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昭然冷哼道:“不牢你费心,母亲定会平安无事,你的诡计绝不会得逞!”

    陆兆安无辜地道:“大哥,您这话可真是让我无地自容了,我什么时候耍过诡计,咱们虽然有些误会,到底是兄弟啊!”

    陆昭然还要说什么,却被秦氏拉住了,道:“夫君,莫要和他多说,母亲的身体要紧!”

    陆昭然这才忿忿地闭了嘴,大长老看了一眼陆兆安,才道:“我们走吧,三日后议事厅再谈!”

    “恭送各位长老!”陆兆安和陆昭然同时道。

    大长老领着其他六位长老一起离开了,陆兆安这才对陆昭然道:“大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族长的位置,不会属于你!”

    陆昭然举起拳头,往陆兆安脸上打去,将他一拳击倒在地,道:“你这个畜生,养不熟的白眼狼,一再陷害我们,这一拳是为母亲打的!”

    接着陆昭然又过去抓起他,又是一击强有力的重拳,道:“这一拳是为父亲打的,他还没死呢,你就急着要抢他的位子,真是不孝至极!”

    在陆兆安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是一击拳头落下,接着道:“这一拳是为我自己打的,我多年来视你如手足,你竟然一直心怀鬼胎!”

    陆兆安被打的眼冒金星,嘴角也出了血,却哈哈笑起来,道:“陆昭然,不管你怎么说,你都输了,你没有一样比得过我,除了你的嫡子身份,如果……如果我也是嫡子,你根本就不会成为我的障碍,你这个蠢货,拳头如果能解决问题,那我何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和你虚与委蛇。不过以后都不必了,陆家会是我的,而你……迟早得卷铺盖走人,我不会给你一点点机会!”

    陆昭然气得又想再打下去,却听不远处响起一个声音:“大舅舅,不必打了,以免弄脏自己的手!”

    陆昭然惊喜回头,看到白木槿款步而来,嘴角含着清浅的笑容。不知为何陆昭然突然就觉得所有的危机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陆菲媛赶紧迎了上去,握着白木槿的手,道:“你这丫头,这么多天也不回来,也不托人给我们捎个信,我差点儿以为你也出事了!”

    白木槿露出暖暖的笑意,道:“表姐,放心,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陆兆安趁机推开陆昭然,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道:“哼,郡主回来的时机,似乎有点儿晚了,于事无补了吧?”

    白木槿朝他的方向看过去,道:“时机晚不晚,不是由二舅舅决定的,我想二舅舅应该不会强行围困祖母的院子了吧?你的暗卫……可是已经全都倒下了哦!”

    陆兆安一惊,发现自己的暗卫突然被人从暗处一个个像扔破布一样扔了出来,伤痕累累,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陆兆安这才意识到,白木槿的厉害之处,她刚刚进府,这么短的时间就拔除了自己放在陆老夫人院子里的暗卫,这样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

    不过陆兆安是不会轻易言败的,他已经获得了大皇子的全面支持,加上几个长老也靠向了他,只要再拿下陆氏族长的位置,就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道路!

    陆兆安冷笑了一声,道:“只可惜郡主是个外人,否则以郡主的能力,说不准三日后的族长之选,还要有一番龙争虎斗,太可惜了,大哥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啊!”

    陆昭然被陆兆安的猖狂气的又要去打他,陆兆安吃了亏自然知道闪避,秦氏也去拉住陆昭然,道:“槿儿说的对,打他也要看看值不值当!”

    陆昭然放下了拳头,冷冷地道:“陆兆安,你立刻给我消失,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陆兆安,笑了起来,道:“该消失的是你们,不要以为白木槿来了,你们就有翻盘的机会,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陆家三天之后,就是我陆兆安的了!”

    说完这句话,陆兆安才朝白木槿露出一个极具挑衅意味的笑容,才拂袖而去。胡氏则带着自己的人也迅速退走了。

    陆昭然赶紧道:“去看看母亲怎么样了!”

    白木槿微笑着道:“祖母不会有事的,青鸾一直守在她身边,你放心吧!”

    陆昭然松了一口气,道:“可是如今陆府已经被陆兆安控制住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白木槿露出一丝浅笑,道:“大舅舅,就让他先得意一会儿,你放心,他这一次在劫难逃!”

