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在水里泡了很久,才让自己的心情稍稍平息一下,起身走出浴池,看到旁边摆着整齐的浴衣,她随意地套上,躺在浴池旁边的软榻上,思考着某个她一直都在逃避的问题。

    她答应嫁给凤九卿了?好像是的……尽管是被威胁,可是白木槿不得不对自己坦白,她并不反感这个结果,如果真要找个男人共度一生,凤九卿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人给予自己的所有帮助似乎都是无条件的,他并没有从她这里获取任何好处,换句话,他根本不需要她给予的好处。因为他是这个天元最尊贵的宣亲王,是九皇叔!

    可是……她真的可以再和另一个人共度一生吗?在经历过前世那样的悲惨之后,背叛的伤一直隐隐作痛的时候,她真的可以全然信任男人的感情?

    就这么想着,却突然感受到来自身旁的灼热眼神,白木槿睁开眼睛,看到凤九卿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

    “你怎么来了?”白木槿惊讶地问,不由自主地拉紧了身上的衣服。

    凤九卿被她的小动作弄的轻笑一声,道:“你觉得……我要做什么的话,你的衣服能够挡得住?”

    白木槿睨了他一眼,满脸不高兴地道:“王爷总是这样神出鬼没的,可非正人君子所为!”

    “我也没说过我是正人君子啊……不过……刚刚木木你可是闯入浴池,轻薄了本王,你觉得……是不是该对本王有所交代?”凤九卿的笑容带着些许邪气。

    白木槿气呼呼地瞪回去,起身就冷冷地道:“请王爷回避,我要更衣,回府!”

    凤九卿见她当真生气了,赶紧道:“好了……我不和你玩笑了,你先换衣服,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好不好?”

    白木槿不知道他在耍什么把戏,但见他转过身去,她才换了一身衣服,发现这套衣服竟竟然很合身,仿佛是比这她的身形做的一样。

    待她穿戴整齐,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凤九卿现在穿的,竟然很像……同是月白色,上有银红色的花纹。

    白木槿的脸上一红,知道这肯定又是他安排的。凤九卿回过头来,看她站在那里一脸别扭的样子,凤九卿才笑着道:“你穿成这样,很美……”

    是很美,她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还微微滴着水,没有经过打理,却柔顺如丝,仿佛还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脸色因为刚刚沐浴而显得嫣红,肤白若雪,美眸如水,冰肌玉骨,堪为绝代佳人。

    凤九卿走过去,把她轻轻按下坐在榻上,然后取了一块棉布,帮她擦头发,动作轻柔的仿佛那是一块瑰宝。

    白木槿心头微微漾起一股涩意,除了丫头们,似乎从未有人为她这样做过。他的手法并不娴熟,但是很轻,仿佛害怕弄痛她一样。

    良久,凤九卿才停下来,从后面揽住白木槿,将头放在她的肩上,轻嗅她身上的味道,喃喃低语:“木木,我好想一直都这样抱着你,永远都不分开!”

    白木槿撇撇嘴,道:“你就不吃饭不喝水,抱着一起等死吗?”

    “抱着你一起等死也好,不过……我还要和你共度五十年,六十年,七十年,直到我闭上眼的那一刻,所以我还舍不得这么早就死!”凤九卿的声音很柔软,很温和,再没有平日里那抹玩世不恭的味道。

    白木槿没由来的就觉得嘴角的笑意控制不住,却故意道:“谁要和你共度七十年,都成老妖精了!”

    凤九卿道:“嗯,你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妖精,就算一百岁了也一样!”

    “油嘴滑舌,你是不是对所有女子都这样说?”白木槿虽然知道凤九卿是个极为洁身自好的王爷,但仍旧忍不住揶揄他。

    凤九卿轻笑,道:“她们可没那种命,吾心唯卿一人耳!”

    说着就捉住白木槿的手,把她翻转过来,紧紧地拥在怀里。白木槿的嘴角上翘,也许……就这样,也很好!

    “走吧!”凤九卿抱起她,又腾空而起,白木槿这次倒是很乖巧地搂住他的脖子,没有作声。

    过了一会儿之后,凤九卿停下来,却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身处山庄最高的楼上,然后凤九卿吹了一声口哨,接着天空突然绽出绚烂的烟火。

    一层姐这一层,把这夜空照亮,白木槿抬头,看着天空,所有的光彩在她的眼里流转。凤九卿轻声道:“再过三日就是你的生辰,我提前给你庆祝一下,好不好?”

