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兆安突然笑了起来,缓缓从地上站起来,道:“大哥,我有句话想和你私下谈谈,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陆昭然眯着眼睛看着他,道:“子宁,有什么话不好当着所有人面说的?”

    “你真要我当着所有人面说吗?”陆兆安笑了笑,道。

    陆昭然点点头,说:“自然,时无不可对人言,大哥你有什么需要掖着藏着的?”

    陆兆安看了看众人,道:“大哥,你没有资格继承陆家,没有资格要求改选长老会,即便你手执族印,也无济于事!”

    陆昭然挑眉,道:“哦?为何?你的理由呢?”

    陆兆安笑了笑,道:“因为青云失踪了,你没有子嗣继承,无子者,如何继承陆家?”

    陆昭然的脸色稍稍白了一下,突然想起来黎蕊,那个女人,就是陆兆安派来的吧?陆昭然的内心充满了怒火。

    七长老赶紧道:“就算青云不在了,昭然现在也还年轻,子嗣自然会有!”

    “不可能,因为他已经不能生养了,多年来,除了青云,他并没有再多一个子嗣,他已经不能生了!”陆兆安当着所有人的面,带着些许兴奋的声音宣告了这件事,他看着陆昭然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死人一般,残忍而冷漠。

    所有人都惊讶得看着陆兆安,又用震惊的眼神看向陆昭然,不知道该如何分辨。如果陆昭然真的无法生养,那么他就已经彻底失去了资格。

    陆家不可能让一个后嗣无人的人继任族长,那么族长就只能是陆兆安了。

    陆兆安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笑意,道:“大哥,我真的不想说出这件事的,但是如今关系到陆家的安定,你私自决定要改换长老会,这可不是儿戏,我不能为了保护你的秘密,而置大局不顾啊,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大长老叹息了一声,道:“子宁,你说的话是真的吗?这可不是信口开河的事情,事关咱们陆氏的荣辱兴衰啊!”

    陆兆安沉沉地点点头,一副唏嘘不已的样子道:“我也希望不是真的,但是这件事……的确是真的,给大哥看诊的可是太医院的医正!”

    所有人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陆昭然,仿佛他是个可怜虫一般。

    大长老看向陆昭然,问道:“昭然,你……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呵呵……子宁,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无法生养了?”陆昭然冷静地反问,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陆兆安一副很为难地样子,道:“大哥,你就不要再欺骗众人了,这件事关系到咱们陆氏一族的未来,您不要那么自私啊!”

    陆昭然还是冷静地问:“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说出来吧!”

    陆兆安从袖口掏出一个黄色的小册子,道:“太医院的医正,陈太医,他一直都有记录给每个病人看诊的情况,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你得了什么病,但是关于怎么诊治,以及用什么药,都一一记录在册,只要稍懂医理的人就知道,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陆兆安的眼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他知道自己赢定了,只要这东西一拿出来,陆昭然就一败涂地了,他不会再有翻身的可能!甚或陆昭然会大发脾气,对他大打出手,那就更好了,让人将他赶出议事厅,那么就无人能阻止他成为陆氏族长!

    这就是他复仇的第一步,他会夺去陆家的大权,然后把陆氏所有的权力都转移给云氏,他要一手打造出最强大的世家,云氏家族!陆兆安几乎看到自己的成功近在眼前了,光芒万丈的未来,正在缓缓靠近!

    陆昭然拿过他的小册子,却笑了笑,道:“嗯,我承认这小册子是真的,而我……也的确有段时间被人下了毒,所以多年来无所出!”

    陆兆安看到他承认了,才道:“所以大哥,对不起了,你没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请你将族印暂时交给大长老,等选出代族长之后,再由代族长保管吧!”

    “你直接说交个你保管不就得了?何必拐弯抹角,子宁,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太虚伪了!”陆昭然嘲讽道。

    陆兆安却并不在乎,他已经是胜利者,姿态自然要做足,颇为宽和的笑了:“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情,不过也请你体谅我们大家为陆氏的大局考虑的心情,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陆家!”

    陆昭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道:“够了,不必说如此冠冕堂皇的话,只会令我恶心!只是……你想让我交出族印,绝对办不到!”