    陆昭然看着白木槿胸有成竹的样子,也觉得安心了起来。几人走进老夫人的院子,打开门的时候,陆老夫人也恰好坐了起来,笑容满面地看着几个人。

    陆昭然惊喜地凑过去,道:“母亲,你终于醒了!”

    陆老夫人笑着道:“早就醒了,哎……你们在外面的动静我也听到了!”

    秦氏眼睛一红,道:“我差点儿以为他们把您给害了,幸好佛祖保佑,母亲您吉人天相!”

    陆老夫人赶紧拍了她的手,道:“蓉娘,辛苦你了,我昏迷的时间,都是你在旁边照顾我吧?我虽然醒不过来,但是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秦氏感慨地道:“真像一场噩梦,幸而您没事了!”

    “哎,此次真多亏了槿儿,如果没有她,还真是不知道后果会如何,冤孽啊,云氏当年留下的孽根,没想到还是藏不住了!”陆老夫人叹息着道。

    白木槿笑着道:“外婆,和我还客气什么,没有陆家哪里有槿儿!”

    陆老夫人拉过她,道:“只是那东西到底弄去哪里了?”

    “估计应该已经在皇上手里了,留在陆家迟早也是个祸害,不如趁此机会送给皇上!”白木槿道。

    陆老夫人点点头,也赞同地道:“我打开的时候,也是这么打算的,只不过没想到没过多久就晕过去了,幸而当时来得及将东西藏在枕头里!”

    “也多亏的外婆你收好了,否则在我赶不及来这里的时候,就被陆兆安拿走的话,那现在可真是欲哭无泪了!”白木槿笑着道。

    陆老夫人突然正了色,道:“刚刚几个长老来过了?”

    “是的,大长老,二长老,还有四个外长老一起来的,我想他们可能和陆兆安达成了某种协议!”陆昭然愤怒地说。

    陆老夫人点点头,道:“昭然,这一次你做的很好,没有冲动行事,也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你放心,陆家绝不会落在陆兆安手里,有我在,谁也别想打歪主意,那几个长老……哼……也该换人坐了!”

    白木槿不是陆家人,关于这个话题她倒是不好参与,反正三日后,陆兆安会收到一份难得的大礼!

    陆兆安一回到自己的院子,就愤怒地砸了一桌子的东西,骂道:“该死的陆昭然,竟然打我,哼,三天后我一定会百倍讨回来的!”

    胡氏怯生生地上前,道:“夫君,那白木槿回来了,事情会不会有变?”

    陆兆安冷笑道:“光凭她有什么本事阻止我?更何况,她一个外姓人,根本没资格进入议事厅,更别说阻止我继任族长了!”

    胡氏点点头,又问道:“那公公和陆青云……真的出事了吗?”

    “被卷入洪水中,你觉得还有希望吗?呵呵……陆青云要是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了!”陆兆安阴沉着脸道。

    胡氏又问道:“大皇子都被晋封为成郡王了,那夫君您怎么没有得到嘉奖呢?说来那东西能找到,可是全靠夫君啊!”

    陆兆安瞥了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如今还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这件事皇上并不想让任何知道,给大皇子晋封也是因为他是长子,到了该晋封的时候了!”

    胡氏这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道:“我只是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陆兆安轻蔑一笑,道:“妇人之见,做不了大事,这件事虽然冒险,但是如今已经十拿九稳了!你没看到连大长老都肯站在我这一边了吗?”

    “可是内院只有两位长老支持你,外院有四位,还是远远不够啊!”胡氏道。

    陆兆安露出阴沉的笑容,道:“他们不过是在观望罢了!只要大长老和二长老摆明了态度,其他几位根本不成气候!再说还有三天时间,这些老东西恐怕正在决定要站在谁那一边呢!”

    三日后,陆氏议事厅,族会如期召开,内外院一共二十位族长全部到齐,而陆兆安和陆昭然作为现任族长之子,也参与进来。

    大长老首先做了个开场白,交代了召开族会的目的,也同时宣告现任族长失踪的事情,可是没人表示什么,大家都平静的很,看来都知道了这件事。

    大长老接着道:“所以现在就要大家决定,能不能先选出一位新任族长,虽然没有到族规规定的期限,但是现在大皇子要借助陆家的力量为皇上办一件大事。我们都知道,陆家的家规是只效忠皇上,这件事的复杂程度,要求族长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