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九卿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牵出一抹浅笑,道:“喜欢吗?你在这里尽情享受吧,我的浴池在另一个地方,若是你有需要,摇动那根线,会有人来服侍你!”

    白木槿点点头,没有出声,总觉得自己被他强行带过来,又表现出很喜欢的样子,会有点儿丢脸,她不想丢脸!

    凤九卿在看着她被热气熏红的脸,突然一把揽过她,吻了上去,似乎第一次吻过她的唇之后,就有些欲罢不能了呢!

    白木槿猝不及防,被他吻了个正着,待回神时,他已经放开了她,道:“嗯……这里不可以,要不然我怕我把持不住!”

    一句话让白木槿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冒起了热气,羞恼地锤了他一下,他却轻笑着转身走了。

    白木槿见已经没人了,才捂着自己的脸,道:“真是个登徒子,可恶!”

    可是白木槿没有仔细想,如果她真的不愿意,会不会一再被这个登徒子轻薄,她只是不愿意细细追究内心的真实想法罢了。

    白木槿褪下自己的衣物,缓步走向浴池,足尖刚刚碰到温热的泉水,那热度竟让她忍不住舒服地战栗了一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有过多的犹豫,她将全身都沉入水里,感受温泉抚慰肌肤的温柔感,舒适的让她忍不住轻咛出声。

    原来浴池不是一样深浅,而是逐渐往下倾斜的,越往里面就越深,可以游泳,白木槿玩性起来,竟然像一条美人鱼一样,钻入水底,游动起来。下面的水因为没有雾气,所以很清澈,可以看到泉眼里冒出的水。

    突然白木槿发现另一头,竟然有一个类似机关的装置,也不知是不是天生的好奇心,让她主动游过去,鬼使神差地转动了机关。接着汉白玉的浴池壁突然分开,白木槿看到可供一人通过的暗道。

    但是发现暗道里也是水,她猜想,这应该是通往外面更大温泉的地方,所以浮上水面,换了一口气,又再度沉下去,游过那个稍嫌黑暗的通道,果然看到了亮光。便向着亮光的地方游。

    约莫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到达了另一边,浮出水面,在一片氤氲之中,稍稍露出口鼻,换了一口气。

    没想到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一个人披着如瀑的长发背对着她,她微微蹙眉,难道她不小心闯入别人的浴池了?白木槿暗咒一声,才准备退回去,以免惊扰到别人。

    没想到她刚刚转身,沉入水底的时候,却有人握住了她的小腿,将她扯了过去。白木槿一时不防,惊得失去了平衡,呛了一口水,挣扎着,却被人抱入了怀里。

    下一刻,她的唇被人严严实实地堵住,带着她浮出睡眠,白木槿惊慌失措地睁开眼睛,拼命要推开那人,却发现竟然是刚刚分开的凤九卿。

    他放开了她的唇,白木槿获得自由就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咳嗽了起来,好一会儿终于平静了下来,才发现她没有穿衣服竟然被凤九卿抱在怀里,这……一股热流涌上来,她几乎要喷血了。

    可是那个男人竟然一言不发,白木槿要推开他,却被他抓的更紧,白木槿怒目而视,发现他的眼里竟然火热的像是要喷出热焰来。

    白木槿心慌了起来,想要逃,却被他搂得更紧,坦然相对,肌肤相贴,她都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还有自己快要跃出胸膛的心跳声。

    “别动……”男人的声音,低哑的让人心慌意乱。

    白木槿到底是个过来人,突然明白过来,这个时候,对男人的考验是多么的巨大,她吓得动也不敢动,因为感受到对方某个部位已经抬头,火热地贴着她的小腹,这种刺激,让白木槿浑身都热了起来,这温泉的水,为何变得如此灼热了?

    男人起伏连绵的胸膛,呼吸越来越沉重,低吼了一声,突然封住了她的唇,一双铁臂环绕着她,紧紧地禁锢了她的自由。

    白木槿的唇被稍嫌粗鲁的撬开,他急促地与她唇舌纠缠,吸允着她口中的玉液琼浆,仿佛那是最甘美的酒。白木槿起先还挣扎着,可是渐渐的,身体最原始的渴望被唤醒,脑子已经呈现一片浆糊,只能随着他的节奏无助地攀附着他的身体。

    凤九卿带着她去了浴池边,把她放到台阶上,离开她的唇,含住她的耳垂手却没有闲着。

    “不要……”白木槿突然清醒过来,睁开水眸,摇头拒绝。

    凤九卿的笑容带了几分邪肆:“你自己闯进来的,我已经找不到理由放过你,木木,你乖乖的!”