    二长老赶紧凑上去,指责道:“昭然,你这就不对了,你都已经承认自己……自己没有办法再有子嗣,那自然不能继任族长!”

    陆昭然愤愤地道:“谁说我不能生养了?谁说我会后嗣无人?一派胡言,我都说了,那只是被人下了毒,而如今,已经痊愈了!”

    陆兆安眼神一闪,道:“大哥,这种谎话还是不要说为妙,连陈太医都治不好,还有谁能帮你治疗?”

    陆昭然笑着道:“天下能人异士多不胜数,陈太医治不好的病,不代表其他人也治不好,你这本从陈太医那里窃取的小册子,已经是半年前的事儿了,而如今我早就已经好了!”

    “不可能,你说你治好了就治好了?”陆兆安坚决不肯相信。

    陆昭然笑了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我特别请来了几个人,我想他们可以证明这件事!槿儿,你可以叫人进来了!”

    陆昭然的声音刚落,白木槿就领着几个手提药箱的老者立在了议事厅的前面,陆氏族规并不允许外族人进入议事厅!

    “大家想必认识这几位吧?天元六大神医,就连太医院的太医都不能相提并论,他们今日齐聚,而我将会接受诊断,若是六大神医宣布我再无生养能力,那么……我愿意交出族印,也绝不会争夺族长之位!”陆昭然板着脸道。

    白木槿朝陆昭然点点头,笑容里透着一股气定神闲的味道,她早就料到陆兆安会出这一招,以为是陆昭然的死穴,但他不知道,陆昭然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康复了,他更料不到自己能请来六大神医。

    当然……她是没那么大的面子,一切还是看在宣王殿下的份儿上,至于宣王为何能够请来六大神医,她就不得而知了!那个可恶的家伙,却借此要她交换了自己的随身玉佩!想到这里,白木槿还是暗自懊恼,她生怕那家伙真的拿着玉佩上门求亲!

    陆兆安眼神一冷,心情极为复杂,他是知道陆昭然被人下了药绝了子嗣的,但是如果六大神医出面证明他并没有中毒,那么他这一招就功亏一篑了!

    七长老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般,赶紧道:“那就让神医为昭然看诊,若是六大神医证明昭然没有任何不妥,我看谁还有理由拒绝昭然继任族长,号令全族!”

    大长老也闭口不言了,他的眉心紧锁,微微比起眼睛,道:“好吧,就看看吧!”

    陆昭然走出议事厅,坐到了外面,六大神医依次给他诊脉,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才算完成了。

    陆兆安似乎比陆昭然还要激动,匆忙上前去询问:“各位神医,我大哥的身体,可有不妥?”

    六个人都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而对白木槿道:“郡主,令舅父身体康健,只是肝火有些旺开些清火的药煎服就可以!”

    陆昭然松了一口气,看来他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了,如此一来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陆兆安难以置信地摇摇头,道:“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白木槿笑着反问道:“为何不可能?难道二舅舅怀疑六大神医的诊断?非要相信半年前太医的诊病记录?莫非二舅舅希望大舅舅久病不愈,才称心如意?”

    陆昭然冷着脸,道:“哼,或许有些人就是这么想的,罢了,槿儿,你代我送送六位神医,这个人情我陆昭然承下了,他日必当厚报!”

    六位神医都各自拱拱手,摇头道:“不必,我们都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说完全都提着各自花样百出的药箱和药囊就走了,白木槿冲陆昭然点点头,才跟着去了,她相信,陆昭然可以应付接下来的状况。

    送走了六位神医,白木槿刚想回到陆老夫人的院子,却在路过花园的时候,被人截住,一看来人,白木槿就板起脸来,道:“宣王殿下,您总是翻陆府的强,似乎有失体面吧?”

    “嗯,的确有失体面,不如我从正门进来,然后直接去拜见陆老夫人?”凤九卿笑得痞痞的,吃定了白木槿拿他没辙。

    白木槿气闷,没好气地道:“王爷要拜见我外婆,尽管去便是,何苦要跑来跟我说,臣并没有权力阻止您!”

    凤九卿笑眯眯地晃悠着手上的一枚玉佩,道:“嗯……说的也是,看来本王的确不该多此一举,所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如今贵为郡主,母亲早亡,父亲又混账,看来也只能让陆老夫人给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