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兆安也叹息了一声,对陆氏的话深感理解,就连他和白木槿交手,都要被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当场捏死她。

    “好了,也不怪你,这白木槿还真是个棘手的,暂且避着她些,等到事成之后,有的她哭的时候!”

    陆氏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我真想看到她倒霉的样子!”

    “那二哥,现在咱们该做什么?白木槿一直把控着老太婆的院子,咱们根本没机会下手啊!”陆氏有些着急地问道。

    陆兆安摆摆手,道:“无妨,她现在不敢阻拦咱们做什么了,你没看到皇上派人过来了吗?就为了让白木槿不要干涉咱们找东西!”

    陆氏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看她那么嚣张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道她到底交了什么好运,不仅被封了郡主,还得了那宣王的青眼!”

    “哼,一切还不都是因为陆家吗?有陆家这个天然屏障在,她就有恃无恐了!”陆兆安沉声道。

    陆氏也十分不悦:“陆家算什么,三大世家又算什么,要是咱们阴氏辉煌的时候,陆谢王都得俯首称臣!”

    “总还会有那一天的!”陆兆安意味深长地道。

    陆氏兄妹走了之后,白木槿就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她直觉地认为,陆兆安所求不小,他既霸着皇上那条船不下来,又想登上大皇子的船。

    陆兆安不傻,他一定知道这样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人头落地,他却铤而走险,难道仅仅是为了天家富贵吗?

    如今皇上给他的荣宠已经不小了,凭着他庶出的身份,再爬也别想爬到多高的地位,无论皇帝是谁。

    白木槿的脑海里不停地盘旋着传国玉玺,阴氏,以及皇上这些纷乱的关系,皇上想要传国玉玺,大皇子也想要。但是大皇子毕竟只是个皇子,还没有封为储君,他要玉玺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那就是说大皇子要玉玺,也是为了争宠,在皇上面前邀功,更重要的是如果玉玺是大皇子发现的,献给皇上的,总给人一种“天命所归”的感觉。这样以后争位也会多几分筹码。

    那作为一半阴氏血统的陆兆安,究竟想通过传国玉玺达到什么目的呢?按道理阴氏是传国玉玺的守护者,他……陆氏的庶子,阴氏的外孙,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

    白木槿的不禁想到了前世,陆家在陆兆安和陆凝香的筹谋之下,渐渐大权就落在了二房手里,虽然她死之前,陆兆安还未成为继承者,但是大舅舅根本就不是陆兆安的对手,而青云表哥似乎也因为菲儿表姐的亲事而被边缘化了。

    而按照那种趋势下去,陆兆安就算没有拥立之功,也会逐渐取代大房的地位,难道就跟这玉玺有关吗?

    若是真有关系,那这玉玺绝对不能落在陆兆安的手里,白木槿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不仅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陆家。

    入夜的时候,青鸾悄悄过来,道:“主子,王爷约您出去谈,说是这里不方便!”

    白木槿点点头,知道现在陆兆安时刻盯着这里,就算再谨慎,也难保他不知道,现在她感觉陆兆安定然是有底牌的人,在不知道他深浅的情况下,还是尽量谨慎一点为好。

    “那……我怎么出去?”白木槿问道,这么晚了还出去,肯定会引起人怀疑,到时候反而不妙。

    青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郡主如果不介意,奴婢愿意带您飞出去!”

    白木槿猛然想到了竹林那一晚,她被凤九卿抱在怀里,利用轻功“飞”到禅房的事儿,脸上没由来的就热了一下。

    不过对象是青鸾,那就好办了,大家都是女子,总没有什么授受不亲的嫌疑,便大方地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办,你先去叫喜鹊和鸳鸯进来,我有话要交代她们!”

    白木槿让喜鹊和鸳鸯守在自己屋子里,不要让人发现她不在的事儿,然后才换了一身暗色的衣衫,和青鸾悄悄溜出去了。

    青鸾领着她一直走到了一处密宅,走到角门处,非常有节奏地敲了几下门,里面的人才开门请她们进去了。

    白木槿跟着青鸾和那领路的人,一路往里面走,却在不住地观察着这处隐蔽的三进院子,院子虽然小,却极为精巧,处处透着主人的志趣。

    一花一木显然都是花了很大心思的,能有这样一处清雅的院子,住在里面定然会很舒心吧?日日一杯清茶,两盏淡酒,朝看白云,晚观星,别是一番情趣!

    还没注意的时候,青鸾就已经停下了脚步,恭敬地道:“主子,王爷就在前面的亭子里,奴婢不便继续靠近,您若有吩咐只管喊我便是!”

