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本宫可没这个意思,皇上和太后如此看中外婆和陆家,那是咱们的福分,自然敏感于心。但是若三天两头接待来探病的人,外婆还怎么安静休养,相信皇上和太后会理解本宫一片孝心!”白木槿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

    宁嬷嬷脸上不好看,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锦瑟微微一笑道:“郡主的孝心我们都能理解,但太后和皇上的挂念和关切之心,郡主也该理解。三不五时派人来看望一下,也是因着担忧老夫人啊!”

    这么说就是不想让陆府消停了?白木槿看着锦瑟的眼神,微露冷意,道:“太后和皇上既然如此关心外婆,自然会多给外婆一点时间静心养病吧?关心和担忧也不必时时来看,本宫会时时派人进宫向皇上和太后禀告外婆的病情,如此就算两全其美了不是吗?”

    “这……还得问问太后和皇上的意思才能定啊!”锦瑟郡主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她可是清楚太后的心思,本就和陆老夫人不对盘,当然要趁这个机会多做点儿事儿了!

    金嬷嬷却道:“郡主的意思奴婢会转告皇上,相信皇上也会理解郡主这番苦心的,若是郡主发现些什么,关于陆老夫人中毒的缘由,定要第一时间来回禀皇上,皇上交代过,定要严惩凶徒!”

    白木槿当然知道皇上关心的不是“凶徒”而是传国玉玺,这个对皇上的诱惑力太大了,大到他也会将对陆老夫人的亲情放到一边去,而由着陆兆安在陆家折腾。

    白木槿点点头,道:“是,本宫记下了。金嬷嬷,可否借一步说话?”

    金嬷嬷眼神微闪,以为白木槿有什么她想要的消息告诉她,便笑着道:“自然,郡主请!”

    宁嬷嬷脸色微怒,道:“郡主,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连咱们也听不得了?”不让她们听,也就是不让太后听了,这可是不敬之罪啊。

    白木槿为难地看着金嬷嬷,然后道:“这事儿……金嬷嬷,您看呢?”

    把难题丢给金嬷嬷处置吧,皇上信任的人,应该是有几分真本事的,对付太后身边的人,想必不在话下,当然若是金嬷嬷愿意让宁嬷嬷知道,她也不介意。

    金嬷嬷看了一眼宁嬷嬷,道:“宁嬷嬷,皇上正好有几句口谕要我私下说给郡主听,您还是在这里多陪一会儿陆老夫人吧,太后不也很担心陆老夫人的病情吗?”

    宁嬷嬷脸拉了下来,不忿地道:“金嬷嬷也真会做人,难道皇上还有什么话要瞒着太后的吗?”

    “难道宁嬷嬷已经可以替代太后了吗?”金嬷嬷笑着问道。

    一句话,宁嬷嬷立刻就惶恐起来,赶紧低头,道:“奴婢不敢!”

    金嬷嬷睨了她一眼,心道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别人打她的脸,虽然是太后身边得力的人,但是皇上的事儿,也不是非得事事要太后知道的,尤其是这件事儿。

    普通人家的母子都有隔阂的时候,更何况是皇帝母子俩呢,大利益上自然是一致的,但也有不一致的时候,太后的娘家凌家可是野心勃勃的要和三大世家平起平坐呢,只不过至今都没有成功过。

    皇上可不希望三大世家变成四大世家,在皇上眼里,世家的势力可不能越来越大,应该逐渐逐渐削弱下去,让凤家成为天元说一不二的统治者。

    若是传国玉玺这件事被太后知道了,难保不会动什么心思,所以皇上对这件事可是十分慎重的。

    白木槿对着宁嬷嬷甜甜一笑,意思不言而喻。宁嬷嬷眼里闪过愤恨,却也无能为力,太后虽然尊贵,是皇上的生母,但是皇上却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连太后也不敢与他叫板,否则等待太后的就是在长乐宫里颐养天年了。

    白木槿款步而出,金嬷嬷紧随其后。两人到了白木槿的西厢房,白木槿又吩咐青鸾和杜鹃远远地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金嬷嬷看她如此,便知所要说的话十分重要。白木槿请金嬷嬷先坐了,才道:“金嬷嬷可是有什么话要传达给本宫?”

    金嬷嬷微微挑眉,道:“郡主何出此言?不是郡主有话要和奴婢说吗?”

    白木槿笑了笑,道:“金嬷嬷,您刚刚可是给本宫打了手势,要本宫和您密谈,难道本宫看错了?”

    金嬷嬷赞赏地道:“郡主果然是个蕙质兰心的,奴婢佩服!既然郡主是个聪明人,奴婢也就不和您兜圈子了!”

    白木槿点点头,道:“嬷嬷直言无妨!”