    从始至终他一直从身后搂住她,白木槿一愣,她自己好像都忘记了这件事,她的生辰吗?好像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替她过生辰了。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白木槿喃喃地问。

    凤九卿道:“不为什么,因为我想,就可以了……”

    白木槿轻笑,问道:“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个令人讨厌的女子吗?既不温柔,又不贤淑,甚至可以说是睚眦必报,心狠手辣!”

    凤九卿点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没错!”

    “那你还……”白木槿话没有说完,就被他翻转过来,只见他眼里全是笑意,道:“你忘了我的话了么?你要的,本王都给你。随便你是恶毒也好善良也罢,你只是我认定的那个人,无关其他!”

    白木槿还想说什么,却被他俯下来的唇封住了所有的声音。

    不远处还在燃放烟火的阿忠和其他人,就苦了,阿忠埋怨道:“王爷高兴了,苦了我们,还有那么多烟火没有燃放,这要放完,都该什么时辰了?”

    “阿忠,你别这样嘛……我觉得郡主和王爷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好幸福啊,而且放烟火也很好玩哎!”顿珠笑眯眯地道。

    阿忠白了她一眼,道:“你什么时候回南疆去?”“

    顿珠没心没肺地道:“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咯……反正我不急啦,南疆又不需要我!”

    阿忠眉心攒成一团,没好气地道:“京城也不需要你!”

    “但是我需要你啊,阿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顿珠一把挽住阿忠的胳膊,亲昵地靠在他的胳膊上。

    周围的人都窃笑不已,阿忠推搡她,她也还是照旧粘上来,乐此不疲!

    第二日一早,鸳鸯来喊白木槿起床的时候,看到白木槿已经早早地坐在了梳妆台前,身旁还放着一套极华丽的服饰。

    鸳鸯很好奇地看了一下,才问道:“小姐……这套衣服,奴婢怎么没见过?”

    “嗯……拿去收好,待会儿去和外婆告辞,我们也该回白府了!”白木槿并没有打算解释,鸳鸯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很乖巧地将那套衣服叠好,放入了箱子里。然后才出去吩咐雪梅和雨梅进来,帮白木槿梳洗打扮。

    不多大会儿,就收拾妥当了,雨梅笑嘻嘻地道:“郡主,您今儿看起来……好美!”

    喜鹊娇笑了一声,道:“我们小姐什么时候都漂亮,那就今天看起来美!”

    雨梅吐吐舌头,道:“可是今天的小姐看起来……就是特别美,像是……我也说不好,总之看了让人心扑扑跳!”

    白木槿看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双颊嫣红,眉眼含情,竟是娇态,这样的她……还真是有些特别。她也被自己的样子给惊到了!

    喜鹊凑上来一看,也蹙了眉道:“好像是啊……小姐,您难道用了胭脂?可是也不像啊,不过还真是好看!”

    白木槿瞥了她们一眼,道:“好了,别闹了……该去跟外婆辞行了,东西你们都收拾妥帖了吗?”

    “嗯……小姐放心吧,昨儿就收拾好了!”喜鹊答得很干脆。

    白木槿点点头,道:“那就好,你和雪梅去备车,让鸳鸯陪着我就行了,雨梅留下照看一下!”

    丫头们便各自忙去了,白木槿则前往陆老夫人的屋子,老夫人已经醒过来了,正在用早膳,看到白木槿,赶紧招呼着她一起坐下用。

    白木槿笑着陪她吃着,不多时便撤了早膳,白木槿才道:“外婆,陆家的事情基本结束了,我想不出三日,二舅舅就该离京了,而祖父和青云表哥不日也将抵京,我是时候要回白府了!”

    陆老夫人叹息了一声,道:“我也不留你,你自己有自己的打算,只是凡事皆要小心,你究竟只是个姑娘家,不必事事要强!”

    白木槿淡笑颔首,道:“外婆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陆老夫人握了一下她的手,道:“你知道,我再经不起失去了,没事儿经常过来看看我老人家,我年纪也大了,不知还有多少日子能看顾着你们!”

    白木槿见老夫人有些伤感,忙反握了她的手,笑着宽慰道:“外婆,您说什么呢,你必然是要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青云表哥成家立业,带重孙儿呢!”

    “呵呵……好了好了,你看看我就是舍不得你走,放心,只要我在一日,谁也不想伤害你!”陆老夫人笑着道,一扫眉宇间的愁色。

    白木槿也点头,道:“那我就先去和舅舅舅母告辞,改日得空再来看您!”

    “好,去吧,一路小心!”陆老夫人浅笑着道。