    白木槿点点头,挥了挥手,青鸾便隐匿在黑暗里,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白木槿摘下斗篷的软帽,缓缓走向那座亭子,凤九卿正坐在石凳上,上面摆了一壶酒,两个杯盏,似乎早就在这里等她了。

    白木槿过去,微微欠身,道:“王爷有礼!”

    “坐吧!”凤九卿浅笑着道,然后自顾自地给自己和白木槿面前的杯子都倒了酒,也没有劝她喝的意思,反而自己轻啄了一口。

    白木槿无心管这些,是问道:“王爷,不知您那边查的如何了?”

    “闵氏的确和陆兆安的小妾有关,而且关系很大……陆兆安的闵姨娘,是云家人!”陆兆安道。

    白木槿微微惊讶,道:“您也知道云家人?”

    “本王想知道的事情,还能瞒得住吗?”凤九卿自信满满地道。

    白木槿微微按捺住激动,才道:“原来这么多年,陆兆安都和云家有联系,不……准确的说,是和阴家有联系,看来阴家就算败落到必须隐姓埋名,也依然不能小觑啊!”

    凤九卿又啄了一口酒,道:“自然,所有的世家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底蕴,即便不得不退隐,也会给自己留后路的!”

    白木槿点点头,难怪不管世家多么具有威胁力,皇帝都不敢轻易动世家的主意,这就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吧?

    白木槿叹息了一声,道:“他们应该在找传国玉玺!”

    凤九卿拿酒的手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才道:“传国玉玺?你是说传说中,和氏璧打造的那枚玉玺?”

    白木槿点点头,道:“正是,而且……也就是当年光武皇帝交给阴皇后保管的那枚,所以……和云家脱不了干系!”

    凤九卿的眼神微微露出一丝冷意,道:“难怪皇上会那么宠幸陆兆安了,原来还为了这个理由啊,呵呵……”

    “你是说,皇帝早就知道陆兆安和阴氏的关系?”白木槿也有些惊讶,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皇上会要陆兆安在御前伺候吧?

    凤九卿点点头,道:“但是陆兆安肯定不是一心都向着皇上的,他的图谋,很不小呢!”

    “难道他找玉玺的下落,不是为了讨好皇上,继而靠着皇上扶持逐渐掌握陆家的大权吗?”白木槿问道。

    凤九卿挑眉,道:“郡主能想到这里已经是不容易了,不过……据我从闵氏那里得到的消息,陆兆安可不甘心永远背着陆家庶子的身份呢!”

    白木槿倒吸一口凉气,道:“他是想重振阴氏?然后……”

    凤九卿赞许地点点头,对于白木槿的聪慧,他可是十分欣赏的,女子能有这样的见识和灵秀的心思,可是太难得了。

    白木槿眼神闪过一丝冷意,道:“他还真是心不小!”

    凤九卿露出一抹轻笑,道:“自然,否则处心积虑为哪般?当阴氏的大功臣,把持一整个世家,可比永远挂着陆氏庶子的名头强太多了。你能给我说说,这传国玉玺的事儿吗?”

    “陆兆安的生母是阴氏女,想来当年也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理由才会入陆府为妾的,而且还和上一任老族长有过协议,大概也是关于这玉玺的下落,只是当年这件事随着先皇和老族长相继离世就不了了之了!也许外婆也是知道什么的,中毒大概与这件东西有关!”白木槿说出了她知道的和推测出来的事情。

    凤九卿道:“这件东西一定和玉玺的下落有关对嘛?”

    “是……而且若是无人下毒,那这件东西就是当年那个云姨娘留下的,而且是下了毒的!”白木槿的眼里一片冷意,若真是如此,那云氏的心机也太歹毒了,死后都要算计一下陆家的人。

    凤九卿微微挑眉,道:“阴氏一族还真的有可能掌握着百黎族的蛊毒,看来……阴氏还真是令人不安的一门啊!”

    白木槿道:“若是阴氏没有败落,依着现在三大世家的实力,阴氏会是什么地位?”

    “那就没有三大世家了,而是阴氏独大,三大世家大概就只能是俯首称臣!”凤九卿说的十分肯定,当年光武帝能以布衣之身成就帝业,和阴氏的扶持可是有莫大关系。

    阴氏在光武一朝,也算是发展到了鼎盛,后来的古汉朝几百年天下,阴氏都是最大的世家,若不是古汉朝败亡,世家群起而攻之,阴氏大概还会屹立不倒,并且随着时间流逝,反而会越来越壮大。

    所有的世家,都是岁月的积淀,无数辈人的努力才能成就的。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铸就一个世家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