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傍晚的时候,秦氏和陆菲媛守在陆老夫人的床前,一如既往地悉心照料着沉睡的老夫人。没想到却把陆氏和胡氏给盼来了。

    陆氏和胡氏一反常态,对秦氏和陆菲媛露出了极尽讨好的笑容,道:“大嫂,菲儿,你们辛苦了,哎……老太太昏迷这些日子,可把你们给累坏了!”

    秦氏却不冷不热地道:“这都是为人子女者应当做的,我并不觉得辛苦!”

    陆氏笑了笑,顺着秦氏的意道:“自然是这个道理,只可惜我想伺候老太太,尽一份心,郡主却不肯,哎……”

    陆菲媛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道:“姑母这话真是让人不解了,郡主可是许你在院子里尽尽心,只是您嫌弃那是下人做的事儿,不肯呢!”

    陆氏的脸色一僵,没想到陆菲媛也跟着白木槿学的牙尖嘴利,刚想发作,便看到胡氏递来的眼色,赶紧转了笑容道:“菲儿说笑了,只是我笨手笨脚,怕是做不来那些粗活,怕反而帮了倒忙,好心办了坏事呢!”

    “我倒觉得无妨,无非是尽尽心,能不能做好,就看有没有心罢了!”陆菲媛却偏不愿如了她的意。

    陆氏怕自己再和陆菲媛说下去,真要忍不住发火,才转而对秦氏道:“大嫂,看你脸色,昨晚也没睡好吧?哎……昨个儿也是您守的夜,今儿郡主又走了,可不又得累着您,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我自不会推辞!”

    秦氏摆摆手,道:“不必了,也没什么累的,槿儿虽然走了,但是也留了几个下人在这里帮衬着,更何况还有崔嬷嬷和菲儿,就不劳动你了!”

    “大嫂这话就见外了,我和凝香也是老夫人的晚辈,自然该尽尽孝心,哪里当得起什么劳动二字!”胡氏笑着说。

    秦氏没有接话,反而过去给老夫人理了理被子,道:“你们今儿来可有什么要紧事儿?你们也知道母亲需要静养,人多了反而闹得慌,若是没什么其他事情,你们就先走吧!”

    胡氏见她又要赶她们走,心里顿时不悦起来,但脸上还是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给大搜送些吃食,看您这些日子憔悴了不少啊,该补补了,我炖了上好的燕窝!”

    秦氏刚要拒绝,就见胡氏让人端了一个瓷盅过来,还十分热情地招呼道:“菲儿也来喝一碗,这人一劳累就容易虚火上升,喝燕窝最是滋补!”

    看二人并不动心,胡氏干笑着问:“大嫂莫不是怕我这燕窝里下了毒?”

    秦氏和陆菲媛对视一眼,才笑着道:“哪里的话,你就先放着吧,我们待会儿再喝就是!”

    陆氏笑笑,劝道:“这燕窝不烫,现在喝最好,若是凉了可就不能喝了,菲儿,快过来喝点儿,女孩子家常喝燕窝,可是最好的!”

    陆菲媛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们家不缺这些东西,自然是常常喝的,又不是稀罕物,我都有些喝腻味了!”

    陆氏稍稍尴尬了一下,才道:“我自然知道陆家不缺这些,但是怎么着也是你婶婶一片心意,她可是特意炖了给你们送来的,你们若是不喝岂不是辜负了?”

    秦氏听她如此说,也不好继续推辞,对着陆菲媛道:“菲儿,就听你姑母一句,把燕窝喝了吧!”

    陆菲媛这才不情不愿地走过来,端起燕窝,用勺子轻轻搅拌了一下,才象征性地喝了两口,就放下了,道:“这样就行了吧?我实在不爱喝这个!”

    秦氏也过去喝了两口,也道:“没什么胃口,真是不好意思,难为你们一片苦心了!”

    可是陆氏和胡氏却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反而笑呵呵地道:“行了,你们实在不爱喝,我们也不好勉强,我们这就撤了便是!”

    陆氏二人命人收拾了食盒,便又告辞了,陆菲媛赶紧去了痰盂,吐了出来,道:“差点儿就吞下去了!”

    秦氏也随即吐了出来,又端着茶杯,漱了口,才道:“快漱口,莫要真中了毒就不妙了,这二人倒是越发歹毒了!”

    “由得他们作便是,只怕到时候后悔莫及!”陆菲媛冷哼道。

    约莫两盏茶的时间,崔嬷嬷就着急忙慌地命人将陆菲媛和秦氏送了回去,只道她们劳累过度,晕了过去。

    陆氏和胡氏听了这个消息,高兴地直拍手,道:“还当她有多机敏,到底还不是着了咱们的道儿了,没有白木槿,这些人都是不堪一击!”

