们也都把我看的比自己还重要,所以难免会有些个紧张过度,你们就不要放在心上!”

    青鸾道:“主子放心,我们都省得!”

    白木槿点点头,道:“时日久了,你们只要真心相待,她们也自然就接受你们了。瑞嬷嬷也是后来才跟着我的,现在两个丫头对她也真心的很。先不说这些了,我有件事儿要你们去办!”

    青鸾和杜鹃立刻严肃了眼神,看起来严阵以待的样子,让白木槿觉得有些好笑,道:“不必紧张,我要你们去找一下宣王殿下……”

    说完向二人招招手,让她们靠近一些,然后在二人耳边嘀咕了几句,才道:“记住,一定要找宣王本人来,其他任何人,我都不放心!”

    二人点点头,道:“主子放心,定不负所托!”

    白木槿点点头,才道:“也不必着急,入了夜你们再去吧,不要引人注意就是,我这会儿要去看看外婆,你们先跟着鸳鸯和喜鹊学学普通丫头的规矩!”

    两人点头应是,白木槿才出去了,到了陆老夫人房里,看到陆菲媛早就在这里了,还给陆老夫人在捏腿。

    白木槿走过去,道:“表姐……”

    陆菲媛回过头来,朝着白木槿蹙眉一笑,道:“我一早醒来,就想过来看看祖母,过去祖母好好的,我总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看她这样,我心里就空落落的,也不知她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白木槿拍拍她的肩膀,道:“会很快的,一定会的!”

    陆菲媛点点头,道:“你过来可是有别的事儿?”

    “嗯,我想看看外婆的房子,陆兆安已经翻过了一遍,却一无所获,我想应该是外婆将东西藏在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了!”白木槿也没有打算避讳陆菲媛,她相信陆菲媛分得清事情的轻重缓急。

    陆菲媛点点头,道:“那你找吧,需不需要我回避?”

    “说什么傻话呢,我还能信不过你啊?”白木槿瞪了她一眼,不高兴地道。

    陆菲媛一笑,道:“不是怕你信不过我,而是担心事关重大,让太多人知道,反而不好,你不也是这么考量的吗?”

    白木槿倒是没料到陆菲媛如此通透,便道:“现在我也不肯的外婆这里有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有,所以也没什么事关重大的地方!”

    陆菲媛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反正只要能尽快让祖母好起来,什么都好!”

    白木槿点点头,才仔细地观察着屋子,她没有胡乱翻找的打算,而是细想着,若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依着外婆的性子,大概会放在什么地方。

    看了半天也毫无头绪,白木槿不禁有些头大了,这屋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找到一样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还真有些没处下手的感觉。

    看来也只能等外祖父那里的消息了,陆相爷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可是这边还没有任何头绪,喜鹊就慌忙跑了进来,一脸烦躁地道:“小姐,不好了,陆氏和侯爷来了!”

    白木槿一愣,揉了揉眉心,道:“她怎么会来?”

    “不知道,反正是紧跟着雪梅和雨梅后面就来了,应该是二房那边通知了她!”喜鹊皱着鼻子说,她是极度厌烦陆氏这个人,好不容易有段时间看不见她在眼前晃,这又上赶着来讨人嫌。

    白木槿道:“真是会添乱的,哪里热闹就往哪里来!”

    话音还没落呢,就听到院子外面,陆氏哭天抢地的声音。白木槿皱了眉头,心底一股无名火窜出来。

    “走,出去看看她在演什么戏!”白木槿冷声道,这个陆氏还真是打不怕,越挫越勇了。

    陆菲媛道:“你去吧,动静小些,我就在这里守着祖母,谁敢打扰祖母,我就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白木槿朝她点点头,然后带着喜鹊就出去了。走到院门口,就看到陆氏被青鸾和杜鹃拦住了,想要强闯进来,却半点奈何不了青鸾和杜鹃。

    她突然就噗通一声跪下来,拿着帕子掩着脸嚎哭起来:“母亲……呜呜……女儿来晚了,您怎么那么命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