    白木槿用手挡住他靠过来的胸膛,坚决地说:“不行……你不能这样,我……我错了,你别这样!”

    “没有办法了呢,你已经把我的心都带走了,该是时候把我的人也带走吧?”凤九卿的脸渐渐靠近他,喷出灼热而醉人的气息。

    白木槿摇头,道:“这……我……不是……这是不对的!”

    “嗯……要我放过你?”凤九卿露出一丝无害的笑容问道。

    白木槿点点头,道:“我求你……放过我!”

    “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乖乖地与我成亲,如何?”凤九卿笑容奸诈的如一只要拐卖小白兔的大灰狼。

    白木槿摇头,道:“不行,哪有人这么卑鄙的!”

    凤九卿嬉笑一声,道:“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觉得你还要拒绝本王吗?”

    白木槿又感受到他的小九卿不乖地顶了她的下腹几下,几乎让她全身战栗起来,赶紧道:“有话好好说,你别冲动!”

    她真的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失shen,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她在极力地找回自己的理智,想着要怎么拒绝他的求索。

    凤九卿邪恶地笑了笑,道:“没用的,要么答应我,要么……答应它!”

    白木槿的脸通红,道:“你真的要娶我?是认真的吗?”

    “当然,本王从没有和你开玩笑,说罢,给你最后的机会哦,你知道某些时候,男人的自制力有限!”凤九卿这一刻其实很盼望她不答应,因为他的忍耐力真的快到极限了,没有人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子这样躺在他的面前,还不能一口吞下,是多么非人的折磨。

    白木槿咬咬牙,道:“我可以答应你……不过,这件事需要我外婆和外公的同意,如果你做不到,我也没办法!”

    凤九卿笑道:“你答应就可以了,至于陆相和老夫人,我想他们不会反对的,即便反对,本王也有的是法子让他们点头!”

    他可不在乎别人的意见,他只在乎眼前这个浑身都是刺的小丫头,到底要顽抗到什么时候,他的耐心已经不足了,尤其是看着她越来越受瞩目,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有多少目光已经盯上了他的宝贝!

    白木槿无奈地点点头,道:“只要你能做到,我就答应你,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凤九卿邪笑一下,道:“嗯,可以……不过,先收一点儿利钱,如何?”

    “什么?”白木槿惊讶地出声,却被他抓住手,握上了灼热的硬物,白木槿倒吸一口凉气,斥道:“你……你要做什么?”

    “木木……我好难受,帮帮我!”凤九卿的双眼满是隐忍的痛苦,声音里压抑着的沙哑,透着无尽的渴望。

    白木槿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握得更紧,然后被他带动着上下移动,男人喉头上下鼓动,不时地发出似痛苦又似舒服的轻叹声。

    白木槿就这么被动地让他带着,一会儿之后,凤九卿道:“对,就这样,再快一点,嗯……很好……木木……真好!”

    他的手已经放开,白木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还帮他继续下去,良久之后,随着他的一声低吼,她才终于获得了自由。

    凤九卿看着她,露出一丝餍足的笑容,道:“生气了?”

    白木槿冷着脸,狠狠地往他肚子上踹了一脚,骂道:“无赖!”然后再也不能面对他,钻入池底。

    凤九卿又要追来,她浮上了狠狠地道:“你敢追过来,我就要你好看!”

    说着就又沉了下去,凤九卿在后面吃吃地笑,道:“还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嗯……算了,反正来日方长!”

    然后回到浴池边,靠在那里,静静地回味着那一刻美妙的感受!而白木槿回到了自己的地方,恨恨地拧上了机关,关了门之后,才气恼地拍打着浴池的水,来发泄自己的愤懑!

    这个无赖一定是故意的,她又被他算计了一次!为什么每次对上这只狐狸,她只有输的份儿?可是……为什么她只是生气,还有……还有一点点奇怪的悸动呢?

    心突然碰碰乱跳了起来,白木槿静静闭目,沉入水底,想借由这温热的水,让自己脑子稍稍清醒了一些。可是她在即将无法呼吸的那一刻,却得出了令自己都惊讶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