    “现在她们走了,该是咱们动手的时候了,走吧,去好好地照顾一下咱们的母亲大人!”陆氏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

    胡氏点点头,姑嫂二人相携而去,到了陆老夫人的院子门口,自然被人拦了下来,但一屋子都是下人,哪里能挡得住胡氏和陆氏二人。

    “你们这些贱蹄子,是要反了不成?如今老太太病倒在床,大奶奶和大小姐又累病了,我们要来照顾老太太,你们竟然敢阻拦?”胡氏厉声呵斥。

    崔嬷嬷却执意不肯放她们进来,道:“二奶奶,姑奶奶,郡主临走之前可是交代了,除了大爷和大奶奶他们,别人不可靠近老夫人!”

    陆氏一脚踢过去,将崔嬷嬷踢翻在地,恨恨地道:“你这个老婆子,竟然敢跟主子这样说话,郡主再大,也是我们的晚辈,你搬出郡主,是要吓唬谁?”

    崔嬷嬷吃痛地捂着心口,雪梅赶紧上去扶她,气呼呼地道:“陆姨娘,要是郡主知道你背着她伤人,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哟,还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丫头,上回在倚琴阁,没能打你们,如今胆子越发大了,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谁教你的规矩?”陆氏冷笑着道,陆昭然被陆兆安控制了,秦氏和陆菲媛又病倒了,谁还能来救她们呢?

    胡氏拉了拉陆氏,道:“和一个丫头争什么,咱们是来照顾老太太的,不要再惹是非,免得让人以为我们是来闹事的!”

    陆氏却并不肯听,笑着道:“这丫头规矩不好,自然要教,如今郡主不在,我就代她好好管教一番!来人,将雪梅和雨梅拉下去,打二十板子”

    胡氏带来的人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冲上去要拉雪梅和雨梅,没想到却被突然冲出来的青鸾挡在了面前,冷冷地道:“谁敢动她们?”

    陆氏看了并不起眼的青鸾一眼,道:“又来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给我一并拖下去打!”

    胡氏的人知道有人帮她们撑腰,自然不怕,全都摩拳擦掌地要去抓青鸾三人,可是手还没有碰到青鸾,就被弹了开来,重重地摔倒在地。

    为首的婆子痛叫着喊道:“姑奶奶,二夫人,这丫头会武功,哎呦喂……痛死了!”

    陆氏和胡氏一惊,心想今日恐怕要吃亏了,这白木槿果然不好对付,人都走了,还留了个棘手的在这里防着她们。

    胡氏想了想,才挥退了自己的人,对着青鸾道:“你既然是郡主的丫头,我们自然不会为难你们,但是……我们要进去伺候老太太,你们若是执意阻拦,就别怪我们不客气,陆府可不是容你们随意撒野的地方!”

    青鸾冷冷地道:“没有郡主的同意,你们不许进!”

    “好个冥顽不灵的丫头,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你们趁着主子们不再,想对老太太不利吗?真当我陆家是好欺负的,来人啊,将这些心怀不轨的丫头们都给我绑了!”胡氏冷声吩咐。

    此时突然从暗处闪出几个身影,快速地向青鸾她们袭去,青鸾双拳难敌四手,交手几个回合之后,渐渐败退,最后还是崔嬷嬷喊道:“罢了,青鸾,不要与他们兜了,既然二奶奶和姑奶奶只是去照顾老夫人,就放她们进去吧!”

    胡氏听了笑着道:“还是崔嬷嬷识大体,早这样不就皆大欢喜吗?”

    说着胡氏挥退了那几个人,拉着陆氏进了院子,笑得得意洋洋,昂首阔步地走向了陆老夫人的屋子。

    到了屋子门口,胡氏才对自己人吩咐道:“将那些不安分的给我看好了,谁也不准靠过来!”

    说完才和陆氏俩进了屋子,看到烛火莹莹,陆老夫人安详的睡容,陆氏的眼里愤恨难当,道:“若不是二哥吩咐,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真想立刻就掐死这个老太婆!”

    胡氏拍拍她,劝道:“还是先忍忍,反正她中了这种毒,迟早也是没命的,不如就留她多活几日,小不忍则乱大谋!”

    陆氏叹了口气,道:“我省得,只是咽不下去这口气,当年我们的母亲惨死,我和二哥却要认贼做母,这些年战战兢兢地活在这个老妇的阴影之下,这种苦,我不想再受了!”

    胡氏笑着道:“放心,咱们扬眉吐气的日子不远了,去把那东西拿着,立刻交给你二哥,免得夜长梦多!”

    陆氏点点头,这才靠近了陆老夫人的身边,一把将她推开,拔出她的枕头,道:“这老贼婆真是够阴险的,竟然把东西藏在枕头里,害我们找了那么久都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