    “奴婢是受皇上所托,来给您捎句话!他要一样东西,希望郡主想法子给皇上送去,至于陆御史……他的小动作,皇上不是不知道,只是还用得上他,所以郡主暂时不能动陆御史!”金嬷嬷脸上始终都是笑容,仿佛只是和白木槿在讨论天气一样。

    白木槿微微挑眉,道:“不知皇上要什么?本宫若是有,必定不会推辞,可若是本宫没有,皇上也不要见怪。至于二舅舅嘛,本宫可不会做那有违孝道的事情,皇上只管放心便是!”

    金嬷嬷笑了一下,才道:“郡主果然是个聪明人,但是您这样的话给奴婢,奴婢可没法向皇上交代!”

    “嬷嬷恕本宫愚钝,实在不明白皇上到底要什么,嬷嬷不如直言,也省得本宫猜来猜去的,反而生了误会!”白木槿道。

    金嬷嬷微蹙眉头,又仔细地看着白木槿的眼神,仿佛要探出里面的深浅,可是却什么也看不出来,清澈却幽深的眸子里,平静的像是古井一般。

    金嬷嬷叹息了一声,道:“皇上交代了,若郡主实在不知,那也就不必为难郡主了。只要求郡主能让陆御史好生照顾陆老夫人,您可明白?”

    白木槿勾起唇角的一抹笑容,才道:“本宫从未阻拦二舅舅侍疾,皇上既然对一切都了如指掌,又如此信任二舅舅,那是陆家的福气,哦……还有件事儿本宫想起来了,昨个儿本宫被捉去了大理寺,说本宫刺杀太后,虽然是无稽之谈,本宫倒是发现了那刺客的来历!”

    金嬷嬷自然知道白木槿进了大理寺,又被宣王救出来的事儿,这会儿听她这样说,才起了兴趣,问道:“是什么来历?”

    “那女人姓闵,听口音像是泉州人,其实本宫也没去过泉州,但是二舅舅有一房妾室,也姓闵,好巧不巧也是泉州人呢!本宫当时没在意,可是回来越想就越觉得蹊跷,那女子不仅认得本宫,似乎还知道一些本宫的事儿呢!”白木槿笑嘻嘻地回答。

    金嬷嬷神情一滞,左眉扬起,道:“郡主的意思,那闵氏和陆御史的妾室有关?”

    “天下的巧合虽然多,但是若都被本宫一个人遇到了,这未免也太巧了一些吧?本宫孤陋寡闻,实在想不明白,不如金嬷嬷帮本宫判断判断?”白木槿一脸懵懂地问道。

    金嬷嬷尴尬地笑了一下,道:“奴婢哪里能判断什么,郡主若是觉得有蹊跷,不妨去问问你二舅舅,一家人,有什么说不开的呢?”

    白木槿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嗯,想来也不太可能是二舅舅故意要害本宫,本宫多心了,哎……这总被人陷害,就有点儿思虑太过,金嬷嬷可别见怪!”

    金嬷嬷安慰道:“郡主吉人自有天相,行的端坐得正,自然不怕那起子小人,本宫要传达的话,也传达到了,这就告辞了,郡主可得记得派人进宫给皇上报平安!”

    白木槿点点头,道:“好,嬷嬷慢走!”

    刚送金嬷嬷出了门,就听到陆菲媛在和陆氏争执,两人似乎还闹得十分不快。锦瑟郡主劝道:“陆小姐,好歹她也是你姑姑,不过是说你两句,你听听便罢,不必如此激动,免得别人说你不敬长辈呢!”

    陆氏听了便更加得意起来,道:“就是这个理儿,还是锦瑟郡主识大体,菲儿,你也莫要学那起子目中无人的,以为是给自己长脸,其实是在往自己脸上抹黑呢!”

    白木槿听了自是一笑,道:“表姐,这是怎么了?”

    不待陆菲媛说话,陆氏赶紧抢先一步道:“安平郡主,这事儿可不能怨妾啊,妾只是想帮着收拾一下母亲的屋子,也尽一下小心,菲儿就和妾要偷东西一样,妾就说了她几句,好歹我也是她的长辈,她竟然还回嘴,这不是目中无人吗?”

    白木槿点点头,似乎对陆氏的话十分赞同,道:“表姐,你也真是的,陆姨娘要给外婆收拾屋子,你就让她收拾便是,反正下人们做也是做,陆姨娘做了也是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句话将陆氏和下人相提并论,陆菲媛十分解气地看了一眼陆氏,道:“如此倒的确是我的不是了,本来想着姑母难得回来一趟,不想劳累你,哪知道姑母是个闲不住的,如此可真要替府里的下人多谢姨母分担了!”

    陆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眼神狠狠地剜了一下陆菲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和陆府的下人一样,天生就该做粗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